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古泗州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天降圣女

古泗州传奇 江畔钓鱼郎 2545 2017.01.03 19:36

  “大将军,按照燕军这个昼夜不停的攻势,咱们恐怕坚持不了几天。箭矢数量锐减,滚木雷石几乎消耗殆尽。最重要的是咱们的人员伤亡和后勤保障没有及时补充啊!”一个满脸胡茬的小头领,朝着将军张信义汇报:“而且,火炮这家伙太可怕了!”

  “知道了,我会和刘太守以及陛下商量办法的。”张信义满脸疲惫地说道。

  府衙内,正在召开军事会议。

  “明天燕军就要炮轰城墙了,诸位快想应对良策!”张信义焦急地说道:“我们的穿云箭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刘太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缓缓说道:“不要慌,我已经有主意了。”

  “朱棣进攻济南时,要炮轰城墙。铁弦在城墙四周挂上‘大明太祖高皇帝神牌’,朱棣投鼠忌器,解围而去。太守莫不是效仿铁弦么?”义玉柳说道。

  “哎呀!英雄所见略同。”刘太守冲着义玉柳一抱拳。

  “为了这个皇位,这还得要流多少血啊!”朱允炆站起身来:“我明天在城楼上和四叔做个了断吧!”

  第二天,朱棣看到四面城墙上悬挂的“大明高祖皇帝神牌”,气得暴跳如雷,跺脚大骂,但一时也无可奈何。这个世界他朱棣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太祖皇帝,尽管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牌位。

  泗州城楼上。

  朱允炆振臂高呼道:“四叔,别来无恙。还能认识侄儿么?看看我是否假冒?”

  朱棣语塞,一时不知如何对答。

  朱允炆继续大声说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何苦要斩尽杀绝?”

  朱棣一阵冷笑:“这话要问你,同是朱家子孙,先皇血脉,你为何听信谗言削藩,非要致我于死地,不给我们一条活路?”

  “诸王不守法度,胡作非为,难道不该惩罚吗?”朱允炆反击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在燕地循规蹈矩,一直战战兢兢。我身犯何罪?你要置我于死地。”

  ……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朱允炆开始妥协。

  “四叔,因为我们二人恩怨,天下生灵涂炭。如今齐泰、黄子澄已经死了,你就回你的北方封地去吧。淮河以南的土地都划归你的封地,如何?”

  “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祖制乃立国之本,你妄动祖制动摇国本,已经丧失君临天下资格。我已经昭告天下继承大统,天下生灵涂炭皆因你听信佞臣削藩而起,你何不自裁以谢天下人?”朱棣指着朱允炆喝道。

  朱允炆面红耳赤,哑口无言,一时无奈地说道:“我在泗州老老实实做个王爷,保证不再和你争夺皇位。附近的十八个军州封给我,作为我的封地!行吗?”

  “可以!但你要答应一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

  “你把你身边的奸臣——杨应能、叶希贤、义玉柳……还有什么妖女夏蝶衣等等,全部诛杀即可。”

  “不行!”朱允炆毫不犹豫地拒绝,别说自己杀不了,就是彻底掌握生杀大权也不能违背儒家的道义……卖友求荣。

  朱棣不禁恼火:“建文侄儿,这天下是姓朱的,是朱家子孙的天下,血浓于水啊。你怎么这么糊涂,不相信四叔,却相信外人,和别人称兄道弟的?”

  “我只要一个泗州城!这样总行了吧!?”

  “还是不行!那样岂不坐实了我篡权的恶名?我只是来诛除奸臣的。”

  “难道我必须死吗?当年战争打响之后,我特意叮嘱长兴候耿炳文不要让我背上杀害四叔——你之罪名的啊!”朱允炆声泪俱下地说道。

  朱棣也动了真情,滴下几滴眼泪说道:“侄儿啊,这个也不用!你既然不忍心痛下杀手,这样吧,你悄无声息地到孝陵卫做一个守陵人,我大明江山决不能容忍外人染指。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我向上天宣誓,绝不会加害与你!”

  朱棣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到了孝陵卫等于幽禁,和死了没什么两样。朱允炆没辙:“那好,你的大炮就轰吧!我看皇爷爷在九泉之下如何饶得了你?”说罢拂袖而去,走下城墙回到驿馆。

  “陛下,泗州城地势低洼,淮河水如悬在其头上的利剑。只要我们掘开淮河大堤,水漫泗州城。哈哈!不管是谁,都成为鱼鳖虾蟹的美餐。”一个公鸭嗓子的太监叫到,这人就是刘一刀,现在是刘公公,朱棣面前的大红人。

  朱棣沉吟半响,摇了摇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那样明祖陵也难以幸免呀!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我岂不背上亵渎祖宗的千古骂名。”

  刘一刀吓得跪地叩头:“奴才罪该万死,陛下恕罪!”

  “速速传朕的旨意:我要重修明祖陵,命令四处快速命令工程营,修建皇家祖陵。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要来个出其不意。”朱棣露出阴险的笑容,你能从地道逃脱,我就能从地道打进去。

  “陛下英明!陛下英明!”刘一刀起劲拍马屁。

  喧嚣的战场安静下来,燕军不在进攻,但也没有撤退的迹象。

  城外的百姓倒霉了,燕军这时派出兵丁四处抓人服役,闹得鸡飞狗跳。白天修建明祖陵,夜晚则悄悄挖通往城内的地道。

  “这燕王既不攻,也不退,玩的什么招数?”刘太守不解地问义玉柳。

  “估计是想饿死我们,进攻害怕毁坏太祖神位,退走又无法向天下人交代自己篡位的事实。”义玉柳说道:“我打算挑选四五十人,组织一次突然袭击,俘虏或击毙燕王,以解泗州之围。”

  “也只有这样了,否则我们粮食支撑不了一个月。城内人口太多了!”刘太守说道。

  夏蝶衣朗声道:“师兄从地上出击,我从天空俯瞰大地,随机行动。”于是双腿盘坐,开始运气,口中念念有词。召唤术显示了威力,无数仙鹤闻声而至。其中有一只健硕有力,伸展出来的双翼犹如垂天之云,夏蝶衣负剑跨鹤而去。

  燕军士卒看见整个泗州城上空,无数仙鹤翩翩起舞。仙鹤群集可是吉祥的征兆,难道燕军这次要凯旋而归么?厌战而又疲惫的燕军士卒各个欢呼雀跃,高喊万岁。

  “哎呀!仙女,你看仙女驾到!”一个眼尖的士兵高喊道。

  “哪里?哪里?”众士兵仰头张望,燕军整个队形开始散乱。

  夏蝶衣从天空鸟瞰大地,看着如蝼蚁般的芸芸众生,降下云头说道:“我乃王母娘娘的亲孙女,七仙女也。奉玉皇大帝法旨,特来襄助仁慈的建文皇帝。诸位士卒快快回家和亲人团聚,切勿助纣为虐。否则死无葬生之地!”

  士兵们闻言,军心动摇,纷纷逃散。

  “弟兄们,冲啊,杀啊!”泗州城门大开,城内守军倾巢而出;城上锣鼓喧天,声震天地。张信义和义玉柳搬来十几只穿云火箭炮,通过弩弓望燕军营内扔过去。

  “轰轰轰!”

  几十枚整齐划一的穿云离子箭,划破长空落在燕军营内,引发一阵阵天崩地裂的巨响。顷刻间燕军阵地上升起一阵阵血雾,肉块、四肢、肢体残骸四下乱飞。燕军一时晕头转向,乱作一团。三百弟子手持利刃,风驰电掣般朝燕军掩杀过来。燕军死的死,伤的伤,很快溃不成军。朱棣控制不住,很快败退而去。

  “罢了,罢了!我还是回到北方去做我的王爷吧”。朱棣伤心欲绝,这神仙可不好惹。

  “报,陛下。胡广回来见驾了。”一个随军太监双膝跪下,小声说道。

网文30年后将会怎样?

严肃网文第二期,更多好文敬请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