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炼灵仙术(修)

太玄道君 翰跃 2791 2017.04.19 09:09

  无边昏暗乍然天降,接着便有几道模糊人影无声浮现远处,顶天履地,阴翳重重,仿佛不在人间。

  任苏没有惊慌,眸中精芒一闪,镇定自若地展眼望去,只见这界域尽皆朦朦胧胧,恍若无边无际,极高远的深邃天穹上却有一团黯淡清芒高悬,中间一缕素色光华熠熠生辉,流转间,清芒伸缩不定,似要漫及穹宇。

  “仙光?”

  任苏把目光放到身前,一点乳白穿透虚空,灿若星辉,周边云华浮沉,隐隐托合成一拇指肚大的丹丸。

  任苏伸手探去,一丝云华缠上指尖,顿时如饮仙酿,精神一振,浑身也泛出异样活力,他眉头不由一挑。

  话说,任苏重生此界,并非无缘无由,前一刻,他尚被某个基地的首领追杀,身中数枪,奄奄一息地躲在废墟里等死,直到一块散发着混沌光芒的残破石碑诡异地悬浮在他身前,而后两者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交易。

  “这莫非是那道炼灵仙术开辟出的空间?”

  任苏浮想联翩,作为交易附赠品的“炼灵仙术”,据那残碑介绍,当生灵命丧他手时,可自行炼化出具有奇特功效的仙光和命元,那云华糅合的丹丸看似虚幻得一阵风就能吹散,却充满生机,显然,只能是命元了。

  不得不说,勉强算出身科技世界的他,在吴晟残余记忆中知晓了神仙鬼怪种种传说后,思维也越发发散。

  任苏再度抬头,他眯眼打量着穹天上的清芒,眸子一抹异彩闪过,若有所思,不料一声轻唤将一切打破。

  “少爷。”

  任苏有些茫然地望着不知何时凑到跟前的脸庞,见得霞云漫天,一派绮丽,当下淡淡道:“怎么了?”

  “少爷,你是不是累了?累了,还是来吧,我手脚再笨,总能叉到一两只鱼的。”

  小书童略带紧张地回道,话里有着藏不住的关切,任苏心头微暖,摆摆手:“没事,不过是小打小闹。”

  说罢,任苏站在溪畔,举起木棍对着近前游曳的一尾青鱼再次刺出。很快,水声哗啦,小书童欢天喜地地接过鱼儿,不过,看看地上的另一尾青鱼,又一脸苦恼:“少爷,你自个小心点,我去找几根细藤栓鱼。”

  小书童将两尾鱼放在个小坑里,转身小跑离去,任苏微瞥了眼,抬手一刺,素白两色的灵光飞出鱼身。

  这一缕灵光甫一显化,便直接扑入任苏左手烙印,接着分化为一上一下两缕掠去,只见穹天上的黯淡清芒一胀,亮了一两分,同样地,有若丹丸的命元也似有似无凝实了少许。这些状况任苏虽无法知晓,不过,他方才观察这昏暗空间时,已然对仙光和命元的凝练程度有了一定了解,所以,此刻手握木棍,手法极为利落。

  噗!噗!噗!

  灵光穿梭飞舞,一尾尾鱼儿渐渐铺满小坑,忽然,任苏动作一滞,恍惚间有轮圆月升起脑海,银辉大作。

  他进入了一种奇妙状态,思维无比活跃,又无比纯粹,脑中有无数画面闪烁,画面中大多是他持着木棍刺出的瞬间,每一次回溯,便有一丝灵光闪过,如滴水穿石般,到最后,念头中似有无数火花擦出,喷薄愈发。

  呼!

  终于,任苏动了,他举棍如执剑,点、刺、撩、崩……剑影破空,如羚羊挂角,不可言喻,奥妙无穷。

  过了一会,任苏眉毛轻颤,似醒转过来般,他双眸一睁,望着手上木棍,全是掩不住的惊喜与骇然。

  “啊!少爷……这么多鱼,哪吃得完?”小书童拿着两根藤蔓回转过来,一眼瞥见地上十几尾正半死不活蹦跶着的青鱼,嘴巴直撅着,任苏心情不错,随手又一刺,笑骂道:“你这小子,我看你嫌提这些鱼累。”

  “嘿嘿嘿。”小书童抓抓头发,蹲下身子串起了鱼,任苏将最后的收获放下,抱着木棍,倚树休息起来。

  当两串鱼整齐地码好时,夕阳只在天际留下一抹殷红,勉强还有几缕微薄的光芒映彻四周,主仆两人沿小道直上,略有弯绕,却不崎岖,倒也没有磕着碰着,不过,到了半山坡,发生了一件令小书童冷汗直流的事。

  事情起源于之前小书童留在路旁的包裹,当再次来到原地,小书童伸手提起包裹,一声轻嘶猛然响起。

  一条蛇,足有五六寸长的青蛇毫无预兆地从地上弹起,蛇信轻吐,伴着一股腥气扑面,它撑着一对白森森的獠牙咬向小书童腰部,小书童吓傻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包裹旁竟藏着条蛇,腿一颤,身子给仰面栽倒在地。

  这可好了,青蛇的目标从腰部直接变成脸庞,小书童看着青蛇晃着身子从天上掉下来,嘴唇直哆嗦。

  眼瞅小书童快吓哭了,风声轻呼,一道黑影急速破空而来,击中青蛇,青蛇一声哀鸣,被打到另一边的草丛,动弹了几下,始终游蹿不开,显然受了重创,小书童惊魂甫定,才发现头上悬着根木棍,正是它救了他。

  “没事吧?”一把温和的声音响起,任苏伸出一只手,小书童呆呆看着自家少爷,半晌没有回应。

  昏黄下的青年单手倒提着木棍,松风催着黑发飞舞,目中尚未退去的精芒与正面映照的残红交融,灼灼逼人中,透出几分高居云端的缥缈虚无之感,恰好浮上一抹笑容,添上一笔温和,于是,更多的成了潇洒从容。

  直到这时,小书童才隐隐感觉到这朝夕相处的青年身上发生了某种他无法明白、称得上翻天覆地的变化。

  “怎么?吓傻了?”任苏轻轻笑着,嘴上调侃着盯着自己不动的小书童,眉峰不易察觉地聚在一起。

  “少爷,你刚才好像咱们平常见得那些侠客啊,又威风又潇洒!”小书童脱口而出,再在嘴里咂摸一下,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猛地点点头,从地上蹦起来,兴奋地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少爷,你刚才那一剑好帅,好厉害,嗖的一下,我连影子都没看到,那条青蛇就飞了出去。对了,那一剑叫啥,我怎么没见过?”

  任苏眉峰一挑,目光一转,瞥了瞥小书童脚下那两条细藤上被串得满满的青鱼,露出一丝淡淡笑意。

  这一剑可没有什么名堂,不过是一式基础剑招,高明的是任苏远超于吴晟的掌握程度,如天马行空,信手拈来,又或者说,正因为达到了这方世界所谓的大成境界,他才能一剑击中青蛇七寸,使之丧失行动能力。

  没错,在那瞬息的玄妙状态中,任苏的剑法突飞猛进,直入大成,而这也正是仙光的奇异之处——顿悟!

  当然,任苏是不会将这些说与小书童的,他随意挽了个剑花,将不远处仍在蹦跶的青蛇挑开,缓缓开口。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之后,就好像开窍了般,刚才溪边刺了那么多鱼,脑海里便有了一丝模糊的感悟,没想到,情急之下使出,竟能这么厉害。古人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智慧,也是有一定道理吧。”

  “哦,”小书童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恍然大悟地一拍手:“这大概就是因祸得福吧。”

  任苏瞅瞅两眼冒光的小书童,有些无语,他故意提到生啊死啊,一个是解释,还有一个就是为了勾起小书童的内疚,防止他没完没了地问下去,没想到这家伙跟个没事人似的,也不知是天生神经粗大,还是……

  “差不多吧。”任苏散漫答着,心里念起了昏暗空间中似虚似幻的云华丹丸,拍拍额头,感觉有些可惜。

  作为炼灵仙术的两大能力,这命元能随心所欲地改造和强化体魄,用处并不比仙光差,不过,提炼自一尾青鱼的灵光使仙光映照出模糊光团,凝聚成一定形态,至于命元,仅是光芒一点,松散氤氲,还差去一大截。

  今夜,乃至之后几天,怕是都得露宿于此了,待熟悉了炼灵仙术,便依旧照吴晟的想法去投天狼门吧。

  一念至此,任苏又想起自己发下的誓言,理理思绪,他决定先安顿下来,再图后续,反正也没个期限,准备充足再说……甩甩手,任苏不愿再多想,眼看天色将黒,赶紧叫小书童收拾好东西,继续向坡顶树林走去。

作者感言

翰跃

翰跃

以下是本文常用的几个时间指代词,先普及一下:一炷香大约5分钟;一盏茶大约10分钟;一刻则是15分钟。(注,一炷香具体指代的时间长短,我查了半天,大概有三个说法:一个小时,半个小时,以及5分钟,搞得我晕头转向,最后还是选择我写着最顺畅的5分钟了。)

2017-04-19 09: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