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六扇门

太玄道君 翰跃 3099 2017.06.02 15:55

  仙人园中,灰袍男子手抚石柱,长身而立,丰姿不俗,但周身气机波动不断,流转紊乱,似有郁结在心。

  “这人怎会在此?”任苏隔空观望山海院,不期见到男子身影,脚步不由一滞,又见男子身形一晃,若有所觉般转过脸来。这是张平平无奇的面容,可任苏不敢怠慢,趋步上前,毕恭毕敬行了一礼:“见过三叔。”

  “是你啊。”男子淡声道,眉头不经意皱了皱,旋即隐去,看似毫无表情,那无形气机动荡得越发明显。

  任苏细细感受着这股波动,隐隐有股莫名情绪也随之渗入心间,烦躁、愤慨、决然,甚至夹着丝颓丧……

  他心念微一动,面色平常如故,又听得男子说道:“想必你是刚回来,我也不打扰你,你先去休息吧。”

  这话一出,任苏疑虑更深,这位三叔江仲舒乃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大侠,武艺精湛,远在护院队长之上,吴晟小时很是崇拜此人,直到后来这江仲舒为吴晟摸骨,断言他难成大器,吴父由此严禁吴晟习武,两人才日益疏远,甚至关系冷淡。而吴晟不改旧梦,痴缠江湖事,也令此人颇为厌恶,每每遇上,总少不了要说教呵斥一番。

  因此,像这样轻易放过,着实让任苏心生异样,不过,他也不是吴晟,胸有城府,当下只不动声色应是。

  又恭谨一礼后,任苏领着四个小厮离去,行了数十步,穿过门洞,一脚踏进山海院,他突兀出言:“三叔是何时到府上的?”这话问得较为突然,身旁小厮稍一愣,便有熟知少爷与三老爷关系的机灵小厮张嘴抢答。

  “三老爷是在三天前的下午来到府里,当时样子据说还有些狼狈,如今也是住在以往的春风阁。”

  任苏深深看了这小厮一眼,轻轻点点头后,自然而然地把目光放在山海院上,这院子共有三部分组成,卧室、书房乃至偏房组成的起居之所,赏景、会客种种杂用一体的三层楼阁,以及作景观之用的一池荷塘。

  池中有观荷亭,任苏扫了眼院子,见小书童等尚未到来,一边抬脚往亭子走去,一边不经意般再次发问。

  “我进城时,见到搜查甚严,是最近城中又发生了什么吗?”话音落下,四个小厮对视了一眼,接着他身旁那位小心翼翼靠近了半步,压低着声音,道:“少爷,你在外头可不要随便谈论,这事在丰州已被禁止提及。”

  “哦?”

  任苏应了声,心里已有猜测,果然,那小厮又道:“说是沅州那边献给太后的贡品被劫,那群大人……”

  这消息是早六七天前的,任苏三人自打进了丰州,一直在山间乡野赶路,所以,倒对这事一无所知。

  小厮又说了些坊间听闻细节,任苏动念间,却是更加疑惑,虽说从这江仲舒的神态情绪能看出些许端倪,可也不至于与此事牵扯,且不论此人性子方正,单是他本人的身世:翩翩少年郎,十八为家仇,孤身上天山,苦学艺十载,负灵碑、挥刀走杏林;遍山漂橹不足餐,三日逐千里,踏寇头、斩城前,扬啸惊帝座,晋山道北江仲舒。

  此等深仇大恨,又怎么会与匪徒同流合污,只是如此一来,又是何事令这人心绪这般不宁?

  任苏坐在观荷亭中,百思不得其解,心底隐约觉得只能是与贡品被劫一案有关,但始终参不透其中关键。

  “少爷!”这时,有两名绿衣丫鬟娇声唤着,袅袅而来,他定定心思,温和笑道:“翠儿,碧儿。”

  随着吴晟的两位贴身婢女闻讯赶来,没多久,小书童也抱着斩鲨,带着两名护院,提着大小包袱进了山海院,还没说上两句话,又有两名妇人,一面色慈祥、一娇小可人,领着一垂髫小儿到来,真是眨眼济济一堂。

  “婶子,你怎么自己过来了?我还想着稍微整理下院子,便带人送去陈叔的衣物,看望看望你老人家。”

  任苏挥手让小书童带人去打理院子,自己则和后来的三人重新入座观荷亭,先向那有些拘谨的娇小妇人微颔首,便与那面色慈祥的四旬妇人交谈起来,话语间不乏亲昵,引得妇人眉眼弯起,向着娇小妇人咯咯直笑。

  “到底是看着长大的,没白庝,老陈那家伙信里总说晟儿变了许多,云桦,瞧瞧,这不还是一个样嘛。”

  这妇人自是护院队长的发妻,娇小妇人云桦听了,也似放松了几分,笑道:“倒不是没变,少爷这次回来,长得是越发俊朗了,看去不仅精神许多,威势也和老爷有些像了。”话里话外,仍有着无法撇去的拘束。

  吴晟醉心江湖风云,少理俗事,待人颇为宽厚,府中还是很得人心,说来,以往这位妾室也是直唤晟儿。

  任苏笑了笑,知是时间带来的疏离,没有多说,只看向云桦怀中抱着的清秀儿童,伸手摸头,亲切异常。

  “一年不见,昆弟倒是长了不少,眼下也有七岁了吧,不知有没有就学?”这话听得云桦脸色一变,可接着又一喜,却是任苏又说道:“若是没有,我会同娘亲说的,家中这么大产业,以后总少不了昆弟的帮忙。”

  吴母不能说是河东狮,可跟着吴父打拼大半辈子,中途夭折两儿,老来生子,免不了对这妾室严苛,乃至堤防。

  “多谢少爷。”

  云桦眸泛泪光,有些喜极而泣,陈氏妇人骄傲地看着任苏,拉过任苏的手,怜爱地说道:“你在外……”

  这一谈便直到院子打扫干净,任苏简单地说了些自己在外的事情,又打听了些许府内变化,待众人散去,他在院中房屋、阁楼四处走动,虽说吴晟记忆对这院子十分清晰,天性使然,他还是想靠自己熟悉一番。

  时至正午,阁楼二层上,任苏把玩着吴晟收藏的一张三石劲弓,蓦地,楼下传来轻唤,当即放好下楼。

  这是有人来唤用餐,任苏拿着扶风,后面跟着小书童,三人行出山海院,一路行到府前正厅,他将剑器留给小书童保管,迈步进了正厅,抬眼一看,见吴父、吴母、江仲舒、护院队长俱在,先各唤了一声,方落座。

  五人到齐,不需吩咐,有丫鬟上前,揭开桌上菜肴盖子,却是山珍海味、煎炒烹煮样样皆有,丰盛至极。

  这一餐显是为迎接任苏回府而精心准备的,可饭桌上,轻细的咀嚼声响起,只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凝重,任苏既随着性子,也如吴晟般快速用完,说了句后,起身欲走,吴父轻咳一声,带着一丝威严的淡淡声音响起。

  “既然回来了,就把以往不该做的梦给收拾了,过上些日子,你便跟着佟老去好好学习打理店铺。”

  任苏顿步,眉头微皱,在沅州那会,偶尔的一两封信件无法说明他如今的状况,现在回来了一上午,难道护院队长还没有把事情说给吴父吴母,或者说,另有要事耽搁了?任苏心思起伏,也不顶撞,含糊应了出门。

  梦耶?幻耶?日后自见分晓,不急于一时口舌!

  下午,任苏让翠儿那两丫鬟带着四处游逛,继续熟悉吴府,吴府广阔,悠然谈笑间,又到了晚饭之时。

  这晚饭除了缺了护院队长,氛围比正午更显庄严,烛火通明,辉映厅堂,四人围坐一块,细嚼慢咽,不语不动,任苏夹菜扒饭,不失礼仪之余,只想尽早结束这沉闷局面,忽然,门外一道身影气喘吁吁奔了进来。

  任苏目中一丝古怪闪过,这是府内服侍了十多年的老管家,他俯身在吴父耳旁说几句,须臾吴父脸色一沉。

  “三弟……”吴父有些艰难地开口,看向江仲舒,这汉子却是霍然站起,冷笑道:“大哥不必多说,我早有决意,此次绝不会躲藏,道北江仲舒行得正坐得直,我倒要看看,这些个黄口小儿无凭无据,能奈我何?”

  听罢,吴父叹了叹,看看左右,目光也透出几分坚决,道:“初娘,你和晟儿先避一避,……”

  话没说完,人声喧闹着逼近,更有影绰火光浮现在外面长廊,吴父见状,摆摆手道:“算了,你们待在这,我和三弟在门外相迎。”说着,人已立起,两位结义兄弟相视一笑,并肩迈出厅,任苏端坐泰然自若。

  “少爷,剑!”

  门外一片慌乱,小书童趁机钻了进来,举剑一笑,任苏接剑轻弹,回首安慰了吴母几句,昂然步至外头。

  “你……”吴父感应到身后有人靠近,回头一看,不由气急,正要斥责,火光陡然一亮。四名衙役举着火把照彻门外花圃,黑暗中,十余名英武青年劲装疾服,脚踏银边飞鱼靴,步履轻盈,腰配绣春刀,手按刀柄,个个目不斜视,带着凛凛威风,鱼贯而入,随即分列两侧,步伐啪啪作响,武威之气油然而生,一时镇压全场。

  众人呼吸为之一滞,又见最后一人踱了出来,同样是年纪轻轻,同样是银边飞鱼靴,然而,他腰间悬挂着一枚银色小印,身后披着一袭银云披风,手提长剑,横过两列人墙,不言不语,却让场上目光一瞬不敢轻放。

  他积威甚重,吐气开声间,闻者振聋发聩:“六扇门银印提官,张秦,奉命捉拿朝廷钦犯江仲舒!”

作者感言

翰跃

翰跃

就不研究六扇门具体穿成啥样了,借鉴下锦衣卫,反而更显威风。

2017-06-02 15: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