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雁丘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乱葬岗的男孩

雁丘墓 一株藤蔓 2701 2020.07.26 16:00

  看着天灵珠随风而去,星辰子他再也顾不得内心深处的恐惧,猛然站起身来,追了上去。

  追到了黑暗的深处,突然一道强烈又皎洁的光芒,就像一波涟漪一样,迅速荡开,映射出来,皎洁了半边天。

  星辰子视力已经沉淀在黑暗中,突然的强光,让他顿时闭上双眼,停下了脚步。半晌,他睁开双眼一看,整个人瞬间毛骨悚然。

  强光正是天灵珠发出来的,整片黑暗都被撑开。然而眼前却不再是那片苍凉阴冷的枯林,却是一片满目疮痍,瘴气弥漫的乱葬岗。

  这里平坦广阔,整片大地,寸草不生,连根枯草都没有,风沙中阴森壮阔,一望无垠。满地的土坟,或新或旧,横七竖八。寥寥可数的几个墓碑,经年无人问津,东倒西歪,残破不堪。

  到处都是白色的招魂幡,有的立在风中,不停地随风舞动。有的倒在地上,白布铺了一地。

  许多废弃的棺木,杂乱摆放。有些棺盖已经掀开,搭在地上,还挨着惊悚的骷髅,白骨粼粼。

  形形色色的阴司纸,残破陈旧。或伴着风不停飞舞,或搁置在招魂幡上不停招摇。或被挡废弃的棺木,紧紧贴在上面。又或者半埋在泥土中,半夹于骷髅间。

  在天灵珠的映照下,一切都那么清晰可见。投影出来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明灭交替。有些随风舞动的影子,就像鬼魅一般,放眼望去,令人脊背莫名一阵冰凉。

  风沙中依旧参杂着惊悚的嘶叫声,依旧忽远忽近地略过星辰子的耳边。

  所幸星辰子只是感觉仿佛置身于千万冤魂厉鬼的中间,却不曾真正看到任何邪祟。他也不知道是自己肉眼凡胎看不见,还是真的没有。

  天灵珠为何突然发出这么强烈的光,他也不知道。这么多年,即使经过他的灵力催动,天灵珠也不曾这么亮过。

  然而此刻,他实在没有余力去顾虑那么多,只想尽快取回天灵珠,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于是他重新迈开脚步,硬着头皮赶上去。

  然而,他还没走到天灵珠的位置,他突然又猝然停下了脚步,整个人僵在原地,直愣愣地看着前方离他三五丈的地方。

  顺着星辰子的目光,只见三五丈外,有一座特别小的土坟,像个小土堆,看着泥土很蓬松,应当是新坟,此刻,坟顶的新土,竟然不停地鼓动。

  星辰子吓得缓不过神来,直愣愣地盯着土坟,心跳不停加速,身体却失控似的,一直僵在原地。

  很快,土坟顶部拱了几下,一只小手掌破土而出。特别小,跟两三岁的小孩手掌差不多大,直立的五根手指,稚嫩的就像完全没有能力扒动泥土。

  然而,就是这么稚嫩的手掌,却实实在在地从土堆里窜了出来。看到这一幕,星辰子浑身一震,猛地倒吸一口吸,终于缓过神来,一转身,撒腿就跑。

  跑了几十丈,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忘记取回天灵珠。他猝然止步,回头看了一眼依然悬浮在原地泛着光的天灵珠,皱起了眉头。

  光芒底下,那个土坟清晰可见,再看那个土坟,顶上伸出的手掌又多了只,此时两只小手掌,正不停地拨开土坟顶上的泥土,格外吓人。

  看着天灵珠,星辰子心里纠结不已。回去也不是,不回去也不是。

  停在原地,他迟疑了好一阵子。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狠狠一咬牙,还是闭着眼硬着头皮跑了回去。

  来到天灵珠边上,他甚至不敢多看一眼土坟的方向,眯着眼直接伸手取天灵珠。

  奇怪的是,任凭他怎么用力,却怎么也拿不动。

  情急之下,他用力过度,一个重心不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这时,他视线无意间扫过土坟方向,整个人顿时一阵错愕,坐在地上凝视着前方,没有爬起来。

  只见土坟边上,已经不再只是一双稚嫩的手,而是一个小男孩,正颤巍巍地向他走来。

  看样子,小男孩只怕都不满三岁。在冰冷肆虐的风沙中,显得格外稚嫩脆弱。就在星辰子目光扫向男孩的那一刻,男孩还被狂风狠狠地吹到在地上。

  但小男孩却没有哭闹,刚跌倒马上就踉踉跄跄地重新爬了起来。

  看他模样,也不想什么普通人家的孤儿,衣衫虽沾满泥土,布料却十分华贵精美。而且长得也十分可人,此刻虽满脸脏兮兮的,却掩盖不住他精致的五官。一直凝视着星辰子,眼神里满是深不见底的脆弱和无助,全身上下,都感觉不到半点邪气。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在向自己的父亲寻求依靠一样。

  星辰子一下子忘记了恐惧。默默看着小男孩向他走来,不停地摔倒,又爬起来,再摔倒,再起来。才不过三五丈的距离,跌跌撞撞地走了半天,依旧没有靠近,最后甚至让星辰子感觉有些心疼。

  有那么一瞬间,星辰子真的很想直接想冲过去将小男孩抱起。

  然而也只是那么一瞬间。

  这么个鬼地方,为什么会有一个这么可怜的孩子呢?一瞬间后,这个疑问涌上心头,他心里的恐惧很快又重新覆盖过来。犹豫了好久,他还是没有出手帮忙。

  到最后,星辰子还是心一横,直接侧开头,不再看小男孩。心想:这种地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不是鬼就是魅,还是赶紧离开吧,眼不见为净。

  于是他不再犹豫,直接站起身来,再次探手去天灵珠。可惜还是跟刚才一样,不管他怎么用力,还是拿不动。

  “呼……”一声剧烈呼啸,又一阵加剧的狂风呼啸而过,肆虐地扬起漫天风沙,就连星辰子都差点站不住就跟,跟着飞出去。

  就在这时,星辰子感觉眼前黑影晃了一下。他凝神一看,不是别的,正是刚从土坟爬出来的小男孩。脆弱稚嫩的小身板,随着加剧的狂风,就像一张废纸一样,颠颠撞撞地在星辰子眼前翻滚过去。并被撩在星辰子旁边一个废弃的棺椁上,没有再爬起来。一动不动的,就连挣扎都没有再挣扎一下。

  这一靠近,星辰子才看清楚,小男孩早已摔得浑身伤痕累累,多处渗出血迹。稚嫩无邪的脸,双目紧闭,安详得彷佛已经告别这个尘世。

  这一闪而过的话,星辰子看得心里猛地一阵抽痛。眼看狂风接着将小男孩继续卷走,星辰子终于再顾不上那么多,拽着天灵珠的双手不自主的松开,不要命地冲了过去。一把将小男孩抱起,护在自己胸膛。

  小男孩微弱的脉搏和心跳,透过衣服传到星辰子身上。他深深舒了一口,尽管小男孩身体冰冷的像一具尸体,他却不再感觉恐惧。就连身边那具棺椁挂着一堆白骨,他都不放在心上。

  “原来真的只是个小孩子,到底谁这么狠心!还这么小!”星辰子喃喃地说道,心底只剩心疼,同时直接瘫坐在地上,收紧双臂,催动所有的灵力,紧紧将小男孩护住。

  狂风依旧肆虐,惊悚的嘶叫声依旧回荡在耳边,天灵珠也依旧强烈地泛着光悬浮在原地。但星辰子将小男孩紧紧地护牢,窝在原地,不再离开。

  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几个时辰后,星辰子灵力都快耗尽,身体都快风干,手脚都已经麻痹。终于,风势慢慢减弱,毛骨悚然的啸叫声逐渐散去。天空中依稀出现一些星辰,还有一弯残月已经爬上了东方的夜空。

  小男孩依旧昏迷不醒,血迹斑斑伤痕格外显眼。不过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温度,不再冰冷,随着微弱的呼吸,轻缓的起伏。星辰子低头看了一眼,舒了一口气,感觉有些许欣慰。

  天灵珠依旧悬浮在原地,耀眼的光芒已经收敛,只剩淡淡的余辉,和皎洁的月光融在一起。

  星辰子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但从六年前开始,就有太多的为什么,他一直没有答案,早已习惯了。

  四周在皎洁的月光下,虽已经是一片平静,却依旧阴森可怕。

  “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先想办法离开再说吧。”星辰子扫了一眼四周,喃喃道。

  说罢,他挪了挪麻痹的双腿,挣扎了几下,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回到天灵珠的位置。

  说来也奇怪,这次他轻轻一摘,就取下了天灵珠。于是拖着疲惫的身躯,抱着小男孩,连夜离开了这片乱葬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