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从贞德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各方汇聚

从贞德开始 宅猫的猫宅 2442 2019.07.11 22:14

  北直隶,南直隶。

  其间各有一套六部官属作为领导班子,东厂等机要部门也是在两头各自设立总部。

  南直隶的总捕是个直脾气,根本没给沈墨熙好脸色看,几句话的工夫就把她轰出了大门。

  沈墨熙倒也不恼,跟个NPC犯脾气,不值得。

  被沈纯他大姨逼着出去找了一天工作,到了晚上,沈墨熙便又回到了游戏中,正好跟结束一天课业的祁琪二人碰头。

  “我要去府衙一趟,你们是要跟着,还是想在城里逛逛?”

  “我们跟大姐大走。”

  两个小萌新,无门无派,身上只有系统送的一两银子,当然是选择抱紧大佬,一步不离。

  沈墨熙点点头,没有拒绝:“那样也好,不过记得啊,跟NPC说话尽量文艺一点。”

  如此,三人便结伴来到了府衙,祁琪她们留在院子里,沈墨熙则是以六扇门办案的名义见到了府尹。

  “沈捕头闻名北直隶,现在看来闻名不如见面,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府君所言极是。有沈捕头出马,些许小贼必定可以手到擒来!但最最紧要的,还是找到那笔赈灾银子。”

  府衙后堂之中,府尹和师爷一唱一和,就跟捧花似的捧着沈墨熙。可惜这漂亮姑娘好话早听多了,他们那些干巴巴的语言没有半点效果。

  26万两银子不是小数,只要没有专业的渠道转移,现在肯定还藏在城里,尽快找到这笔钱确实是比抓人重要。

  敷衍着客套了一番,她立刻进入工作状态,坐直了问道:“我已看了卷宗,似乎府尹大人和师爷曾与那两个小贼照过面,不知可还有印象?”

  “呃,这个么……就让师爷来说吧。”

  甩完锅,府尹端起茶盏呼呼吹了两口气。旁边的师爷立刻上前两步,点着食指说道:“其实当日我并没有见着他们的正脸,只知道两人具是白衣,听声音……年纪应该不大。对了!他们是一男一女!雌雄大盗啊!”

  都是些卷宗上有的东西,沈墨熙点着食指敲了敲桌面,继续追问:“就只有这些?那他们有没有说了什么?”

  “嘶——好像那个女贼生了病,头疼。之后,另一个……另一个……”师爷一边回想一边敲着脑袋,越敲越迷糊。

  府尹烦了,把茶盏往桌上一磕,焦躁地说道:“另一个就说,‘师妹~你是不是头疼脑热?还是中风了?呀!难道说你来月事了么!要多喝热水~’就这几句话都记不住,本府以后怎么放心让你办事?”

  “是是是,大人学得极像,小的榆木脑袋,难望大人之项背也~”

  这倒是新情报,沈墨熙暗暗记下,随即拱手说道:“此间种种,下吏已尽知之。然则贼人凶悍,金刀门竟满门被其二人屠灭,下吏只是一人,恐怕难以对付。若真寻到了贼人踪迹,还请大人调兵襄助。”

  抚了抚颔下青须,府尹眯着眼点点头:“这个好办,只要你找到了贼人,本府立即上报兵部,调五城兵马司前来助你!”

  “谢大人。如此,下吏便告退了。”

  “嗯,去吧。”

  祁琪跟陈洁依就在屋外等候,一见沈墨熙出了门,赶紧迎了上来。

  “大姐大,我总觉得这里阴嗖嗖的,是不是出过事啊?”哆哆嗦嗦搂着肩膀,祁琪看上去挺冷的样子。一边的陈洁依就没这样,但或许是被同伴影响,也是有些战战兢兢的。

  诧异地打量了一下祁琪,沈墨熙点点头说道:“没错,几天前这里刚死了几十个NPC。没想到你还有这天赋,以后就跟我混吧!”

  外面过去了一天,第四层梦境里便是四天,距离沈纯作案的那一晚确实已经几天了。

  一听这里真的死过人,还是很多人,早有预感的祁琪倒还好,陈洁依却一下子受不了了!她一把抱住沈墨熙的左臂,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啊~~我们明明都避开灵异副本了,怎么还有鬼啊?”

  “好了好了!没什么鬼不鬼的,死了人的地方会凉一点,这只是游戏的一个设定而已。”把受惊的小兔子推开,沈墨熙大步向前,“据说那个柳如是今天要出道了,带你们去见见世面!”

  “姐!你慢点!”

  陈洁依依旧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蹦蹦跳跳就追了上去。

  眼看自己就要被落下,祁琪也赶紧移步,院中的凉意一阵一阵,在她的衣袂间轻轻飘荡……

  ——————————

  要看柳如是出道,自然就要去十里秦淮红袖招,沈墨熙这身打扮就算了,祁琪她们两个可不行,只好由做大姐大的掏钱换装。

  如此,三人换了男装直入秦淮,一个个全都是兴奋不已。

  倚红偎翠的艳丽小楼,歌女们衣着清凉,在二楼巧笑嫣嫣。

  神秘幽静的河中花船,船头的红灯笼无风自动,艄公不得不用手扶住。

  还有挤了满大街的士子……

  “陈兄,你果然也来了。”

  “李兄!幸会幸会。难得如此盛事,我岂可缺席!”

  “正是此意!唉!可怜我等已吃了多日稀粥,想来是挤不过去,见不得如是风姿了。”

  “这……李兄所言,於我心有戚戚焉~~”

  两个大男人只觉得自己也为如是出过银子,现在却不能见证她最重要的一刻,当真是伤心欲绝,竟然当街抹起了眼泪。

  也不怪这些人人穷气短,沈纯本就是当红炸子鸡,再加上四娘联络东厂暗探各处造势,他今晚的出道仪式俨然成了金陵城一大盛事,愣是连近百人的死讯都被掩盖过去。

  如今满城闲男,尽皆汇聚花街,早已经把整条街挤得水泄不通,就连两边的歌女都无法出门邀客,只能在二楼咬手绢。

  此刻听到二人的哭声,周围同样遭遇的士子们不由得也是悲从中来,转眼间这条花街竟分成了两部分,一头哭,一头笑,好不热闹。

  一群男人围着自己哭,这架势也是没谁了。沈墨熙愈加心烦,干脆一左一右拉住两个学妹,一个纵跃飞上了右边屋顶,小心地往那欢声笑语之处前行。

  “喂!这里有人了!”

  “六扇门办案,不要多事。”

  掏出令牌一晃,沈墨熙神色淡然。

  屋顶那大汉丝毫不怵,正要喝骂回去,就被后头的独眼老汉拉住。

  老汉摇了摇头,独眼倒是清澈:“瞎了你的狗眼!这位可不是南直隶那些老爷兵!”

  训完了那汉子,他又冲沈墨熙拱了拱手,很是江湖地说道:“老汉司马则,见过梅花剑沈捕头!”

  “好说。”

  随口恭维一声,沈墨熙拉着两女,转身就往前边的屋顶跃去,一路仍旧是这般套路。

  屋顶上的自然都是武林人士,或静或闹,或雅或俗。其中不乏大侠好汉,自然也不缺魑魅魍魉。

  就像刚刚那个独眼老汉,就是北直隶一个有名的毒贩,专卖各色毒药,客户之中多的是王公贵族。

  再往前,其他诸如菜花大盗,劫道山贼什么的,更是数不胜数,沈墨熙见了也是头皮发麻,后面就不敢再显露身份了。

  那么一路嚣张下去的话,这场歌女的出道仪式,就要变成她这位捕头的退场演出了……

  只不过这么多天南地北的江湖豪杰齐聚金陵,真的只是为了一个歌女么?

  还是说,是为了那消失的26万两银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