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雁丘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诡异的枯林

雁丘墓 一株藤蔓 3245 2020.07.25 15:59

  六年后。

  在东荒和西荒的交界处,有一大片连绵的山脉。山脉深处有一位老人,独自穿行。看他样子,年纪挺大,风尘仆仆的,略显风霜。不过,看他神态,倒是神情抖擞,身姿也矫健,还身穿道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不似一般的寻常老人。

  此人正是六年前那个老头子,自从离开结界后,他就以星辰子自居,甚至连自己本来的名字都忘了。这些年,他一直修炼星辰符,还在市井上买了一套道袍穿上,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星辰子悟性的确不高,又没有灵根。六年过去,他虽然每天都坚持修炼,如今他的灵力依旧处于初灵境的初阶。不过,若与当年那个糟老头子相比,那倒是天壤之别了。

  天灵珠依旧在他身上,当年结界中经历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恍如昨日。只是到今天,他依旧弄不明白其中意义。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胡乱地猜测。紫衣女子的话,他倒是没有违背。从练习星辰符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对天灵珠使用乾坤颠倒和往生符,尽管他最初连灵力都催动不了,他也不敢怠慢。一直坚持到现在,一天都没有停下过。

  可惜六年过去,他依旧居无定所,更无法将天灵珠好好供奉。每天都在东奔西走,只为寻找合适的地界落脚。

  今天,他误打误撞地来到这片两荒交界的山脉。午后,在丛林中的一处斜坡,他不小心摔了一跤,从斜坡滚了下去。

  幸好他经过六年的修炼,有些灵力护体,也没撞上什么致命的东西。因此滚到了斜坡底部停下来,他也没受什么伤,只是有些狼狈。

  踉跄地站起身来后,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后他不经意地环顾四周,顿时傻了眼。就这一个斜坡的距离,两边却恍若两个世界。

  只见林中每一棵树木都高耸入天,十分粗壮。最小的树干,也得两个人合抱,才能揽得住。

  然而,此刻已经初夏,这一整片山脉,别处都郁郁葱葱的。眼前浩浩荡荡的一片古树,却一片绿叶都没有。一棵棵干枯地伸展着枝丫,显得苍劲又萧条。

  林间有一层薄薄的雾气,像一缕轻纱,把整片枯林笼罩。阳光穿过稀薄的雾气,失去原有的耀眼和炙热,依稀地映在大地上,有一丝阴冷。

  枯林地势十分平坦,却看不到边际。或许因为雾气朦胧看不清,又或许确实一望无垠,星辰子心里无法确定。地上铺着厚厚一层枯枝败叶,风一过,哗哗哗地一阵躁动,总有几片飞舞轻扬在薄雾中,显得整片森林格外死寂。

  星辰子以为像6年前那样,又误进了什么结界,猛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看到身后绿树青山依旧在,才松了口气。

  再回头扫了一眼这一片枯林,他不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连忙转身离去。他现在灵力尚处于起步阶段,他自己也心知肚明,实在不敢去探索这些未知的危险。更何况六年前那个结界,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命运和责任,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他也实在不愿去探索这些未知的危险。

  然而,正当他转身离去,一阵女子的嘶声裂肺的哭喊声,从枯林深处隐隐传来。听着似乎十分遥远,穿越枯林的薄雾传到星辰子的耳朵,音量已经十分微弱。

  然而,哭喊声中的那股心如刀绞一般的悲痛,却十分清晰,深深撩动星辰子心底的恻隐之情,让他不禁收起刚迈出的脚步,猛然回头,往枯林深处看去。

  整片枯林依旧雾气笼罩,阴冷苍凉,除了女子隐隐的哭喊声,一片死寂。

  星辰子默默凝望,有点犹豫不决,心里好多疑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如此死寂?又为何会有个女子在里面痛哭?何事让她这么悲痛?

  犹豫了好一阵子,哭喊声依旧没有平息,星辰子一个深呼吸,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结果越往前,雾气越浓,空气越是阴冷。枯林却没太大变化,依旧是一望无际的苍凉。

  星辰子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到了哪里,这片枯林到底有多大。只知道此刻,不管身前还是身后,都同样苍凉一片,却了无生息。

  不知不觉,女子哭喊声消散了,星辰子却依旧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不说人影,就连个虫鸣鸟叫都没有。四周恢复一片绝对死寂,只有风偶尔吹过的时候,地面的枯叶随风哗哗的响起。

  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星辰子心底的怜悯之情,随着哭喊声的消失,逐渐被不安和恐惧掩盖。

  他后悔不已,抬头看了看天,才发现,这一直朦朦胧胧的阳光,竟让他忽略时间的变迁。不知不觉间,太阳已将西下,此刻已经接近黄昏,他竟一直没注意。

  这个时辰,又该到了给天灵珠催动符咒的时间了。而且今天,不多不少,正好是持续施咒6年的最后一天。

  这么关键的一天,没想到赶上这么个鬼地方。星辰子心底的恐惧,不禁参杂一股强烈的焦虑。

  “怎么办,怎么办……”他瞬间像个热锅里的蚂蚁,慌慌张张地环顾四周,想找个安全隐秘的地方施咒。口中也不自主地喃喃自语,满脸都是不知所措。

  回头是不可能的了,来时的路这么远,少说也走了一两个时辰了。而且一路上都是什么景象,他也见过了。如今只能继续往前,祈祷前面不远就能走出这片可怕枯林,或者能有个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也行。

  他心急如焚,连忙加快了脚步,又继续往枯林深处走。

  不知道又狂奔了几里路,四面八方,依旧是一望无际的苍凉。

  星辰子无奈地停下脚步,又扫了一眼四周。看着满林参天的枯树,若是躲在其中一樽树干边上,倒是能遮住一方视野,挡住一方风沙。只是如此苍凉诡异枯树,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精怪。可是,想有个理想的庇护所,却也是不可能了。

  “来不及了,怎么办……”星辰子犹豫不决,看了看天,太阳马上就下山了,马上就过了六年来,从来没变过的施法时间。

  已经别无选择,最后他再也管不得那么多,只好就近找了在一片低洼,盘腿坐下。拿出玉匣子打开,放在地上。

  放置好后,星辰子又不安地环顾一眼四周。心想又一次暗暗祈祷:6年来都没碰见过什么精怪,这里似乎的确没人,但愿不是什么精怪。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施咒。

  只见他将左手悬空放在小腹前,手心向上。接着右手拈起手指,在左手掌心比划起来。同时,一道微弱的灵光亮起,随着右手比划的指尖幽幽地穿梭。

  不久,右手在左手掌心轻轻一点,再往上一提,一道符印随着他的右手指尖迅速从左手掌心提了出来,悬在他的胸前,泛着一层微弱皎洁的光。

  接着相同的步骤,又走了一遍,很快从左手掌心再次提出另一道符印。

  两道符印都悬在胸前后,星辰子轻轻轮动双手,使符印随着双手流动一圈,最后收在双掌之间,合在胸前。

  再摊开双掌时,一道道灵光闪动,掌心的两道符印化作一个个符文一般的印记飘了出来。一个接着一个,围成了了几道由上至下的印链。像是一句句符文真言,有长有短,参差不齐。

  同时玉匣子中的天灵珠,跟着幽幽飘起,与符印链条相互作用,并幽幽旋转起来。

  这时天边朦胧的夕阳,缓缓沉落地平线。暮色笼罩了天地,枯林中雾气越发浓郁阴冷,一片绝对的黑暗,没有月光,也看不到星辰。不知不觉间,风开始变得猛烈,不停地吹起枯枝败叶,伴着沙尘不停地打在星辰子的脸上。

  星辰子内心越发恐惧。风沙肆虐倒没什么,只是四周过于阴冷诡异。而且黑暗完全吞没了一切,让他心里一点着落都没有。好在天灵珠在他催动的符咒中,依旧微弱地泛着光,让他内心不至于崩溃。

  然而,看着天灵珠微弱的光,他又担心会招来邪祟抢夺。回想6年前结界中,紫衣女子最后几句话,什么“万物皆贪婪,好物囊中藏。”或许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慢慢地,黑暗完全吞噬了枯林。天灵珠泛出的灵光,也显得格外微弱,仿佛清风一过就能扑灭似的。

  终于这时,星辰子的符咒正好施法完毕。他正犹豫要不要将天灵珠收起,毕竟这一望无际的黑暗,这么一点光,已是他此时此刻唯一的精神支柱。

  可惜没来得及等他决定好,狂风突然猛烈,呼啸着袭来。随风而起的枯叶,打在星辰子的脸上,仿佛一个个巴掌呼上去,让他脸上一阵阵的麻痛。衣衫兜着风沙枯叶不停地舞动,几乎让他跟一个风筝一样飘起来。狂风中,还隐约参杂着一些惊悚的嘶叫声,忽远忽近地掠过星辰子的耳边。星辰子也分不清是不是自己幻听,只觉得就像百鬼夜行一般,阴邪可怕。

  星辰子顿时方寸大乱,没来得及收起天灵珠。咻一下,天灵珠就随狂风飘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