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非正统王者大陆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

非正统王者大陆史 七夜瞳 1301 2016.12.29 16:15

  “所以说客官您是这个剑客咯?”

  “我……并不记得我是谁。”

  “你不记得自己是谁还能记得这么长的故事?”

  “你话真多。”

  “那小的先谢谢您的夸奖了,对了,那个小耗子密探就是之前讲的那个偷袭姜子牙的李元芳么?”

  “……对。”

  “那成,您继续。”

  后来那个剑客并没有离开长安,而是继续在疗伤的医馆居住了下来,反正那医生也并没有嫌弃他。

  实际上这个医馆在长安城并没有什么名气,住着的人也是一个从远方而来的医者,名为扁鹊,怪异的肤色和奇怪的发色导致常人都不敢接近这个医馆更别说是求治疾病。

  而这位剑客在这儿住下来也算是一种命定的缘分,毕竟他是当夜离开皇城后一脑袋扎在了医馆边上的垃圾堆里,被误以为门口多了具尸体的医生直接捡了回去,准备开刀子解剖时发现他还活着才不情不愿的救回来的。

  “你嘲笑生死,又妙手回春难道不矛盾吗?”

  剑客对扁鹊也充满着疑问,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

  “生者自当生之,死者本应消亡,此消彼长方为天道,操纵生命愚不可及。”

  虽然剑客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实际上却一个字都没有听懂。于是他就一如既往的无视了医嘱,出门去了长安城的酒馆里落座喝酒醉生。

  其实谁都没想到,他去酒馆除了借酒消愁,还是为了找没事跟踪着自己玩的小密探聊聊天,或许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地情愫导致他倒是对这个孤身一人在长安奔波的小密探产生了几分共鸣感,只不过他想复的是楼兰,而这小家伙想守护长安。

  但或许是出了什么事情呢,他已经连续三四天没见到过这小家伙了,找不到人开口聊天反倒使他开始借酒消愁愁更愁,直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蹿到了酒肆内跳到了桌前。

  “剑仙大人你咋还不出长安城啊!”

  一如既往的开场白,王都密探放了三四天剑客鸽子总算出现在了他面前。

  “我为什么要出长安?”

  剑客也如同往常一般给予反问。

  “你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小密探难得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你担心有人要杀我?”剑客戏谑道,“长安城内可没有多少可以杀我于反掌内的。”

  “这个倒不是,只是……”

  小密探有些为难,像是想说什么又生生憋住了一般。

  “你,小心钟馗。”

  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的小密探就这么走掉了,让这一日一头雾水出来的剑客又得到了个新的谜团。

  钟馗又是什么人?

  随手扔了酒钱就回了医馆的剑客显得愈发苦恼,瞥了眼在解剖不知道打哪拎回来的尸体的医生后,他选择在庭院舞剑解闷。

  “……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你似是有不解?”

  在剑客刚沉入思绪中时,医生冰凉地声音却打断了他的混乱。

  “你可知钟馗是何人?”

  “长安城宵禁后地治安者,或许我用另一个名字称呼他你会更清晰——朱雀门。”医生漫不经心地作答,手里晃着一个药瓶,“听说整个长安城的建立都是因为地下的熔炉之力,而那个力量便是钟馗,他是长安城的守护者,他可化身长安城的一砖一瓦,但朱雀门就是他的关键处,一双注视人间的眼睛。”

  “但李元芳却告诉我要小心钟馗?”

  剑客有些自嘲地说道,“难不成为了报当初我门上的一剑之仇?”

  “要下雨了。”

  扁鹊讲完钟馗之事后便将药瓶抛到了剑客手中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内,

  “明日早中晚各服一帖,此为药酒。”

  药酒?剑客掂了掂手中的药瓶子,正准备收好的时候却被忽如其来降下的落雨淋了个正着。

  要下雨了?难道是——

  剑客抬头看向乌云匆匆密布地天际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