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剑术快斗

太玄道君 翰跃 2153 2017.06.09 18:38

  六扇门,前朝又名武督府,号称江湖衙门,顾名思义,乃是惩戒习武者作恶,维护江湖安定的官府机构。

  任苏藏住身形,悄然观察着赵秦,秦昭说过,六扇门是执掌武林正统的“五大宗”认可王朝统治的象征,门中年轻一辈除了极少数小有声名的江湖俊杰,多是几大宗内的年轻弟子,看此人举止气度,怕也是后者。

  任苏思绪涌动,耳边喝声如雷,旁人无不色变,更有江仲舒听得“朝廷钦犯”四字,忍不住扬眉冷笑。

  他抬指点向赵秦,面带不善,“小辈,你口口声声说江某是朝廷钦犯,你倒是说说,江某犯了何罪?”

  “江仲舒,前事不过四五天,莫非就忘了?”赵秦翻了翻眼皮,直听得江仲舒面皮发青,双眸射出噬人锐芒:“江某闯荡江湖十数载,纵比不上尔等大宗威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本是应广源大哥之邀前来曲山郡城,贡品被劫一事与某毫无瓜葛,尔等沿那异香追查到某,是某一时不查,遭到他人设计,这些话语……”

  “该是早早说过给尔等!”

  大厅门前,任苏心头一动,所有线索连接一起,隐隐指向某个可能,果然,下面赵秦出语“应和”。

  他淡淡一笑:“江仲舒,你也算江湖前辈,我不瞒你,丰州各处匪寨已彻查过半,下来,便是你这等有嫌疑的江湖人士,都将押解到应天府总部审问。”江仲舒目光一凝:“六扇门一入,可从没少过名声尽毁的!”

  赵秦摇摇头:“还请束手就缚,来日若是无罪,必告知天下,正汝清白!”

  话音落下,锵鸣起伏,雪亮刀光闪耀一片,接着隆隆齐喝回荡不休:“束手就缚!方有一线生机!”

  江仲舒目眦欲裂,“小辈!欺人太甚!”他仰天叱咤,探手一抓,身旁护院手中棍棒立时被他摄到掌下,他师从天山“莲心枪”,得了七八分真传,只见一棒在握,气势飙涨,人随枪走,有如长虹贯日,凶猛异常。

  任苏双眼下意识一眯,习武者丹田开辟,吐纳内息,气机也自发收敛,不到动手之刻,绝难瞧出端倪。

  这江仲舒虽说与吴家亲近多年,也有名声在外,可习武进展毕竟颇为私密,也只有这时出手,任苏才看出此人深浅,俨然已达至内息蕴生大成,十二正经全部打通,一团内气如臂挥使,滚滚贯过四肢,风火天成。

  “赵秦小儿,我师天山一脉,虽不如五大宗,也不是可随意欺辱的,今日杀出曲山,好教你知晓厉害!”

  江仲舒一棒挥洒,好似大笔写意,气力吞吐,便见疾影横空,杀至赵秦面前。赵秦瘪嘴轻嗤,随手一挥,剑光迅疾一晃,当的一声,无数劲气溃散攒射,发丝乱舞,衣袍猎响,两人巍然不动,目中同时爆出精芒。

  “好!”

  江仲舒舒臂沉喝,内气随劲力而转,一招“含苞怒放”,被拦在半空的长棍像莲子般,落地生根,抽芽开花,刹那间绽开十瓣,片片如利刃急旋,呼啸漫空,搅得气流紊乱,枪影同激流袭来,险湍布空,端的处处凶险。

  这一招是莲心枪的一大杀招,纵使以棍代枪,不至于戳出血窟窿,可捅实了,打断几根骨头万万不难。

  江仲舒面色微松,心底犹不敢大意,五大宗传承深厚,越是老江湖,越是只有向往和敬畏,方才那番话,不过是应景之语,他还不会失了自我,饶是如此,赵秦面对劲风鼓荡,置若罔闻般一笑,仍让他惊怒交加。

  “呵。”

  赵秦飘身而起,激流慢了半步,奔腾过后,威势为之一减,其身不动,竟抬脚踏空,直冲下之后,剑影四散。

  咦?好一个舞空步法!

  场外,任苏心底暗赞,这赵秦看气机流转,功行比江仲舒还低少许,能腾空为战,自然只有步法的功劳,再看他出手,时机同样妙到毫巅,枪式劲力渐老,这一下剑影飞落,犹如素手拨弦,铮铮几声,尽数破去。

  “好剑法!”

  江仲舒一声闷哼,道出任苏心声,他虎口轻震,退后一步,又匆忙挺棍迎击,你来我往,当真是好不热闹。

  任苏微奇,六扇门职司分为内外两部,内对朝廷负责,外则统辖江湖,有直使、提官、行走上下三等:

  行走全称飞鱼行走,五大宗弟子第一次下山历练,通常都会加上这一头衔,也不出奇;提官又称锦衣使,共有玉印、金印、银印、铜印四阶,抛开行走时的搜捕缉拿之权,多了当场处决犯人,翻阅官府卷宗等等名头,甚至能够调动州郡衙役,乃至节制州郡巡防,权柄颇大,因此,每一阶的升迁都慎之又慎,决无滥竽充数之徒。

  当然,其中玉印提官是大陈朝对五大宗原本领了提官之职的先天高手的加封,暂且不表。

  这赵秦不过二十二三的年龄,武艺近乎内息大成,又身为大宗弟子,位列银印提官,不知情者只会觉得合情合理,可知晓秦昭也仅是银印提官的任苏,想得更远更深,他若有所思,不由得眼睑低垂,静静倒映出交战场景。

  当!当!当!

  剑棍交击,劲风横扫全场,人影腾跃碰撞,看着尤是僵持不下,但气机纠缠流溢,渐渐透出了些许端倪。

  要败了……

  任苏暗叹,内气初成,即使打通了十二正经,也不会有多少威力,最多使动作更轻盈,四肢更协调,这一境极看重传承,武功越高深,所能发挥的实力也越强,好比当初任苏刺突一剑战败白千牧,虽也有绝剑四式不凡之故,主要还是白千牧传承薄弱,难以尽情发挥,眼下也是如此,二三十回合下来,江仲舒颓势展露无遗。

  锵!

  寒光映目,任苏提剑,星眸战意昂扬,吴父循声一愣,战局陡变,赵秦一脚踹飞江仲舒,抬手剑光紧随。

  “三弟!”吴父回身急呼,飒然风起,人与剑一体,夭矫而走,寒芒急骤,银袍翻舞,尽皆无双之姿。

  千钧一发,任苏意凝丹田,内气沸腾,纵身间,挡在江仲舒身前,他直视剑光刺来,面不改色,朗声长啸,强大的自信感染全场,这一战当有三果:一绝江仲舒之祸;二收吴父之心;三,扬绝剑威名,铺展往后江湖路。

  任苏念头清明,右腕一翻,寒芒洒落,猝起厉啸,狂风暴雨般淹没一切光芒,正是第四绝剑——疾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