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吴家护院(修)

太玄道君 翰跃 3002 2017.04.24 10:41

  “少爷!少爷!大事不好了!”

  七月的清晨,热气早早裹住白溪村,任苏一身汗流浃背地打着拳,忽然小书童的惊呼慌慌张张响起。任苏眉头微皱,嘎吱一声,小书童匆匆推门闯了进来,气喘吁吁指着外面,上气不接下气:“外、外面……陈!”

  “不要急,好好说话。”任苏见此,只好淡笑着劝解,小书童点点头,稍顷,长吸口气:“陈大护……”

  “慌什么慌!莫非我会对少爷不利不成?”几乎在小书童开口的同时,一声轻斥带着显然的不悦近在耳旁似地蛮横打断了小书童,小书童猛然向后一瞥,忙惊慌地让到一侧,却是一道枯瘦身影不声不响来到了其后。

  任苏目光微闪,来人竹竿似地套着件灰袍,双掌灰青,蜡黄的脸庞略显僵硬,整个人竟有六七分像干尸。

  “陈叔!”任苏开口唤道,心中又惊又疑,因为,此人赫然是曲山吴家中的那位护院队长。

  说实话,任苏倒不是没想到会有家人出来寻找吴晟,这具身体虽说在家中尚有一名幼弟,却是妾室所生,而吴氏夫妻琴瑟相和,这位嫡子自然也如同一脉单传般宝贝,可他真想不到还有人能寻到这般偏僻地界来。

  这刹那间,任苏心念起伏,倒没注意到这位陈叔踏进院子时背部受威胁似的微躬,以及脸上突闪的凝重。

  不过,这护院队长也不是常人,仅仅数息,心神便镇定下来,目光飞快扫了眼任苏赤着的双臂,不动神色地说道:“少爷,既然天狼门已满门绝灭,更无法习得武艺,为何滞留不归?家中老爷夫人都是担心得很。”

  “嘻嘻,我也正愁没人回去报平安呢,陈叔你来得真好,你正好回去告诉爹娘,我现在很好。”

  任苏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反而一脸喜不自禁,话里话外都透着极为熟稔的亲热,还完全不把他当外人似地意图蒙混过关。任苏不敢大意,由于此人身具武艺的缘故,吴晟残留记忆里与之颇为亲近,好在这些天时不时有套着小书童的话,也把吴晟身边的人差不多给摸了个门儿清,此时把自己当做吴晟来表演完全没问题。

  “少爷你呢?老爷可是交代过陈某,要亲自带你回去。”也如记忆一般,这位护院队长对吴父忠心耿耿。

  “我?我在这里还有些要事,办完就立刻回去。”任苏仿照着吴晟应有的反应,大咧咧挥挥手。

  “要事?是习武吗?”护院队长两条眉毛拧成一条黑粗线,忽而抿抿唇,轻叹出声:“少爷,江湖险恶,江大侠当年为你摸根骨时便说过,你资质不佳,很难在武学上有成就,为何就不能安安心心做个富家翁?”

  任苏就像个在长辈面前炫耀的孩子一样挺挺胸膛,亮出一口白牙,“嘿嘿,不一样,我现在可厉害了。”

  “这么说,少爷你是执意不愿回去了?”护院队长不为所动,吴晟那些许粗浅的拳脚功夫便是他耐不住其整天央求偷偷教的,自然知道自家这半个徒儿天赋到底如何,见此,小书童忍不住了:“陈护院,少……”

  护院队长狠狠瞪了小书童一眼,小书童慌忙住口,接着,这汉子冷哼一声,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主仆两面面相觑,没一会,护院队长手上拿着根拇指粗的长麻绳再次走了进来,当即任苏额头冷汗直下。

  “既然少爷你如此坚持,那么,陈某便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护院队长一字一顿说着,面无表情。

  “等等!”任苏抬手阻止了护院队长的行动,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他一脸正色:“陈叔,既然你不信我的话,那我们打一场吧!若我输了,我老老实实跟你回去;反之,便请你一人回曲山向我爹娘报平安,如何?”

  护院队长一楞,只见对面青年扯出根丝带系住满头乌发,随之露出双点漆眸子,精气神饱满,褶褶生辉。

  非是习武有一定成就,眼神焉能有这般神采!

  护院队长有些恍惚,良久,蓦然手一抖,手中麻绳呼呼缠上一旁树干,他面皮微颤,硬邦邦道:“好!”

  “啊!少爷!别!”听闻此声,小书童急了,抬腿想到自家少爷身边劝阻,这时,一道略显颓废的人影从里屋走了出来,先是扫了扫护院队长,最后望着主仆两笑道:“不错,想不到你吴家一个护院也有这境界。”

  “余先生!太好了!你总算醒了。你快帮帮我家少爷吧!陈护院真的很厉害的!”

  小书童喜出望外,三两步跑到秦昭身旁,一边暗暗埋怨着这天狼门大弟子最近的懒散行径,一边快速道。

  听罢,护院队长瞳孔微缩,而那黄袍的散发男子只是笑道:“放心吧。你家少爷也差不了多少。”

  下意识地,护院队长松了口气,可随后又有一道轻飘飘的目光落在其身上,似有千钧重,压得他身形一僵,但展眼看去,视线尽头虽是张似笑非笑的脸,却带着几分温和,于是,点点头,勉强露出一丝木然笑意。

  见到秦昭同样颔首,护卫队长想起自己进院门时感受到的那股磅礴气机,又转过头去,暗叹着深不可测。

  比试当头,他振作精神,重新看向任苏,此时其正赤手空拳站定院中,身形昂然笔挺,犹如一颗劲松。

  “果然有了些不同,只是毕竟才一个多月……”他轻轻摇头,却没见到他口中深不可测的秦昭眼中惊诧。

  白老干大兄这间院落布局总体与一般农家院落相差无几,厅堂、柴房等一样不缺,院中也有树,只是这树靠近院门左侧,还是五颗枣树,每颗看去都有四五年树龄,平常任苏练拳练累了,或休息闲聊,或练剑调剂,而这剑直接悬挂在其中一颗枣树上,因此,如果任苏要用剑的话,十分方便,可现在他俨然准备赤手对敌。

  这由不得秦昭惊讶,他口中的“差不了多少”当然是指任苏那两式绝杀剑招,至于拳脚,不说也罢。

  场中,任苏好整以暇,看似信心十足,心中满是苦涩。

  如秦昭所说,他两式剑招乃绝杀之招,即使他也有的放没的收,尤其是刺突此招,爆发强弱完全依托于他的灵巧,以他如今强化过三次的灵巧,真正是迅如风、疾如电,换个没人地儿杀了便杀了,这场合还是……

  凭他的意志,虽说足以勘破那些虚幻的记忆及情感,但终究是顶着吴晟这副皮囊,行事少不得顾忌许多。

  “陈叔,得罪了!”任苏深吸了一口气,冲着护院队长抱拳,护院队长嘴边扯出个笑容,“来……”

  话音未落,没任何预兆,任苏动了,如脱兔,只听得步伐交错急催,三丈多的距离几乎在护院队长征然的瞬间,瘦削身形疾走而过,随之护院队长面前闪过一张笑脸,一只手以一道诡异弧度迅疾探向护院队长右肩。

  凭借远超寻常人的灵巧值,任苏以往在废土世界中所掌握的狠辣杀招,也同样升华到了另一个境地。

  “卸骨!”

  修长手掌划过护院队长微微动容的脸庞,如潜伏已久的猎豹,不动则已,一旦亮出獠牙,必定一击必杀。

  任苏不敢有丝毫侥幸,这位陈叔看着寻常,其实武功并不低,一双碎玉手在曲山当地都有几分名头,吴晟记忆里便有其一掌打断碗口粗树木的画面,要不是吴家当年对其有大恩,还真不够资格招揽这般角色做护院。

  砰!

  掌影落下,护院队长似闪避不及被擒了正着,任苏心底微松,另一爪再出,突的一股震颤感从掌间叠涌冲来,初时如微风细澜,但任苏一个惊疑的念头才闪过,立时化作犹如惊涛骇浪般的一股大力凶悍反震而来。

  “这是后天境搬运气血的能力。”当任苏手掌毫无反抗余地地被弹开后,护院队长的声音平静地响起。

  搬运气血?

  任苏抬头看向护院队长,神色微动,接着大变,灰青的手掌如同鬼爪般骤然抬到任苏胸前,而后穿花蝴蝶般的交叠臂影中,数声震鸣,灰爪游蛇般灵活地沿任苏才弹离的臂膀缠了上去,看情形,竟也是擒拿手段。

  任苏不退反进,腰部微拧,步伐寰转间一爪如勾抓向对手咽喉,但那瞬间,他被缠上的肩膀猛然一沉。

  “少爷,你没有机会……”护院队长扯住任苏臂膀狠狠往下摔去,淡淡的话语好似审判般落下,任苏目中却闪过一丝精芒,只见其一个诡异的上拧姿势,护院队长爪下突然爆出一股蛮狠扭力,继而那张僵硬的脸庞微微一变,手掌急急抬起,哪知这时重重步伐怼地,一道身影冲到身前,一爪疾速越过其援护的手掌横在喉前。

  “陈叔,你输……”任苏变爪为掌,轻轻甩向半空,正笑吟吟说着,杀机透体,后脑勺一声剑啸长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