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无妄之灾(修)

太玄道君 翰跃 2619 2017.05.12 21:56

  凡人习武,为复返先天,先天往后,则吐纳天地元气,求长生大道,世人又谓仙道,高明之士可称仙人。不过,仙道之难更甚洗经伐髓,再造先天,尤其无灵根道体之凡胎,非得武破虚空,飞升玄元界天方能得见。

  可惜,破碎虚空这步与灵魂息息相关,历来都是大浪淘沙,难到无数先天之辈,可借助的仅有精神大法。

  翁成宫口中的《啸月挥空谱》正是一门淬炼精神的无上秘法。

  其实,这类秘法在天狼门有三种之多,甚至此法也不是最好的一门,只是《啸月挥空谱》乃开派祖师殷英子借以破碎虚空的根本,向来是掌门一脉的秘传,即使是同门师兄弟都不允观看,更何况是无亲无故的外人。

  当然,秦昭也知道这翁成宫还没那般不识趣,特意提及此法,大概还是想以退为进,求取另外两法。

  然而天狼门虽落魄,他也不至于就此牵就此人,当场,秦昭脸色一沉,猛然一甩袍袖,怫然不悦地喝道。

  “前辈若是来消遣秦某,还是速速下山,莫要耽误本人功行。”

  翁成宫听了,喉间发出数声低笑,暗哑刺耳,“消遣?老朽寿元将近,可没别个半载时光候在这里。”

  “罢了。老朽自己去取便是了!”笑过之后又一声长叹,翁成宫那对稀疏近乎于光秃的白眉一舒,也不打声招呼,其人真气一转,眨眼逼临秦昭面门,一拐暴烈打下,直如劈江破浪,激起气浪两分,狂然拍向四周。

  任苏看着有若实质的气浪滔滔铺展,迅猛如潮,让人无法躲闪,心中暗道不妙,一股柔力蓦然落在身上。

  “正等着你这老贼来呢!”秦昭仰天大笑,他是早有准备,一边暗运真气,将任苏稳稳送到数丈之外,一只手也已抬起,快逾闪电,在任苏眼中空空地往那一拐迎去,任苏惊然,下一刻,无尽嘶啸震得他耳膜一痛。

  点点火屑飞舞,映出一番奇异景象,秦昭手中赫然出现一团球形气旋,与铁拐僵持,刹那间碰撞上百次。

  这气旋大似钵盂,形如一汪湖水,表面微澜缕缕,平和静怡,里内却有无数劲风盘旋,发丝大小,无穷无尽,中间一点毫光不动,似有似无,风旋绕着这毫光来回追逐碰撞,一息之间竟有成百上千衍灭,令人眼花。

  天罡劲秘传,圆融无极!

  天罡劲御使周身之气流转,可谓无招胜有招,但天狼门才智之士何其多,历代传承,钻研出了攻防两招。

  这“圆融无极”正是其中的防御之式,不过,翁成宫也非常人,一眼便看出来此招奥秘,他满头银发爆开,真气加速运转,数息后,嗡然一声,那铁拐隐约浮起阵微弱金芒,似沉重了数倍,压得气旋一个变形。

  咔嚓!

  秦昭双膝微屈,脚下坚岩随之破碎,又很快陷下两道脚印,翁成宫摇摇头,似有心打击秦昭,逼气成音。

  “你这招看似走御劲卸力的路子,实则着重水磨功夫,真气种子居中调度,于表面借诸力平衡构建防御,如滴水穿石,一力消弭而一力替生。但,最强之处亦是最弱,如老朽这般功行高深之辈,可一击而溃!”

  砰!

  话毕,气旋应声爆开,气劲流散,翁成宫喉间起声低吼,盖过万千呼啸,铁拐气芒凝若实质,照面打下。

  这一击汇聚了翁成宫体内八成真气,漫说肉体凡胎,就算尺厚精铁,都能如拌泥捣浆,可他一瞧秦昭神色,只觉眉心一跳,而后便见一缕光华自秦昭垂着的左手绽射,瞬息凝成玉石般的一片,翁成宫脸色大变。

  “这拳套怎会在你这?”他失声惊叫,反应却不慢,在秦昭举拳打来的那刻,已身如魅影往后退去。

  “我乃此代大弟子,身系一门传承,不在我这又在谁这!”

  秦昭暴喝,揉身扑上,拳风如炼,直赶那幻开的道道拐影。毕竟是有心算无心,他久历战阵,又身负一派传承,虽破入先天不久,却也学了门赶蝉步法,此步纵如狂风,又如踏罡步斗见于细微,最是擅长近身交击。

  当!

  一声爆鸣,劲风四鼓,猎猎声响劲然催发,翁成宫蹬蹬倒退数步,脸上一抹暗红闪过,耳旁又听步伐落下。秦昭乘胜追击,赶蝉步法一催,如影随行,他五指箕张拍去,拳套光焰大放,浑天一体,如网笼扣鸟。

  这一招唤作屈如意,原是一门后天掌法,只是如今以真气催逼,合上神兵之利,气势之嚣腾令人心惊。

  翁成宫浑浊的双眸中精光一闪,便听锵然剑吟,一缕寒光自拐中爆出,迅雷不及,一折后破空昂然直上。

  无影杀剑!

  世人谓翁成宫“燕地一剑”,但其人在剑道上的天赋并不高,之所以能有所成就,却是机缘下习得一招无名剑式,此剑迅疾暴烈,可逐光追电,偏偏出时毫无气息,也毫无角度,正是这一剑铸就了他燕地擎天之名。

  浑天一掌与无影剑光相互碰撞,两人齐齐一震,旋即近身交错,拳掌追逐,影影绰绰,稍后各自退开。

  翁成宫发丝散乱,胸腔起伏也越发厉害,两人同为先天高手,出手之快远超常人,十数息虽短,却已交击了二十数回合,他运转心法,平复气息,抬头见秦昭虽也形貌凌乱,却只额头汗迹点点,心里不得不服老。

  眼下虽是不分高下,且他真气也更为浑厚,可秦昭年轻,气血浓烈,如此战下去,吃亏的只能是他。

  想着,翁成宫扫向秦昭双掌,只见那拳套焰纹变幻,光泽莹莹若玉石,却似丝绢般削薄趁手,如同一体。

  不一会,翁成宫收回目光,轻声发着感慨,“神兵‘乱炎掌’果然名不虚传。”

  “既然如此,前辈不如退去,晚辈保证以后不会追究。”秦昭淡淡回应着,语气略缓,他虽有自信将此人拖死,可先天境成就大小周天,一口真气生生不息,真到分出胜负,非得要个一两天,保不齐生出什么变故。

  翁成宫摇头一笑:“神兵虽利,我也听闻,但凡此类都不过是仿照玄元界天中赫赫有名的法宝所炼。”

  秦昭一听,面上一沉,心知此人不会轻易善罢甘休,闷哼一声,暗运真气,先自踏步举拳打去。

  这一拳使出如风雷霍霍,声势极盛,可翁成宫杳然不动,只有浑身似有似无泛开些许温润金泽,待到那拳欺到身前,秦昭见那光泽猛然一凝,自此人头顶化出一道虚浮人形,百骸混沌,飘飘荡荡,飞速扑在拳头前。

  轰!

  拳头还没撞上人形,其自个爆开,灰尘滚滚,一道劲风平地而起,直掠后方,秦昭心念电转,脸色大变。

  他扭身欲追,哪知呼呼数声,狂风横扫,尘雾中,凭空冲出三道虚浮人形,沉腰侧马,齐齐使冲拳打来。

  砰!砰!砰!

  十数息后,三声闷响炸开清风,驱走灰尘,秦昭显出身形,急急看去,果然,附近已不见了任苏人影。

  五六十丈外,一抹黑影如鸿雁疾转远去,秦昭展开身法就走,但随着他一动,那抹黑影似有所觉,光华一闪,立刻幻为五抹影迹飞散开,此时乃是天色最为昏黑的一刻,秦昭只觉眼前一片混蒙,竟全然辩不出真假。

  “可恼!”他一震袖,随意择了一面追去,追不过半里,那抹影迹一个恍惚,如泡沫般崩碎开来。

  秦昭面无表情,一提气,纵起五丈之高,展目望下,但见风声徐然,断壁残影重重,只是无有半个人影。

  “三日后午时一刻,天狼山以东二十余里外胡家村白壁岭上,拿精神大法换人。”

  秦昭落下身子,展身追时响起的声音不自禁回荡在耳边,他目光越发幽深,心里却一阵烦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