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云山书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离开

云山书院 眼前伽蓝 2138 2020.01.24 23:40

  自云山码头北向,江水蜿蜒,水波不兴。

  两岸青山逐渐缓缓向后退去,山势不高,山脚下稻田里的稻子一片绿意。

  顺水而下的客船上,兴致好的有人坐于船头,举杯共饮,迎风而歌;有人斜倚舱柱,漫卷诗书。

  船老大立在船尾,双手轻搭在舵上,神色平静。这样的天气行船最是轻松适意,能顺得水势,又可借得南风。

  风不大,透过舱门吹进船舱,把些热气都一股脑带走了。

  躺在船舱里,陈晋似睡非睡。所有的事情都要在几天里安排妥当,着实费了自己不少心神。

  陈老爷子终于认可了陈晋的水稻密植,这是老人家在自己家的田里和陈晋种的田之间走过一个多月后,不得不信服了这一桩事。当然,也由此进一步认可了陈晋学识上的成就。

  可陈祖蕴还是觉得,自己侄孙这一次京师之行事关重大,非得再隆重地祭告先人。

  三牲必不可少,礼节繁琐甚至不减除夕祭祀。

  看着老人家一板一眼的动作,听着他口中悠扬古拙的诵词,梳得极为精致的发髻,那些斑白在幽暗的祠堂里也显得极为清晰,丝毫掩饰不住。

  陈晋知道,任自己走到哪里,这个老人都会是自己难以割舍的乡情的寄托。

  然后陈晋只觉得接下来几天忙得脚打后脑勺,纸坊印书坊木工坊走马灯逛了一圈。

  所幸林二、郭林、林四都是那种极稳妥的人,林二善于人员组织调配,郭林头脑活络眼界开阔,林四痴迷技术创新能力强大。

  所以现阶段,他们只要把陈晋抛出来的技术掌握消化就好,并不指望着他们有更大的创新。

  不过对林四这个技术痴,陈晋还是有些给予了厚望,特意交代了林大在财物上要给予林四较为充分的保障。

  而林大总管所有生产事宜,老吴负责销售经营,也是大可以放心得下的。

  至于书院,柳原配合着郑离,再加上王洛宁,本来就足以应对这些少年了。何况还有个大宗师级别的傅玠老先生压阵呢!

  想想这书院的师资都有些恐怖。邱师兄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劳力的原则,压榨劳动力就是他平生最大乐趣,陈晋对这一点早就怨念深重了。于是又接着招收了一批少年。

  这一次已经把招生的范围扩大到了全县。闻风而动的人们顿时把云山街的每一户人家的客房都租用完了。

  结果是,十八条好汉变成了七十二路诸侯。再用一次测试把后来的那一批挑出来十八人,并入前一批成立了甲班,剩余的基础不够好的就成了乙班。

  王洛宁原本有些担心后进甲班的那些人会跟不上,陈晋却教给了她复式班上课的模式,并把题海战术隆重地推了出来。

  希望你们能愉快地享受这一切吧。看着那些新来的少年满脸期待地步入书院大门,陈晋心里不无恶意地想。

  邱师兄除了惯于压榨劳动力这一个缺点之外,他还很是乐意扩大自己教化一方业绩的根本。

  从金陵竟然找来了建筑工匠,按陈晋的建议,在后山脚下不易耕作的土地上,开始了书院的大规模建设。

  这手笔大得陈晋都有些诧异了,基本就是按照自己当初的设想来设计施工的了。

  这样的好事陈晋自然鼓掌表示无比欢迎。还给邱远意出了个主意,号召本地乡贤积极投入到书院的建设中来,凡捐献数目达到十贯以上的人,都可在书院里的碑林中刻碑留名。

  这个主意一经宣扬,立刻在安县形成一股强大的风潮。

  甚至把一向心有些大的邱远意也吓得不轻。因为他发现,只过了区区三天,原本咬牙写下的准备向自己的皇帝大舅哥讨一笔书院建设资金的奏本,似乎,可能,也许它就白写了!

  所有的纷乱都阻不住渐渐到来的离别,也阻不住小笛每天跟在后边的脚步。

  不用想,小丫头根本就难以离开相依为命的哥哥,这些日子再不去徐婆婆家住了,宁可早起后借着熹微的晨光跑去徐婆婆家接受训练,也要留在自己家住。

  自然是要吃哥哥亲手烹制的菜肴,还有画册似乎永远都还少了一本,哥哥要赶紧补上来啊!

  睡前故事也是少不得的,虽然那些讲过了的故事郭怜儿她爹好像都在印制呢,说不得很快就要送过来给自己珍藏。

  但哪里有哥哥亲口讲的好听?

  看着小丫头渐渐合拢的眼睑,听着她均匀细小的呼吸,陈晋轻轻吹熄了灯,转身离开了小笛的卧室。

  却不知道,自己转身离开的瞬间,那双紧闭的眼睛悄悄张开了一条缝,正看着自己离开的背影。在窗外透过的微弱的灯光下,那双晶莹的眸子那么闪亮。

  离开的前一天还特意去找了徐婆婆,拜托她照顾小笛,谁想却吃了一憋。

  被人家用很耿直的语气,当然如果不修饰一下语言的话,那就是很扎心的语气教训了一通。

  这耿直的徐婆婆的话还是比较简洁的,归纳起来就一句话:

  你还是顾好自己吧,金陵城可大着呢!

  确实,徐婆婆对小笛的呵护陈晋早已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一次也只是临行前礼节性的拜访罢了。

  离开的时刻不可阻遏地来到了,尽管万般不舍,船老大的一声吆喝“开船了!”还是把陈晋从云山街带走了。

  小笛这一回却不再像自己第一次离开她,去安县县试时候那般哭得撕心裂肺。

  小丫头左手紧紧握着王洛宁的手,右手高高扬起,两人并排站在码头上,齐声冲着渐行渐远的客船大喊:

  “哥哥(师兄)!一路珍重!”

  这时候躺在船舱里,耳边似乎还有两个女孩清脆的呼喊,还有她们拼命装出的笑脸。

  只是,怎么也睡不着呢!就这么迷糊着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李琛已经渐渐有些变声期特点的嗓音:

  “我说陈晋,外面丽日当空,江风和畅,你就不想随着一起畅饮几杯,一道高歌一曲?”

  眼睛都懒得睁开哎!你们真觉得五月底的日头称得上一个“丽”么?不过江风倒也说得上和畅。在这样烈日下饮酒唱歌,这种风雅可消受不起。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确定你说的是畅饮?

  难怪嗅到一股带着淡淡甜味的酒香!

  真当临行前,郑离庄重交代的看好你李琛的话是耳旁风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