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心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前奏

心键 米屲 3518 2016.12.31 23:55

  车厢里放着轻柔的小提琴,夏廉头靠在车窗上欣赏一闪而过的夜景,几乎陷进软座里发空自我。

  肖云拓毫无悬念地进入了决赛,综合评分第一。一切就像是理所当然,又好似是意料之外,在大厅中央优雅致谢的肖云拓让夏廉感慨万分。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直到肖云拓在她跟前呼唤她好几次,重新正视棕发少年,喉咙涩得说不出话,眼泪没预兆地溢满眼眶。

  “学姐,你怎么了?”

  没有回应,微笑着抿紧已经起皮的嘴唇,夏廉突然用拳头抵着肖云拓的肩头,断断续续的哭腔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小肖……真的很棒……”

  这样的夏廉不仅是肖云拓,连樱井彦也被吓到了,在他们印象中她永远是一个沉稳克制的会长,再难的事都没有让她坚定的眼神动摇过,这样没由来的情绪爆发出乎意料。所幸肖云拓反应快,抢过樱井手中的鸭舌帽压在夏廉头上,将决赛通知书比在她的跟前让她欣赏,才没让行人注目。

  “抱歉,因为在樱井那里知道了你以前受伤的事,没控制好情绪。”

  古典乐营造的安静气氛被打破,肖云拓看着各色光晕滑过的侧脸,心里突然像播放的旋律一般陷入略微忧伤的悸动。比赛结束已经九点了,害怕夏廉回家不安全的肖云拓执意要用自家车送她回家,推脱几番后,夏廉便不客气地坐上他们家的车。

  “学姐突然哭了真是吓我一跳,以前的事啊……没什么,就是小指受伤而已。”

  “能淡淡地说出曾经的伤,”夏廉将头转过去,发现肖云拓也正看着自己,“真的打心底佩服你。”

  “我才是,以前就知道学姐很会鼓舞人……”想着之前的拥抱,肖云拓又脸红了,因为光线太暗夏廉并没有察觉,“如果不是上场前学姐安慰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冷静下来。”

  “你每天都在琴房练习吗?”

  “嗯,一般都练习到6点半才走,所以会经常碰到学姐。”

  “难怪……啊!叔叔,麻烦在这里停车。”车子缓慢地停到热闹的小区门口,夏廉拿好自己的东西,又冲肖云拓一笑,“以后有时间去琴房偷听到你练习,谢谢送我回家,我先走了。”

  “学姐注意安全!”

  “嗯!再见~”

  ****

  打开门发现门前多了一双高跟,夏廉惊讶地冲屋里大喊,“姐,你回来了?”

  “对呀,我终于回来了,快要被客户折腾死了。”贴着黑色面膜的表姐慢悠悠地进客厅,要死不活地躺在沙发。

  “吃晚饭了吗?要不要我现在给你做?”

  夏廉不是米兰市的人,因为考到了明德,父母就安排她借住在了米兰市的表姐家。作为回礼,她承包了家里的家务。

  “我在机场吃过了,快过来,给你看我从台湾带回来的礼物。”夏廉放下书包坐在表姐旁,看着表姐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米色的针织外套,“我看了第一眼就觉得适合你,秋天穿在你们校服外面,肯定好看,快穿上试试。”

  夏廉乖乖地穿上外套,隐隐的松垮让毛衣更显毛茸茸的质感,表姐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杰作,又从行李箱翻出一枚精致的发卡别在她的右边。

  “这样就可爱多了。”

  “姐,你该不会把我拜托你买手套的钱用来给我买这些了吧。”一边接受着表姐的摆弄,一边双手抱胸调侃地质问。

  “我又那么坏吗?早给你买好了,自己去行李箱里拿。”撕下面膜,表姐坐到梳妆台前拍拍补补地护理自己的皮肤,“对了,我这次去台湾正巧是U18的集训,你猜我看到了谁?”

  在行李箱拿棒球手套的手顿了一下,夏廉转头眨眨眼,向表姐表露出自己的好奇。

  “我遇到了田道,还是他认出了我。”

  “是吗?他居然进了U18名单……”

  “他还问起了你的近况,我就回了一句挺好。哦对……刚刚那个发卡就是他拜托我一定送给你,我一时心软就接了。”

  夏廉轻轻触碰了头上的发卡,目光渐渐放远,停留在窗外热闹的霓虹灯上,“真好啊……能去U18,说不定能遇上井上。”

  “井上是谁?”

  “今年甲子园冠军队伍的投手。”

  已经过了两年,夏廉还会因为田道耷拉着脑袋,唯一知道实情的表姐走过去抱紧她,“你啊……就是脾气太倔,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

  “小孩子就是矫情嘛,不然怎么叫青春。”

  “就你歪理多,小孩子就快去洗漱睡觉,明天还有课。”

  “知道啦。”

  ***

  正在整理明天上学的书本,手机开始震动,打开一看是肖云拓的短信。

  「今天谢谢学姐陪我参加比赛,能进决赛真的很开心,学姐早点休息。」

  取下眼镜钻进被窝,夏廉哼着月光的旋律速度打完了回复。

  没过几秒,手机又开始震动,再打开短信,夏廉手一抖差点儿手机摔在床底。

  「谢谢,我会加油。小廉,我们都很想你。」

  慌忙地往上翻信息,自己居然回复的是田道的「明天是U18的第一场我们对日本队,心里挺没底的,突然就想起你的那句没有人抱着必输的心情上球场,如果你还在我们身边就好了。」

  「保持良好心态的基础是充足的睡眠,相信你一定能在决赛中出彩,晚安」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廉绝望地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发错哪里不好,偏偏发到了田道那边,还完全对上了别人的对话!

  抱着抱枕又往上翻了翻,她一直没有回田道的短信,田道也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时不时往这个号码发自己的心情,大概是给对方最后的空间。

  发泄似地将手机扔到床脚,收紧怀中的抱枕直接闭目休息。体力也容不得她胡思乱想,很快进入了梦乡。

  **********

  运动会如期而至,夏廉早早带着学生会的人来到一号体育馆做好准备工作。

  “晓佳,你那边志愿者到位没?记得运动员签到,每位运动员对应一位志愿者……啊对,还有补充性食品和急救箱带齐了吗?”

  “放心吧,夏老大,你安心跟崇阳那边安排活动。”

  “行,辛苦你了!”

  “不辛苦,倒是你要注意休息,要是我到那边了看到你还在忙,我可是要生气的。”

  夏廉听到晓佳这句话,头疼地揉揉太阳穴,还没向她抗议,崇阳的学生会干事拿着活动表递给了她,“夏会长,麻烦你们确认一下马拉松站点的人员就位情况,我们这边已经就绪。”

  “好的。”接过活动表,夏廉把注意力转回电话里,“先不说了,我要去忙了。”

  “学姐交给我吧!”抢过夏廉手中的表,肖云拓笑眯眯地打着包票,将她推到了休息区。

  “真的可以吗?”

  不由分说地将人摁在了自动贩卖机旁的长凳,肖云拓迅速投进硬币,从凹槽里拿出一罐热橙汁,“我好歹也是学生会的干事,你要信任我的能力。”

  “好好,那就辛苦你了。”

  “嗯!我去确认名单了。”

  夏廉坐在长凳上,双手搓着热乎乎的饮料,眼睛不动声色地扫描会场,今天莫晟也没有出现,明明是学生会会长。

  距离上次碰面已经有一周了,校服还是没有还回去。因为两人没有互留电话,所以夏廉才会选择次次守株待兔。说到底就是自己这身份尴尬,明面上明德学生会会长找崇阳的会长还校服,绝对会被请到白校长那里喝茶的。

  “你是……夏廉?”

  身材壮实的男生一下子挡住了夏廉的光,浓密的粗眉纠成一团,似乎在确认自己有没有认错人,然而夏廉一眼就认出了他,曾经少棒队难得的左投。

  “魏然浩,你怎么到崇阳了?难怪最近老有人说崇阳今年势头很猛,一定是你进来了。”

  “真的是夏廉你啊!长头差点儿没认出来。”魏然浩取出饮料坐到了夏廉身边的空位,“因为父母来这边工作就决定读崇阳了,这边有棒球社团的学校也不多。”

  “对,相对来说崇阳还算强校。”

  “等等,你怎么去明德了?那边没有垒球社啊。”

  夏廉的嘴角凝固了一下,拿起罐头掩饰自己的表情,“我已经不打垒球了。”

  “真是可惜,你初三那场再见全垒打简直帅呆了,我姐姐都嚷着要嫁给你。”

  “回想起来以前确实收到女生的情书比男生多,气得我嚷着要留长头发,结果一到训练就忘得一干二净。”

  “我还记得你拿着球棒追着我打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这么久远的事你都记得?”

  “当然记得,苏缇身边有一个很厉害的垒球队队长,脚程极快的游击手,要想追到苏缇得先过她那一关。”

  “苏缇确实是招人疼的女孩子,当时好多男生追她。”

  “如果夏队长以前是现在这画风,绝对会比苏缇更受欢迎。”

  “你就别捧我了,女孩子都不想被拿去跟她比较,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败仗。”

  喝了几口饮料缓和气氛,粗神经的棒球投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突然又发出了邀请,“运动会后我们跟西区决赛队伍有一场练习赛,你要来看吗?”

  “那可是在中午进行啊,你让我怎么飞进你们学校。”

  “包在我身上!我找经理借一套校服,你到时候就混到我们休息区来,让经理们看看是什么叫专业的。”

  “请我看你的比赛,可别被轰出安打哦。”

  “别小看我啊!”

  突然一个名单横在魏然浩面前,两人齐齐抬头,发现是面无表情的莫晟,一举一动却意外看得出他很不高兴,“魏然浩,把我们接力赛的名单拿去核对了。”

  “是!那个……夏廉记得之后联系啊。”

  “好的。”

  莫晟双手插在裤兜,帅气地坐到夏廉身边,一脸委屈地看向她,“生病请了几天假也不见小廉来安慰我。”

  “抱歉,我……我不知道你生病了,是因为上次送我回家感冒的吗?啊对……你的校服我已经洗干净了,还给你。”

  面对莫晟算不上质问的质问,让从不喜欢欠人情的夏廉乱了方寸,慌忙地从自己的挎包里翻出包装好的校服。

  莫晟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表情无奈中透出夏廉看不懂的情绪。

  “作为补偿,就请让我占用小廉一些时间。”

  “可是运动会那边……”

  “作为会长要相信自己的部下,偶尔偷偷懒也不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