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结发长生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气海心魔

结发长生传 滂坠 2331 2020.01.16 05:00

  张远山跟着师父下了石剑峰,又被师父带着御剑飞行回了千华峰。

  千华峰说是峰,但其实就是一座小山,上面种满了仙草灵木,灵气充沛,生机盎然。

  不多时,三人穿过密林,来到了几个院落前,余夕仁转头看了看两个弟子,又吩咐黄贺生带张远山找个住处住下。

  黄贺生满脸堆笑应下了,待余夕仁一走,他脸上笑容立时消失不见,冷着脸对张远山说:“跟我走吧师弟?”

  张远山点点头,跟上脚步,心里却很不屑:“这就招惹上小人了?”

  黄贺生找了一间简陋的客房安排张远山住下,扭头就走了,也不愿多说。

  张远山见状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进了屋拍拍桌凳上的灰尘,坐下掏出三省功翻看,研究这世界的武者们的真气运行。

  这一切都被洞府中闭目修行的余夕仁以金丹修士的神念观察的清清楚楚,余夕仁脸上有些失望,想想又招来一童子命其给张远山送去练气法门,随后闭目修行去了。

  张远山正看着气脉运行之法,连那小道童进屋了都不知道。

  “张师兄,师父叫我给你送练气法诀来了,还有真传弟子的衣物。”

  张远山闻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十二三岁的清秀小道童,唇红齿白,眼神灵动,起身接过衣服,张远山还未道谢,小道童就说道:“师兄,你不是真传弟子吗,怎么住这等破落屋子?”

  张远山有些惊讶:“是黄师兄送我来的,我以为要到什么魂灯堂报备才算真传弟子啊。”

  小道童听完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不好直说,支支吾吾道:“唔,既然是黄师兄的意思,可能是师父在考验你的心境吧。对了师兄,我叫王培玉,是师父的侍剑弟子,以后师兄若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真传弟子住所离我住处也不远的。”

  张远山看这道童的姿态心里雪亮,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道谢:“培玉不必叫我师兄,你不必叫我师兄,我虽然虚长了几岁,但入门比你晚,叫我张远山名字即可。”

  王培玉却摇摇头:“师兄,山门规矩不可乱,你不日就要成为真传弟子,也算长辈,自然要算师兄的。这功法衣物我已送到,便先回去复命了。”

  张远山听说他要复命,也不好挽留,将其送出门外便回来继续翻看那些练气法门。

  天色渐晚,张远山一天没怎么吃东西,腹中空空,却不见有人来,这一片客房又没什么人在。

  张远山心头沮丧,估计又是黄贺生在暗中使绊子,但转念一想师父他老人家修为不俗,肯定知道这些事,又不点明,说不定真的是考验。

  想通此处,张远山回到屋中,又拿起王培中送来的功法翻看,那功法名为《养气总纲》,前面寥寥几个字介绍了如今修真界的修炼体系境界分布,分别是养气、金丹、婴神、元神、合道、道神、大罗几个境界,张远山早先就从沈玲儿那里听到了几个词,此时终于得见全貌。

  翻过一页,是一些关于养气的介绍,养气最初是分为三个小境界:灵动、灵视、灵识三层,但其中差距并无大境界之间的天壤之别那么夸张,所以统称养气。

  他经脉被秋灵子和符篆两相作用之下已经全开,丹田气海已生真气,运起灵诀,天地灵气似乎受到律令一般朝着他涌来,一呼一吸之间,原本肉眼不可见的灵气都似乎变成一条气龙在他身边环绕。

  张远山闭目运转灵诀,脑海里却似乎看到一片磅礴汪洋,无数支流与其相通,河水自混沌之间衍生而出,汇集到那片汪洋,而且随着时间流逝,那片汪洋也越来越大。

  张远山看着百川归海的场景,混身舒畅无比,连腹中饥饿感都消失了,似乎看上千百年也不会觉得烦闷。

  但好景不长,到了某一刻,混沌中的河水似乎干涸了,再没有丝毫生出,那一瞬间他直感觉自己是一个快要渴死的人,无比绝望,各种负面情绪都涌上脑海。

  大海之中波涛汹涌,但却是一潭“死水”,因为没有新的水源进来,海中水虽然激荡翻腾,依旧在慢慢减少,张远山也是越看越急。

  在这焦躁万分的时刻,混沌之中有一道剑气划过,他听到了咔嚓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破,随后混沌之中的河水如决堤一般涌过来,张远山眼前的海洋趁此时机广纳四方河水,几息之间就扩大了几倍,而且还在不断增长。

  就在张远山看不到的混沌之中,蓦然生出了一点妖异的红芒,混在河水之中极不起眼,就在快要流入海水之中的时候,张远山似乎听到了一声大喊:“命运!”

  张远山吓得四处张望,不多时看到河水之中一点红芒飘摇,他感觉到这红芒根本不属于他,而且自己很排斥他。

  张远山回想今日两次听到那些诡异的呼喊,加上这红芒,心中笃定这怪喊和红芒肯定脱不了干系。

  汪洋之中的海水似乎听他号令,顿时掀起惊天波澜冲向红芒,就要把这红芒冲出混沌,然而红芒却不知从哪里汲取到力量,也变得和汪洋一般大小,二者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在这纠结的时刻,海水中忽然泛起一阵金光,金色神剑自海中升起,那阵红光被神剑扫过,立时化为虚无,就在红芒几乎完全消失之时,张远山听到了一声痛吼,听起来像是秋灵子,但又像是男人的身音。

  张远山见那红芒消失,脑袋一阵恍惚,仔细睁眼一看,原来自己正坐在凳子上,面前哪里有什么大海。

  “那里应该就是丹田气海吧?我这是已经踏入养气中期灵视之境了?”张远山有些欣喜,但转念又想:“那红芒就是秋灵子下的魇吧?但是为什么会有别的声音?真是奇怪!”

  张远山正在低头思考,却听见外头有人叫他“张远山!”

  张远山出门一看,已经是深夜了,天上三轮月亮挂着,仰头一望,那红月和方才的红芒有几分相似。

  月下一人白袍着身,头上别一根木簪,面庞白净,嘴角含笑,但看起来有几分不自然。这是石剑山掌门。

  张远山一看是掌门,连忙道:“弟子张远山见过掌门!”

  那掌门听了却有些缅怀,良久道:“自我修成了婴神,又成了这石剑山的掌门,似乎人人都忘了我的名字叫苏明纪了,只知道叫我掌门。”

  张远山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心想这就是高处不胜寒吗。

  眼珠一转,张远山道:“掌门身居高位,担着一个门派的责任,受人尊敬也被人畏惧,自然会感觉高处不胜寒。”

  苏明纪听完哈哈大笑:“好一个高处不胜寒!”

  张远山听着笑声,却觉得耳旁有风刮过,呜呜作响。

  “你可知你方才差点心神失守被邪念夺舍?”苏明允抬头望着红月悠悠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