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雁丘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星逸

雁丘墓 一株藤蔓 3223 2020.08.01 12:00

  第二天早上,晨光刚刚照亮星辰子的脸庞,星辰子突然倒吸了一口气,就惊醒了过来。

  才不过两个时辰的晕睡,昨晚的疲惫和灵力耗竭,几乎完全没有得到恢复。然而,惊魂未定的他,醒来后就半点睡意都没有。猝然坐起身来,不安地环顾四周。

  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微暗的晨光中,四周环境倒是挺悠然静美,他却无法安心。

  稍稍打量了片刻,星辰子选了个感觉比较靠谱的方向,直接起身离去。一边走,还一边喃喃地说道:“我怎么突然就到了这里?这到底又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我得赶快打听打听才行。”

  忧心忡忡地走了十几丈,他才突然感觉好像落了什么东西,心里莫名奇妙就空落落的,并猝然停下脚步。

  四五十年来,他一直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走到哪里都无牵无挂一身轻。这一觉醒来,恍惚间,他还真把昨晚救下的小男孩给忘了。

  停在原地,他猛地一回头,看到小男孩弱小的身躯依旧安静地躺在原地,他才记起来。

  小男孩一动不动的,没有醒来,甚至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星辰子愣了一下,沉在心底的怜悯和心疼,顿时又涌上心头。他飞奔回去,同时连连自责道:“该死,我怎么能把孩子给忘了?”

  回到小孩子身边,他第一时间伸手探了探小男孩的鼻息。感觉小男孩的呼吸后,才舒了一口气。

  然而,小男孩呼出的微弱气息,又让他愣了一下,探出的手连忙往上移,摸了摸小男孩的额头,滚烫的体温,顿时渗入了他手心。

  “发高烧?”星辰子惊道,同时整个人又陷入慌乱中。

  虽然自从他修炼灵力一来,就再也没有得过这些凡人的小病,可是以前身为凡夫俗子时,生病的苦楚他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更何况眼前还只是个刚三岁大的小孩子。

  看四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为了尽快找到大夫看病,他只好抱起小男孩,催动灵力,又一路狂奔起来。

  这一跑就跑到了午后,他甚至都数不清跨了几座山,过了几条河。可是眼看怀中的小男孩越来越虚弱,他却依旧看不到一个市集,见不到一处人烟。

  看时辰,差不多又该到给天灵珠使用符咒的时候了。

  尽管昨晚已经是6年的最后一天,但这个持续了6年不间断的习惯,这下结束了,星辰子一下子还真不适应,到了时辰不自觉就想了起来。

  然而,从昨晚在大漠中,天灵珠莫名其妙地骚动起来开始,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让他完全停不下来,他直到此时此刻,竟没有一刻注意过天灵珠是否还在身上。

  想到这里,他猛然伸手探了探怀中的衣兜。还好,匣子依旧揣在怀中。他连忙取出,打开看到天灵珠也依旧安然无恙地静置于玉匣中,才舒了一口气。

  看着天灵珠幽幽泛着皎洁的微光,星辰子扫了一眼小男孩,他突然灵机一动,心想:“说不定这天灵珠能让这孩子痊愈,毕竟这孩子正是天灵珠引我到乱葬岗救下的,没准他们之间还有什么渊源。只是,我该怎么用呢?”

  迟疑了片刻后,他盘腿坐下,将小男孩轻轻放在跟前,并将装着天灵珠的匣子直接搁置在小男孩身上。

  他首先尝试使用灵力催动天灵珠,可惜一点反应都没有。接着乾坤倒转符合往生符,两道符咒,依次又用了一遍。往常每次上这两道符,天灵珠都会幽幽浮起来,可这次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星辰子不禁停下手中的符咒,拿起天灵珠翻来覆去地查看,不解地喃喃道。

  然而,小男孩却等不及他弄明白了。眼看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弱,嘴唇更是严重发紫,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星辰子琢磨了好一阵子后,低头看了一眼小男孩,顿时又方寸大乱。

  这一路狂奔走了这么远,到此地依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点,再想找大夫,也是来不及了。最后,情急之下,星辰子直接将天灵珠塞进小男孩嘴里去。

  “咕噜”

  天灵珠竟直接被吞了下去。星辰子一愣,顿时目瞪口呆。

  六年前的谜团,他一直没有解开。这六年来,对这颗天灵珠,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守护。却没想到此刻,居然就这么被吞了。对孩子有没有害,暂且不说。怕就怕会不会对天地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完了,完了,怎么办,居然吞下去了!”呆呆地看着小男孩,星辰子惊慌地喃喃自语道。

  话音刚落,小男孩竟幽幽地泛出皎洁的灵光,同时,缓缓漂浮起来,停在星辰子胸前。

  星辰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不知道自己除了看,还能做些什么。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最后小男孩重新缓缓降落回到地面上,同时,身上微弱的灵光也逐渐消散。

  再看小男孩脸色,仿佛已经有所好转。只是昨晚在乱葬岗跌跌撞撞,摔出来的满身伤痕,依旧让人不忍心直视。

  星辰子下意识地探了探小男孩鼻息,果然呼吸已经恢复平稳,鼻息也不再烫手。星辰子接着手掌上移,摸了摸小男孩额头。

  这时,小男孩终于迷离地睁开双眼,看着星辰子,虚弱道:“爷……爷,饿!”

  星辰突然浑身一震,一股暖流贯穿全身。他直愣愣地看着小男孩的脸,有那么一瞬间甚至忘记了呼吸。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孤身一人,一直居无定所,一生都在无依无靠无牵无挂地奔波。他没当过父亲,爷爷就更不用提了。

  “爷爷!”多么寻常的一个称呼,却让他有生之年,第一次感觉有了情感羁绊。让他一直空荡荡的心,瞬间填得满满的。

  “饿……”小男孩看星辰子没有回应,可怜兮兮地再次轻唤,声音低得就像耳语。

  星辰子猛然从失态情绪中惊醒,看着小男孩稚嫩脆弱的模样,心底又是一震抽痛。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天灵珠,连忙将小男孩轻轻抱起,紧紧拥入怀中,仿佛此时此刻,孩子就已经是他的全部了,连声道:“爷爷马上去弄吃的!爷爷马上去弄吃的!”

  两三岁大的孩子,能吃什么?星辰子心里也没什么概念。抱着小男孩,只按照自己平日里吃的,摘来一堆野果。又在附近河湾捉了两条鱼,生火烤上。

  尽管他也是从昨天早上到现在,一直粒米未进,此刻也是饥肠辘辘的,但他弄来食物后,却一口都不吃,直接小心翼翼地喂给了小男孩。

  两三岁大的孩子,基本上大人能吃的东西,他们确实也是都能吃了。这一顿,饿了一天一夜的小男孩,吃得倒是挺香。很快就吃饱饱的,又重新沉沉安睡下去。

  这时,看着小男孩安睡的模样,星辰子才踏实地在旁边坐下,把剩下的食物,大口大口地吃个精光。

  饭后,刚好夜幕降临,星辰子抱着小男孩,找了个安全的山洞,再找些干柴生了把火,又找些柔软的草料铺了个睡毯,然后轻轻将小男孩放下。

  终于,他也停下了奔波脚步,守在小男神身边,歇息下来。

  第二天,星辰子早早就醒了过来,提前备了些食物,然后一直默默等待小男孩醒来。

  待到小男孩醒来后,星辰子看小男孩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于是一边带领他吃东西,一边打听了孩子身世。

  可惜,经过星辰子一翻努力,只问出了“逸儿”两个字。仿佛存于小男孩脑海中的其他所有记忆,在爬出土坟的那一刻就全被清空了。

  小男孩正是万幽境灵王的孙子,名叫萧逸。但星辰子并不曾看到大漠那场纠纷,更不清楚其中关系,甚至连万幽境这三个字都没听说过。

  看着小男孩,星辰子心想:“无名无姓无依无靠的老人,遇上了无名无姓无依无靠的孩子,或许这就是天意。既然命运给了我星辰子这个名字,而这孩子只记得一个‘逸儿’,又叫我一声爷爷,那从今天起,他就叫星逸吧。没准,他正是6年前那个结界中的紫衣女子交给我守护的使命和责任。”

  于是,小男孩从此取名叫星逸,饭后牵着星辰子的手,跟随星辰子重新踏上那条还没法让星辰子安定下来的路,一步一个脚印地迈向依旧没有目的地的远方。

  朝阳的光辉把星辰子的身影投在地面上,跟过去的几十年一样,拉得很长很长。只是以前这个身影总是显得格外孤单落寞,此时此刻,多了一个稚嫩的身影相伴,却显得格外的温馨伟岸。

  “爷爷,我们这是去哪里?”走了一段,星逸一脸懵懂地抬起头,看着星辰子道。

  星辰子低头看着星逸,和蔼地笑了笑,回答道:“我们去找属于我们的家。”

  “那我们的家在哪里?”星逸看着星辰子,接着问道,稚嫩的脸,澄净的双眸,特别可爱。

  星辰子又是暖暖一笑,指了指前方,回答道:“就在这个方向,不过还很远很远呢!逸儿不用担心,只要我们一直走一直走,就能走到了。”

  星逸顺着星辰子的手,看了看前方,皱了皱眉眉头,可怜兮兮地说道:“可是爷爷,我好累。”

  “累啦?”星辰子听罢,顿时停下脚步,柔声道。接着,他一边蹲下身子,一边和蔼地接着道,“来,到爷爷身上来,爷爷背你走一段。”

  随后,他背起了星逸,迎着晨光,重新迈开了脚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