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天一脉

神天一脉

一世达摩

  • 玄幻

    类型
  • 2016.12.29上架
  • 0.46

    连载(字)

1位书友共同开启《神天一脉》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 九日煌圣

神天一脉 一世达摩 2420 2016.12.29 16:00

  “木老鬼,放了那孩子,咱们有事情好商量,何故奈何那些孩子!”红衣老者负手而立,一只脚轻点在树枝间,冷冷的道,“放了他?红老头你跟了我三个月了,这三个月我是一点荤腥都没下,放了他你休想,我现在就吸干他!”被称为木姓的黑衣老者说完,左手拎这已经昏厥过去的小男孩,一只干枯的发白的手从右边的黑袍中探出,扣向小男孩的双眼,忽然间阴风大做,天空墨云滚滚,眼见黑衣老者手里男孩的皮肉之下,血液滚滚的流动着,青筋暴跳,好像随时都会冲破血管,从皮肤里渗出来是的。霎时红衣老者怒眉一皱,右手一动,冷冷道:“给我破!”一轮十丈大小如红日般大小的光轮在老者身后亮起,他右手食指一点,一个细小光点从光轮之中剥离出来,闪烁着七色光彩朝黑衣老者射去,“灭世。。。居然是灭世。。灭世煌炎!老东西,你够狠!”黑衣老者身形一退数百米,惊到!“不要以为我怕了你,红日,就算我打不过你,我真要走也奈何不了我,在这胤脉大陆,你真以为自己已经到了横着走了地步了吗!”黑衣老者怒道,“横着走?对啊,我就喜欢横着走,沙滩上小虾米看见大螃蟹还不得乖乖让道,这点常识都没有,你这百多年怎么活的,哈哈哈哈哈”红衣老者大笑道,“好好好,红胖子,好你个红胖子,我不跟你逞口舌之快,今天这小娃的血脉我要定了,你莫要忘了百多年前的龙溟塔,那次。。。。。。那次。。。你该懂得!”黑衣老者气怒道,似乎在提点着什么,“龙溟塔。。。龙溟塔。。哼!若不是那时我云游未归,不然也不会,也不会。”红衣老者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绣袍里的左手也握紧起来,指甲深馅进了掌心的肉里,显然是动了真怒,道“木老鬼,你很好的勾起了本圣尊的回忆啊,今天这事已经跟你手里的那小孩没太多关系了,老夫就舍命陪君子,好好陪你锻炼锻炼筋骨,看看你这三个月长进了多少。”黑衣老者眉头一皱,心里有些颤颤的,右脚不自觉的向后迈了一步,本以为拿那个地方可以震慑住这红老头,没想到居然戳了人家逆鳞,擦擦擦,这是自己作死的节奏撒,看着气势不断攀升的红日,他那身后的光轮也开始不断旋转起来,发出熠的熠光辉,不可逼视,看来这次算是瞎白话了,可是此子的血脉之力确是那样的浑厚,说是不凡更是与众不同,饶是像他这样在胤脉大陆成名已久的强者,站在大陆顶层的人居然一吸没有吸出他的血液,连他自己也是不敢相信,他这一吸就是一头成年的百年凶兽也会精气全无,离题爆裂,何况这只是一个区区几岁的人类孩童,可这小男孩只是体内的血气翻涌起来,并没有离体的意思,红日身后的光芒越来越盛了,眼看就要发动攻击,红日的攻击他自己肯定接不下来,可是这到嘴的鸭子怎么让他飞了,还是只潜力无限,未来可能头角峥嵘的肥鸭子,如果吸了他的血脉,自己的功力必然会。。。越是到了他这样的境界越是看重血脉的纯净,血脉之力的那一抹纯粹,像他这样大陆顶端的存在脉力的提升已经很难很难通过做十年,数十年的苦修来获得提高的了,只能返璞归元从根本上提升一丝原始觉醒脉种的纯粹,哪怕是一丝丝的可能也不不能放弃,此子的血脉他一定要得到!想到此处,顿时心上一计,木老鬼右手在小男孩背后暗劲一催,一股本源脉种的绿色脉力侵入男孩体内,男孩腹部隐隐亮起的红色脉种一瞬间暗淡了下去,归于死寂,没有一点活性,左手大袖一甩。男孩向红衣老者飞去,阴邪的微米着眼睛,道:“红日!今日我认栽了,小屁孩还给你,九日煌圣名不虚传,这笔账老夫记下了,哼!”木老鬼踏入云中,黑云包裹着他边向西北方向急速遁走,走时眼神浓浓的看了一眼那小男孩,加速逃离!“算你跑的快,也就就这点出息,呵呵”红日一手接过了飞向自己的男孩,道“可伶的娃儿,遭此一劫”红日双眼用力一睁,眼珠好像能吞吐出火焰似的看着男孩腹部,有一红一绿两团火焰在对峙,成水滴形在纠缠,红色火焰明显成弱势,随时都有被绿色火焰吞噬的危险,孩童头上已经满是豆大汗珠了,这三个月以来,已经有10几个孩童惨遭木老鬼的毒手,凡是被木老鬼下了自身诅咒脉力的孩子,日后只能成为木老鬼的傀儡,或者是饵料,圈养的食物罢了,对于这些孩子,红日只能用自身强大实力将他们的脉种驱散,但是一但驱散也就等于剥夺了这些孩子成为脉术者的权利,在胤脉大陆这片以脉力为尊的社会,这些孩子的未来只能是社会底层的存在,打铁匠,瓦木匠,茶楼服侍达官显贵的小厮,牵牛喂马落位人欺的穷苦人了吧,可这些被木老鬼看上的孩子无一不是骨骼惊奇,脉力纯正的下一代啊,说不一定其中更有人能够成长到想他一样,这样能有自己封号的大陆顶尖存在,想到此处这位活了数百年的老者,看淡了世间沧桑,人情冷暖的老者也不禁眼眶热热的,忽然有些慌神,但是只是片刻灵觉一惊,回过了神来,“咦,此子的脉种为何还没有被木老鬼的吸收?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再定睛一看直道三个字“奇!奇!奇!或者这也许是天意吧,孩子老夫纵横大陆百多年,也不是那种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残忍之辈”红日看着男孩腹部那弱小的红色火焰,随时可能熄灭,但是还是倔强的摇动着,就在那儿颤颤的摇动着,喃喃自语“给自己一个机会,或许这是上天借你给的一个我启示吧,这个世界实力为尊,日后还歹靠自己,这只是爷爷给你的一个契机罢了吧”说完,一股中正平和的浑厚脉力化为一颗水滴形金色光点涌入男孩腹中,金色绿色红色三颗小水滴就这样成三角状不断旋转,在男孩腹中脆弱的

  保持这平衡,安静了下来,红日也是长吸一口气,看着小男孩:“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吧,今日一事结束我也确实该去那儿了,该去那儿转转了喽,那帮老不死的家伙。。”此刻的男孩在红日输完脉力后已经不在流汗不在抽搐了,只是有点梦呓,好像在喊着谁的名字“慧儿。。。慧儿。。。”好像还是个女孩的名字,红日老头听着,嘴角一扬,道“哈哈,这样了还念叨着小姑娘,你个臭小子以后还是注定是个风流种啊,哈哈哈。”说不是呢,哪个登临这片大陆巅峰的至强者身边少的了女人啊,说着这些,红日怀抱着小男孩已经在树林间轻点飞过数千米,风过无声,一老一小向天际飞去,“慧儿。。。。慧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