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结发长生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大道将行

结发长生传 滂坠 2051 2020.01.16 12:00

  余夕仁点点头不再过问,却听孔白云道:“余师弟,你既要当师父,又要降妖除魔,万一你收了弟子却不传他功法,这少年如此天赋岂不是浪费了?”

  张远山听得直欲点头,老子来石剑山是来修道的,可不是来当囚犯的啊!

  余夕仁一看张远山意动,略一沉吟,朝左侧一老者道:“沈掌门,你那五行盘可带着?借我为这徒儿看看灵根。”

  那沈掌门听闻此言从袖中拿出一只镶嵌着五颗颜色各异的宝石的圆盘交给余夕仁,还道:“老朽也瞧瞧天师血脉的神异。”

  余夕仁接过五行盘道,过谢后直接放在张远山面前,“徒儿,你且将手放在盘上为师瞧瞧你适合什么功法。”

  张远山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发现余夕仁还是板着脸,不露声色。

  孔白云也感觉怪怪的,但也没说话。

  张远山刚把手放上圆盘,那圆盘上就有蓝、红、黄三颗宝石亮起,而且亮光越来越强,余夕仁见差不多就把盘子拿开了,反而张远山却没什么感觉。

  堂中十多人尽皆神色讶然,三色灵根!而且品质还不低!

  石剑掌门当先道:“天师血脉不愧近道血脉!”

  李于又高声道:“恭喜余师兄收得佳徒!”余夕仁听了也不说话,板着的脸微微有些波动。

  孔白云又是惊讶又是惋惜,“如此良材,怎么就投了个满脑子只有妖魔的师父呢?”石道中站在师父身后也是有些感慨,传音对师父到:“师父,我瞧这于师叔不怎么关心张师弟,等他去了千华峰若是成不了入室弟子我再将他接引过来。”

  孔白云听闻此言颇为意动,余夕仁却突然道:“徒儿,我看你这灵根五行占三,却是水、火土,你若修行水火其中一种,怕是会有冲突,不若先行修炼土性功法,徐徐图之,五行圆满金丹大道只在眼前。这柄坤渊本是打算等你刘师兄进阶筑基时送她的,但他福薄。”

  余夕仁说道弟子时,似乎有些伤心,顿了一顿道:“你持此剑后,须得以斩妖除魔为任,也算是对你刘师兄的交待!”

  张远山心想这位刘师兄应该就是方才孔长老说的被妖魔害死的弟子了,只是这余长老不是要诛杀自己这个妖邪吗?

  但宝贝在前,不要白不要,他伸出双手准备接过宝剑,却发现那宝剑在余夕仁手中纹丝不动,心想:“这厮莫不是舍不得宝贝吧?”

  但事实非他所想,余夕仁笑着看他:“此剑五行属土,蕴含乾坤之力,有些沉重,你可接好了!”说完就松开了手。

  张远山双手吃力不住,运起全身力气才结果了这把三尺六分左右的宝剑,乖乖,最少有七八十斤重!好在他已经被秋灵子打通经脉,又过了涤尘关,这才没有闹出洋相。

  余夕仁见他接住宝剑,似乎十分满意,倒是他身边的弟子黄贺生神色不甘,就差没把嫉妒二字刻在脸上了,这把坤渊他到筑基高阶了都没得到,转手就被师父送给了个刚入门的小子。

  孔白云见余夕仁如此作态心里直呼有鬼,石道中也是十分疑惑。

  余夕仁瞟了一眼孔白云,又郑重对掌门说:“掌门,我千华峰真传弟子有二,尚余一席,今日便将张远山收为真传弟子,也好监管其邪魔灵种。”

  苏掌门有些讶异,但还是说:“可以,回头到石剑峰魂灯堂报备就是。”

  孔白云这回终于回过味来了,余夕仁那里是想把张远山赶出山门,这分明是要收徒!转头看看李于,李于看着他打了个眼色,妈的,被这余夕仁耍了,方才李于直呼妙计说的就是余夕仁这以退为进的法子。

  他刚想说话,就听到掌门说:“今日之事已了,各位长老且回山修行吧。”说完直接消失在主座上。

  “掌门果然早就知道!难怪早先见余夕仁说要赶走那少年也不说话!”孔白云心中狠狠想道。转头一看余夕仁似乎在和东华掌门说什么,神识一扫,听到了谈话内容。

  “沈掌门,我这徒儿被人以邪法催发了血脉,寿元有亏,过几日我去你那里讨几粒春华丹。”

  “好说好说,今日回去我便开炉炼丹。”

  ……

  余夕仁一转头发现孔白云正在盯着自己,脸上还有些愤怒,“余师弟下的一手好棋啊,为兄自叹不如!”

  “哪能啊师兄,这不是和你学的嘛,上次冯师侄入山,师兄的托孤之计高明至极,师弟这点计策不值一提。”余夕仁此时心情极佳。

  “比不过师弟这招釜底抽薪,真传弟子都给了,道中我们走!”说白师徒二人径直下山去了。

  张远山跟在余夕仁身后沉默不语,但他也品出今天是怎么回事了,可怜自己还以为要被逐出山门,白白担心了大半天。

  下山之路轻松无比,师徒三人神色各异,余夕仁满脸喜色,张远山有些憧憬,黄贺生却有些不愉和嫉妒,但余夕仁却视若未见。

  “命运……命运……过来!”张远山脚步一顿,他又听到了那些气若游丝地呼唤。

  余夕仁见张远山突然停了下来,有些意外,“怎么了?”

  “师父,你没有听到什么呼喊声吗?”张远山愕然道。

  余夕仁皱眉道:“没有!此地还在问心关的范围,可能是你心中心魔被勾起了,别胡思乱想,聚精会神,修行不过第一天就受不住心猿意马了?”

  张远山心想的确如此,点头称是。

  余夕仁见状说道:“徒儿,其实你心中的魇不过筑基修士所为,为师轻易就能破去,但为师却不想。”

  张远山见余夕仁语重心长的模样,沉思了一会儿,修行处处是考验,今日三关不过是最轻松的一种,此后还要行走修真界,不知有多少危险在等着他,事事靠别人能走多远?

  想通此处,张远山神情坚毅,郑重道:“谢师父提醒,徒儿知晓了,区区心魔徒儿自能破除!”

  余夕仁满意地点点头,“如此甚好!”

  三人又启程下山去了,黄贺生跟在余夕仁身后,眼神有些阴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