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道在往时,花开两枝

太玄道君 翰跃 2657 2018.02.01 14:44

  “聒噪!”炫光闪现,只听一声哀鸣,云龙崩散,当空坠下一人,胸口偌大一个焦黑空洞,触目惊心。断鸿子一征,面上露出丝沉痛,却见高冠男子大袖飘飘,蔑然大笑间,起手一推,风云惊动,葫芦观降下威杀。

  “嘿嘿!武破虚空的习武者?断鸿子老儿,你倒是好运道!只可惜,枉费了这后辈一世修行!”

  葫芦观狂涨五十丈,横掠虚空,当场一声震天轰爆,旋即星火飞鸣燎天,又催劲风狂飙,似千湍争流。

  乱流穿云,百丈不过瞬息,便见烽火留痕,逶迤冲霄,天地几欲变色,断鸿子竟也似被骇住般僵立,眉宇一垂,木然地闭上双目,一片阴影铺展过来,空火熊熊,映得一张生出些许皱纹的脸庞阴晴不定,越发苍老。

  呼呼!

  葫芦观将将临身,烈风先已割面如刀,就在这时,断鸿子豁然睁目,寒声低喝,如闷雷般回荡方圆数里。

  “宝儿,你真要致为师于死地不成?”断鸿子直视遮天葫芦观,眼中无悲无喜,几乎话音落下同时,随着不远处一声冷哼,葫芦观来势稍稍一滞,接着如期撞上断鸿子,血洒数十丈,却没了方才粉身碎骨的下场。

  高冠男子阴着脸望了一眼,目光闪烁,杀机渐逝,抬手召回葫芦观,纵遁光迎向正悠悠飘来的金灿法云。

  法云生煊威,中起一座玉榻,仙影渺渺,虹霞齐舞,隐有龙凤清鸣,似神女降世,断鸿子抚去嘴角残血,袖手敛眉,感应中,一具残躯生机终去,淹没在翻涌的云雾之中,心中一叹,顿时愧疚、悔恨、无力齐生。

  说到底,白玉门法术虽玄妙,却也不是通天彻地,算无遗漏,况且他这弟子尚未结丹,修为仍浅。

  之所以他被逼得狼狈逃窜,乃是早先他曾为这弟子种下一门奇术,两人命数相连,牵系颇深,而断鸿子万里迢迢飞渡汪洋,在西洲此处落脚,也正是由于这险峰地势奇特,天机不显,辅以阵法,能遮断奇术联系。

  本来断鸿子老老实实退隐,或许得个善终,也不难,但他不甘心,也对自己所卜的卦象抱有期待!

  接下来,当隐居险峰的半百男子欲外出寻徒,被他视作一线转机,虽知牵一发动全身,必定导致他这弟子寻上门来,却没阻拦,之后,果然如愿以偿,见得任苏,应对擒拿,断鸿子当真是绝处逢生,独独没想到……

  他当时禁锢住半百男子的法阵之力,竟在狂攻下出现破绽,被对方强行挣脱,平白葬送了一条性命。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断鸿子意兴索然,耳边蓦地落下娇媚笑声,抬头见得金云负榻,在四名傲然修者的拱卫下,肃然停驻。

  三丈外,山主隔帘启唇,倒是带着一丝委屈:“恩师一生奔波,眼见垂老,宝儿心有不忍,愿承继道统,请上道王峰供奉,好时时孝敬,来日未尝不能结婴延寿,这一片赤诚,天地可鉴,莫非恩师就这般看轻我?”

  殷殷之语软糯入心,直似泫然欲泣,教人无端生出怜爱之情。

  “孽徒!”断鸿子霎时色变,瞪目斥骂,“弑师不成,还欲谋夺门中传承,简直痴心妄想!”

  “放肆!”

  侍立榻旁的高冠男子冷喝道:“断鸿子,本护法亦有听闻,你曾招惹天戈仙府,欲强收师小主为弟子,只因其心善,才保下一命,不想又惹到我傅道宗头上,亏你修得是测度祸福法门,若是识时务,便早些交代!”

  “哼!老道人在此,要杀要剐,任尔等处置,白玉门的传承就算湮灭,也不会交予忘恩负义之辈!”

  断鸿子态度强硬,心里却着实捏了一把汗,他这弟子继往开来,以白玉门功法为根基,开创出一门旷古绝今的绝世仙功,又生得枭雄心性,在他为其种下奇术后,以为已尽得门中真传,便撕破脸皮袭杀断鸿子,要杜绝仙功可能的后患,哪知白玉门还有最终传承留在无人所知的山门,断鸿子也无法传授,恰好以此逃得生天。

  这是断鸿子的最后一关了,赌山主的道心,是一绝后患,还是求仙道长远,让她这门仙功愈加完善?

  虽说断鸿子心里有把握,仍免不住有些惴惴,只好摆出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庞,似乎真任人宰割般。

  “恩师既然不愿上道王峰,那也罢,”山主听罢,轻轻一叹,状似无奈,娇声软语,却明显比不上方才亲近:“宝儿与古秦门欧阳前辈有过一面之缘,只能拜托他在仙渊峰照看老师一二了,这样,宝儿也可放心。”

  仙渊峰?

  断鸿子心头一震,此峰来头颇大,在上界名气不小,甚至和白玉门也有渊源,但这却与峰上古秦门无关。

  古秦门是千年前一位大散修留下的道统,实力勉强迈入二流,不过,其山门立在仙渊峰之上,得到三大宗认可,掌管上古传承的飞升大阵以及“仙狱”阴云谷,在上界倒是无人不知,想着,断鸿子忽感无边疲倦。

  原来,从一开始,半百男子便是他这一线生机中的节点!

  断鸿子明了山主处置,越显沉默,这边,山主一锤定音:“事情已了,两位护法,起驾回宗吧!”只见前后两位元丹修者沉然一声应诺,似有清风徐来,金灿法云轻轻浮动,眼看就要升入高空,一人拱手发出疑问。

  “山主,这下方山峰仍被大阵笼罩,恐怕断鸿子老儿还有所布置,不如让属下下去查探一番?”

  高冠男子斜睨了断鸿子一眼,迅速转身试探着道,看得旁边的云袍青年暗地直摇头,这许师弟被宗内指派到傅师妹手下,一直是擒拿断鸿子的主力,期间吃了不少亏,尤其是上次那异兽,着实弄得十分狼狈,却是与对方真正结下了梁子,再加上他是散修出身,平常少不得爱占些便宜,也难怪会说出这番不合时宜的话来。

  这师弟的心性还需打磨啊……

  云袍青年眉宇一凝,假意呵斥道:“许师弟,师妹谋算无失,早早施展过法门查探,何须你来多事!”

  “速速启程。”粉纱帐后传出淡淡女声,两人心中一凛,对视一眼,高冠男子纵身化作弧光,飞到金灿法云之前开路,断鸿子自觉跟在后面云袍青年身边,抬头望了望蔚蓝天穹,心中莫名一舒,纷飞杂念刹那一空。

  还有二十年!

  凉风寂寂,法云载着浓烈思绪消失在天际,下方云雾流散,一片迷蒙中,一道人影悄然走出山腹幽洞。

  任苏凝视着漫天云雾,眉头微皱,原来,断鸿子这法阵兼有御敌、困敌效用,白玉门术法虽探测不到任苏,可筑基以上修者皆有神识在身,一扫之下,凡人根本无从躲藏,因此,即使大难当头,断鸿子仍未散去这片能够迷惑神识的云雾,全力运转法阵防御,但情势转换,当时这护身的云雾如今也同样困住了任苏的脚步。

  “此老传音说,阵内灵石最多能运转三四个月,而一旦灵气不支,阵势也会逐步消退,如此说来,我至少得在此地呆两月!”任苏静静思量,摸了摸怀中装辟谷丹的几个玉瓶,不禁有些无语:“真是只老狐狸。”

  这辟谷丹不似寻常,入口即化,吞进肚腹后,还得导入丹田,需要时以内气或真气炼化,便可解饥抵渴。

  呢喃间,任苏回想起方才那声震动与大喝,满腔无力下,心头略微烦乱,又跳到了事情的罪魁祸首。

  “却不知那位薛前辈又如何了?”任苏下意识瞥向山脚,云遮雾绕,却是看不真切,他听从断鸿子传音,躲在幽洞内,半步也不敢迈动,倒不知外界动静,“罢了。”任苏嘴角一浮,似是讥讽般,回身没入昏暗。

  不一会,洞中起了赫赫剑吟,风声飒飒,雾海翻涌,一晃眼,又是一季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