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山中乍听惊人语,峰外又闻催魂声

太玄道君 翰跃 3175 2017.11.08 14:47

  云雾深处,险峰矗立,山脚小院前,白袍老道如仙人飘然临世,却在猝然之间,发出苍凉笑声。

  任苏听着这暗含悲愤的笑声,身上虽再感受不到如临大敌的压力,心中警惕更胜方才,但他也非常人,越是这般时刻,面上反越显平静,修长的身形微微一挺,犹如劲松孤悬危崖,自然生出一般不卑不亢的风姿。

  不一会,老道镇定下来,他无视半百男子,绕着任苏徐徐迈了三步,突的抚掌大赞:“奇!奇!”

  赞罢,他回头笑看目中仍是茫然的半百男子,道:“薛道友,我看你这徒儿与我有缘,不妨让与我,老道必有重报!”此语一出,任苏一惊,心中哭笑不得,正要拱手先谢过这老道好意,不妨耳旁传来震天怒吼。

  “徒儿……我,的。”

  半百男子瞋目怒视老道,张狂发吼,似蕴藏诡异力量,震得任苏眼冒金星,又一个恍惚,无数幻象纷至沓来,搅得脑袋嗡嗡直叫,鼻下更缓缓流出两缕鲜血。与此同时,狂暴气势彪扬,竟裹三丈雾龙升空腾旋,如火雷掷地轰卷四周,任苏一时无法凝神,气势方爆,脚步已然摇摇不稳,待得劲流逼身,身子立时横飞。

  呼呼!

  雾气龙卷低鸣急旋,即使任苏被吹到半空,也如影随行,眼见大难临头,任苏听得身后响起一声轻叹。

  “薛道友,你执念太深了。”老道瞬移般来到半百男子边上。

  他一手抓出,看着随意散漫,正大发神威的男子却似全无反抗之力,被轻易制住,纵使浑身震动,真气毫光盈满面目,脚下隆隆作响,也动弹不得丝毫,而在此之前,威胁任苏的雾龙早化作微风拂面,消失无踪。

  之后,任苏见白袍老道以手扶肩,轻拍对方三下,随着三道隐晦灵机度过去,他将半百男子向前一送。

  任苏目光一闪,只见半百男子兔起鹘落,如皮球般被高高抛过篱墙,接着身子急急沉降,荡开一股大势,吹开虚掩的门扉,悄无声息地穿入屋内,而后双足落地,又带起一股微风,一旋间,浑若天成地掩上屋门。

  这一手说不上多惊世骇俗,但也颇为巧妙,可任苏心底对老道身份已有几分猜测,要说惊奇却也没有。

  门扉一掩,老道一转眸光,抚着长须,满面温和:“如何?小友可愿拜老道为师?”

  “晚辈先多谢前辈好意。”任苏镇定地一抱拳,顿了顿,话锋正转,先被白袍老道摇手阻止,他白眉一扬,又缓缓垂下,神色中含着一丝矜持的笑意:“且慢!小友可知老道是谁?机缘在前,莫要日后追悔。”

  任苏哑然,半晌,他苦笑道:“前辈既能轻易制住先天高人,除了仙道中人,还能有谁?”

  话落,老道双眸陡然放出奇异光彩,定定锁住任苏,似要将他看个透,任苏心中微微一紧,便见得老道抚须的手一滞,随之放下,他颔了颔首,面上带着些许怪异之色:“想不到你是天狼门的弟子,难怪。”

  声音虽轻,却如霹雳惊雷,立时掀起心海万丈波澜,任苏漫不做声地拂动长袖,拢住乍然颤动的双掌。

  “敢问前辈是如何看穿晚辈身份的?”任苏没有否认,深吸口气后,恭敬地向着老道请教。老道默默看了任苏一眼,忽然一笑,却不搭话,晃着头,一捋长须:“放心。小友出身并不影响适才言谈,不知?”

  这显是仍要收任苏为徒,任苏心中古怪,还是装模作样犹豫了一会,方道:“请恕晚辈尚有要任在身。”

  任苏微一俯身,正容拒绝,这倒不是他看不上老道传承,相反,比起话语间透露的,他很清楚抬手便制住一名半步破碎虚空的强者代表着什么,但他自忖身无灵根,根骨也不算出色,正常情况下,又怎会入像老道这样人物的眼球,只怕是另有玄机,至于秦昭托付天狼门一事,那却是无数巧合下的奇迹,没有一丝复制可能。

  “可惜了。”老道轻声一叹,竟全不介意,转眼又呵呵笑道:“小友可知老道为何要收你为徒?”

  任苏神情一滞,老道接着说道:“你既是天狼门弟子,应当知道修仙有百艺:炼丹、炼器、布阵、制符、驯兽、仙植……凡此种种,或许无关仙道成就,但要走得长远,谁都离不得这些帮助,而老道正是出自……”

  “其中之一的术道旁门。”

  “旁门?”任苏不解。

  “这是上古时期的称谓,数万年以前,修仙界无比繁荣,天地元气充沛活跃,仙人存世,百花齐放,即使如今这许多被称作修仙技艺的小道,也有长生成仙的希望,有别于练气正统,这类修行法门皆唤作旁门。”

  老道眸中划过一丝寥落,他继续解释道,而随着了解越发深入,任苏也明白了老道收徒的缘由。

  原来,老道这门派是凡间相命风水一道的根源,不过,不似凡人的坑蒙拐骗,他们却是真正的“铁口直断,改天换命”,许是与尘世牵挂太多,他们这一门修行,伴随着种种坎坷,内劫外劫不断,极难寿终。

  正因如此,他这门派收徒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标准,要么是福缘深厚,可化险为夷,要么就是命数独特。

  据老道述说,任苏正是那种千年难得一见的命数,不见过去,不见未来,前后一片混沌,几乎与人世没有瓜葛,若是修行他这一门的功法,完全不用担忧劫难临身,说着说着,老道不免再度泛起些许火热心思。

  “小友不妨再考虑一番。”

  老道面上风轻云淡,语露诱惑,“以你的资质,修行老道门中功法,百载之内,保你成就元婴法身。”

  听得此语,任苏却无半分喜悦,早在老道道出收徒缘由之时,他心中已是震惊万分。到此时,间接被戳破穿越客身份的他更显得沉默,老道只以为他是陷入纠结,白眉一弯,又道出一桩隐秘,直骇得任苏面无人色。

  “老道门中典籍记载,既言命数,实当有迹可循,若真混沌难见,唯有两种可能。”

  笑了笑,他略带深意道:“其一,有大神通者专门施法遮掩;其二,呵呵,那便是有重宝镇压己身。”

  天碑!

  任苏僵在当场,老道则是悠然一笑:“罢了,这些也只是闲话,薛道友携你来,本也是为了收徒,他的功法不比这下界的天狼门差,老道便先带你看过,到时,你自会知晓老道门中传承的珍贵,反悔也还来得及。”

  老道倒背双手,云烟凝聚,架起两人攀爬而上,任苏错愕地回过神,风流雾散,下方已然显出一方幽洞。

  山峰不高,却在云深雾绕处,任苏回望山脚,早不见小院影迹,这时,老道降下法云,抬手一指幽洞,顿时一团团清光沿着幽暗深洞迅疾铺展,直没入山腹,“薛道友的功法皆刻在洞内,老道就不去凑热闹了。”

  老道说罢,拂袖欲走,任苏急忙叫住:“前辈慢走,我这两日滴水未进,可有干粮,让晚辈暂充肚腹?”

  “这倒像薛道友的风格,”老道瞬间猜出前因后果,随手抛出三个小玉瓶,淡笑道:“这是老道身上存留的所有辟谷丹,一瓶内装有十颗左右,一颗能抵五到七天的食量,便做个顺水人情,都送予你了。”

  “多谢前辈。”

  任苏踌躇了会,将玉瓶收好,老道见他神色,知他还挂虑着适才的那番谈话,不由开口多提点了几句。

  “老道对你的秘密没兴趣,至于你天狼门弟子的身份,只要迈入先天,大抵也没人能再凭肉眼看出。”一席话如春阳融雪,虽未尽数拭去阴霾,却让任苏眼前一亮,他抬头又见老道驾云直入峰顶,当即也走入幽洞。

  山洞实际不深,只是道路百转千回,显得幽不可测,所以,没花多大功夫,任苏便在洞内观摩起了石刻。

  这石刻文字不多,以图画为主,栩栩如生,雕满四五丈宽广、两丈高的四面洞壁,乍一看,让人眼花缭乱,任苏也不细看,似寻找什么证据般,走马观花,一目十行,稍顷,他伫立在一处经脉图前,跌足轻叹。

  “果然……”他望着这八幅前方刻着“点龙诀”字样的经脉图,联想到了秦昭曾说过的一个人物。

  疑惑消释,任苏也没了观摩的兴致,他这一回着实被半百男子折腾得不轻,肚腹空空是其次,昼夜不休地赶路颠簸,尤其是整个人夹在别人臂弯之中,才是要命之处,哪怕是铁打的身子,时间久了,也一样受不了。

  任苏取出玉瓶,倒了颗辟谷丹,服下后,盘膝坐在角落,调理了下内息,和着衣沉沉睡去。

  洞中无日月,这一睡也不知多久,任苏醒来,见没人打扰,先练了几遍十荒逐灵拳,接着开始练剑,他身上原有两柄剑,扶风在被半百男子擒拿时遗落在原地,斩鲨却是背在身后,而这也无形加剧了他路上的磨难。

  练了约有一个时辰,任苏收剑,左右无事,索性观看起了石刻,然后,吐纳内息,开脉定窍,复又休息。

  这次可没那么安稳了,任苏合眼不久,神思冥冥,隐在元气之海飘荡,倏然地动山摇,惊得他一跃而起,抬腿正想奔逃出洞,又听得一声呼喝遍传全峰,不轻不重,却似天外雷鸣,震耳欲聋,“断鸿子老儿还不现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