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原罪—如临深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争斗

原罪—如临深渊 徒风 2139 2019.01.12 11:54

  随着他们扣动扳机,密集的能量束击打在楚源身上。然而这些理论上十分强大五颜六色的能量束并没有对楚源造成任何的伤害。

  在它们接触到楚源身体的那一瞬间,在楚源的身前的时空泛起了涟漪,然后这些能量束就像是被不可名状的存在吞噬了一样消失不见。

  而与之相对应的,第一批进行攻击的执行员出现了被这些能量击中后会出现的组织损伤。

  十来个执行员身上出现了灼伤、冰冻、中毒、腐烂等多种症状,由于及时服用了相关药物,他们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但毫无疑问的是,在他们的防护服并没有起到作用的情况下,肉体被直接攻击使他们短时间内失去战斗力了。

  但是这些量产型的“精锐”没有丝毫的迟疑,在确定自身受伤情况后,他们忍着疼痛推到后方并做好了第二轮射击的准备。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准备第二轮射击的执行员对身体还未成形的楚源进行了烈度远大于上次攻击的饱和轰炸。

  一时间,五颜六色的光团在楚源方圆一米以内绽放。

  但是这些攻击还是没有起到任何,它们在能量全面爆发的那一瞬间消失不见。

  而作为第二轮攻击的实施成员,承受了这些攻击将会带来的伤害。

  尽管他们比起第一批炮灰而言身体进过了一定的强化,但是还是被这些攻击炸的半死不活。

  然后在第一纵队和第二纵队快速后撤的同时,第三纵队的成员默默的拔出了剑,身体紧绷、遥指楚源。

  当然,这批得到了“信仰源泉”认可的骑士的真正精锐不会再必死的情况下无脑对对方发起攻击。

  第三纵队的首领,一个全身披甲、方正古朴的中年骑士用目光请示这支部队的首领黛丽诗的命令。

  黛丽诗转过头来看向在她身旁飞来飞去的一个金属小球,向其问道:“天火,探查的怎么样?”

  银色的金属小球前的蓝色显示屏弹出了若干的表格和数据,然后它回答道:“根据数据库的资料,在排除道禁被干扰的情况下,确定对方为模因的人形载体。对方的能力符合对神赐该隐之名的描述,作为还未被基金会收容过的模因,暂时无法确定其能力上限。建议派出同等位格的存在拖住其行动,并在同时释放静默领域。”

  黛丽诗看向那群随时准备冲锋的成员,既像是发布命令一样,又像是回答天火的问题一样说道:“那就这么处理好了,按照第十四套预案。兰肯,你去与他作战。迪亚,你们准备候补。”

  骑士打扮的中年男子低头行礼回应道:“知道了,大人。”

  同时,一直侍立在黛丽诗身旁的一个身穿白色西装,带着单片眼睛的兰肯微微点头,然后整个人消失不见。

  黛丽诗面无表情的看着兰肯的消失,耳边回响着天火提出的另外一套方案,另外一套更加保险的方案。

  另外一边,由于道禁对他这样的存在的限制,导致他在身体被完全破坏后难以成形。

  而就在楚源的身体快要恢复原来的模样的时候,一把原本隐藏文明棍里面的刀击穿了楚源的胸口位置。

  楚源带着诡异的微笑看着贯穿他胸口的这把刀,其中蕴含的寒气努力的对他造成持续伤害,但是很快的被限制和清除了。

  然后楚源把头扭曲了一个可怕的角度,微笑的看着处于他身后的这个一身白色西装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尽管头颅转到了身后,但是双手还是很正常的握住了剑尖部分并面不改色的的把刀向外拔。

  同时,楚源尽量的做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对兰肯说:“好久不见了,兰肯,你还是怎么帅气呢。”

  被称为兰肯的中年男子在发现击穿心脏过后并没有取得预订效果,而且刀还可能被楚源多去后。兰肯全力的拔刀而出,由于楚源没怎么阻止他,兰肯向后踉跄的退了几步。

  恢复平衡的兰肯扶了一下带在右眼上的单片眼睛,横刀于胸前对楚源说:“博士,你不该背叛的,更不应该与我们正面冲突。”

  “别这么说呀兰肯,我可是过来救你的。再说了,你又打不过我。”恢复人形的楚源抖了抖鲜血凝结而成的血色长袍说,“不过你手上拿着那把刀,你就不怕死吗?”

  兰肯紧握了手中那把蕴含着残破真理的长刀,由于“黄泉”的效果。这把到得以突破楚源,不该隐倒转因果的特殊能力并对其造成伤害。

  但是毫无疑问,这种程度上的物品不可能被兰肯这个血脉并不纯粹的人拿到。

  这把名为黄泉的刀拥有着诅咒,每一个拿到它的人的灵魂都会被其侵蚀。黑色的冥土与刺骨的寒冷将会入侵持有者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现实、梦境还是幻想。

  另外一个效果是持有这把刀的存在在理论上来说是不死的,或者说,刀成为了他们的本体。而他们的灵魂,也将永远的被其禁锢。

  每一次死亡后,他们都将从“黄泉”当中受尽折磨后归来。直到灵魂在也承受不住,在忘记外界后永远的在冥土当中沉沦。

  而这把被诅咒的刀的现任主人——兰肯,已经持有这把刀六年并且死亡十一次。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创下了记录。

  但是最终,不过还是落到与他的前代一样的下场,至少命运中是这样记载的。

  兰肯默认了他现在貌似打不过这个文科成员后沉声呵道:“生死又有何惧?博士,不,‘该隐’,你为什么要背叛教会还要滥杀无辜,你不可能忤逆诸王国的共同意志的。的。”

  楚源夸张的回答到:“背叛?不不不,我可没有背叛,我只是在遵守命运的抉择罢了。再说了,虽然我知道你受你那个来自于北方的父亲影响很深,凡是都要讲究出师有名。但是你不觉的,关于滥杀无辜这一点很牵强吗?你们手上沾染的血腥还少吗?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比如说广场事变,你们所祭祀的神明还有你的……”

  楚源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兰肯暴怒并夹杂着恐惧的劈砍打断了。

  拿手臂挡住兰肯刀锋的楚源笑着说道:“抱歉,让你回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呢。“

  尽管嘴上说着抱歉,但是楚源的表情还是如以往一样恶意慢慢。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