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雁丘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吴闯结界

雁丘墓 一株藤蔓 3309 2020.07.24 16:45

  “飞飞飞,让你飞。”

  数万年后,在凡界一处深山老林中,一个头发花白的凡人老头子,捡起一块小石子往天上扔去,愤愤道。而天上飞过的不是什么飞禽鸟兽,正是个人影。

  然而,石子咻一下,还越不过头顶的树梢,就画了个完美的弧线,狠狠地坠落下来。距离天上的飞影,还有十万八千里。

  嗯,有些夸张,但的确就像踮起脚跟摘月亮一样,遥不可及。

  此地是东荒地界西部的一处深林,只见树木郁郁葱葱,鸟语花香,让人心旷神怡。不过老头子看着自己抛出的石子坠落,心情却是懊恼不已。

  天上飞过的,正是一个凡灵。这么多年过去,灵界和凡界,虽然依旧是相互独立的两个世界。但凡灵出现在凡界这种情况,却已经不再只是传说。虽然依旧有些人一辈子也遇不上,但偶尔也有些人,随便找个隐秘处撒泡尿都能碰上。

  就好比这个老头子,几十年前,当他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少年,他就遇见过凡灵,而且还是凡灵打架。

  那可真是神仙打架啊,呼风唤雨蹿天入地的,都不知道天底下多少人一生也见不着。

  然而,对于老头子来说,却不知道该算他走运还是倒霉。就因为这一场神仙打架,他所住的村庄,顷刻间化作乌有。他虽侥幸捡回一条小命,却从此家破人亡。小小年纪,就风餐露宿,流离失所。

  他还自此立志寻仙访道,势必修得一身灵力,雪此大恨。

  奈何几十年过去,他走遍穷山恶水,一生青春都付诸东流水,却不仅一无所获,就连当年那场打斗因何而起,何人所为都不知道。如今就算练好了灵力,也不知道找谁报仇去。每每想起,都空留满腔愤怒,难以化解。

  到现在虽几十年过去了,但别看他衣衫破烂,瘦若枯木,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其实他也不过四十好几而已。

  没办法,天地生灵,各有天命。更何况凡界和灵界,完全相互独立,他一个凡人,就算踏破铁鞋,也无觅处。

  哎,人比人,总是要气死人的。眼看着那身影越飞越远,老头子却什么都做不了,扔个石子还弄弄得气喘吁吁的。他捉急得紧,狠狠一跺脚,叹了一口气。

  “哎哟喂!谁这么缺德,把石头放这里。”随着老头子这一跺脚,跟着迎来了他一阵惊呼。

  只见他破烂的布鞋,脚指头露了出来。而露出来的脚指头,随着他跺脚,狠狠地撞了一下跟前的石头,指甲立马一片淤青。让他疼痛不已,恼上加恼。立马弯腰捡起石子,狠狠地扔了出去。

  他也没心情看石子掉哪了,直接低头敲了敲腰板。这些年,他这身老骨头越来越不中用。今天他本已经奔波了一整天,这会扔两个石子,真的是扔得他气喘吁吁的。整个人不仅闹心,还腰酸背疼,疲惫不堪。

  恰巧不远处有一片草地,看着有些阴暗,倒十分清凉。绿草茵茵的,茂盛异常,一看就十分柔软舒适。老头子也是实在累得不行,不加思量地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哎哟喂……”他刚刚坐下,又迎来了他一声惊呼,同时整个人就跟个皮球一样,蹦了起来,捂着屁股哇哇大叫。

  片刻后,他回头掰开草丛,发现草地下竟有一块小石子,不禁连声抱怨:“谁这么缺德?到处都放石子的?”

  然而当他愤愤地捡起小石子一看,发现石子竟是刚刚自己不小心踢到,并随手扔出那颗。

  俗话说:人一倒霉,喝水都能塞牙缝。已经被自己扔出去的石子,都能再次硌着自己,这也真是没谁了。老头子看着石子,苦笑不已。他气不打一处来,恨得咬牙切齿。于是眼一闭,再次狠狠地把石子砸了出去。

  “咻……”他还没来得及重新睁开双眼,刚扔出的石子竟撞在旁边的树干上,反弹了回来。还不偏不倚,正打在他额头上。

  老头子顿时眼冒金星,头晕目眩,踉踉跄跄地草地上晃了晃,头一歪,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额头上伤口倒不算大,但血还是一点一滴地渗了出来,顺着眉梢,不停地流入草丛中。

  微风轻轻拂过,周边的树叶相互打闹起来,发出风铃一般的声响,如此清爽,如此轻灵。周围鸟叫声,虫鸣声,时不时回荡在山谷间,一切都依旧那么静美自然。仿佛一切的不美好,老头子都已经承包完了,剩下的全是美好。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老头子额头上的伤口,慢慢开始凝结,渗出来的最后一滴鲜血,垂挂在眉梢上,摇摇欲坠。

  这时他终于痛醒了过来,刚要睁开眼睛。

  “叮……”随着眉间轻微的一摆动,眉梢的那最后一滴血,终于滴落下来,发出一声梦幻又空灵的声响,轻而脆,就像一根银针跌落玉盘一般。

  就在这一刻,整片山林瞬间消散,老头子身边的一切,顷刻间变了个模样。

  这时,老头子终于睁开了双眼。惺忪朦胧中,看周围甚是陌生,老头子以为自己撞昏头了,连忙伸手揉了揉眼睛。然而再打开眼睛,他整个傻了眼。

  只见周围稀疏的古树,直耸入天;稀疏的奇花异草,娇艳青葱。这里天地格外浩渺,云漫格外低矮,缭绕在草木间,就像仙境。

  我到底晕了多久?我醒了吗?我还在昏迷的梦境?我这梦见了什么地方?是仙境吗?这里怎么这么美?我死了吗?人死了会来到这么美的仙境?各种问题,涌出他脑海,最后目瞪口呆地站起身来。

  头上的伤口依旧隐隐作痛,他却全然顾不上,一边四处打量,一边喃喃自语道:“我的娘呀,这么美,早知道如此,我也不用那么怕死了。”

  话音刚落,他本来就目瞪口呆的表情,顿时僵硬得像雕塑。

  只见一条黄金巨蟒正盘在他身后,在老头子回首间,赫然进入他的视野。

  巨蟒巨大无比,光一颗獠牙就比老头子的身高还要长。身体盘了几圈,恍若一座小山,举起的头有十几丈高,通体金色鳞片,烁烁生辉,细密坚硬。

  老头子顷刻间吓得浑身发抖,他顺着巨蟒的身体,颤巍巍地抬头看去。

  本来还抱一线希望,祈祷那只是一个雕塑。哪怕真的一条巨蟒,那它正盘着身体打盹睡觉也好。

  可惜事与愿违,巨蟒不但不是雕塑,还睁着双眼,死死滴盯着他看。目光随着老头子抬头,不偏不倚,正跟老头子对视,眼里似乎还充满了鄙夷。

  老头子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瞬间尿失禁,滴滴答答的,或透过裤裆,或顺着发抖的双腿,滴落在土地上。硬是让这仙气缥缈的净土,掺杂上一股尿骚味。

  恐惧中,老头子倒还保留几分理智。只见他猛然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连呼吸都屏住。心里还默默的自我安慰:没事,一般蛇类视力都不好,不会攻击静止的东西,我不动就好了。

  巨蟒见状,没有眉毛的眼角皱了皱,瞪着老头子的目光,显得更加嫌弃。仿佛在说:“好个臭老头子,真是有够糟的,你就憋吧,我倒要看你能憋多久。”

  老头子倒有几分意志,这一憋,就憋了半炷香的时间,脸都紫了,就连身体都不自禁地抽搐起来,他还是没有放弃。奈何巨蟒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又过了片刻,老头子终于撑不下去。他突然张开嘴巴,用力地倒吸了一口气,身体一阵虚脱,重新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辛辛苦苦等了上万年,怎么就等来你这个糟老头子。”随着老头子倒下,突然一把声音幽幽响起。声音不知从何而来,音色清亮纤细,悠远而清晰。听似一个美貌女子,只是语气十分冰冷,满是失望和不屑。

  话是难听了点,但此时此刻,对于老头子来说,但凡有人说话,无疑已经是一线生机。就像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让老头子死灰一般的心灵,燃起一线希望。

  但他摊在地上,依旧不敢动,也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动弹。只剩两个眼珠上下左右转来转去的,不停搜索声源。可惜任凭他眼珠子360度来回旋转,视野中喘气的始终只有身边这一条黄金巨蟒,其他的甚至连只蚂蚱都没有。

  “瞧你那蠢样,吃你我都嫌脏我的牙。有本事你就继续憋气憋死去,不然就给我起来,别给我诈尸。”声音再次飘来,伴着满满的轻蔑和不屑。

  老头子这才注意到,话竟然是巨蟒口中出来。只是他先前做梦也没想到蛇还会说话,而且巨蟒太过庞大,抬起的头有十几丈高,不细看,他根本无法分辨声音从何而来。

  老头子终于清楚自己遇上超自然的生物了。他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只知道自己一界布衣麻瓜,怎么也是逃不掉的了。看着巨蟒,他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巨蟒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一步,硬着头皮,也只能照做了。”

  老头子不敢再自作聪明,只好挣扎了几下,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怯生生地问道:“是你在说话?”

  巨蟒没有回答,冷冷地问道:“你可是星辰子?”

  老头子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敢出声。

  “什么?你不是?”巨蟒勃然大怒,巨头闪电般快速探了下来。

  顷刻间,老头感觉就像要被泰山压顶似的,吓得又一屁股重新跌坐在地上。

  巨蟒冷若冰霜一般的目光,狠狠地打量一番老头子。最后狠狠叹了一口气,接着灵光一闪,化作一个极为柔美冷艳的女子,身着墨紫色衣裳,表情冰冷。

  “罢了。”紫衣女子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玉匣子,递给老头子,冷冷地说道“这个玉匣子你拿着,你且试试看能否打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