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结发长生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灵剑往事

结发长生传 滂坠 2078 2020.01.17 12:14

  张远山愕然,但仔细想想方才气海之中确实有一抹妖异红光,好在还有那枚神符镇压,而且,沈玲儿也警告过自己,不要在夜晚突破境界。

  难道这是因为红月?

  不过他想起刚才还听到剑鸣之音,应该是掌门出手了才是,于是道:“多谢掌门施以援手,弟子才能无恙突破境界。”

  苏明纪听了谢,脸上笑容不减,“也是天师血脉神异,不然也救不了你。”

  张远山心理却清楚这不是天师血脉的功劳,却点头称是。

  苏明纪起了话头,又拿出一枚玉符交给张远山。

  “这玉符是石剑山中收藏的天师道功法与符篆,你虽为我石剑山弟子,但若是只顾着练剑,不就相当于把这天师血脉给白白荒废了。”

  张远山平静接过,心头却十分疑惑,白天石师兄用了剑气临身之法都觉得惶恐,今日掌门却明目张胆给了其他道统的修炼法门?

  苏明纪似乎看出他心头疑问,对他道:“你不必担心,我灵剑一脉与化剑一脉是道统之争,与其他道统却无此争议。”

  说完似乎是想起什么又说:“不过这道统之争可不止我们剑道,便是你们天师道与正一、全真两道之间也是纷争不断,为的就是道统。”

  “好在这里是长洲,百家道统争鸣,不是祖洲唯尊道教。”

  张远山这才了然,原来这修道也是争道啊。

  “你可知我今日为何来找你?”苏明纪转头看了一眼石剑峰,那千丈高峰在月光下静静矗立,似乎与天上的银河遥遥呼应。

  张远山心想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些大人物在想什么,难不成是菩提祖师来传孙猴子法术?

  苏明纪见张远山摇头,淡淡道:“你来石剑山应该有人和你说过我石剑山的来源。”

  说完一指天上银河,“你瞧那道天之痕,无劫剑祖的大手笔!他觉得天地是个牢笼困住了他,所以他要打破牢笼。”

  “但是!”苏明纪一瞬间似乎变得愤怒异常。

  “他的牢笼是我们这些蝼蚁的家园!无劫剑祖战天斗地,佛祖道尊都入不了他的法眼,觉得他们超脱的太憋屈,所以就将生他养他的天地弃之如敝履。”

  “哈哈哈,结果他这种盖世猛人被魔祖算计了,他一剑劈开了天地,遁入了混沌之中,但无尽的天外邪魔却从那道天地裂缝之中涌了进来,连带一些凶神恶煞的天外异兽,将整个穹窿界都变成血与火交织的苦海。苦了咱们这些徒子徒孙这些年来一直在给他擦屁股!”

  苏明允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右手一指石剑峰:“你瞧那无劫剑祖的剑气,被天地法则封印了不知多少年依旧存在,但它为人们带来了什么?”

  他已经有些失态,眼睛湿润:“它把大地撕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带来了一道邪魔充斥的深渊,石剑山立宗万年,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与妖魔战斗,历代掌门都是葬身邪魔之手,我师傅石荒云堂堂元神修士本来会是灵剑一脉的希望,但却因为千年前染欲魔主降临此界而身亡。”

  苏明纪说着说着脸庞忽然落下了一滴清泪,但他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长袖往脸上一挥,脸色恢复如常,对着张远山语重心长地说道:“现在你身负着石剑山的希望,我灵剑一脉于杀伐之道虽然擅长,但处理起那些妖魔却不如天师道的法术,所以我将这玉符交给你,以你的天赋修炼起来应该不会耽搁剑道修行。”

  张远山静静听着苏明允的话,心中默然,原来是这样,掌门可真是不好当啊。

  接过玉符,耳旁又响起呜呜呜的风声,但他却不在乎,他已经下定决心,眼下人间兵荒马乱,修真界邪魔乱窜,这是危险,也是机遇,自己一定会变强,然后找到回家的路。

  苏明纪见张远山收下玉符,畅快地笑了起来,还拿出一个小玉瓶交给张远山。

  “这是几粒真灵丹,对你灵视期的修行应该有些用处。”

  张远山恭恭敬敬结果了丹药,再一转头,苏明纪已经消失了,打开小瓶,里面放了五颗红色丹药,带着淡淡的异种香气,令人迷醉。

  但一瞬间山上又起了风,呜呜嗤嗤地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

  “这丹药应该是品质较高的了,光是闻一下都觉得沁人心脾。”张远山也不贪功,今日突破已经差不多,再服食灵丹恐怕自己这身子骨受不住。

  深夜了,张远山回屋马上又睡着了,只是这仙山之上却莫名其妙山风阵阵,呜呜作响。

  第二天一早,张远山刚起来就发现桌上已经备好了饭食,洗漱用完餐,却无事可做,于是又拿起养气总纲翻看,原来自己已经到了养气中期一层了,灵视已现。

  三省功中记载的功法注重以天地间的谷物肉**气来转化为真气,开拓经脉,强化身躯;而养气总纲中的法诀却是注重吸纳天地之间存在的灵气来洗涤经脉,收纳气海,以求筑基成道,天师道的玉符不知是怎么个观看法,现在他也看不了,索性不去看。

  日上三竿,张远山已经把养气总纲看了个七七八八,却又无事可做,只能呆在屋中修炼养气诀。

  但事情却非他所愿,刚要入定,却听到一阵喧哗:“张远山!”

  张远山往门外看去,门外来了四五个青年,劲装着身,手提长剑,为首一人径直走进来,大剌剌坐在张远山面前。

  “张师弟,凡千华峰弟子每日卯时必须到武场演武,怎地师弟今日却是不来啊?”这青年身材高大,浑身肌肉,手里拿着一块圆形腰牌。

  张远山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位师兄是?”

  “我是千华峰登堂弟子陈杰,也是戒律堂执事之一,我问你,你今日为何未去演武?”陈杰依旧问道。

  张远山想起黄贺生一脸阴沉的样子,心中了然,“我昨日才到山门,也无人和我说过总归,演武之事实在不知。”

  陈杰脸上有点不自然,“还要狡辩,没去就是没去,按按戒律堂规定,凡修为未达筑基而演武未到者,无论登堂弟子还是……其他弟子,都要收到处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