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雁丘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惊现万灵朝宗

雁丘墓 一株藤蔓 3459 2020.07.28 12:00

  石林外的茫茫大漠中,月光显得格外明亮。月光中,有一个女子,步履蹒跚又快速地往石林的方向前行。可以看得出,女子并非凡人,时不时又乘风飞起。只是每次没飞多远,又狠狠地坠落在地上,然后拖着筋疲力尽的身躯,继续艰难又快速地前移。

  “果然是你这个妖女,你居然没死。我说呢,没人唤醒逸儿,大典怎么可能会被中断。现在就把你结果了,永绝后患。”灵王看到女子,愤愤道。

  说罢他也不等女子靠近,右手一探,一把诡异的招魂幡豁然出现在手中。接着他将招魂幡一杵,振臂一呼,一道道紫黑色的灵光,阴灵一般从招魂幡闪电打出,就像一群恶鬼咆哮而去。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灵王的儿媳,名叫白冰清。

  灵王的儿子名叫萧陌,他和白冰清成亲之后,灵王看出白冰清的灵根似乎并非人族灵根,并算出白冰清会给万幽境带来灾祸,于是这门亲事遭到了灵王的极力反对。最后白冰清还被灵王驱逐离开万幽境,并暗暗派人暗杀。

  而空中的男子,则是清风境的掌境天师,名叫风清云。

  清风境位于东荒地界北部的灵界中,境内有掌境天师们,和东南西北风,四个风位的主司天师门,一共五个分支,是东荒灵界数一数二的大境。

  风清云有个儿子名叫风皓,风皓和萧陌的妻子白冰清从小就有些许缘分,并从小倾心白冰清,直到白冰清和萧陌成亲后,他也没有死心,可惜白冰清从没对他有过半点男女之情。

  后来白冰清被灵王派人暗杀时,正是风皓救下了白冰清。风皓因此有了机会亲近白冰清,并占有了白冰清的身子,最后被萧陌失手杀死。

  风清云正是因为得知爱子命丧他人之手后,悲痛欲绝,情急之下只身离开清风境,并一追就追到了万幽境的老窝来。

  如今看完灵契大典,现在看着杵在灵王跟前的招魂幡,他真的是暗暗大吃一惊,脱口道:“追命鬼王幡!”

  接着,他瞪着灵王,心想:“这个老怪物,果然名不虚传,不知道他灵力到底突破到什么境界了。”

  灵王祭出的招魂幡,名字正是追命鬼王幡,是一把极阴的上古招阴法器。看着跟普通的招魂幡虽有点相似,却十分怪异。

  只见幡竿是一根粗长的不规则弯曲的黑仗,顶部立着一只白光粼粼的骷颅头。骷颅头看着像人类的骨骼,却长着一双乌黑的水牛犄角。而骷颅头两侧耳朵的位置,还有两个山羊耳形状的犄角,细且长,还霸气地上翘。两侧的犄角中间,分别有一个折点,一面碧光粼粼的大幡就从中间向两边折点处铺展开来。幡面上,遍布各种难以解读符文,每一串符文都闪着阴邪的绿光。其中,中间符文密集的地方,凝聚成两个上古字体的大字,写着追命。笔锋歪歪扭扭,弥漫着浓绿色的邪气,就像毒气一般不停地缭绕。

  白冰清的确不是什么凡人,也的确不是人族。但她灵力却并不高,此刻还筋疲力竭。在这样灵王强大的法器面前,她根本一点招架的余地都没有,连躲闪都来不及。

  眼看白冰清就要被打个正着,突然黑影一闪。一个年轻男子闪身出现在白冰清跟前,同时轮动双臂,催动灵力迎了上去。

  “轰!”伴着一声巨响,两道幽暗的灵力撞在一起,震得满地尘沙飞扬。男子和白冰清两人也双双被震得狠狠抛了出去。

  “萧……陌……”白冰清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尽管威力大部分都已被男子化去,她还是承受不住。看着跟自己一起飞出去的男子,虚弱地轻唤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男子正是她的丈夫,灵王的儿子,萧陌。

  灵王看到萧陌,更加怒不可遏,大吼道:“谁允许你出来的?”

  萧陌倒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被震得稍微有些胸闷。落地面后,他也顾不上女子,直接爬起来猝然跪下,朝灵王大喊道:“父亲,求求你,饶了冰清吧,那真的不能怪她。”

  灵王听完气得脸都绿了,大声怒喝:“畜生!你的事我都还没追究,谁给你脸为她求情的?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父亲!”萧陌无奈地大喊道,“孩儿真的无法理解,冰清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对待她?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

  “说到底,要怪就怪你自己。这妖女与我们万幽境相克,从你第一次带她回来,我就告诉过你了。若你听我的,哪会有今天。”灵王怒道。

  “父亲……”无力地呐喊道,“那你责罚我吧,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年我不该喜欢她,我不该带她回来。都怪我,不怪她,这个罪就让我来受吧。”

  “逆子!你真以为我不会对你出手是吗?”灵王怒吼道。

  萧陌无助地摇了摇头,凄然道:“不,我知道,父亲能六亲不认。逸儿出事了,除了冰清为他悲痛欲绝,你不还是冰着一张脸?也没见你流过一滴眼泪。父亲,我心意已决,你出手吧。”

  “逆子……”灵王嘶吼起来,大声道,“你可知道,就是因为她,大典才被打断。就是因为她,你儿子才没了的。就是因为她,我们万幽境才结上天灵道的仇,就是因为她才让我们置身险境。”

  “哈,哈哈,哈哈哈……”萧陌凄然大笑道,“父亲,若不是你非要拆散我们,非要将她驱赶,非要派人暗杀。她怎么会被人玷污?又怎么会跟天灵道结仇?若不是你不让她了解灵契大典,不让她参加灵契大典,不让她见逸儿。她又怎么会误信谗言,又怎么会吴闯招阴区,逸儿又怎么会出事?”

  “逆子,到今天你还不悔悟,留你何用!”灵王听完,嘶吼一声,张开双臂,顿时浑身灵力大盛。

  眼看灵王就要对自己的亲儿子出手,这时祭坛上的众人刚好赶上来。普通弟子没有什么话语权,纷纷守在身后,不敢出声。招阴引幽两大司命和三大幽圣姬以及八方鬼使,见状则大惊,有的直接出手阻止灵王催动灵术,有的则跪倒在灵王面前,纷纷求情。

  被众人阻止后,灵王深深倒吸了一口气,身上的灵力渐渐平息了下去。他依旧绷着一张脸,瞪着萧陌,表情严肃,但有一滴眼泪不声不响地溢出眼眶。

  他凄然冷笑一声,喃喃道:“呵呵……我六亲不认?我没有眼泪?那可是我的亲生孙子,我的亲孙子啊?我难道就不心痛?可我是灵王,我是一境之主啊!儿子!我肩负着一境的兴衰荣辱,我眼泪能留给谁看?一直以来,不管天灵界、幽灵界,还是妖灵界,对我们修炼阴灵的万幽境都不怀好意。千百年间,我们一路走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今责任降到我身上,难道我要像你一样,为儿女私情,悲痛欲绝?那其他各境怎么看我们,我们万幽境,又如何立足天地间?”

  “父亲……”萧陌自从自己懂事以来,就没有见过灵王软弱的一面,此时看着灵王凄然的表情,他隐隐有些心痛,不禁脱口轻唤。

  然而白冰清依旧躺在他身边,昏迷不醒,他也的确放不下。默默看着灵王,他黯然道,“可是父亲,你怎么可以忘了,逸儿也是冰清的亲生儿子啊!”

  “啪啪啪啪……”这时空中传来风清云一阵清脆的鼓掌声。

  风清云一直停在空中默默看着,虽然因为自己儿子大仇,他一直也是悲愤交加,但他却一直未曾动手。

  一来因为他自己先前轻敌,只身闯到万幽境的老窝,才发现不容小觑,所以不敢轻易出手;二来看到万幽境父子俩毛戈相向,也不像做戏,想着看个父子相残的好戏也不错,还省得自己亲自动手。

  可惜,他没想到最后画风一转,父子相残似乎渐渐变成了父子情深,不禁顿时怒气大盛。

  鼓掌的同时,他不屑地说道:“好一个父子情深,真感人。灵王,你们这一唱一和地,惺惺作态给谁看啊?时间我已经给足了你,既然你还下不了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他冷冷盯着萧陌,眼神顷刻间充满杀气,接着狠狠道:“我正愁找不到你,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你们这对狗男女,偿命吧!”

  说罢,风清云振臂一挥,一柄折扇豁然出现在他手中。接着他撒手一抛,折扇咻一下在他跟前展开。同时他双臂环绕折扇轮一圈后,张开奋力一振。突然,“乾坤”两个大字闪了一下,一阵狂风呼啸而下,化作千万利刃,寒气逼人,又似千军万马震人心魄,如骤雨一般密密麻麻,直指萧陌和白冰清,倾泻而下。

  “乾坤拂仙扇!”灵王一愣,脱口道。

  风清云所祭出的折扇,名叫乾坤拂仙扇,是清风境中数一数二的法器,也是名震天灵界上古法器之一。

  风清云的如此强大的灵术,通过乾坤拂仙扇毫无保留地打下,密密麻麻地完全将萧陌和白冰清两人笼罩,躲也无处可躲。这一下来,萧陌只怕不死,也该废了一半了。

  “危险……”千钧一发之际,灵王大喊道。同时,反掌一拍,杵在他跟前的追命鬼王幡飞闪而出,伴着一股强烈的幽灵道灵力,直接冲击风清云的灵术。

  “轰!”鬼王幡硬生生地挡在萧陌上空,散开一个幽暗的光屏,和风清云的灵术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天崩地裂一般的轰鸣。

  心底血脉相连的亲情,任凭恼怒是如何绝情地责备,关键的时刻,终究是无法割舍的。

  只见轰鸣声刚刚响起,灵王也已经第一时间闪身出现在鬼王幡下,探手将鬼王幡狠狠拉下,并笔直地将鬼王幡重新杵在地面上。他自己则凌空飞起,停下鬼王幡上空,然后振臂一呼。

  一瞬间,以追命鬼王幡为中心散开了一个巨大的招魂阵。阴暗的夜里,一望无际,仿佛笼罩了整片大漠一般。鬼哭狼嚎声瞬间四起,到处都是魑魅魍魉,不停缭绕。同时天气骤变,阴霾快速吞噬了大漠的每一道月光。只剩下招魂阵中,暗绿色的灵光微微闪烁,格外阴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