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古泗州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剑魔剑侠

古泗州传奇 江畔钓鱼郎 4402 2016.12.30 14:50

  泗州书剑学院的另一个圣地是孔庙,任何人,包括帝王都必须去祭拜。

  一个晴朗的早晨,朱允炆和众臣以及几个弟子在大儒李文芳带领下,来到孔庙祭拜儒家诸位先贤。孔子的巨大石像周围依次立着儒门五位亚圣,周文王、孟轲、曾子、孔子的孙子子思和颜回。

  孔庙里的孔子塑像前摆放着一个香案,香案上有一个巨大的半人高的铜香炉,香炉里插着五支香。

  建文帝朱允炆走到香案之前,依次点燃五柱香并鞠躬行礼并默默祷告。

  香炉里冒出袅袅青烟,孔庙之中透露出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

  大儒李文芳高喊:“拜孔圣!”

  众人纷纷跪下叩头参拜。

  随后大儒李文芳高喊:“拜亚圣孟子!”

  所有人都对着亚圣鞠躬行礼。

  大儒李文芳随后高喊:“拜众圣!”

  众人再次弯腰鞠躬行礼。

  最后君臣和弟子们一起吟诵文天祥的《正气歌》,《正气歌》不是一般的名篇佳作,里面蕴含着一股至刚至强、浩瀚无边的正气,它诠释了孟子所修炼并提倡的浩然之气。每一个读过它的人都热血沸腾,仿佛自己变成了“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太史简、董狐、苏武、张巡……

  自古以来,书生手中的笔斗不过强盗手中的刀剑。所以书生要一手握笔,一手拿剑。孔子曰: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也。

  泗州书剑学院的课程,上午学文为主,下午则演武为主。

  午饭之后,王道长、郭道士等簇拥建文帝朱允炆前往一个可容纳数千人的练武场。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陛下有难,臣等计划比武大会,从三千弟子之中选择三百死士,必然个个以一当百。为陛下恢复江山社稷。”王道长信心十足地对朱允炆说道。

  这时练武场山有数百人分作几批在练习射箭、剑术和太极拳术,还有两两作伴在一起厮打,共同切磋武艺。最热闹的箭靶场,几十个武士在旁围观,不时爆发出阵阵山崩海啸般的喝彩声。

  朱允炆不自觉地走过去看个究竟,射箭者是一个头戴淡青色方巾,身穿白色武士服,脚踩黑色武士皮靴,面容白皙,相貌英俊青年。

  双眼更是精光闪闪,透露出睿智的精芒,额头宽阔平坦,鼻直口方,双唇紧闭,有着说不出的傲骨和自信。

  忽然间天空中呼啦啦飞过一群大雁,只见他把箭架在特别制作的强弓上,拉弓的手里还捏着另外两支箭,沉腰坐马,箭指飞鸟。

  弓弦倏地急响三下。

  三枝飞箭先后流星般激射出去,分别指向不同方向的三只大雁,三只大雁应弦声而落。

  众武士欢呼着去争抢拾回那三只大雁,仔细看去,那三支羽箭全部贯穿大雁的双眼,分毫不差。叫好声、欢呼声响彻练武场。

  朱允炆看得如醉如痴,如此神乎其技的射箭,不是亲眼所见,怎么也不敢相信。

  在练武场的另一片空地上,一个身穿黑色武士服的少年正在演练太极拳,肤色略黑,剑眉星目,一脸正气。他一会儿如长蛇般扭动摇摆,一会儿又是龙行虎步,姿势柔中带刚,刚柔并济。

  一颗碗口粗的柳树出现在少年面前,只见他双掌运足气力,身体略微倾斜,劈向大柳树。

  “咔嚓!”

  那大柳树竟然从掌击的地方折断了,轰隆一声砸向地面,众人又是一片欢呼。

  “好,太好了!道长,你们这里真是卧虎藏龙啊!”朱允炆兴奋得鼓起掌来。

  王道长在他耳边说道:“这位黑衣弟子是张信义,那位白衣弟子叫义玉柳,无论剑术、射箭还是文才都是我们书剑学院之冠,他们可以说都是难得的文韬武略全才。”

  “快快来拜见陛下!”王道长招呼义玉柳和张信义。

  “参见陛下!”二人过来欲行跪拜之礼,朱允炆急忙搀起。

  那边练武场上的武士听说皇帝驾到,呼啦啦跪倒一大片。

  王道长捋了捋胡须,慨然说道:“如今陛下被燕贼篡位所逼,落难至此。你等应展平生所学,舍生取义,为陛下扫清奸佞,澄清四海,方不负圣贤之谆谆教诲。我们今晚将进行比武大会,选取三百勇士,为陛下效力。”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道长对建文帝朱允炆抱拳躬身施礼道:“再请陛下到试剑池看看!那是练武场的核心。”并作了一个有请的姿势。

  “好,道长请!”

  试剑池其实就是泗州书剑学院的中心的莲花池,莲花池的中央巨石上矗立着一个与真人一般大小的针灸铜人。这个针灸铜人的五官、七窍、五脏六腑,甚至连细小的血管等全部按照人体结构铸造,后背还有开关,而且全身表面标注着人体经络穴位,每个穴位都有小孔。从嘴里灌水加满后,阖上嘴。弟子们就可以在针灸铜人上练习扎针或练剑,刺中穴位则有河水流出。

  针灸铜人周围的莲花池中,林立着许多尖锐的石头阵,像钢针一样露出水面,犹如万剑冲天。

  另一块巨石之上,斜插着一柄宝剑,这把宝剑乃是太极宗师张三丰仙逝后留下的遁天剑,一直在等待的它的有缘人。

  义玉柳脚踩石尖举步跃入巨石阵,走近遁天剑,握住剑柄猛地一拔,火花四溅,随之对着针灸铜人不断地出剑,有快到慢,剑尖不断地刺向铜人表面标注的穴位。

  连续斩出一百二十剑,剑剑冒水,如喷泉一般激射出细小的水柱。

  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掌声、欢呼声再度响起。

  比武大会在演武厅的八卦台举行。

  八卦台用八根腰粗的巨木搭建而成,两人多高。周围站满了学生,一眼看去,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人气鼎盛之极。

  剑术是比武场上的重中之重,太极剑术比赛如期举行,场上正捉对厮杀。

  经过几百轮淘汰赛,最后胜出的两个是义玉柳和张信义,二人均保持三百场全胜记录。

  比武场上,剑气纵横。两个分穿黑白颜色的俊逸少年你来我往,犹如一副阴阳互动的太极图。

  这是最后的冠亚军决赛,胜者将被封为剑魔,负者为剑侠。

  “砰!砰!砰!”

  宝剑相撞击发出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

  碰撞的宝剑火花四溅,形成五彩霞光,照的夜空亮如白昼。

  两人都是内丹外家功夫兼修的,当然比夏蝶衣的紫气还低一个档次。

  张信义凭借着过人的体能和气力,一声大喝,猛虎般地扑上去,一连九剑,狂风扫落叶般地劈头盖脸,忽上忽下,横扫狂砍,望义玉柳猛攻,不留余地招招硬拼,下手绝不容情,下定决心希冀一招定胜负,所以一开始在场上占据压倒性的优势,有时甚至将义玉柳逼到八卦台边缘。

  但二人是同门师兄弟,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互相知根知底,对对手的各种剑术套路均了如指掌。义玉柳保持着头脑冷静,从容应对,只守不攻,总是恰到好处地把张信义的剑挡开,轻松破解了对方的攻势,而且让对手无懈可击,开始逐渐占据上风。

  义玉柳为ZJ海宁人,是一个钱塘江边长大的孩子,对钱塘江涨潮的情形了然于胸,于是他把张三丰的遁天剑法融入并舞出钱塘江涨潮的气势。

  咻!咻!

  剑光舞动,看上去非常温柔平和,犹如涨潮前平静的江面。

  咻!咻!

  劈剑的过程中,能量不断蓄积,威势不断叠加,江面开始波动。

  咻!咻!

  剑势威能达到高峰,化作一道道凌厉的罡风,犹如钱塘江万马奔腾的潮水形成的水墙,竖立起一丈多高的风墙。这一招,义玉柳将其取名为“钱塘潮涌”,义玉柳趁机脚踩罡风,爬升一丈多高。

  “噫!人哪去了?”张信义正全神贯注地和义玉柳格斗剑法,眨眼间对手消失了。

  “哈哈,你认输吧!”义玉柳站在张信义头上,白衣飘飘,长剑在手,一剑封住张信义的咽喉,如果这一剑刺下去……

  “那可不一定,看看你的衣襟!”义玉柳忙四下乱瞅,发现自己衣角不知何时被斩落。

  此乃君子决斗,不见鲜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比武场下一片哗然,纷纷叫好。

  “义玉柳、张信义平分秋色!不过义玉柳对剑术多有创新,故略胜一筹。义玉柳为剑魔,张信义为剑侠。”王道长宣布比赛结果。

  义玉柳是个孤儿,为方孝孺同乡,从小父母死于战乱,只知道父亲姓柳,为大儒方孝孺收养,自小熟读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医卜星相,三教九流无所不通,无所不晓。

  后方孝孺奉朱元璋诏令和青丘子创办泗州书剑学院,义玉柳兼学剑术武功。

  方孝孺取儒家仁义二字,改姓为义,希望其如白玉无瑕,故全名为义玉柳。黑衣少年名叫张信义,为和朱元璋争夺天下的枭雄张士诚的妾所生的遗腹子。朱元璋感念张士诚是个真汉子,故而对其子孙没有赶尽杀绝,网开一面。

  义玉柳不但剑术超群,而且学贯古今。明朝已经进入火器时代,火药、火炮、火枪等火器大量运用到战场上。义玉柳深知,任何血肉之躯都无法抵挡火药的爆炸威力。剑术比赛之后,义玉柳便全身心地投入火药火器的研究,在藏书阁查找各种经书,特别是宋朝曾公亮所著《武经总要》。该书刊载了火球,毒药烟球、蒺藜火球三个火药配方,还有关于火药箭的使用方法。火药箭就是在箭头的后部绑缚一个球形火药包,包中装有火药。使用时,先点着球形包壳,然后用弓弩发射至敌阵,由燃着的球形包壳引燃火药,烧毁敌军的营寨和粮草。

  义玉柳仔细研究火药的配方以及火炮、火绳枪、霹雳弹、火箭的制造原理。特别是火箭,将冷兵器的射远作用和热兵器的燃烧作用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种既能增强射远冷兵器的杀伤威力,又能增加火器作战距离的新式兵器。

  但这种火箭只有燃烧性能,杀伤力有限。

  火枪和火炮具有了爆炸性能,但它们的填装速度太慢,限制颇多,虽然威力巨大,但是除了守城之外,战场上几乎很难用得上,慢一些便成为敌人的刀下之鬼。那能不能火炮的爆炸功能运用到火箭上呢?

  循着这个思路,义玉柳找工匠把弓箭箭杆做成空心,里面灌注黑火药,箭头用锋利的合金钢铸造,接触到攻击目标,则发生爆炸燃烧。如同现在的火箭炮。由于八卦之中,离属于火,故义玉柳给它取名穿云离子箭,简称穿云箭。

  第一次失败了,义玉柳决定自己亲自上阵用炼丹房的丹鼎炉制造箭杆箭头。炼丹房的鼎炉不大,约有一人高,三足,两耳,鼎身之上有两个口,这两个口叫进风口。那丹炉也分乾、坤、坎、离、震、巽、艮、兑八卦的,巽为风,所以进风口为巽位。

  将所需材料,诸如木炭、按比例配置的废旧铜铁锡等金属和制造弓箭的模具放在身边,又找来张信义帮忙。于是义玉柳深吸一口气,盘腿坐在丹鼎炉边,准备大干一场。

  义玉柳点燃木炭,将双手分别放置在风口之上,接着默念咒语把心神沉静下来运气。

  义玉柳修炼多年,体内灵气充沛。灵气通过经脉游走到了手上,而后将双手贴在风口上,这时节,义玉柳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源源不断涌向丹炉之内。

  噗嗤!

  忽然一声轻响,原本柔弱的火苗变得精光四射,强悍无比,放佛林黛玉变成了小魔女一般。一旁的张信义连忙把早就准备好的金属块扔进丹鼎内。这样的火苗,融化这些金属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吧?

  “义兄,这火是不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张信义满脸狐疑地问道。

  “心者君火,亦称神火,此为上昧;肾者臣火,亦称精火,此为中昧;膀胱即肚脐之下气海,为民火,此为下昧。聚焉而为火,散焉而为气,升降循环而有周天之道……这个是只有修炼到一定层次才有的境界,我这个不是的,只是灵气催动的结果。”义玉柳不紧不慢的说道,最后补充了一句:“书剑学院之中,只有你师姐夏蝶衣练成了三昧真火。”

  在高温的作用下,金属块慢慢进入熔融状态,变成流动的液体。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抬起丹鼎将金属液体倒入模具中。冷却后,在流线型的箭杆之中填上黑火药,箭头之上添加导火索。

  一枚原始火箭炮成功制作完成。

  二人拿着弓弩,来到一片僻静的山谷。义玉柳捻弓搭箭,对着二百米外的一块巨型花岗岩射去。

  “轰隆隆!”

  一道强烈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猛地响起,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的晃荡,那花岗岩四下崩裂开来,碎石甚至击中了二人的身体,随之而来的烟雾火光压过来,弄得二人灰头土脸,好像刚刚从煤矿井里爬出来的一样。

  成功了,成功了!义玉柳和张信义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相拥而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