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古泗州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夏蝶衣

古泗州传奇 江畔钓鱼郎 2471 2016.12.29 18:23

  孔庙、书院、藏书阁建于南方,处于八卦之离卦。离为火,带给人类以光明。西周末年,王室衰微,礼崩乐坏,臣弑君,子弑父,屡禁不绝。社会上甚至出现了“八佾舞于庭”、“礼乐征伐子自诸侯出”、“三家分晋”这样大不敬的僭越行为;对个人来说,社会秩序被破坏,君臣之礼被践踏,人们的言行举止没有了共同遵守的基本准则,也就没有了信仰,必然激发出潜藏在人体内的兽性,于是每个人都不知何去何从。而孔子钻入上古圣贤遗传下来的典籍之中,引入火种洒向人间。

  道家修炼仙道,儒家修炼人道。张三丰把二者结合起来,以修炼人道为仙道的基础。一个人只要仁义礼智信五德俱备,那么离开仙道自然也就不远了。所以说:“人能修正身心,则真精真神聚其中,大才大德出其中。”

  藏书阁之中荟萃了华夏几千年的文明结晶——经史子集以及诸子百家、医卜星相、农工商学等所有书籍。

  泗州书剑学院就是张三丰实践儒家仁义道德和道家内丹修炼的地方。

  炼丹房位于震卦方位,炼丹容易引起爆炸震动。

  坎为水,女人如水,代表北方,北方是修行女弟子之居所——尼庵,取名水月庵。这个水月庵黄墙红瓦,四周被修竹茂林环绕。

  坤卦代表西南方,坤为地,建有后勤供应基地——杂役房、火灶房、柴房等。

  演武厅建于东北方,处于八卦之艮卦。艮为山,象征稳固。忠贞不二的武士与剑客才是国家稳定的中流砥柱。

  演武厅中,数十名青衣少年一对一正在全神贯注地练剑,“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在空中震荡不止。

  练气室建于巽卦方位,巽为风,为气。练气室全部用上等灵璧石铺就,周围遍植灵芝、雪莲等含灵气多的花草植物。

  练气室的楼顶,一名长相清纯的少女正端坐在一块蒲团之上。少女约莫十八九岁,身上背着一口古朴长剑,一身道姑打扮。她双手放在膝盖上,正在修炼呼吸导引以及吐纳之术。

  少女名叫夏蝶衣,原为大家闺秀,后家道中落,全家隐居凤凰山麓。夏蝶衣自小不爱红装爱武装,既爱书本又爱耍弄刀剑。十岁那年,蝶衣家中遭遇强盗洗劫,幸而张三丰张天师路过救下夏蝶衣,其余家人皆被屠戮。后夏蝶衣万念俱灰,追随张天师遁入道门,尽得张天师真传。

  夏蝶衣一番呼吸吐纳之后,卸下长剑,伸展拳脚,打了一通太极八卦掌。随后再次手执长剑,开始演练太极剑。

  太极拳和太极剑为张三丰观“鹰蛇斗”所创。在邋遢崖,张三丰看到一只鹰上下翻飞攻击一条长蛇,蛇只是蜿蜒闪避不被击中。相持日久,老鹰无可奈何飞走了,而长蛇也逍遥自在地钻入草丛。结合《道德经》,张三丰体悟到:柔能克刚,静能制动;阴阳相生相克,变化无穷。于是模仿长蛇的动作,创立了内家拳法和剑法——太极拳和太极剑。

  夏蝶衣深吸了一口气,真气在各个经脉内畅通无阻地游走,夏蝶衣感到自己身体入轻盈的燕子一样飘飘欲飞。真气注入手中长剑之后,她的双手连贯如行云流水。

  夏蝶衣驱动体内真气,以气驭剑,长剑开始缓缓舞动。

  太极的特征是生生不息,一生二,二生三,……

  剑光也由单色变为黑白两道剑光,犹如黑白二龙戏珠。

  黑白交错,又衍生出青、黄、赤三种剑光,整个天空五彩斑斓。

  五色再次相生相克,不多一会,整个天空笼罩在凌厉的剑光之中,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最终幻化出七彩光芒!犹如雨后彩虹。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紫气出,圣人现!”

  “紫气出现了,紫气出现了!不是成圣就是羽化登仙。”下面人群惊呼道。

  一只仙鹤翩翩而来,夏蝶衣纵身一跃跨上去,乘风飞去。

  所有人看的目瞪口呆,一直以为修仙只是传说,没想到今生今世能够亲眼目睹。

  仙鹤在天空翱翔了半个时辰,飘然而下,众人欢呼不已,一个个都差点跪下叩头山呼万岁。

  龙骧将军卢战天不乐意了,心中思忖,以为不过是管看不管用的花拳绣腿,怎么让一个女子抢了风头,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的脸往哪儿搁?于是挑衅道:“听说你剑法已臻至炉火纯青的地步,想必威力不凡,天下无敌了,我不知能否向你讨教讨教?”

  夏蝶衣美目冷冷望向刘一刀,没有言语。

  “怎么的,不敢?哈哈,你的那套剑法恐怕只能用来表演吧!到了真枪实弹的战场只能是花拳绣腿的功夫。”刘一刀肆无忌惮地大笑。

  夏蝶衣冷笑一生,她拔出龙凤古朴长剑,舞了个天女散花,站了个梅花桩姿势,低声娇喝道:“来吧!”

  “好的,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功夫。”卢战天身长九尺,体壮如牛,手擎丈八长、胳膊粗细般的九节钢鞭,如泰山压卵般地挥鞭扑向夏蝶衣。

  夏蝶衣眼神变得异常凌厉,身形如鬼魅般地避开。

  跃起,腾空,出剑,收剑。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当众人回过神来,发现夏蝶衣已经收起龙凤剑,稳稳地站着。

  再看卢战天,他的头发已经被削去大半,发丝在空中飞舞,衣服被戳穿好几处,脖子上更是露出几道血痕,丝丝的鲜血正往外涌出。

  “不可能,这不可能!”卢战天惊恐万分。

  “一招制胜!这夏蝶衣现在是人,是鬼,还是仙?”所有人心里都在发问。

  “休要猖狂,看刀!”刘一刀也忍耐不住,三把飞刀从上中下三个方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夏蝶衣面门、胸口、大腿飞来。

  说时迟,那时快。夏蝶衣就地打滚,躲过上中两把飞刀的攻击,张开秀口咬住下边来的飞刀,然后深呼吸运气吐出飞刀,反击刘一刀。

  这刘一刀不愧是玩刀高手,伸手稳稳接住。精彩的表演让人们大开眼界,纷纷鼓掌欢呼。

  青丘子向夏蝶衣招手,“快来见过陛下!”

  “陛下,蝶衣有礼了。”夏蝶衣欲跪下施礼。

  朱允炆急忙拉住蝶衣的小手,一脸无奈地说道:“道姑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唉……孤的皇位最近已经被四叔篡夺,我和你们的身份一样了。爱卿不要再称呼我为陛下了。”

  夏蝶衣慷慨激昂地说道:“在我们心里,你才是真正的皇帝,永远都是。什么四叔,乃燕贼也?我们认为他是逆贼。早晚有一天杀了这个逆贼昭告天下!”

  “除此逆贼,昭告天下!”众人一致高呼。

  朱允炆望着这些忠义之士,热泪盈眶。

  朱允炆这时有空仔仔细细看了夏蝶衣一眼又一眼,只见她英姿飒爽,豪气干云;柳眉杏目,目露精光;皮肤略施粉黛,白里透红,美得让人魂不守舍。朱允炆心里有些激动。这个女人太完美无瑕了,人不仅靓丽无比,而且气质出众身材完美,更何况武功盖世。要是能够做自己的爱妃就好咯!那恢复丢掉的皇位岂不易如反掌!现在就是不知她心里怎么想的?

  侍臣叶希贤会意,拉了一下他的衣襟,轻声说:“陛下,我们初来乍到。此事从长计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