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有一支队叫友谊之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看病疗伤

有一支队叫友谊之队 努力型天才 2017 2019.07.12 23:32

  友谊之队战胜了雷霆汽修队!

  凭借着一波“三连胜”,友谊之队来到津超联赛的积分榜前列,只是由于净胜球少的关系,暂居“领头羊”津滨双语联队之后――第二位。

  “好棒,赢咯、赢咯!”安珀在高喊着,心里如释重负,比赛过程中,他一度很担心球队会因为自己的缺阵而有失利的危险。

  作为好友,陈霆自然懂安珀,走近说道:“下一场比赛,你要好好表现呀。”

  “那必须的!”安珀对陈霆竖起大拇指,笑眯眯地说道。

  在他看来,今天好友陈霆的发挥堪称满分,数次精准的上抢,及时阻断了对手的进攻。

  “对了!”突然,安珀想起了一件事情,转身向栗林栋跑去。

  “啊?”陈霆不知所以,只见安珀跑到栗林栋面前,说了几句话,然后从场边找到一个足球,俩人便做起过人的动作。

  原来,安珀突然想起来比赛中栗林栋使出的那招“神龙摆尾”,想要学会这招。

  可这招哪是这么简单,栗林栋给安珀做了数次示范,都没有成功几次,足以说明比赛时,他使出的那次是蒙的。

  但大致的技术动作要领,栗林栋都和安珀讲解的差不多了,能不能掌握,完全看安珀的个人练习与足球天赋了。

  “哎。”望着在认真学技术的安珀,陈霆叹了口气,心想这位好友总是那么“随性”、“我行我素”的,就这么把自己丢在这里了,无奈的摇摇头,却无意间,瞥向了时杰与权伟龙的位置。

  只见时杰与权伟龙的面目表情看不出任何胜利的喜悦,二人也顾不上庆祝,上前搀扶着封歌,要拉着封歌去最近的医院查看一下其伤势情况。

  陈霆见状,赶紧小跑过去帮忙。

  队长孙彬、助教宁婉儿也察觉到,跟在旁边,随时杰、封歌他们一起走出球场。

  友谊之队的其余球员也看到,都停止了庆祝,一同揪心着。

  体育场外。

  时杰开车过来,孙彬、陈霆扶封歌上车。

  时杰对车外的权伟龙喊道:“伟龙,你留下吧,总结一下比赛,收拾一下装备。有孙彬、陈霆两个‘小不点儿’帮我就行了。”

  “小不点儿?”孙彬、陈霆听到这“猝不及防”的称呼,心中好是一番莫名其妙地尴尬。

  “婉儿,你也留下吧,毕竟封歌是男孩子,你跟着去也不方便,帮不了什么。”时杰继续说道。

  “嗯。”权伟龙和宁婉儿便留下,回到体育场内,给友谊之队的其余队员们开个赛后总结小会。

  而时杰,开车载着孙彬、陈霆、封歌,去到就近的一家医院。

  正襟医院,骨科。

  “嗯,”一位大夫左右端详着封歌的小腿,缓缓说道,“从片子上,没有看出任何骨裂的迹象。从小腿的瘀血与肿胀情况来看,你这个伤是创伤性伤痛,没到骨伤的地步,用俗话说,就是‘硬伤’。对方踢向你的时候,你刻意地躲了吧?”

  “是,我有意地收腿了。”封歌说道。

  “嗯,如果你俩同时发力,你未必会伤得这么重。”大夫假设道。

  “啊?我俩都发力,那不就是比谁腿硬了吗?那个和我对脚的后卫,人高马大的,看着身体很结实,我使出全力,和他对上一脚,我还不得废了。”封歌疑惑道。

  “当然不是啦,这是你们这些假运动员的一种错误认识。发力与放松的时候,肌肉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和你对脚的那名后卫就没有事吧,因为他的肌肉处于紧绷状态。你如果不信,下次可以继续试试。”大夫进一步解释道。

  “还是别试了好,太疼了……”封歌撇嘴,表情痛苦地说道。

  封歌终究是个孩子,童心未泯,举手投足间,显得那么直率而可爱。

  “嗯,腿放下去吧。”大夫说道。

  封歌将腿放下,呻吟着,“哎呦呦,腿有点麻了,麻了……”

  惹得坐在一旁的陈霆与孙彬一笑。

  “大夫,他这伤……”一旁的时杰很关心,站起身,向大夫询问到封歌的伤情。

  “您放心吧,倒是没有大碍。我给他开点口服消炎药和活血化瘀的药就行了。”大夫轻描淡写地说道。

  “哦哦,好的,谢谢大夫。”时杰松了口气,感谢道。

  封歌、孙彬、陈霆也在一旁附和着。

  “别客气了,走吧。”大夫说道。

  孙彬、陈霆起身,搀扶着封歌,走在前面,时杰拿着药单,走在后面,一起往外走着。

  “等一下。”大夫起身,走近时杰,耳边附声几句:“虽无可见骨裂,但仍建议让他歇一周。”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大夫虽然没有从片子上看到骨裂的痕迹,但从封歌的疼痛状况来看,可能会有极其细微的裂痕,所以,出于医德,又说出了自己的建议,保守治疗。

  “嗯。”时杰听到后,点头应允。

  “好了,走吧。”大夫拍拍时杰后背。

  时杰走了出去。

  他们先去药房拿了药,然后走出医院,送封歌回家。

  封歌回到家,他的父母都在家,见到孩子受伤,心疼不已。

  但见时杰教练亲自送孩子回来,心中虽略有埋怨,但碍于情面,也没有说出来。

  等时杰等人离开后,封歌的父母“不通情理”地埋怨一番,同时,劝诫封歌放弃踢球的念想。

  封歌低下头,闷不吭声。

  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平平淡淡的一辈子习惯了,他们希望封歌也是如此,像他们一样踏踏实实地、按部就班地学习、工作、结婚……

  在他们的世界观里,足球应该完全与他们这种家庭沾不上边才对。

  可封歌偏偏就是喜欢足球,这种情意难以割舍,甚至,父母越加阻挠,情意就越加深刻。

  但阻挠归阻挠,孩子毕竟是亲生的。

  晚上,封歌的父母给封歌准备了一桌子好吃的,一个劲地让封歌多吃牛羊肉,尽快补好身体。

  封歌大快朵颐地吃着,也忘记了自己的伤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