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结发长生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堂前对问

结发长生传 滂坠 2061 2020.01.15 12:12

  石道中见他异常,直接伸出一手搭在他肩头,以真元护着他,张远山这才感觉好了一点。

  “不愧是道祖血脉,以凡人之眼观祖师真迹竟能安然无恙,真是得天独厚啊,想当初我都出了些洋相。”位于主座之人似乎有些感慨。

  张远山揉了揉眼睛,睁眼看到主座一目测三十来岁的人,身穿白衣,面容清癯,留一缕长须。

  “相传道祖也是会使剑的!”主座左边一人开口道,那却是一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穿紫色长袍,浓眉大眼,方脸厚唇。

  主座之人点点头,“的确如此,这少年到我石剑山修炼倒也不算埋没了道祖血脉。”

  右边一中年黑衣人一听,就要出言反对,石道中却带着张远山走到堂前,躬身一礼,朗声道:“青云峰弟子石道中见过掌门!”

  张远山也不知怎么介绍自己,随口道:“山野小子张远山见过掌门!”

  石剑掌门听了哈哈大笑,“山野小子?我且问你,你出身何处,父母何在?来次为何?”

  张远山将原主人“张山”的身份来历和这几天的经历都说了一遍,并且表明了自己求道的心意。

  石剑掌门还没说话,右边一人就站出来大声道:“张远山!我问你,是谁为你打通的全身经脉?你不要说那什么大侠褚良,一介凡人可修炼不出真元力!”

  张远山有些惊讶,难怪今天石道中面色不对,原来是有人反对自己进山修道。

  张远山还未回答,右边那人就皱眉说道:“余师弟,你吓唬个小孩作甚,这少年心思纯善,咱们就问问家长里短,他还会骗咱们不成?”

  “孔长老所言有理,余长老,做事亦如使剑,太急躁总是不好的。道中,你先退下吧。”石剑掌门压下了两人话题,又问道:“少年,打通经脉之事若是凡人来做,那几乎是要用去全身功力的,何况你体内还有真元之种和灵念之种。这根本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你且说说是何人帮的你?”

  石道中看了一眼张远山,然后走到孔长老身后站着去了。

  张远山心头纠结,总不能把符篆和秋灵子一同作用的吧?于是说道:“是秋灵子。”

  余夕仁一听这话腾地一下站起来,“那妖人叫你来石剑山干什么?”

  张远山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了:“我来拜师关他什么事?”

  “还想狡辩!凭你一介凡人如何能从筑基巅峰的修士手底下逃脱?你是不是被种下灵种来祸害山门的?”余夕仁已然面有怒色。他自然不知道赤松子斗法之事。

  张远山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不是来拜师的吗?

  旁边孔白云看不下去了,“师弟,按理说这少年被妖人种下灵种也是受害者,你这般疾言厉色却是为何?总不能因为这少年活了下来就成了邪魔帮凶,你那徒儿死了就是可怜吧?”

  余夕仁一听“徒儿”二字,立刻大声道:“孔白云,你少装好人!”

  石剑掌门右手虚压,“二位长老稍安勿躁,余长老所言灵种可真有其事?少年?”

  张远山低头想了想,道:“回掌门,确有此事,不过秋灵子种下灵种时却与天师血脉冲突,秋灵子虽然种下灵种,却被灵血克制,我也未受控制,”

  余夕仁哼了一声:“天师灵血不仅克制妖魔,还能当挡箭牌了。”

  说完余夕仁身后一阴鸷青年开口道:“师父,既然这张远山身上有了邪魔灵种,我石剑山又以斩妖除魔为任,不如师父为他除去灵种吧?”

  “黄贺生,你少装好人,那少年身上根本没什么灵种,那些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得来的真元之根,你这般提议,跟废了这少年有何区别?”石道中一听黄贺生如此诡计立刻忍不住了。

  孔白云斜睨黄贺生,口中却训斥自家徒儿:“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石道中当即闭口不言。

  黄贺生神色阴沉,余夕仁正要发作,石剑掌门道:“二位长老莫要伤了和气,我早年修道时曾得一异宝,名为三生镜,可照映本心,若那少年并未受到妖人控制,那三生镜就无法观照到。”

  说罢石剑掌门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方形铜镜,余孔两位长老也无异议。

  张远山当即上前一步,那镜子直飞他面前,映射出一阵幻境,先是“张山”淳朴善良的干黄脸庞,幻境里浮现的都是一些和母亲生活的记忆。

  但后面画风一转,就是秋灵子凶神恶煞的脸:“我要让你受尽人世间所有的痛苦!”“天师灵血!”张远山神色惊恐,画面戛然而止。

  余夕仁看到这幻境,立刻就大声道:“我就说没那么简单,原来是被妖人下了魇控制住了,如此妖邪,岂能如我山门?”黄贺生更是点头如捣蒜。

  孔白云脸色难看:“这少年明明是被妖邪所害,你身为一派长老,竟然轻易觉得他是妖邪同党,丢不丢人?你看看这“剑开清明”四个字不会惭愧吗?啊?”

  石剑掌门终于忍不住了:“够了!我是掌门还是你们是掌门?你二人几百岁了,还像个小孩子吵架,不怕这少年看笑话?”

  他看了一眼张远山,又瞧瞧二位长老,心中有了定计。

  “余长老!你方才的意思就是妖邪必诛是吧?”余夕仁点点头。

  “孔长老,你是觉得这少年是无辜的?”孔白云颔首:“是!”

  “那好!”石剑掌门大袖一甩,“余长老,这张姓少年便由你收为弟子,他若是妖邪,你便诛妖,你若是无辜的,你便好好教他修行,如此可好?”说罢又看了一眼张远山。

  张远山此时身不由己,只能点头应下。

  余夕仁见张远山点头应下,连忙说:“自然可以!”反倒是孔白云这会儿不好开口了。

  石剑掌门见事情解决,微微一笑:“如此甚好!”

  话音刚落,左边落座的一名看似二十多岁的青年拍掌大笑:“果真妙计!佩服佩服。”

  余夕仁一听就皱起眉头,“李于,你胡言乱语什么呢?”

  李于笑着说:“余师兄,我夸苏掌门英明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