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灵丝迷途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色香味全,我真来了!

灵丝迷途 炸药先生 2197 2017.01.11 01:44

  漆黑的山间公路,四下无人,伸手不见五指,是谁?在搭话!

  那声音听起来,沙哑而深沉,沧桑而诡异......

  刚才杜鑫看见灯光,原本激动的心情,被这一句回答:“真……来……了?!”吓的血液倒流、浑身僵直,头发根儿都立起来了。

  .......

  此时,杜鑫像个木头一样的,直直的立在那里,想跑?哪里还有力气!双腿早已不听使唤。

  他感觉头顶一痳,浑身一个寒颤.......自己的裤裆一下子,完全没有了感觉........

  一股暖流,热热呼呼的直接喷溅而出,耳边隐隐传来“呲……呲……”的水声……

  那股热液正是,之前他在山坡上为赶车,硬生生憋回去的半泡儿......“黄汤“!

  杜鑫被活活吓尿了!......

  他又一次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心中暗道:“来吧!来吧!是鬼?是妖?你弄死我......”

  少卿~

  一束手电光照射过来,还是那个沙哑的声音:“是你吧?!刚才在山坡上没上车的那个??!!”

  “我去......!人吓人吓死人!”杜鑫浑身一软,险些一个趔趄,坐在地上!

  就见那手电光直接就照在杜鑫的脸上,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晃得杜鑫赶紧答应到:

  “是我!是我!”

  “刚才跑哪去了?你这大半夜的,多危险!一个人瞎跑个什么劲儿?走,跟我走……快点……都等着呢!”司机操着烟酒嗓子,嘚吧嘚吧的发着牢骚。

  杜鑫点头答应着,提着裤腿,滴答滴的快步跟了上去,心中暗骂:“把我一个人扔路上,不道歉就算了,还都说我的不是!!!“杜鑫又低头瞅瞅自己的裤裆,”哎~~这、这、这也太丢人了!这、这湿漉漉的,诶呀,这小风儿一吹……还真凉!“

  司机带着杜鑫,嘚吧嘚的发着牢骚,话语中夹杂着调侃,一前一后的向大巴车走去......

  今晚真是霉到家了……

  .......

  少卿,杜鑫跟着司机上了车,车上的乘客在他上车的一刹那,如梦初醒般的,都纷纷的看着他。

  杜鑫这次把头沟的更低了,像做错事儿的孩子。

  杜鑫坐回自己的位置,暗自摸摸自己湿溜溜的裤裆,悄悄的抬眼,偷窥周围人的眼神。

  车上还是弥漫着浓浓的混合气味......

  但此时,杜鑫感觉这个味道好舒服、好安心、好安全……

  大巴车继续前行,杜鑫身心疲惫的靠在车窗,耷拉着头,望着窗外的黑夜,回忆着刚才在山间独自步行的经历,暗自庆幸。

  不一会儿,他就随着大巴车的颠簸,沉沉的睡去……

  …………华丽分割线…………

  睡梦中,杜鑫又回到山间公路……

  睡梦中,他依旧走在夜晚的山间公路......

  睡梦中,他不再感觉恐惧......

  梦中公路的前方,好像竖立着一个巨大的探照灯。

  在探照灯的灯光中,赫然出现一个身穿白裙的美丽女子,在光芒中翩翩起舞,如同美丽的彩蝶,时而前、时而后、时而左、时而右,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

  那美丽女子像刚被露水刚刚打湿一般,湿漉漉的白裙子贴在诱人的酮体上,显得若隐若现的……

  杜鑫只觉得血气上涌、呼吸急促......

  那美丽女子浑身散发着悠悠的香气,伸出双手,轻轻的拉住杜鑫的手......

  那手......感觉好柔软,纤细而附有肉感,杜鑫根本无法拒绝,他面色潮红的就像一条发情的狼狗,呼哧着鼻子,伸着舌头,口水横流的,痴痴呆呆的跟着女子,一步一步的走向光的深处……

  ……

  美丽女子,转身双手环住杜鑫的脖颈,面带潮红,眼神迷离……

  这个距离让人窒息……

  红唇玉齿、呵气如兰……

  女子湿漉的白色连衣裙,包裹不住那高耸的雪白事业线,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颤抖…...

  就在意乱情迷之时……

  女子轻咬朱唇,轻轻的贴近杜鑫……顺着杜鑫的脖颈,轻柔的呼吸,直到杜鑫的耳垂……

  随着女子软软的呼吸,柔声细语的喃喃耳语:

  “小伙子……你怎么在人家坟头上撒尿呀?!……”

  …………华丽分割线…………

  “我错了!”杜鑫一个哆嗦,从睡梦中惊醒……

  “幸好是梦!”杜鑫长吁口气,安慰自己。

  他定了定精神,此时天光大亮,大巴车已行驶至乡间公路。

  从车窗外望去,晨光初起,能看见不远处茅屋的冉冉炊烟......

  “看来马上就要到站了!”杜鑫一边望着窗外欣赏风景,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摸自己的裤裆……

  “还好……一场春梦、裤裆烤干……”杜鑫暗自庆幸着,然后又习惯性的将摸完裤裆的手指,伸到自己的鼻子前,贪婪而享受的闻了闻……

  他就是迷恋这个味道,一种亲切的味道,一种熟悉的味道!

  …………华丽分割线…………

  当杜鑫一身疲惫的走出汽车站,眼前的一切陌生且熟悉,耳边充斥着浓浓的乡音,拉客声、叫卖声,让杜鑫感觉很情切。

  于是乎,他也操起‘母语’嘎嘎的叫唤着,努力的表现出,自己不是一个外人……

  家乡的变化不大,小商店和小饭馆比以前多了一些。

  此时,杜鑫的幸福感爆棚!

  自从母亲去世,杜鑫感觉家乡是他的伤心之地,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远离这里,而如今却非常的迷恋这里,就像迷恋自己袜子和裤裆的味道那样迷恋,久久不能释怀……

  ......

  “老乡!~这个地方去吗?远不远?”杜鑫拦住一辆摩的,继续操着乡音、指着信封上的地址问道。

  “哎呀,这上?写的是个啥呀?……“开摩的老乡眯着眼看着信封。

  “我念给你听!”杜鑫腔调一转,说起普通话......

  ”10块钱!我拉你过去!”还没等杜鑫开口念,这个老乡已经报价了!

  ……

  “走不走?”老乡问到。

  “老乡,有文化哦,会认字呢?”杜鑫一边调侃,一边钻进摩的。

  “咦~你瞅你说的,俺娃儿也在大城市读书,俺还会给俺娃写信嘞!”老乡自豪的搭着腔。

  一路无书……

  这也许是杜鑫唯一的优点,他拒绝拖延症,虽然运气很差,但他每天都积极的迎接噩运,从不迟到或逃避,所以他选择先去迎接自己的宿命!

作者感言

炸药先生

炸药先生

最近,放假我回家过年去了,小说刚开始就又要慢下来,谢谢读者们的理解,希望大家依旧鼓励支持我,我尽量更新作品,谢谢大家的关注,并提前祝愿所有人新年快乐!!!!

2017-01-11 01: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