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结发长生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命运之赌

结发长生传 滂坠 2110 2020.01.20 13:35

  “命运?你这样叫我也行,啧啧啧,三系灵根,难怪苏明纪如此看重你。”

  “苏明纪?那不是掌门吗?你为何知道这些?”张远山十分疑惑,这声音起初他以为是秋灵子的下的魇,但挺这怪声的语气又不像。

  “别猜了,我不是你心中的魇,你那傻蛋师父看不出来,老子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你这魇分明是染欲魔主的手段,连老子都没办法解除,可笑他还以为自己金丹修士无所不能了。”

  “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张远山心中已经有些惶恐了,这个古怪声音似乎能窥视内心,说出的话都刺中了他的痛处。

  “我是谁?你不是都说了吗?我是命运!”

  “哼!藏头露尾的家伙,不好好夹着尾巴做人,出来找我何事!”这厮躲在暗处阴阳怪气,偏偏又拿他没办法。

  “做人?我早就不是人了,不过是一只孤魂野鬼,找你嘛,自然是要给你机缘咯。”

  “?”

  “你那个傻蛋师父行事十分果断,倒省了我一番手脚,你听着,我给你一件东西,等你去祖师堂的时候,你偷偷拿出来,就能得到恕荒剑的认可。”

  “我师父已经给了我一把坤渊剑了,用不着你的好意!”张远山可不愿意为一把剑而当内鬼。

  “哼,没见识的小鬼,恕荒剑可是上代掌门石荒云的本命神剑!你能拿到,不仅仅是得到一把元神之剑,以你的天资,下任石剑山掌门可就是你了!”那声音似乎都有些气急败坏了。

  张远山不是不心动,但他连合作者是什么都不知道,天大的好处也要有命拿,更何况他最终其实是想回家,于是平静道:“不需要,我当石剑山掌门作甚?”

  “你这个榆木脑袋!那可是一宗之主……”那声音说着似乎是想到什么,有些无力道:“也对,以你这等资质,就算去天师道也算麒麟儿,看不起石剑山也正常。”

  声音顿了顿,又低声笑道:“不过你可知道,石剑山的镇魔窟已经不大顶用了,天裂峡谷的魔气已经散逸到凡人国度了。”

  张远山心里一沉,这厮说的并不是假话,秋灵子可不就是魔道妖人,沉声道:“那又如何?现在的我能怎么办?”

  “怎么办?只要你把恕荒剑取来交给我,我自有办法!”

  “一把元神神剑有什么用?连上代掌门都死了?”

  “猪脑子,石荒云虽然身死,但他好歹斩了染欲魔主降临此界的分身,那把剑是勾连无劫剑祖剑气的钥匙!有了剑祖的剑气,宇宙天地都能斩开,何况区区魔神?”

  “魔神?你三番两次找我就是为了这个?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用知道,有人来了,这个给你。”

  张远山右手一麻,手心多了一抹狭长的剑痕,张远山神色复杂,这剑痕是福是祸也不知,自己也无法拒绝,说到底还是太弱了,只能任人鱼肉。

  “张师兄!你终于出关了!师父叫你去见他。”王培玉去他居所找他,发现他已出关,于是找了出来。

  张远山收敛神色,跟着王培玉去了。

  石剑峰上,苏明纪遥遥看着千华峰,眼神却似乎看向天外,“又开始了吗?这次是真是假呢?邪魔。”

  “来赌一场吗?苏明纪,这一次,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生死?你已经等不及了吗?哈哈哈哈,你现在是叫命运是吧,我从来不信命!但我也从来不怕赌!哪怕五百年,一千年都一样!”

  “好!”

  ……

  张远山跟着王培玉,不多时就到了余夕仁的洞府,那洞府虽然内部空间极大,但布置却很简单,中心有一小池,池边种了一棵灵树,余夕仁此时就在树下静坐。

  张远山当先过去行了礼问好,余夕仁看着徒弟十分满意,“你能这么快进阶灵视期我很开心,但修行向来是不能急的。”

  “弟子谨遵师父教诲,这几天都在巩固修为。”

  “嗯?那你多久进阶的?”

  “师父那天让师弟给我养气总纲,弟子就进阶了。”张远山平静说道。

  “这么快?”余夕仁有点惊讶,他这两天见张远山也没怎么问,神念一扫,自己这弟子气海之内居然不是灵气,而是真元。

  余夕仁有点不敢相信,“你是如何修炼出真元的?还到了灵视二层?”

  张远山想了想,找了个稳妥的借口:“弟子昨日修行之时发现气海之内灵气被四周灵气影响,于是修行之时以气脉漩涡之发搅动气海,淬炼真气,于是真气就变成这样了。”

  “气旋之法?”余夕仁有些担忧,又嘱咐张远山:“慎用!丹田是大道之基,不可胡来。”

  张远山点头称是,余夕仁又道:“你已闭关三天,错过了宗门拜师之礼,明日来伏魔堂,为师为你主持入山之仪。”

  张远山回了洞府,安安稳稳睡了一觉,起来穿好真传弟子服饰,挂好腰牌,又拿起坤渊剑,坤渊剑他当初接过时觉得十分沉重,此时修为见长,觉得十分轻松,昂首阔步朝伏魔堂走去。

  千华峰前几日收了很多外门弟子,山上人影绰绰,张远山穿着一身黑衣招摇过市,吸引了不少眼球。

  “这不是真传弟子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前几日峰主从千华峰带来的,听说天资很好。”

  “真传弟子不是都要筑基修为才行吗?怎么他看起来还是养气期?”

  “人家是三系灵根,真传不是迟早的事?峰主不过提前给了而已。”

  黄贺生也在人群中,这些闲话听的烦闷异常,那几人发现另一位真传师兄脸色不好,连忙止住话头,悄悄退去。

  伏魔堂空间也很大,张远山来得早,里面还没有几个人,目光所见,只有一个老人站在堂前看着伏魔堂供着的牌位。

  老人一头银发干净整齐,用一根细绳绑住,张远山看这老人气息寻常,估计是个什么资历较老的弟子或是执事,于是走过去打招呼:“老人家,你在看什么?”

  那老人轻声道:“我瞧瞧这些剑修的模样变了没有。”

  张远山有些不解:“这些不过是些牌位,看看名字而已,能看到什么样子?”

  老人摇头:“不一样的,我辈剑修斩妖除魔,身死而剑气长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