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校园全能美食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血钻之变!

校园全能美食商 意义以已忆 2244 2017.01.19 18:16

  “哥,你没事吧?哥!”张梓涵跑了过来,扶住了张磊。

  “没,没事。”张磊装作痛苦的样子。

  “小姑娘,这是你哥吧,赶快把他送医院吧。”一个路人提醒道。

  “对,还是快去医院吧,东西被抢了就算了,小命要紧。”又有一人开口,明显听到了张磊刚才的呼喊。

  此时,路边已经围了七八个路人,有的冷眼旁观,有的则要搭把手把张磊送医院。

  在‘别人’的帮助下,张磊被送上了出租车。

  “师傅,停下吧,我们不去医院了。”走出很远,张磊冲着司机说道。

  “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出租车走远,张梓涵看向张磊。

  “是这个东西。”张磊拿出了血钻吊坠。

  “好漂亮。”张梓涵小孩子心性,顿时被美丽的血钻吊坠迷住了,伸手抓了过来。

  “好舒服,咦,这是……”张梓涵突然不说话了,眼泪,慢慢从她眼睛中流出。

  不一会儿,就挂满了脸颊。

  血钻吊坠,在张梓涵手中闪烁着蒙蒙红光。

  红光仿佛被张梓涵吸引,从她手中进入了身体之中。

  随着红光的释放,血钻吊坠的颜色居然在变淡。

  张磊先是一惊,随后平静,这个神秘的吊坠果然和自己无缘。

  他知道,自己妹妹,因为血钻吊坠,获得了一场机缘。

  就如自己得到十九子魔刀一般。

  血钻吊坠最后变成了白色,就跟之前看到的‘古物孕灵’画面中,初始时的样子。

  “好可怜,好伟大。”张梓涵喃喃道。

  “怎么回事?”张磊有些紧张的问道。

  “哥哥,我获得了传承,这个世界真是太神奇了,从今以后,我也有了目标,我要修炼,为师傅报仇。”张梓涵答非所问。

  随之,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张磊,眼中闪过一道异光,问道:“哥哥,在你身上是不是也发生过跟我类似的事情?”

  张磊点头,没有隐瞒,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因为他知道,从此之后,妹妹跟自己成了‘同一类人’。

  他提醒道:“这个世界不像我们以前看到的那样简单,就比如我,好像是什么蜕凡境的人……”

  “哥,你是蜕凡境?”张梓涵的惊喜声打断了张磊的话。

  “你知道?”张磊惊讶。

  “嗯,我得到的传承中说,普通人是凡人,就算是再锻炼,顶多是凡境巅峰,想要继续蜕变,就要需要特别的机缘——媒介”

  “你送给我的这个血钻吊坠就是媒介,里面蕴含了师傅的精血……”

  “等等,我什么时候送给你了?这可是血钻,很值钱的,有人出价好几亿我都没卖,就这样毁在你手里了,变成了白色,你要赔我!”张磊瞪眼,心都在滴血。

  亿万富翁就这样离自己而去了。

  “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我不管。”张梓涵捂在胸口,“做哥的不能太小气!”

  “作为报酬,我告诉你,蜕凡九重山,一步一翻山,下一个境界好像是问天境,再多我就不知道了。”

  张磊暗暗点头,也不知道我现在在蜕凡几重山。

  至于血钻吊坠,张磊当然是开玩笑的,他本来就是想要送给妹妹的。

  吊坠变成白色也好,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我要飞得更高,摔死拉倒……

  “喂,小保姆,想我了?”

  “没有?不可能,你是说网络上闹翻天了,说鸡哥因为签名而晕过去了?哈哈,那小子真敬业啊。”

  “嗯,拜拜。”

  我要飞得更高,摔死拉倒……

  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了。

  “喂,梁姐,啥事?”

  “弟弟啊,你不厚道啊,你怎么把鸡粉之家的称号送给一个手机店啦,你应该送给姐姐啊。”手机里传来梁玉的声音。

  “这是他们先斩后奏,我也没办法,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张磊挂了电话,因为微信响了。

  贫尼就喜海飞丝:在吗?你知道吗?现在鸡哥又火了。

  这几天,张磊每天都跟这个小尼姑聊天,两人已经很熟悉了。

  老衲最爱用飘柔:我当然知道,我还认识鸡哥呢。

  贫尼就喜海飞丝:吹牛,你在哪呢?

  对方明显不信。

  老衲最爱用飘柔:不信拉倒,我在路边呢,我有点事,今天就不聊了哈。

  贫尼就喜海飞丝:讨厌,人家好不容易有空偷偷跟你聊,一个白眼。

  “你打车先回家,我要去办点事。”张磊看向张梓涵。

  “那你小心点。”张梓涵点头,知道了哥哥是蜕凡境高手,她就不怎么担心了。

  千里眼开启!

  张磊很快就锁定了刚才黑衣汉子的几辆车。

  运步如飞,张磊飞快的消失在张梓涵的视线中。

  途中,张磊作为受害者,报了警,说自己丢失了东西。

  一个豪华别墅,徐虎脸色无比的难堪,今天真是糟糕透顶的一天。

  本来以为遇见了一个熊瞎子,自己大赚了一笔,没想到对方却是扮猪吃虎,最后反而赔进去两百多万。

  “报复,我一定要报复,小杂种,这两天鑫港黑道乱作一团,都在争抢东区的地盘,等稳定下来,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徐虎脸色狰狞的吼道。

  好在还有一块西周的兽纹玉佩,他拿出了那块玉,脸色略微好看了一点。

  嘭嘭嘭!

  窗外,陡然响起了枪声。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要抢我的古董?

  徐虎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个别墅是他私人的,里面收藏了他这些年弄得一些古董,价值不菲。

  所以他聘请了一些保安,但是保安也没有枪啊。

  所以,他立即就猜测是劫匪。

  就在他思索时,几个黑布蒙脸的黑衣大汉走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徐家的人,你们连我都敢抢?”见到这些人,徐虎当即喝道。

  徐家,在鑫港市乃是首屈一指的家族,他相信,只要自己亮出徐家,这些人肯定会退走。

  即使是黑道老大,也不想轻易得罪徐家。

  他只以为这些人是踩点没有踩好,不知道自己的出身。

  “别他妈的废话,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现在交出来,我们立马退走。”东哥说道。

  “什么东西?”徐虎愣了。

  “还他么的不老实,拿着明白装糊涂,给我狠狠地收拾他!”东哥是个急脾气,冷性子,最看不得徐虎这样拿着家族压人的家伙。

  “喂,我是徐家人,你们敢动我?是不是不想混了?”徐虎大叫。

  “狠狠地打!”东哥喝道。

  “别打了,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啊?”悲哀的徐虎,手里拿着玉佩,还在大喊着不知道。

  “奶奶的,你以为老子是弱智吗,狠狠地揍,小心老大的东西。”东哥再次喝道。

  砰!

  啊!

  一声惨叫,徐虎突然没了声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