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结发长生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拜师之礼

结发长生传 滂坠 2079 2020.01.21 14:21

  老人看了一眼张远山,皱着眉问道:“你来千华峰多久了?”

  张远山也感觉这老人似乎不是一般人了,小声答道:“就……两三天吧。”

  老人这才释然,但又问道:“嗯,那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是千华峰峰主。”

  “胡闹!千华峰这么多事?连弟子都不教了?”那老人转眼就变得疾言厉色,恍惚间张远山觉得眼前的老人似乎是一把锋锐无比的剑,直刺内心。

  见老人发怒,张远山连忙认错:“弟子知错,弟子知错。”但说话间鼻头微动,似乎闻到一股酸臭味。

  老人一眼就看到了张远山的细微的动作,脸上有些不自然,随后叹道:“罢了,你先下去吧。”

  张远山如蒙大赦,赶紧灰溜溜出了伏魔堂,这老人估计是山上的什么长老,还没拜师就给人长辈一个无知的印象,凉了啊。

  出了伏魔堂,外面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人影,其中不乏气息强盛之辈,符篆力量传来,张远山眼中看到了一片片耀眼红光,其中大多数比褚良身上的还要强烈。

  “你是张师弟吧?”

  张远山闻声眨了眨眼,眼中异样景色消失,看到一个黑袍青年向他走来。

  这也是一个真传弟子。

  “我是张远山。”张远山点点头。

  “我叫李道义,是传功堂首席弟子。”李道义语速很快,说话间来到张远山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张远山,随后啧啧赞叹道:“果然好根骨,比起刘师弟不差半分,难怪余师叔会破例收一个灵视期为真传弟子。”

  张远山心里郁闷,老子又不是大熊猫,随便来个人就当看宝似的夸两句,不过别人已经夸了,还是得客气两句:“承蒙师父抬爱,师弟我也是惶恐。”

  李道义挑了挑眉,瞪着张远山说:“这可不是抬爱,师弟,你既然当了真传弟子,就得好好坐稳咯,不然就是明着打余师叔的脸面,你要赶紧好好修行才是。”

  张远山初来山门,不清楚里面的弯弯绕,这会儿被李道义点醒,也是神色凝重,点头说道:“多谢师兄良言,师弟记下了。”

  李道义很是欣慰:“不过师弟也要当心,大道之争,最是艰险,师弟可要多多注意。”

  话音刚落,黄贺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阴测测说道:“李道义,既然大道之争艰险,你不去修行,还在这嚼舌根?”

  张远山愣了一下,随即还是问候了一声:“黄师兄好。”

  黄贺生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随口道:“师父叫你过去。”

  李道义大大咧咧说道:“大道之争,孤家寡人可不容易争啊黄师兄。”

  黄贺生懒得理他,径直走了。

  张远山点点头向李道义致意,也跟着黄贺生走了。

  李道义笑容和煦,慢慢走进了伏魔堂。

  张远山跟着黄贺生来到师父跟前,余夕仁打量了一下他,觉得十分满意,笑道:“这精神样,和你刘师兄真像。”

  黄贺生静静站在余夕仁身旁默然不语。

  张远山却心里如同猫儿乱抓:这刘师兄到底何等神仙人物,为何这么多人都赞不绝口。

  正想回话,却听余夕仁吩咐道:“拿好你的坤渊剑,随我去伏魔堂吧。”

  跟在余夕仁身后走着,看着走马灯般流转过的景色,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从一个疲于奔命的乱世孤儿转变为古老宗门的真传弟子了,一路上可以说是万众瞩目,羡慕的、嫉妒的、惊讶的目光似乎变成了衣服,将它包装成光芒万丈的明星。

  他忽然有些茫然,也有些不安。

  正胡思乱想之间,他已经进了伏魔堂,堂上供着的一道道牌位变成了一道道气焰嚣张的剑气,五光十色,刺得他睁不开眼。

  “远山!”余夕仁推了他一把,将他从胡思乱想间叫醒。

  张远山抬头看着师父的脸庞,又瞧了瞧那些牌位中的剑气,心中忽然想道:有朝一日,我的剑气是否也能和他们一样,不,要比他们强上万分!

  张远山回过神来,发现之前的老人正站在伏魔堂正中央,老人神色平静,看着他说道:“千华峰弟子张远山!”

  张远山上前一步应道:“弟子在!”

  “你为何要学剑!”

  张远山望了一眼祖师排位,随后坚定道:“为剑气万丈,为剑开清明!”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现在回不去,只要修道,总有回去的机会。

  老人面色不变,只是看着他,张远山也不畏惧,就这样直视着他的眼睛。

  片刻后,老人点点头道:“好,那便开始拜师吧。”随后坐上了伏魔堂前的木椅。

  余夕仁见状立刻上前一步道:“是!”

  堂外之人听到里面的动静,也从外鱼贯而入,沈远和一个黑衣中年人各领着五名长老站在两旁。黄贺生走到伏魔堂门口,和李道义各站一旁,二人目光交集之处似乎有轻微元气波动。

  张远山站在大堂中央,面对着十多位金丹期修士的注视,无论是精神压力还是实质压力都有些大。

  坐着的老人眯着眼哼了一声,他身上的压力似乎瞬息间就消失不见,但其中一位黑衣中年人却是眼角一抽。

  余夕仁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盯着张远山问道:“张远山,你可愿入我石剑山千华峰修道?”

  张远山应下:“弟子愿意。”

  “张远山,你持剑后可愿斩妖除魔?”

  张远山忽然想起秋灵子的俊美脸庞,但还是坚定道:“弟子愿意!”

  “张远山,你持剑之后可会乱开杀戒,祸乱天地?”

  “弟子不会,弟子只愿以手中剑开天地清明。”

  “取出你的剑。”

  张远山取出坤渊,双手持平。

  “拔剑,向那些牌位斩一剑!”

  “啊?”

  张远山一下子愣了,这不是欺师灭祖吗?

  那黑衣老人却笑着问道:“怎么?你不愿意吗?还是怕一剑把伏魔堂劈倒了?”

  “这?”

  张远山支支吾吾的迟疑模样看得老人哈哈大笑。

  但伏魔堂中十余金丹修士个个面色严肃,正襟危坐,似乎没有听到一般。李道义看到张远山那促狭样子还是轻轻笑了一声,但发现堂上长老都屏息凝神之后戛然而止。只有沈远仿佛无意间看了他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