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校园全能美食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刮刮乐?必须乐!

校园全能美食商 意义以已忆 1974 2017.01.11 18:21

  这个小婶子是张家庄的一个小寡妇,二十四岁嫁过来的,是全村有名的大美人,三年之后就没了丈夫,留下一个儿子。

  随着张磊的心念,小婶子的T恤满满的变得透明,露出了里面红色蕾丝边的背背佳。

  大片的雪白肌肤水嫩嫩的,张磊突然感觉有种气喘的感觉。

  背背佳也渐渐变得透明……

  “小婶子我还有事先走了。”没等背背佳透明,张磊急忙落荒而逃。

  废话,再不逃鼻血就要流出来了。

  “老哥,我先去市里了,约了同学,今天我过生日你一定要来啊,就在滨河路的农家小公鸡饭店啊。”

  张磊回到家,妹妹急匆匆嘱咐了一句就跑了出去。

  “好吧,我知道了。”张磊说道。

  “妈,我去市里了。”陪爸妈吃完饭,张磊说道。

  这两天天天吃脱胎换骨鸡,老妈的脸色由以前的蜡黄变的红润,老爸的腿也不疼,张磊感觉心里很舒服。

  二十年了,从牙牙学语开始,都是父母照顾,现在终于可以为父母做点事了,这是一个做儿子最大的心愿。

  “行,你去吧,别忘了给你妹妹买个手机,你现在有钱了,呵呵。”陈翠阁笑着道。

  儿子出息了,每天都能进账好多钱,望子成龙不过如此。

  “恩,我知道。”张磊点头。

  我不但要给妹妹买手机,还要把她打扮成最美丽的小公主,张磊心中暗道。

  走出家门,张磊拿出唯我手机。

  “喂,孙子,在哪呢。”

  “你大爷的,放心吧,老子不找你的事了。”

  “在昆吾路彩票站?又去刮刮乐?这次还是跟人赌奖?我马上到。”

  嘿嘿,装逼的时候到了!

  挂了电话,张磊迫不及待的坐车向市里而去。

  凯伦被他留在了家里,保护父母。

  凯伦本来就是跆拳道高手,又被自己指点了几天太极拳,一般的人根本不是对手。

  段塞喜欢刮刮乐,用他的话说就是喜欢寻求刺激感,喜欢刮开一瞬间心跳加速的感觉。

  他几乎每天都要去,生活费大部分都送给了彩票站,为此不舍得吃,所以瘦的跟孙子似的。

  张磊,因此喜欢叫他孙子。

  “磊子,你今天怎么想通要来这里啊,你不是说:年轻靠的是实力而不是运气吗?”段塞站在门口等候张磊,一见面就说道。

  “我靠的就是实力啊。”张磊挤挤眼,一把推开他,走了进去。

  段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来彩票站有靠实力的吗?

  “呦呦呦,我当搬来了多么有钱的救兵啊,原来是个小吊丝啊。”一进门,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声音中带着不屑、鄙夷。

  “哎呦喂,这是谁的裤裆没夹紧把粪露出来了,臭不可闻啊。”张磊学着他的口气说道。

  “不是我的,我根本没钱吃饭,哪来这么一大坨啊。”段塞不愧为损友,相当默契。

  “麻痹,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鑫港四大少之一,鑫港大学谁敢惹我?我爹是南区老大,立马道歉,不然,嘿嘿,信不信我弄死你!”那人当即站起来指着张磊威胁道。

  “就是,敢惹生哥,一个电话弄死你!”他身边,一个一看就是刺头学生的人大喝。

  “小子,赶紧来跪舔生哥,说不定放你一马,不然,嘿嘿……”另一人也威胁道。

  秦寿生很得意,扬起了高傲的下巴,在他看来,别人一听他爹南区老大的名头,肯定吓得屁滚尿流。

  “跪你妹啊,不就是号称爹少的秦寿生嘛,走哪都把你爹秦寿挂在嘴边。”张磊撇撇嘴道。

  这人张磊认识,名叫秦寿生,鑫港大学纨绔子弟之一,也不知道他爹怎么想的,给他起这么个名字。

  他爹的确是南区老大,因为人长得跟段赛这孙子一样很瘦,再加上儿子名叫秦寿生,所以叫许多人暗地里称呼他为秦瘦,也叫禽兽。

  秦寿生,鑫港市四大少之一,也是鑫港市无人敢惹的存在,每每都把自己老子挂在嘴边,所以大家也叫他坑爹少。

  以前,张磊还真的不敢惹这个秦寿生,至于现在嘛,把扁爷都给灭了,张磊还用在乎他这个小禽兽?

  “小杂种,你敢骂我爹?信不信我立即给我爹打电话,弄死你?!”秦寿生站起来指着张磊怒骂。

  “生哥,不用打电话给老爷子,我们两个就能弄死他!”他身边一人说道。

  “对对对,生哥,我们两个分分钟弄死这个傻吊。”另一人也说道。

  “好,你们两个立即弄死他,出了事我爹负责!”秦寿生大手一挥道。

  “你可真坑爹。”张磊忍不住撇嘴,别人都会说我负责,这家伙倒好,不愧为爹少,直接他爹负责。

  “好的,生哥。”两人摩拳擦掌的向着张磊走来。

  “秦寿生,你别忘了我们今天说好了是赌刮刮彩,你刚才赢了我那么多,现在磊子拿钱来了,你又要动手,是不是输不起啊!”段赛急忙站出来说道。

  他了解张磊,并不擅长打架,怕他吃亏,所以使出了激将法。

  “好,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你们两个过来,等会再收拾他!”秦寿生叫住了两人。

  “磊子,借我点钱,我知道你有钱了。”段赛伸出手。

  “给你,干死他!”张磊拿出一沓软妹币,有上千块。

  这是他刚才取出来的,就是为了要来刮刮乐。

  “怎么赌?”张磊问段赛。

  “刮刮乐种类随便选,谁中的多谁赢,同时,中的少的要把自己中的钱给对方,如果没中,要把对方的本钱给拿出来。”

  “我就是因为手头钱不多,替这家伙掏了几次五十元一张的本钱才输的。”

  “老板,给我来张五十的。”秦寿生得意洋洋的瞥了段赛一眼。

  他不缺钱,就是喜欢玩弄这些臭吊丝,一个臭农民也想翻身,哼哼,就是老子不赢,让你掏本钱也让你掏穷。

作者感言

意义以已忆

意义以已忆

新书,需要大家支持,求推荐,求收藏,另外,大家对本书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留评,我会虚心接受,谢谢大家

2017-01-11 18: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