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斩息化刃剑劈岩

太玄道君 翰跃 2509 2017.05.14 11:23

  夜色晦暗,山谷中几盏昏灯摇曳,回苍峰下,树影婆娑,随着一缕清风掠过,两道人影无声落在山脚。

  秦昭负手仰头望了望山巅,目中闪过一丝似有似无的战意,接着他回身嘱咐任苏,面容平静:“吴老弟,按照计划,我先前去探路,若是可行,我会直接带小安下山;若是不幸被发现,你需找准时机,便宜行事。”

  任苏点点头,眸子微沉,秦昭不再多言,把磅礴气息一敛,真气一提,只见一如鬼魅般的影子飘忽直上。

  任苏定定站了会,见人影彻底混入夜色不见,他左右一看,寻了棵有两三丈高的古木,手一拍、脚一踢,几声轻响,双足驾轻就熟地踏在了树梢下的枝干。虽然内息入丹田之前,任苏施展不了提纵功夫,可以他这境界对肉身的掌控,借力使力的功夫自不会差。任苏登高远望,人影微微一浮,下一刻又一晃,再次失了踪迹。

  见状,他平复下有些躁动的心情,踩着枝干后退数步,跨坐下来,就在这瞬间,山上猛然爆开一阵火光。

  橘红色火团,头颅大小,却如太阳升空,瞬息照亮一大片山林,而下方一人紧跟着冲起。

  任苏目露诧异,山巅之上陡然飞扑下一道人影,擎着铁拐,一击打下,已是强弩之末的火球涣然破碎。

  轰!

  火蛇乱舔,霎时映红半边天,其后两股真气微芒狂闪,又听得秦昭肆意的笑声响彻天地:“翁老前辈真是好运道!先是隐形符咒,现在竟然连玄元界天少见的阵盘都出现了,不知还有什么后手能让晚辈见识一二!”

  两人战作一块,身形同时在林间疾转,随之火光迅速退去,不一会,原地只余几朵火焰跳跃,哔啵作响。

  任苏抬头往小书童藏身的方向望去,不知是早有交代,还是另有布置,出现如此大的变故,那处仍是一点动静也无。他微蹙眉,观望了十数息,又侧头看向远处,两点光芒纠缠远去,轰鸣隐隐,已然快出了回苍峰。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任苏摇摇头,下定了决心,往袖里一掏,青色光芒一闪,手上多出了一张乱涂鸦似的明黄革纸。

  这革纸长有六寸,宽约两寸,似是用什么动物毛皮销制的般,比指甲盖还要厚上些许,两面光滑,一面空白,一面画着一道古朴符文,线条猩红,粗看杂乱无比,细看之下,繁奥得令人头晕,这便是只有修仙者能炼制的符咒,此时,这张符纸上有着微弱青光闪烁,猩红线条晶莹光亮,其上清风微旋,显然已处于运转状态。

  这符咒唤作神行符,可轻健体魄,使人提纵自如,未免翁成宫发现术法波动,却是被秦昭在来此前激发。

  说起这些符咒,秦昭身上还有不少,像方才那橘红色火球正是一张大火球符,天狼门上通玄元界天,数百年积累下,似这等修仙者的低阶宝物自是层出不穷,当日打开校场密室后,他更是将这些物事取了八成以上。

  不过,秦昭自个也想不到,没遇到正主,反而先用在了此处,也不知道该说翁成宫倒霉,还是造化弄人。

  任苏将神行符贴在右小腿上,顿觉微风透体,一道轻盈气息自那挤压着衣物、紧贴皮肤的符咒上渡出,沿毛孔一钻,绕全身游走一圈,不过刹那,他浑身一轻,那气息又化出缥缈无形的两缕,待分别回落左右脚底,立时落地生根,源源不绝地催生出两股微不可查的异力,飘荡间盈满双足,似能一纵十数丈,如浮光掠影。

  任苏纵身一踏,不见半点声响,黑影一闪,已到了七八丈外的另一棵树上,他满意颔首,继续提纵向前。

  山上几团山火燃烧正旺,渐成蔓延之势,谷中的村民早在火球轰鸣那刻便被惊起,此时更有人举着火把,喊叫着奔上山来,任苏偏离山道而行,飞纵在树木山岩间,睁大眼睛,小心对比着地形,直往黑暗处跃去。

  大半炷香后,任苏远远见得前方树林一左一右各透出几缕烛光,当即,他蹿回到地上,缓下了脚步。

  任苏暗暗估算下时间,又细细打量了四周,精神不免一振,回苍峰虽高三百丈,加持了神行符,任苏的速度却是仅次于先天高手,到半山腰,眼下也差不多了。想着,任苏越发谨慎,又前行了十数丈,他眼睛一亮。

  巨大石壁如一尊凶兽般蹲伏在黑暗中,前方七八丈则有两间木屋坐落,相隔百步,烛火跳动,悄无声息。

  任苏眼眸微眯,脚一抬,飘然迈进,他落脚轻巧且短促,仿佛一触到地面,就有股无形之力将他弹起般。

  熟悉了一会,他对神行符的掌控可谓举重若轻,当然,寻常人费再大劲,也是做不到这地步。毕竟不是随便来个人都能轻松感应体内那股气息流转,任苏暗自侥幸自己天生灵感惊人,很快绕过了木屋,来到山壁前。

  这是?

  任苏一征,一如秦昭所想,这山壁下果然有个山洞,不过,一块三四人也怀抱不过的巨岩横在了出口。

  任苏苦笑不已,难怪方才这么大动静也没反应,以这巨石的块头,不成先天,单人匹马怕是动不了分毫,可话说回来,这边真有两位先天高手,又何需偷偷摸摸?任苏眉头紧锁,忽而回望了眼木屋,他拔出斩鲨剑。

  此剑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倘若使出霸斩,力量激增六成下,或有一线机会,只是难免会惊动屋中之人!

  任苏暗忖,片刻后,他退后半步,深吸一口气,两手端剑,随掌背青筋隐现,风声嘶吼,剑光夭矫斩出。

  斩鲨撞向岩石,昂然过后赫然是一声闷响,仿若斩入泥土,一下深入尺许,任苏面色一喜,但去不过三四尺,石头突的坚硬了数分,再斩去,力道的消减也越发显著,须臾后,火星闪现,连带声音也变得尖锐刺耳。

  “好个胆大毛贼!”

  一声怒喝打破了这份僵局,两道人影差不多同时摔门而出,气息深沉,腾身如猛虎下山,风声鼓荡不已。

  任苏迅速抽剑,背倚巨岩,心念电转,他身上尚有一张护身符咒,若是单单拖延住两人,倒也足够,就不知秦昭那边何时能分出胜负;若是想走,神行符大约还有一刻钟的效用,观两人速度,也不愁被赶……

  赶?

  任苏目中蓦地精光爆射,继而化作空明一片,他静静转身,斩鲨缓举,俨然是一息指剑术第三式的起手。

  “动五窍、赶一息,至于风唳扶摇……原来如此,我想差了,不是驱赶,而是追赶。”

  寥寥数语流淌心间,任苏双眸闭合,只觉灵台之清明,思绪之活泼,远超往昔任意时刻,他从来不是愚笨之人,更何况融合吴晟残存记忆后,历经两方世界的种种不同观念冲击、交汇,他的悟性也是拔高了数筹。

  如果将正常人的悟性与任苏对比,毫无疑问,任苏的悟性至少有常人的五倍!

  啪!

  烈拳炸响,照他后脑勺打来,任苏睁眼,锐芒乍现,那使拳之人浑身一激灵,鬼使神差地一顿拳,便见一剑挥下,不带一丝烟火,悄然间,数丈高的山岩两分,剑风唳啸,又凝成数尺长气刃,青芒破空,直到丈许。

  轰隆!

  巨石摇动,赶来的两人面色一白,掉头即跑,任苏向洞内惊愕的小书童一笑,强提一丝力气,提剑疾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