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心剑雏形(修)

太玄道君 翰跃 3020 2017.05.12 21:58

  风声灌耳,丛丛树影飞掠,任苏心里有些忐忑。

  早在铁拐嘶声亢鸣那会,他便退了十数丈远,却没想到会有这一遭,如今他从最初的恍惚醒转过来,大致也猜得出翁成宫以人换物的心思,奈何此人提着他一气狂奔一刻有余,一路一言不发,着实无法不让人不安。

  这时,一块似狮头的山岩一闪而逝,任苏眉头微皱,而后目光一亮,只觉越向前,景致也越发清晰起来。

  任苏还未突破气血搬运前,为了获得足以破境的命元,他曾有过四五十天的狩猎经历,可以说走遍了曾经的天狼山附近一带山林,眼下这片虽远在黑风山以南,却也在这范围内,他记得此去有数里还能见一山洞。

  任苏一念及此,心思变得灵活起来,心跳也不由微微加速,就这一个不慎,便让翁成宫逮了正着。

  翁成宫也不点破,仅目光微动,提着任苏继续奔袭,未几时,数株古藤招展,掩映其后可见一幽深洞口。

  见状,翁成宫放缓了脚步,待来到洞口,把任苏往地上一抛,从怀中掏出一个墨黑锦囊,一解开,顿时清亮光华绽放出来,他也不管任苏犹疑未动,拿着这婴儿拳头大的夜明珠就往里而去,很快,洞内微放光明。

  任苏拿眼瞧去,光芒后露出又一个洞口,随翁成宫走进,映照出如刀削般的光滑石壁,他心里有些惊讶。

  这山洞自是他方才想到的那个,不过,他去年最后见时也就只有一间外洞,没想到此时竟被开凿出了一方石室,而且看那外观,明显是费了一番心思,任苏不免生出几分惊疑,忽而眼前一暗,却是翁成宫进了石室。

  三分亮堂中,石室里人影晃动,任苏踌躇了会,也迈步入洞,还没走过外洞,风声闷响,自里飞出一物。

  这是一件青绸裹成的包袱,长了眼似地稳稳落在任苏怀中,任苏隔着布摸了摸,能感到水声晃荡,以及十数面扁平带硬的物什叠着,怕是张张烙饼,还有几块巴掌大小的肉干,他古怪地望了望石室,沙哑声音响起。

  “小娃儿,看你样子也似来过这里,不过,只要你不想着逃,老朽也不会太限制你,待三天就好了。”

  话音落下,任苏正是脸色变幻,里内陡然飞起一块丈许大小的巨石,轰隆震动,将石室堵得严严实实。

  任苏靠得近,受这一震,立时清醒些许,他苦笑一声,瞅了眼已然混蒙一片的石室,转身找了个挡风的角落拂去灰尘,盘膝坐下。黑暗中,任苏眼眸闪烁不定,似在思索,过了片刻,他感应到一股宏大的气机升腾。

  任苏微微凝神,只觉这股气机迅疾朝外延展,比秦昭行功之时还更为磅礴,当即,他摇摇头,合衣躺下。

  现在正值四月天,夜间虽还有些许春寒,可即使被天席地,以任苏如今的体魄应付起来也不太难。

  一炷香后,平稳的呼吸声悄然回荡在这角落间,石室里,翁成宫似有所觉,眉头微动,复又平静下来。

  次日,山洞犹伸手不见五指,任苏已醒转过来,他站起身,伸了伸懒腰,身体莫名比以往要沉重一两分。

  习武之道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任苏心里一叹,自习武开始,他向来是勤勉不掇,不舍昼夜,往日带着满身疲劳睡去,醒来后疲劳尽去,自是通体舒畅,浑身轻盈如燕,不想昨夜一荒废,竟让他感到如此不适。

  可惜,情势不由人。

  任苏忽抖起了衣袍,拍去灰尘的同时,努力驱除那一丝不适,半炷香后,他提着包袱,径直出了山洞。

  洞外有古藤苍翠,结成厚厚萝盖,漏着几点光明,再往外,是一片老林,任苏望着天边一片白蒙,估摸着还在卯时一刻,他没有走太远,感应着翁成宫气机,走了十丈远后,找着块有他半腰高的青黑山石坐了下来。

  石面还算平整,有两人合抱之广,任苏在上面摊开包袱,取了两张饼,撕了一块肉干,就着清水用着。

  他用得不紧不慢,几乎盏茶时间,才抹抹嘴,收起包袱,端坐了会,手抚残碑印记,心神遁入仙术界域。

  天穹清芒一团,莹莹如月,显是仙光已凝聚了大半,三颗命元抱如丹珠,云光潋滟,随着任苏精神化形而出,通灵似地绕任苏游转,载浮载沉,如同调皮的垂髫小儿。任苏微一笑,心中也生出古怪的亲近之感,颇有童心地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一颗命元,这瞬间气机交感,更是不自觉化为一体,同韵共律,仿若同源而出。

  好在任苏早有经历,任这感觉放纵了片刻,只念头一动,立时便挣脱出了这种好似与命元同化的境地。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任苏含笑提步,轻吟了一句,面上轻松了不少,就在那十数息的交融中,他醒来时灵与肉间的一丝不协调已消失无踪,心中也是澄如明镜,活泛自然。

  这是任苏发现地命元的另一效用,因过于微弱,在十数次的叠加下,终展现出令人惊叹的奇迹,甚至……

  任苏思绪翩翩,抬头见整片天幕都透着种青鸦,却又宛如琉璃,薄光隐隐,似昼与夜交汇前的最后一刻。

  黎明时分,皓日破晓,当是尽除迷障,这方天地诡异得很,阴翳非但不见消减,反而越加厚重,再遥望远处,那几尊顶天履地的模糊身影也似接近般,已显露出确实的人形,可空洞寂寂,无声息有如泰岳横压心头。

  一晃大半载,好似由于任苏武学上的精进,这炼灵仙术渐渐透出冰山一角,让任苏几度心旌摇曳。

  阴翳重重,模糊人影遮天蔽日,看似恐怖,任苏久在此间,自不会受到影响,他闲庭信步,在这不知上下、不知左右的界域中漫无目的地走着,说来,这也是他平常早晚必做的功课,每每回归此处心灵油然而生的静谧祥和,都似一场洗礼,虽不会对修行进展有帮助,却能让他时刻以十二分的精神去习武,着实获益无穷。

  正好,习武讲究松弛有道,这是个难得的机会,由于缺少足够气血滋补,他能稍缓步伐,尽情游览此境。

  这当然不会有什么收获,任苏只是体验着自在畅游天地的感觉,这是他前世从未有过的机会,就算今世,江山万里,山河秀丽,他也因出身废土世界、天生缺少安全感,几乎没有停下步伐,紧紧抓住着变强的机会。

  不知行了多久,远处人影有若咫尺天涯,似远似近,一成不变,任苏挥手散去随身命元,精神重归肉体。

  呼!

  长长的一声吐气,任苏睁开眼,只觉得浑身浊气在那一呼间烟消云散,通体舒畅,整个世界清晰了数倍。

  林间松风阵阵,任苏依旧盘坐不动,天际一轮清阳泛着些许金芒,云卷云舒,如同他脑海中的无数画面来回交错,他心神出奇地放松,远山虎啸狼嗥皆不入耳,又出奇地专注,一叶飘落可闻,蓦地,他跳下山石。

  四月的山林满是生机,鸟鸣啾啾,蝶舞翩翩,随风而走,无处不是幽然青碧,像有股清新绿意直扑在身。

  任苏流连在这方圆三十丈的山林,没有特意凝神,气机疏密自在心中,他寄情天人大同,一天恍惚而过。

  第二天醒来后,洞外早是大亮,他晃晃胳膊,再没有半分沉重感,相反,还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轻盈,这种轻盈不是简单地浮于表面,一直渗透到他无法形容的更深处,仿佛下一刻灵魂就要遁出体魄乃至大千一般。

  没有什么顿悟,也不需要顿悟,纵使扶风剑不在身,他也知道,自己的心眼剑术,又向前提升了一层。

  或许,再有一次提升,不需长剑在握,这门无招剑术便能称作“心剑”了!

  任苏淡淡一笑,撇下这一丝野望,手抚残碑印记,念头一动,一颗命元一转,消失不见,正是赋予在力量上。此刻,他思虑清明,一尘不染,所为纯如赤子,尚不通明意理,却直达修行要害,灵犀之动,浑若天成。

  做完这件事,任苏提起包袱,来到山石上用餐,这一天,他静坐石上不动,只有眸光开阖,时恼时喜。

  次日清晨,任苏念头勾通仙术界域,依照昨日还残留的朦胧感觉再一次强化了力量,瞬间暖流席卷全身,力道缓缓凝聚高涨,稍顷,任苏摆开架势,犹疑地一挥拳,瞬息内劲凝练一股,如一条炙热火蛇贯穿长臂。

  啪!

  长臂破空,炸起一声脆响,任苏眉头微皱,又一挥臂,连连六次之后,他浑身猛一震,面上露出狂喜。

  他感应到了,炙热内劲游走时,体内升腾起了一缕极细的宛若轻烟,不,缥缈似虚无的温热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