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雁丘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仇根深种

雁丘墓 一株藤蔓 3063 2020.07.30 12:00

  除了天上充满仇恨的风清云和凉芸,地上所有人看到萧陌自毁灵根,全都不禁浑身一阵颤抖,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气,嗟叹不已。人,一旦为人父母,原来真的是可以把自己生命的一切都奉献给孩子。

  看着萧陌自毁灵根倒下,白冰清也顿时感觉心被狠狠撕绞一般,第一时间大哭大叫地趴到萧陌身上,整个人撕心裂肺的,几乎气都喘不过来。

  远处的灵王,他不愿相信凉芸手中的孩子就是自己孙子,一直站在远处默默看着不作声。直到这一刻,他筑着高墙的内心,才猛烈地崩塌。深藏在心底的所有情感,顷刻间就像汹涌的洪水决了堤,顷刻间翻涌而出,完全无法抵挡。

  有那么一瞬间,他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口,失声地深深倒吸一口气,几乎直接把气咽下去就呼不出来。

  缓过神来后,他顿时放下了身为灵王的所有身段和威严,疯了一般狂冲了过去。来到萧陌身边,他一把将白冰清推开,撕心裂肺地大喊道:“滚开!”

  同时他瘫坐在地上,一把将萧陌揽起,肝肠寸断地痛骂起来:“你个逆子,你怎么能这么草率就自毁灵根?你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于心何忍?你于心何忍?你个逆子……”

  萧陌此时还强撑着一口气,然而,不管是白冰清如何痛哭,还是灵王如何痛骂,他似乎都完全听不进去。自始至终,他都直愣愣盯着凉芸手中的孩子,一刻也没有移开视线。

  “还……我……孩……子……”最后,他一字一顿地,虚弱地将自己的要求重申了一遍,声音无力得仿佛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可惜,他等不到空中凉芸任何的回应,说罢,最后一口气也咽了下去,头一歪,瞪着眼睛陷入灵王怀中,含恨而终。

  此时空中的凉芸默默看到这里,不为所动地冷冷一笑,将孩子重新搂回怀中。接着她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风清云,淡淡道:“风师兄,人死不能复生,事已至此,皓儿的事,也只能就此罢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马上离开。”

  风清云看完这一出,虽然丧子之痛永远也无法痊愈,但心头的仇恨倒是已经消得差不多。听玩凉芸的话,觉得言之有理,于是点了点头,两人就要转身离去。

  灵王觉察到两人离去,内心的悲痛顿时沉了下去,瞬间化作满腔愤恨,表情突然变得格外深沉,目光也变得格外锋利冰冷。

  凉芸和风清云还没来得及催动灵力,他直接放下萧陌,猛然抬头间,灵光一闪,直接闪身进入上空,挡在风清云和凉芸跟前。同时绷着脸,朗朗说道:“二大司命、三大幽圣姬、八方鬼使、以及众弟子听命。结阵!”

  一瞬间,万幽境众弟子纷纷飘飞起来,浩浩荡荡地散开,黑压压地一片,密集地在大漠上,闪电一般地穿梭。

  而招阴引幽二大司命,则各持自己的黑白招魂幡,直接闪身进入半空。三大幽圣姬,和八方鬼使,也各自祭出自己的法器,也跟着飞上去。十一个人各司其职,顿时连成一个浩大的法阵。

  然而凉芸却面不该色,看着灵王冷笑一声道:“灵王,你们人多势众,我们只有两人,的确斗不过。但若想留住我们?你也太小瞧我们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事本是晚辈的恩怨,我们没有倾全境之力灭你们万幽境,就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还有,你这孙子,你是不是也不想他活了?”

  然而凉芸说话期间,灵王凝神看了看那孩子,却突然愣了一下,接着很快恢复了冰冷的表情。待到凉芸把话说完,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反应。

  地上的白冰清,在灵王放开萧陌后,她重新往萧陌身边爬去,此时她才刚爬回到萧陌身上,就听到凉芸的话,她顿时转身抬头看去,再也顾不上萧陌,直接催动体内最后一丝灵力,奋不顾身地飞起,直接往凉芸略去。

  “还我孩子……”白冰清一边飞上去一边坚决地大喊。

  她本想萧陌连灵根都毁了,凉芸再怎么说也该把孩子换回来了。

  却不想,凉芸听罢,只微微侧头,斜视着白冰清飞来,冷哼一声,反而顿时眼露杀气,狠狠道:“来得正好,你这个罪魁祸首的贱人,害死了我皓儿,你的账还没算呢。”

  说罢,她搭在怀中小孩身上的右手,往前一摆,灵光一闪,一把羽扇豁然出现。

  这把羽扇名叫西风王母令,正是清风境西风主司天师的专属法器,也是清风境中的上古法器之一。不但威力无穷,而且绝美异常。扇柄是一根纯净白玉,上面刻着一个令字。饰绒也是纯白色的绒毛,扇面则是三根冰蓝色的单眼孔雀翎,莹莹泛着幽幽的蓝光。

  “姐姐……”白玉洁见状顿时一阵大呼。

  她刚才虽然一心牵挂着白冰清,却爱莫能助,只能一直愣在旁边默默看着。如今看到白冰清突然往凉芸飞去,又听完凉芸的话,再看凉芸祭出的法器,她不由得心里大惊,伴着一声惊呼,再次奋不顾身地跟了上去,

  此时凉芸手持羽扇,顿时灵力大盛。她也不理会白玉洁是否跟上来,直接摊开手掌,羽扇咻一下飞起,并悬浮于她掌心。同时她拈起手指,轻弹两下。一个令字跟着在指间闪了一下,然后她手腕一个旋转,将手掌提起印在羽扇上。

  “咻~咻~咻~咻~咻~”灵波顿时一层一层地以羽扇为中心荡开,同时,荡开的灵波中心,一道强劲的灵光,直接朝着刚刚靠近的白冰清猛烈地冲击而下。

  说时迟那时快,这整个过程,不过顷刻间的功夫。跟上去的白玉洁还没来得及靠近,白冰清就已经随着灵波的冲击,狠狠陨落,并撞在她身上。接着,两人双双斜飞出去。

  白昱自从听到风皓的死讯,就十分震惊,后面接二连三的变故,更让他一直错愕不已,他也是一直一言不发地愣在原地。直到看到白玉洁跟着白冰清往凉芸飞去,他才心里大惊。白玉洁是他至爱自是不必说,更何况白玉洁肚子里还有他们没来得及问世的孩子。

  奈何他刚缓过神来,还没来得及追上去阻止,凉芸的灵波已经冲击而下。

  “不……”白昱看着斜飞出去的姐妹两,脱口一声呐喊,顿时脚一蹬追了出去。

  灵王带领万幽境众人布了这么大个阵,却迟迟不发令起阵,直到凉芸的灵术对白冰清打出之后,他才趁此机会只身掠过去对凉芸发出了攻击。

  凉芸一个措手不及,只好凝聚灵力防御,并同时直接将孩子移过来抵挡。

  灵王冷冷地探了探孩子后背,并趁凉芸此刻无暇顾及,在小孩子身上种了一道灵术,然后直接撤退开去,没有再发起任何攻击。而周边万幽境的所有人都早已就位,就待一声令下,灵王也还是没有发令。

  凉芸以为灵王是顾及孩子,得意地笑了笑,咻一下收了羽扇,直接和风清云扬长而去。

  “灵王,孩子我带走了,你放宽心,冤有头债有主,我堂堂清风境不会无故虐待无辜小儿。你若不服,有本事就杀到清风境来,我们随时恭候大驾,绝不退避。此时此刻,恕不奉陪。”一边离去,凉芸一边朗声说道,声音幽幽地回响在大漠间。

  看到凉芸和风清云的离去,灵王还是不发令起阵,二大司命三幽圣姬以及八方鬼使终于按耐不住,纷纷自作主张地收阵,追了上去。

  然而灵王却愣在半空无动于衷,面无表情的脸缓缓俯下,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萧陌,憔悴地说道:“不用追了,那孩子不是逸儿,我刚刚已经看清楚了。”

  追上去的众人听罢,猝然停下,一个个僵在半空看了看灵王,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萧陌,皆惊愕不已,十几个人一人一句,同时诧异地惊道:

  “什么?不是幼主?”

  “什么?那少主不是白死了?“

  “什么?那意思是:幼主和少主都死了?”

  “什么?就算不是幼主,难道我们就应该这样算了?那少主和幼主死也不瞑目啊?”

  ……

  清风境的飞行灵术的确了得,刚才灵王一路追着风清云,尽管他灵力不比风清云弱,却依旧不停地让风清云腾出手来攻击萧陌,这才刚刚发生,他此刻都还历历在目。

  若是直接正面交锋,自己真的不比风清云和凉芸任何一个差。但凉芸说的话却也是事实,若他们一味地躲闪,起这么大个阵也未必能把他们留下,就算追上去也是白白耗费灵力。若是非要追到清风境的老窝,那他们的确是无处可躲了。但到时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他们那边,只怕需要躲的已经不是他们,而是万幽境这一方了。

  这些,灵王心里明镜似的。

  “不会就这么算的,但不是现在,总有一天这笔账我要他们加倍奉还。”灵王依旧默默看着萧陌遗体,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坚决地回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