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古泗州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酒楼情缘

古泗州传奇 江畔钓鱼郎 2124 2017.01.06 17:03

  二人推杯换盏,边吃边谈。

  朱允炆端起一碗酒,“咕咚咚”一饮而尽,将碗放下,嘴里赞不绝口:“好酒,好酒,真是好酒啊!入口即化,馨香扑鼻,醇香如幽兰,真乃酒中极品,酒中之王者啊!”

  自从上次在醉仙楼群英聚会,朱允炆以为复辟帝位手到擒来,如今物是人非……不胜感慨。随后朱允炆斟满一碗仙酒,递给巫廷玉道:“贤弟快满饮此杯!”说罢站起身来,拔出宝剑,边舞边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巫廷玉以筷子击打碗盘而和之。

  “痛快,痛快!”朱允炆落座,对着巫廷玉说道:“贤弟怎的不喝?这太白仙酒,诗仙李白也赞不绝口,不喝太可惜了。”

  巫廷玉以前没有喝过酒,不过闻到酒香,也实在心痒难耐,于是用嘴舔了舔,嘿嘿笑道:“果然好酒,好酒!不过这诗仙李白是谁?”水母娘娘对诗词文章有点不懂。

  “这诗仙李白乃是天上太白金星贬落凡间,故号称‘谪仙人’。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贤弟,你连李太白都不知道,怎么能称得上是读书人呢?”

  巫廷玉脸色微红,抱拳拱手说道:“仁兄,见笑了,见笑了!我罚酒一碗。”说罢端起酒碗一仰脖子灌了下去。

  “贤弟,看样子你不是读书人,而是个修仙练道之人!否则你怎么看出我的修为的?是也不是?”朱允炆不禁对巫廷玉的身份有所怀疑,这巫廷玉好像是个弱不禁风的书生,但又有点不像。

  “你我确是同道,我的修为已经打通大周天,以后我两经常在一起切磋切磋技艺。”巫廷玉歪着脖子,笑嘻嘻地说道。

  “贤弟啊,我真舍不得离开你,但此后你我将天各一方。”朱允炆握着水母娘娘那温婉如玉的手说道,心中不禁有所疑惑:这手怎么这么柔软而富有弹性?怎么不像一个男人的手那般强壮有力?朱允炆继续说道:“贤弟如果是一个少女多好,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原作连理枝。咱们俩以后比翼齐飞,永不分离。”

  朱允炆和巫廷玉互有相见恨晚之感,各自把对方引为知音。

  “仁兄……你,仁兄,你要出远门么?”巫廷玉羞涩地问道,自己还从未被一个异性如此近距离接触,心中开始翻江倒海一般折腾:仁兄,你这个愿望我一定会帮你实现的!不就是变性吗?对我来说挺容易的!

  朱允炆摇了摇头,带着醉意说道:“酒足饭饱以后,我还是打算到阎王爷那里报道去。”

  “这是为何?有何万古愁?”巫廷玉满腹狐疑。

  “你知道最近为什么泗州城连日大战吗?哎,都是因为我。”

  几杯酒下肚,巫廷玉不胜酒力,双腮潮红,不禁把持不住,说道:“仁兄有何事烦恼,我乃淮河水神。为了感谢你的款待和知遇之恩,现在我满足你一个愿望,仁兄但说无碍!”

  朱允炆打死不信:“别开玩笑了,我的烦恼谁也帮不了。”

  “那可不一定!”水母娘娘脑中摆起周易八卦,心中推算起天干地支,知道对面坐的是大明落难天子,对着朱允炆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大明建文皇帝,你的四叔夺了你的天下,而且要杀掉你以绝后患。你为此烦恼,可有此事?”

  朱允炆大惊,仍然半信半疑。巫廷玉决定在未来夫君面前卖弄一番,说道:“仁兄,我和神农氏学有神奇种植术。你想吃什么样的时令蔬果,尽管说。我给你马上种植。”

  “有这等事?”朱允炆想了想:“荔枝,荔枝可以吗?”杜牧有《过华清宫绝句》: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南方水果荔枝一直是北方人的最爱。苏东坡也写有关于荔枝的名篇:日啖荔枝三百颗,不碍长作岭南人。

  “这个容易。有个带点泥土的大花盆即可。”水母娘娘说道。

  朱允炆取出一锭纹银交给酒保,让他取来大花盆放在桌上。水母娘娘拿着筷子在花盆里戳了一个空洞,从果盘里拿出黄瓜种子小心翼翼扔进洞内,然后用泥土盖上,嘴里呷了口太白仙酒吐在上面。

  顷刻间,一颗青绿色的小树苗破土而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

  又过了片刻,小树苗长成半米多高的荔枝树,分出九个树杈,枝叶茂密。

  树丫之间,开出一些米粒大小的白色嫩芽。

  又是片刻功夫,白色嫩芽开出了白色、粉红色的花朵,五彩缤纷。

  花朵凋谢,鲜艳欲滴的荔枝果挂满了树梢。

  水母娘娘伸出晶莹如玉的嫩手采摘了几枚荔枝,递给朱允炆品尝。

  “黄瓜种子怎么会长出荔枝呢?味道还真不赖啊!常言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种瓜却收获荔枝,这没有道理,不符合常识啊!”朱允炆一边品尝美味荔枝,一边发问道。

  “万物土中生,万物土中灭。花草树木之所以千差万别,是因为它们所吸收的灵气不同。只要改变灵气,母鸡也可变凤凰。”说罢,水母娘娘忽然从口中吐出一颗如意宝珠,晶莹剔透,熠熠生辉。

  “变,鱼肠剑。”一声吆喝,水母娘娘手中宝珠化为一柄寒光闪闪的鱼肠剑,顺手挥剑砍下四方桌的一个拐角。

  巫廷玉舞的兴起,鱼肠剑上下翻飞,桌子、碗碟、花盆都化为粉末状尘埃四处飘扬。屋内的食客见状吓得四散而逃。

  朱允炆赶忙摆手,示意巫廷玉片刻后,她右手一甩,鱼肠剑刹那间消失,变回手中的如意珠,随手仍入口中。

  “巫贤弟,那郭道士玩弄妖术,训练妖兽为害一方。如今城内鼠疫流行,如之奈何?”朱允炆这下终于相信了。

  “这还不简单,明天待我去斩了那个郭道士的人头。这个孽障,竟敢修炼这等邪术,祸害一方百姓!”

  “巫贤弟,你是淮河水神,自当保一方百姓平安。请水神为民除害!”朱允炆那颗死了的心又死灰复燃,将巫廷玉带到府衙。

  因为水母娘娘再三叮嘱,不可透露自己真实身份,故而朱允炆只说巫廷玉是自己刚认的兄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