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太玄道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一声道友了天音,云深雾绕又几重

太玄道君 翰跃 2597 2017.10.30 21:28

  孤鸦恨恨盯住任苏,咬牙切齿,欲杀之而后快,干他们这一行,本来就是将脑袋别在腰间,余劲遭人寻仇身死虽说可惜,寨中却不会为了他一个纠缠不休,要不然,江湖上恩怨纷乱,孤鸦寨如何能历经十数载不倒?

  这次孤鸦等人找上门来,事实上,还是贡品被劫一案的余波。

  在任苏那夜偷听后,孤鸦带人响应了三州绿林盟的号召,手下死伤惨重,就连同行的三当家也丢了性命。

  换作平时,或许没什么,但前阵子任苏才杀了个四当家余劲,要是仍无动于衷,不说无法服众,就算以后拉人入伙,也得让人多思量几番,无奈,面对着消息传回来后的暗流,孤鸦做出表态为余劲报仇来平复人心。

  原先,“吴晟”这名字默默无闻,曲山又没有姓吴的强大武林世家,孤鸦几人是看好这软柿子来行动的。

  谁知到曲山随便一打听,立即吓了一跳:剑退六扇门提司、折辱虎头帮少主,且不论这些事背后意义的耐人寻思,单说吴父那两位强势的结义兄弟,就颇让孤鸦骑虎难下了,不过,话已出口,总不能灰溜溜退回去。

  进退不得之下,孤鸦几人在曲山足足待了半个多月,最终等到了任苏“孤身”两人外出的好机会。

  因此,孤鸦一边派身法过人的五当家跟随任苏,沿路留下信息,一边重新聚集人手,打算寻个险地设下陷阱,准备妥当,便让五当家引任苏前来,他可不想让寨中剩下的精英白白折损在这本该是无关紧要的事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孤鸦志得意满地等着任苏慢慢步入陷阱,却想不到真见到这小儿,竟是这样一幕。

  此时,孤鸦的心都在滴血,半年之内,三位当家丧命,纵使孤鸦寨家底还在,也再无未来可言,除非……

  “前辈,此人便是那吴晟,贾某不才,愿为前辈效犬马之劳,将他捉拿过来,任由你老人家处置!”

  孤鸦杀气腾腾,看似怒不可遏,心里小算盘倒也一点不少,但话甫落,看着对面任苏脸上现出的愕然,他心里一警,似有所觉地一抬头,只觉眼前一暗,一只有些苍白的手掌如青天垂落般陡然盖下,顿时天旋地转。

  “前……”

  孤鸦和五当家一样,瞪着圆滚滚的眼珠,带着满腔的不解步入死亡,任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位被他们的谈话所吸引,说要寻找曲山吴晟的先天高手,对他们话中讨论收拾任苏毫无反应,竟会在这时突下杀手。

  三十丈外,小跑过来的小书童脚步不由一缓,也似被震惊到了,旋即长吸了口气,速度快了一两分,而悍然杀人的半百男子神色不变,眼中却涌出一丝微弱的光芒,凝聚在任苏身上,“你。”他像是很少说话,简短的一个字出口,透着无比的艰涩。一旁,任苏暗自松了口气,只要愿意开口交流,那便说明尚有转圜余地。

  他念头一闪,下一刻,便见半百男子探手一抓,一股强绝的吸力爆发,整个人飞蛾扑火般撞向前去。

  “嘿嘿。”任苏不受控制地扑出,耳边呼呼生风,隐约见得前方半百男子张嘴一笑,有点傻气,又诡异地带着点天真,接着视角一转,浑身血液冲脑,已然头重脚轻地被男子夹在臂弯中,末了,五脏六腑剧烈一颠。

  “少爷!”

  这一刹那,任苏看见小书童抛开书篓攥拳冲来,当即鼓荡内气大喝:“回曲山!我会去找你!”

  说话间,任苏身子上下一荡,眼中的小书童也化作黑点,须臾不见了踪影,却不知听进去了没有。默然一叹,任苏收回心神,也不知道他冲撞了哪路神仙,总共没出过几次门,已被人捉了两次去,还都是先天高手。

  也只这一念,任苏重又振作,转眸思索起了对策,他心志坚韧,岂会做出那般怨天尤人的小儿女姿态?

  之后,任苏数次开口套话,但这半百男子就像真痴傻般,只嘿嘿一笑,便不再作声。遇到这种状况,饶是任苏有通天手段,也无从下手,过不久,他放下试探心思,观察着行进方向和沿路风光,试图从中寻出端倪。

  这却要简单许多——

  半百男子夹着任苏出了苍垣山脉,逢山直掠,遇水飞渡,纵使途径城镇,也不避让,直来直往猎猎如风。

  一个时辰后,任苏豁然发现,这半百男子竟也是往云州方向去的,这不仅让他震惊之余,凝眉陷入沉思。

  他此番去云州,还得说到吴母为吴晟拉的一桩婚事,当时虽被他拒绝,但对方与吴父关系匪浅,为免反目成仇,给吴府增添麻烦,他自己表态日后亲自登门谢罪,在离曲山之前,他也打定主意先了结此事,再寻天碑。

  “峪郡,李家。”

  任苏呢喃了几声,嘴角泛苦,似摸到了线索,不过,不管任苏是如何想的,他这遭磨难还刚刚开始。

  云州,上古时燕国之地,远离西原腹地,偏居塞外,治有七郡,广袤无不远超大陈其余州郡,任苏被半百男子挟着出了丰州,马不停蹄跨过狭长的钦州,又自云州贺山郡越过峪郡,恍恍惚惚,两天一夜方得稍歇。

  “这里是……”

  任苏晃了晃脑袋,有些迷糊地往前一看,却只见到一大片接天连地的浓雾,继而人再度飞起,猛然扎了进去。半百男子这一举动来得极突然,漫天浓雾涌来,尚未清醒的任苏不及防呛了一口,瞬间一股沁脾的凉意在肺腑蔓延而过,连带神气也似得到补足,眸中的血丝悄然退去大半,两点神光隐现,再不见半分萎靡之色。

  任苏沉醉了会后,失神赞叹:“好浓厚的天地元气。”暗运呵嘘法门,果然,比之外界要轻松四五成。

  千万别小看不足一半的精益,要知道,任苏纯熟一息指剑术,呼吸法本就比旁人要熟稔,又经半载苦修,这呵嘘法门早已炉火纯青,再想有进展,好比一步登天,也唯有眼下天地元气浓厚,致使肺腑浊气骤减才可。

  无形中,任苏对半百男子产生了一丝好奇,他不是一般的习武者,心里清楚知道这背后意味着什么?

  阵法,只有阵法才可能!然而,此人气机虽比翁成宫还要宏大,却没有根本的区别,修为仍是先天境,倒不知哪得来的神异阵法?任苏暗自诧异,而就这眨眼的功夫,前方鸡犬声相闻,浮出一座百丈险峰的轮廓。

  “到……了。”任苏听得半百男子第二次吐露话语,顿觉身子一震,几个起落,人已来到山脚的小院前。

  这是一间朴素的农家小院,爬满篱墙的藤蔓黄绿相间,瓜果依稀,庭院上有母鸡率领鸡群漫步觅食,中间是长着些苔痕的木屋,上面覆着茅草,门前盘着一瘦小灰猫,后方见得整齐的数块葱茏,应是菜园子无疑。

  汪汪!

  忠心的大黄狗欢快地摇着尾巴,哈着粗气在篱墙下迎接主人的回归,这副和谐的场景看得任苏怔然无语。

  “原是薛道友回来了,不知可寻到称心徒儿?”一声吟啸划破长空,峰上云雾乍分,无声翻涌中于尽头现出一名白袍老道,他头戴白玉冠,白眉白须,神光湛然,宛若神仙中人,此刻,足不见顿,伴着仙风翩然而下,一晃眼落在了两人身旁。他口中发着疑问,目光却直望任苏,但在接触到任苏的第一刻,又突然发出惊咦。

  随着这轻咦落下,任苏心脏骤然一缩,似被恐怖凶兽盯上了般,背脊生寒,刹那又被一把苍凉笑声冲散。

  “天不绝我白玉门!天不绝我白玉门啊!诸位祖师保佑,我白玉门道统有救了,有救了!”

作者感言

翰跃

翰跃

其实,这薛某人设定是好动好说的那种痴傻,但自我感觉驾驭不来,而且这样写又要多水点字数,只好写成沉默类型的了。

2017-10-30 21:28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