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雁丘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偿命

雁丘墓 一株藤蔓 3539 2020.07.29 12:00

  突如其来的异象,让风清云也错愕不已,他停在半空中,一直沉着脸,默默看着。此时白昱对他行礼拜见,他才愣了一下,错愕地看着白昱。

  出于两境的交情,风清云收敛了心底悲愤,寒暄道:“昱儿?多年不见,你都这么大了?你师父近来可好?”

  “承蒙风师叔惦记,师父他一切安好。”白昱道。

  “那就好!”风清云点了点头,说罢目光转向白昱身边的白玉洁,脸色重新沉了下来,接着问道,“她是谁?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为什么来西荒这种阴邪之地?”

  白昱礼貌地又作了个揖,答道:“回风师叔,她叫白玉洁,正是昱儿妻子。旁边那位是她姐姐。据我所知,她们都心地纯良,并非歹人。还望风师叔不管什么情况,能通融一二,手下留情,给她们留一条活路。”

  风清云听完,脸色大变,严肃道:“你怎么会跟这些妖女混在一起,这是你师父给你指的婚事吗?”

  “不是!与家师无关。”白昱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不过玉洁并非什么妖女,家师常说:‘灵界众生皆有灵,善恶乃在于人心。我们天幽妖三界,都是凡灵,同宗同源,殊途同归。各境各安一方,各治其家。其本质都是一样的。不分东荒西荒,也不分南疆北疆;更不分天灵、幽灵和妖灵。’我和玉洁的事,虽未曾禀报师父,但师父让我随心而活,我们也并非行凶作恶之徒,又两情相悦,相信师父一定也是赞成的。”

  这么一番话,若是长辈对晚辈说,那是语重心长,循循善诱。可晚辈对长辈说,那就是另一番意境了。

  风清云听着也感觉仿佛在被一个小屁孩教导自己似的,听到最后,慢慢脸都绿了,直接冷哼道:“哼!流光师兄可真会教徒弟。好得很!就你们长乐境的人是好人!就你们明事理!我们清风境都是不会分辨青红皂白的三教九流之辈!”

  白昱听罢,意识到自己一时情急,竟忘了顾及长幼尊卑,不禁大惊,连连解释起来:“风师叔,弟子并非此意,你误会了。弟子只是不知道风师叔和她们是何过结,竟让你老人家屈尊,亲身来到这种地方。同时想恳请风师叔大人有大量,饶过玉洁姐妹二人。”

  风清云瞪着他,又哼了一声,冷冷道:“哼,过结?那不是什么过结,是不共戴天之仇!你自幼不是把你风皓师兄当手足看吗,如今你风皓师兄就是那对狗男女给害死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立马将这对狗男女给我杀了。二,立马给我滚回你们长乐境去,别让我看到碍我眼睛。”

  “什么?”白昱听罢,惊愕不已,问道,“风皓师兄死了?”

  灵界中都是凡灵,都有灵根护体,但凡体内灵根不被毁,随随便便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也是再普通不过了。白昱怎么也没想到,才不过十几年不见,儿时的好友就已经和自己阴阳相隔了。

  他不敢置信地转头看着身边的萧陌和白冰清,不解道:“你们真的害死了风皓师兄?”

  萧陌倒也不推脱,看着白昱,他坚毅地点了点头,狠狠道:“他该死,他趁人之危,玷污冰清的身子,我是冰清的丈夫,岂能容他。”

  “不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做,风皓师兄不是这种人。”白昱不敢置信道。

  “哼!”萧陌冷哼一声,说道,“没错,在你们这些天灵界的伪君子眼中,你们天灵界个个都是好汉,我们幽灵界全是邪魔歪道。”

  说罢,他抬头看向风清云,歇斯底里道:“可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啊。你一代天师,欺负一个弱女子,残害刚满三岁的无辜小儿,算什么英雄好汉?”

  风清云听罢,顿时横眉怒目,瞪着萧陌,咬牙切齿道:“好,成全你,我现在就先结果了你!”

  说罢他重新祭出手中的乾坤拂仙扇,凌空打出,整个人跟着闪电一般俯冲而下。

  “陌儿闪开。”一直停在远处默默看着的灵王,看到这里,终于一声惊呼,也重新祭出追命鬼王幡闪了过来。

  “砰!”

  伴着一声巨响,两个上古法器碰撞在一起,顿时灵光荡开,有那么一瞬间,几乎撑开了整个大漠黑暗。

  挡下风清云第一下攻击后,灵王重新将追命鬼王幡杵在地上,瞬间在此处重新布下了万灵朝宗的大阵。

  终于,两人真真正正地正面交锋起来。

  两人灵力都有极高的造化,在灵力境界等级中,从初灵境,到入灵境,到通灵境,再到初天灵境,再到入天灵境,最后到通天灵境。

  从两人灵术威力来看,至少也已经是入天灵境高阶以上,甚至可能已经突破,并进入了通天灵境。

  而且两人所使用的的法器,也都是名镇一方的上古神器。

  这一仗打得是风云变幻,天昏地暗。

  然而,尽管两人旗鼓相当,但这一带阴气太盛,更是大大有利于灵王使用的万灵朝宗。没僵持多久,风清云就渐渐感觉有些吃力。

  一直守在远处万幽境众人,眼看灵王久攻不下,此时也在蠢蠢欲动。

  风清云正暗暗心惊,这时,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女子,怀抱一个小孩,缓缓飘落。

  女子名叫凉芸,正是清风境东南西北风四个风位主司天师之一的西风分支主司天师。

  在清风境中的五大天师,就属她最足智多谋,能屈能伸,懂得进退。

  风清云离开清风境那天,她意外看到,觉得有蹊跷,就暗暗了解情况,跟了出来。

  来到这里后,她又一直暗暗打听细节,不曾露面。直到现在,眼看风清云陷入死角。进,攻不下;退,也没台阶退。为了拉风清云一把,也为了护住清风境的威名,她才现身。

  “风师兄,灵王,可否罢斗听我一言。”凉芸抱着小孩,停于半空,运足所有灵力灌于嗓门,朗声道。整个人,显得格外肃穆凌然。

  饱含灵力的声音,袅袅回荡。所有人都不禁同时朝她看去,就连风清云和灵王,都不自觉地同时停下了手中催动的灵术。四周突然恢复一片死寂。

  凉芸侧头看着她自己搂在怀中,正趴在她肩膀熟睡的孩子。她伸手轻抚了几下小孩后背,淡淡问道:“灵王,在下清风境西风主司天师凉芸,特意前来让你瞧瞧,这是不是你孙子?”

  孩子趴在凉芸肩膀上,脸背对着所有人,黑暗中没有人能看清小孩模样。只知道那小孩,的确是三岁左右大小的样子。

  灵王凝神瞧了瞧,疑惑道:“你如何找到他的?”

  “哼!”凉芸冷哼,却没有回答,只淡淡道,“你可看仔细了,这是不是你亲孙子?若是,那你孙子我可给你救下了。但我师侄风皓却的的确确被你儿子萧陌给害死了,这笔账该怎么算?”

  灵王听罢,不禁也冷哼一声,不屑地看着凉芸,冷道:“哼,随便找个小孩,正面都不给我瞧一眼,就想蒙混我?你当我灵王这个称号,是出去要饭要来的吗?”

  凉芸听罢,冷冷一笑道:“好,那你已经看仔细了,是不是?没关系,看来这个孩子真不是你亲孙子。既然如此,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那我也只好就地处理了。你们可以继续你们的打斗了。”

  说罢,凉芸直接举起小孩,柔声道:“孩子,既然你不是灵王的孙子,那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命苦了。”

  在场所有人,依旧无法分辨小孩身份。也看不清凉芸这是在唱哪一出,正暗暗揣度她用意。眼看凉芸就要对小孩出手,却没有一个人阻止。

  突然一直昏迷不醒的白冰清,就像回光返照似的,猛然惊醒过来,凄厉大喊:“不要!”

  说罢,她挣扎着爬起身来,抬头默默看着空中凉芸举在手中的小孩,喃喃道:“逸儿,真的逸儿,真的是逸儿啊!”

  萧陌惊愕不已,连忙过去扶住白冰清,问道:“冰清,真的是逸儿?逸儿真的还活着?这么黑,这么远,就算看到正面,也认不清,你是怎么确定的?”

  “是逸儿,真的是逸儿。他身上有并蒂莲灵粹,我亲手为逸儿注入的,我能感应得到。我们的并蒂莲灵粹是云梦境的侍香仙子亲自用我们的灵根提炼的,只有我和妹妹有,不会有错。萧陌哥哥,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那真的是逸儿,他还活着。”白冰清无助地看着萧陌,哽咽道。

  “原来真的是逸儿,冰清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我们的孩子有事的。”萧陌听罢坚毅道,说完轻轻放开白冰清,站起身来,朝天空接着大喊道,“把孩子还我?”

  凉芸淡淡一笑,对手中的小孩柔声道:“原来你真的灵王的孙子,有意思。”

  说罢,她重新将小孩拥入怀中,朝萧陌接着朗声道,“萧陌,你给我听好了,这笔账,没这么简单。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自行了断,给我师侄皓儿偿命;二,若你贪生怕死,那这笔账就用你亲儿子的命还吧。”

  “是他趁人之危,玷污我的妻子。他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萧陌不依,大声争辩道。

  然而,凉芸完全不跟萧陌作任何争辩,听罢,直接重新举起怀中的孩子,同时冷哼道:“哼!我言尽于此,既然你贪生怕死,不肯自行了断,那就让你儿子来了这笔账吧。”

  说罢,她看着孩子冰冷的脸略微沉了下来,又柔声道:“孩子,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既然你爹不愿死,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说罢,凉芸盯着孩子脸,顿时格外冰冷而坚决。同时手上灵光一闪,毫无商量余地一般,催动了灵力。

  “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求求你……”眼看凉芸就要再次对小孩出手,白冰清大惊,顿时跪地大声哀求。

  同时,萧陌也不由自主地往前窜了两步,接着歇斯底里地大呼道:“不,放开我的孩子,放开我的孩子。我自毁灵根,我自毁灵根,我的命给你,给你!”

  话音刚落,他不假思索地提起右手,运足全身所有灵力,毫不犹豫地往自己天灵盖打下。

  顷刻间,他灵光四溅,所有的灵力仿佛顷刻间就像决堤的海,刺眼地迸射而出,再瞬间溃散。

  接着,他身体晃了晃,倒在地上,双目依旧直愣愣地盯着凉芸手中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