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古泗州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八卦琉璃井

古泗州传奇 江畔钓鱼郎 2395 2017.01.08 19:17

  水母娘娘水漫泗州城,逆天改命,触犯了天条。

  那三十万冤魂的气息直冲天庭。玉皇大帝闻听此噩耗,勃然大怒,遂命令终日在下界巡游的张果老就地捉拿水母娘娘,以正天规,永绝后患。

  水母娘娘右眼皮直跳,预知必有大难,对朱允炆说道:“我触犯了天条,不日天庭即将派遣天兵天将前来征讨,我们必须离开水晶宫或者水下泗州城,前往凡间隐居起来。你放弃泗州城主,我放弃水晶宫,做一对男耕女织的夫妻,或可躲过此难,夫君意下如何?”

  “好啊!我愿意放弃泗州之主的位置,义玉柳公正廉明,博学多才,正堪大任。蟠龙山人烟稀少,还有一个书剑学院,我们到那边隐居去吧!”

  于是二人收拾行装,水母娘娘梳洗打扮一番。她头戴斗笠,身穿粗布碎花罗裙,小脚犹如三寸金莲。但见她双目含情,顾盼有神,面如满月,口如含丹,小蛮腰如恰如风摆弱柳婀娜娉婷,一个典型回娘家的农家小媳妇模样。

  朱允炆则身背斧头,身着粗布草鞋,打扮成一个砍柴的樵夫。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展笑颜,好幸福的一对鸳鸯。

  张果老接到玉帝差遣,不敢怠慢,倒骑小毛驴直奔水母娘娘的水晶宫。可到门前一看,大门紧闭,宫内空空如也。张果老窜入云端,展眼四下观瞧,见通往虹州方向的道上,一对男女头上紫气缭绕。

  张果老掐指一算,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便搞得一清二楚,这二人可都不是罪大恶极之人。但玉帝的旨意他不敢违抗,说道:“此对男女已经逃亡虹州,我需立即追赶。”于是照着驴屁股就是一鞭,那驴的四蹄腾空而起,腾云驾雾望虹州方向赶去。

  虹州就是现在的Z县的古称,自古以来就是一块风水宝地,物华天宝,地杰人灵。

  张果老追到虹州地界,远远看到二人肩并肩行走,正急匆匆赶路。他手搭凉棚仔细眺望,那不是别人,正是水母娘娘和朱允炆。

  张果老暗自思量,此女道业深厚,此男有帝王紫薇命格,如果硬碰硬,免不了有一场恶战,而且手中有一盛满五湖三江水的神桶,若是激怒了她,弄不好恐怕再来个“水漫虹州”,那将又是一场世纪大灾难,毕竟虹州是新建泗州府治的首选之地。想到这里,张果老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夫妻二人一路脚不沾地赶路,眼看天已经饷午,都感觉腹中饥饿难耐,咕噜噜作响。正寻思找一户人家能美美地吃上一顿午餐,休息一下,忽见前面一座小山,山门上书写“蟠龙山”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山坡之下有一竹篱笆围成的院落,前后有两间茅草屋,屋门前搭起丝瓜棚架。门前有两株参天的白果树,白果树下凉风习习。树下一张八仙桌,一名老妇人,正端着一碗面条吃得津津有味。

  水母娘娘走上前来,祈求道:“老大娘,我们走路饿得慌,恳请你老人家盛一碗面条给我们吃好吗?”

  老妇人似乎连眼皮都不抬,随手用筷子指了指屋内的小锅,说道:“幸亏老身我今天做的很多,你们都长得眉清目秀的,面善的很,不像坏人。你们自己拿只碗去盛吃吧。”

  水母走进屋内,拿起碗来满满盛起一碗面条,又拿了一双筷子,夹起长长的面条送入口中。可是面条刚刚咽下肚中时,顿时感到一阵揪心的疼痛。

  老妇人见此情景,哈哈大笑,现出原形,正是张果老所变化。他伸手夺下碗来,顺势把碗里的面条牢牢抓在手中。

  朱允炆一见大惊,老妇人眨眼间变成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

  “妖怪,哪里走!”一手短剑,一手利斧同时劈向张果老的后背。

  只听“嗡”的一声,朱允炆感觉好像劈在石头上一般,震得自己双手发麻,虎躯一颤,急忙后退几步,活动了一下双手,怒目看向张果老。

  张果老一见,不觉心中好笑,一介凡人也想砍自己,“小子,来来来。我是天上倒骑毛驴的张果老,再给你砍几刀,我眼皮都不带眨的。”

  朱允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再看水母娘娘:

  这时的面条早已经不是面条了,而是一根长长的锁链,锁住了水母娘娘的心,任凭水母娘娘怎么吐也都吐不出来,怎么拽都拽不出来。水母娘娘疼痛难忍,不停在地上翻身打滚,泪流满面,原本梳扎得整齐的云鬓弄得凌乱不堪,干干净净的衣服上沾满了灰尘。可是,他的手里紧紧抱着哪个小桶,不敢让他有半点倾斜。她知道,如果这桶里的水一旦泼出,虹州大地又是一片汪洋,可能造成比当年泗州城大不知几百倍的伤害。

  张果老看到水母娘娘如此的样子,叹了口气,便急忙接过水桶说道:“娘娘啊!这事就怪不得老夫了。你作为司水之神,怎么能泄露天机,任意干涉人间事情?我奉玉皇大帝旨意,今天是专门来捉拿你的!”

  朱允炆赶忙跪下给张果老叩头:“求上仙放过我家娘子,她也是为了解救一城百姓啊!”

  “哼!人神岂有通婚的道理?等一会我还要收拾你呢。”张果老施展隔空点穴的法术,用手指向朱允炆一点,朱允炆顿时晕了过去。

  “相公!求上仙不要害我家相公,我愿任你处置,杀伐由你。”水母娘娘哭道。

  “呦呵,小夫妻感情蛮深的吗!看样子我是棒打鸳鸯喽。”张果老摇了摇头,叹道。

  水母娘娘稍稍缓和了一下疼痛,含泪说道:“果老,我对我做的一切无怨无悔。既然被抓我也无话可说,但不知果老如何处置我们,还请明示。”

  张果老指着不远处的一口水井说:“你看到山脚下的一口水井了吗?八卦琉璃井也。此井为二郎真君担山逐日时候一跺脚留下,深足有百丈。今天就要委屈你,将你用锁心锁锁在这口井里。”

  水母娘娘知道天意难违,今日在劫难逃,也没有多说话,便和张果老来到井前。只见她对井理云鬓,整理衣衫,看见井里清澈的水,倒映着蓝天白云。从此以后锁在井中,只能坐井观天,从此失去天空,失去大地和夫君,还有更加珍贵的东西——自由之身。只见她忽悠转过身来,问张果老:“果老,我还有一事要问。古来刑有期,罪有赦,我关在井中,何时能够重见天日?”

  张果老说道:“五百年一个轮回,等到天下再度太平,盛世来临,你自然重见天日。”

  “那好吧。”水母娘娘口含铁链,移步井台之上,仰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水中俏丽的容颜,不由得留下几行清泪。她猛地拽起裙裾,纵身一跃,跳入八卦琉璃井中。

  “噗通!”一声巨响。

  井水溅起碎玉一般的浪花,直冲云霄。在天空顿时形成一场细雨,雾蒙蒙的,轻轻洒向大地。

  张果老把铁链这头牢牢地栓在井边的白果树上,又从山上搬来一块巨石,把井口牢牢封死。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