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先天来袭

太玄道君 翰跃 2991 2017.10.15 14:23

  仲冬的暖阳照亮半山荒凉,几只白毛鸦鸟在枯败的枝丫上跳着脚呱呱直叫,任苏从久违的山林中醒来,身前火堆仅剩零星火光哔啵闪动,断续有着缕缕轻烟缓缓腾起,和着长长的吐息冻结在半空,徒劳地消融殆尽。

  “少爷。”

  昼夜交替,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正是天地元气最纯净的时候,小书童却是醒得比任苏要早一些。

  任苏调息方毕,抬眼看向这半年蹿了不少个头的少年,只见他直着身躯,微微舒展开的双眉透出一股清爽劲,脸上还红扑扑地冒着微汗,不由暗暗点头,总算这小子知晓自身根本,没有凭着心中好恶而因噎废食。

  人的灵根有五行阴阳诸多分属,天地元气亦然,承载种种意境,或灼热、或凛冽,寻常人难以承受。

  修仙者培养出气感后,往往不会炼化这些有属性的元气,而是首先吐纳温和的纯粹元气,内炼经脉脏腑,待筑体有成,才会引渡炼化行属元气,也即练气第四层——引气。小书童虽说是第二层养元境入门,刚纯熟《纯元功》口诀,壮大气感到采气养元的地步,却不影响先打下根基,为之后习练筑体拳法带来些许便利。

  这也是任苏赞赏的地方,内炼筑体不如打熬筋骨艰难,可以小书童的性子,能自觉坚持月余已是很难得。

  “小安。”任苏悠悠开口,小书童忙竖起耳朵,听得自家少爷轻笑:“算来你也踏上修行路有半年了。”

  “怎么了?”

  小书童疑惑地眨眨眼,哪知任苏忽的拂袖起身:“时候不早了,你去打些水,用过干粮我们早点上路。”

  就像很多江湖话本里说的:满腔热血的主人公趁着皎洁月色,无人知晓地背着行李,单人独剑远走天下,任苏同样是在一个寂静的夜晚不告而别,虽然中途出了一点意外,如今,却是实打实离开曲山郡有四日了。

  眼前荒岭处于横跨丰州与云州的苍垣山脉边沿,而任苏正是要去往云州峪郡,完成此身最后一项任务。

  不过,两人之所以在此,倒不是任苏想直穿山脉而过,实是另有缘由。

  噼啪!

  余烬上,重新燃起了火焰,任苏眸中倒映一团妖异赤芒,看着越发幽沉,过了会,身后声响传来,小书童拿着两个鼓鼓水囊回返。他微微一抬眼皮,但仍安之若素,盘坐在地,由着小书童取壶倒水来来回回走动。

  毕竟身在荒野,就着热水,两人撕了些肉干,吃了几张薄饼,收拾过东西,很快重新上路了。

  崎岖小路绕过平缓的山脊,蜿蜒通向深处,一派空旷中,渐渐没了影迹,小书童背着两尺高的书篓,牢牢跟在任苏身后,只见枯叶铺满两旁,彻底失了光泽,任苏挺拔的身影宛如曙光般劈开黑暗,遍地播洒下生机。

  小书童双目满是崇敬,自家少爷行事向来谋定后动,绝不会做无用之举,也绝不会出任何疏忽。

  纵然任苏只字未提,他也能猜到两人突然转道荒岭,是有着深意,但,他只要安安心心附骥前行便可。

  清晨的彻骨寒意悄然散去,两人行了快半个时辰,眼瞅着早到了尽头的山路消失在视线外,就要进入真正的深山,任苏脚步蓦地一顿,在小书童带些期待带些紧张的注视下,他略显失望地摇摇头,“我去去就回。”

  任苏随口说着,动作一点不慢,语毕,人已转身迈出了七八丈,再一抬腿,竟掩映在了大片林木中。

  这正是任苏数月苦修的结晶,《飞星斗罡》步法分为五式,北斗罡步近身强攻,南斗罡步长袭亡命,都是后天境界可以修炼的。任苏的内气还不算深厚,施展开步法,至多能坚持一炷香,可要达成目标,完全足够。

  任苏纵步疾驰,当真好似离弦之箭,毫无曲折,缩地成寸般地直指百丈多外凸出山脚的青灰山岩。

  这山岩高有五六丈,横在齐腰深的枯草丛,犹如一块巨碑,旁边还相映成趣地长着一棵两三人合抱粗的老树,光秃秃地挂着零星残叶,给人以沧桑凄凉之感时,营造了一股死寂的氛围,然而,任苏清楚地知道,其后还藏着个活生生的人,尤其是身子逼近到二三十丈内,那缕有着一丝熟悉的气机更是如夜空烛火,异常惹眼。

  说来,这缕气机在十数日前,任苏还在郡城时,就察觉过一次,那会他因为这点熟悉感,误以为是曲山郡某些势力的人,并未放在心上。直到前日,再次感应到身后的小尾巴,他才醒悟过来,事情与他所想不同。

  接下来,转道山林,夜宿荒野,原是任苏引蛇出洞的举动,却不料此人的谨慎胆小,超乎任苏想象。

  就像方才,小书童去取水的溪边离他藏身之所仅仅数步之遥,也不见半点动摇,不过,这也无妨。

  任苏眸光一利,他还没正式在江湖上行走,算起来,也就这曲山有些名头,真正结怨的仇家屈指可数!

  呼!

  终于,在任苏又迈过四五丈后,一道灰影闪出巨岩,一言不发,拔腿就往反方向逃去,身手极为矫捷,只是比他更快的,还有任苏的剑!任苏自创心眼剑术,气机变迁明如心镜,灰影暗地方下决定,他已悍然出手。

  削薄的剑刃甩手击出,如奔雷破空,灰影只一个纵身,就被击中左肩,打了个趔趄,随后落入任苏之手。

  “果然是你们。”任苏一剑悬在灰影喉间,眉毛一挑,道:“我记得你,你应该是孤鸦寨五当家。”

  任苏看着这长相年轻的三十多岁男子,淡淡的一句话将他心底存留的侥幸轻易粉碎,这位五当家倒有些静气功夫,见状,坦然一笑,“既然吴公子知晓欧某,想必来意就不用说了,不知阁下如何能放我一条生路?”

  “金银财宝?料来吴公子不缺。”

  “功法秘籍?更是入不了大家法眼。”

  “神兵利器?世间罕见,有心无力。”

  “不过,只要能饶在下这一命,但凡吴公子有所吩咐,就算是终身为奴,我也绝不皱一根眉头!”

  五当家伸手指天,大义凛然地发了一通言论,但任苏听罢,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他叹了叹,“看来,你不像你表现的那么聪明啊。”他瞥了瞥五当家,漠然的眼神仿佛洞察了一切,让五当家心一寒,慌忙出声补救。

  “慢着!此次之事乃是‘孤鸦’亲自主导,他身边尚有十七人,如果吴公子愿意网开……”

  五当家急急开口,就在这时,任苏猛地抬头,远天骤然浮现出数十鸦鸟,啼声惶惶,似被什么猛兽惊起。

  哧!

  血光乍现,五当家低头摸了摸喉咙,瞪目张舌,“你……为什……”气息迅速衰弱,须臾毙命倒地。

  一缕素白灵光升腾飞舞,吸入任苏左掌烙印,他目光轻轻一动,似有发现,旋即敛去,眯眼望向鸦鸟惊起的方向,此刻,任苏已无心思虑其他,随着两道身影掠过隐现的山路尽头,一股磅礴气机也传递到了他心间。

  先天!

  任苏面色凝重,不管是敌是友,这气机交感瞬间,却是毫无疑问冲着自己来的,就是不知若真是孤崖寨的些许毛贼,他们又是从何寻得这等帮手?念头起伏的瞬间,气机越发明晰,数息后,人影轮廓赫然历历在目。

  这!

  任苏眸子满是惊异,他有些难以置信,因为,这气机竟是比他曾经遭遇过的翁成宫还要强上数分。

  先天虽号称有三境,但下界限制重重,极限便是第二境“练气聚元”,翁成宫苦修数十载,一心为破碎虚空,会出山求取精神大法,修为自是臻至元境巅峰,达到进无可进的地步,要说比他还强的话,也只有……

  呼!

  清风荡开,两名不速之客落在任苏数丈之外,终于现出庐山真面目,其中一人面目阴柔,颌生长须,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孤鸦寨大当家,但任苏只是随意一扫,就将所有注意放在了孤鸦身前的那名半百男子身上:

  说是半百,其实只是任苏第一印象,再一打量,他又觉得四十亦可,六十也无错,就像罩在云雾里一般,让人捉摸不透,可真要细细追究这名男子,又会认为这就是一名穷酸秀才,打满补丁的青色长衫洗得发白,花白的发髻蓬乱不失端正,面庞颜色看着尚可,却透出一种诡异的枯朽之感,最为典型的还属那眉眼。

  两条乌黑细眉时时绞着,似在思索,眸中涌现的光芒又黯淡无神,全是混乱之意,倒像读书读痴傻般。

  “老五!”任苏略一沉吟,耳旁传来一声怒吼,便见孤鸦一脸阴沉地盯住他,向着半百男子一抱拳,杀气腾腾,“前辈,此人便是那吴晟,贾某不才,愿为前辈效犬马之劳,将他捉拿过来,任由你老人家处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