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雁丘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天灵天幽

雁丘墓 一株藤蔓 3121 2020.07.24 16:47

  老头子不敢多问,只好重新颤巍巍地站起来。接过玉匣后,他轻轻一揭。

  突然,眼前一黑,身边平静祥瑞的仙境,顷刻间荡然无存。

  仿佛突然闯进了一个远古的战场,到处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又瘴气弥漫,阴森可怕。地上鲜血流淌,天上乌云蔽日,偶尔一声惊雷,天崩地裂一般,震慑人心。

  狂风呼啸不止。或如泣如诉,毛骨悚然。或如哀嚎如怒吼,撕裂天地。隐隐约约还掺杂各种惨叫声,嘶吼声,哭泣声,悲鸣声。

  老头子还没缓过神来,突然一把飞剑,迎面刺来,瞬间穿过他胸膛。

  “嘣!”一声闷响,老头子身体一僵,顺着飞剑刺来的方向飞出了好几丈,才重重地倒在地上。同时,他嘴巴一张,眼一瞪,有一瞬间,他乍然停止了呼吸,休克了过去。

  半晌,老头子突然腰一拱,大口地倒吸了一口气,才醒了过来。

  “没有死?”他颤巍巍地抬起手,摸了摸胸膛。除了摔得浑身痛,却没有伤口。

  又捡回一条命,他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实在匪夷所思,每一幕都超出了他的认知,每一幕都够他死上几回。几十年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心里充满恐惧和不解,不知道这次又是掉进了什么样的地方,他连忙挣扎着爬起身来。

  忽见一少女,一身白纱衣裳,迎风而起。缓缓升至半空,停了下来。

  少女18岁模样,面容绝美,天下无双。眼睛紧闭,表情安详。双臂展开,恍若一朵雪白的轻灵美丽的盛开的鲜花。长发背在身后,刚好避开风势,柔顺地垂至脚跟。如此圣洁,如此纯净。

  只见她缓缓升至半空,停了下来。身边包裹着无数的圣洁无比的光索,四面八方地发散开去,乍一看恍若一个普照大地的小太阳。

  老头子再细细一看,才发现每一根光索的另一端,都连着一个仙灵。各式各样的仙灵,有的像仙子,有的像小精灵,环绕着少女,布满了整片天地,不停地飞舞吟唱。而光索正是仙灵门所催动的灵力,似乎正在催动一个大阵,进行一场盛大无比的仙灵祭典。

  “不……”正当老头子惊骇不已,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贯彻天地。

  老头子浑身一震,幽幽转身寻声看去。只见远方天空,有一个白衣公子,20出头的模样,极为俊美。只是表情十分痛苦,万般无助地凝视着白纱少女。

  白衣公子眼看仙灵们的灵光越来越强烈,他绝望地闭上眼,喃喃道:“天灵,我来陪你。”

  说罢,身体一闪,化作一道幽暗的灵光,闪电一般往光索中心的白纱少女飞去。

  “轰……”伴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灵光被白纱少女四周的灵光反震出来,恢复白衣公子的模样,在半空恍若一片枯叶,在狂风中颠来倒去地坠落。最后掉落在一块墓碑边上,幽怨地仰望着空中的少女,无法动弹。

  老头子目光一直顺着白衣公子掉落而凝望,这时墓碑上“雁丘”两个大字,顿时映入他眼帘,定睛一看,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赋在墓碑上的雁丘词。

  雁丘的传说,在民间也是有流传的,老头子也略知一二。只是千万年过去,汾水在哪里早已无人知晓,雁丘也再也没人见过。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看着远处墓碑,老头子脱口将诵处了传说中的词句,喃喃道,“我这又是到了哪里?这难道就是传说的雁丘?这些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仙灵?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当老头子陷入沉思,一丝丝的黑气从墓碑渗出,无声无息地跟白衣公子幽怨的眼睛产生了共鸣,然后不知不觉地将他完全笼罩,连一身洁白的衣裳,也像染了墨一般,通体乌黑。

  最后,他整个人在黑气的笼罩中,幽幽浮起。柔顺的长发,也不自觉地披散开来,就像千万只魔鬼的触手,狰狞地随风舞动。整个人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有的意识。除了依旧幽怨绝望的眼睛,没有变。那本该俊美异常的脸庞,早已阴邪可怕,如鬼如魅。

  缓缓飘至半空后,他低下头,面无表情地扫视一眼漫天的仙灵,冷笑一声,缓缓抡起双臂。两道浓郁的黑气,随着抡起的双掌指尖窜动起来。

  片刻后,他突然振臂一呼,伴着两道刺耳的咆哮,漫天的瘴气和阴霾顿时大盛,仿佛顷刻间增加百倍千倍,整片天地陷入了一片混沌。掺杂在狂风那些隐隐约约地咆哮声和嘶吼声,也顿时汹涌沸腾起来。就像整个天地,顷刻间凝聚了一个浩浩荡荡的魔鬼军团,只待他一声令下,就横扫整片天地。

  混沌中,仙灵们依旧争分夺秒地飞舞吟唱,似乎已经无暇顾及四周的变化。

  然而不管这是个什么样的祭典,终究是等不及他玩完成了。只见黑化的白衣公子再次冷冷地轮动双臂,再次呼出。

  浓郁的黑气在身上顿时扩散开去,瞬间化作无数个狰狞的骷颅,一个个拖着长长的尾巴,咆哮着,嘶吼着,饿虎扑羊一般,横扫开去。

  一瞬间后,整片天地都充斥着惨叫声,和黑气的咆哮声嘶吼声掺杂在一起,骇人听闻。

  每一个骷颅所到之处,都是摧枯拉朽一般的破坏,整片天地顷刻间满目疮痍。固若金汤的仙灵大阵,也顷刻间溃散一地。有些灵力较弱的仙灵,甚至就像被撕绞一般,血肉横飞。而被波及的凡界众生,更是直接灰飞烟灭。

  空中的白纱少女随着仙灵的溃散,终于缓缓睁开双眼,在一片惨叫声中,醒了过来。

  她似乎反而安然无恙,悬浮在空中,脸上没有惊讶,也没有惶恐。她甚至不看一眼地上惨叫的众人,只是凝视天幽,眼神空洞凄凉,全是深不见底的心疼和悲伤。

  “天幽……”少女轻声呼唤,声量轻得仿佛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在呼啸的狂风中,在各种惨叫声和咆哮声中,格外微弱格外凄凉。

  然而,这般微弱的呼唤,却仿佛能穿越狂风,穿越了咆哮的天地,直接来到天幽跟前,穿透了他的身体,直击他的灵魂。

  两人正是传说中天灵珠和天幽珠所孕育的双雁,正是灵界那对天下无双的绝世恋人天灵和天幽。

  听到天灵的呼唤,天幽浑身一震,幽幽抬起头,重新凝视着少女。那冰冷又阴邪狰狞的脸,顿时松懈,重新陷入深不见底的悲痛。

  风依旧舞动天灵的衣裳,天灵依旧皎洁无暇。只是凝望天幽的眼神,有一股恍若隔世一般的深邃和悲伤,慢慢侵袭她平静的脸。

  两人相互凝望,相对无言。许久,天灵才微微扬了扬嘴角,凄楚的表情,挤出了一个牵强绝望的微笑,凌空缓缓走向天幽。

  天幽一动不动的,任凭漫天黑气骷髅依旧肆虐咆哮,他也没有再理会,只凝视着缓缓走近的天灵,同样凄楚的表情,看不到任何的情感变化。

  不久,天灵走到了天幽跟前。天幽身上那股浓郁凶煞的黑气,顷刻间将她完全吞噬。然而,她全然不管不顾,直接将自己纤弱的身体,完全窝进天幽的怀中,双手环过天幽健硕挺拔的身躯,头轻轻依偎在天幽的肩上。完完全全地陷入天幽的胸膛,毫无保留。仿佛恨不得融为一体,永远也不再分开。

  感觉到天灵身体的温度那一刻,天幽浑身又一震。他深深倒吸了一口气,表情变得恍惚而深邃。但他依旧失了魂似的,一动不动的,任凭天灵贴在自己胸膛,双手自然而然地搭在身体两侧,也没有任何回应。

  天灵依偎在天幽肩膀的脸,眷恋地蹭了蹭天幽的脖子。这时,一滴眼泪渗出眼角,滴在天幽的脖子上。接着她凄楚地闭上眼睛,微微收紧双臂,更加用力抱紧天幽。同时,她全身上下,泛起一层微弱,却异常皎洁的光芒,慢慢将天幽笼罩。

  突然,一股肝胆俱裂、形神俱灭一般的痛楚,侵袭天幽全身上下。

  “啊……”

  天幽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面孔瞬间狰狞可怕。他猛烈地咆哮、猛烈地惨叫起来。声音震天撼地,痛苦异常,惨烈异常。一直搭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终于抬起,抓着怀中的天灵,或胡乱地撕扯,或狠狠地敲打攻击。

  同时,天地间那无数个黑气骷颅,枪林弹雨一般,从整片大地的四面八方窜起,咆哮着飞回空中,不停地冲击天幽怀中的天灵。

  每一次冲击,都让天灵身体不自主地一阵抽搐。她纤弱身体,窝在天幽宽阔却凶煞的胸膛,在浩浩荡荡的黑气骷颅中央,显得如此无助,不堪一击。但她拥抱天幽的双臂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用力。头部依旧紧紧依偎在天幽肩膀上,双目依旧紧闭。只是表情痛苦异常。鲜血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溢出嘴角,源源不断流出。

  僵持了许久,伴着天幽撕裂苍穹一般的嘶吼声,终于身体一震抽搐,一口鲜血猛烈吐出。悬在高空的两人,在天灵的在作用下,终于幽幽飘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