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结发长生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传功堂主

结发长生传 滂坠 2603 2020.01.18 10:50

  “看来这真传弟子是个烫手山芋啊,”张远山感觉有点蛋疼,又问道:“不过真传弟子待遇应该不错吧?”

  王培玉笑的更开心了,点头道:“待遇尚可,凡真传弟子每月可领取上品灵石十块,真元丹十瓶,传功堂一二层功法典籍可随意翻看,不限时间。要知道外门弟子可是连传功堂都进不去的哦!”

  王培玉说着脸上露出向往神色:“而且,只要是真传弟子,就可以去石剑锋祖师堂寻找自己的机缘。”

  “祖师堂里存放着万年来石剑山剑修们留下的灵剑,哪怕只当一年的真传弟子都可以去尝试,只要得到灵剑认可,就能拥有那把灵剑和相应的剑诀。就算得不到灵剑,也能以万年剑气洗涤自身剑脉,淬炼剑意!”

  王培玉说起祖师堂,人都精神了好几倍,转头看向张远山:“师兄,你虽然天资比我高,但三百六十四天以后,我一定会成为真传弟子!”

  张远山被他这炽热的目光看的颇不自在,但一听说有东西可以领,抓着王培玉道:“师弟先带我去传功堂吧,免得忘了领灵石了。”

  王培玉哈哈大笑,带着他往传功堂去了。

  路上张远山看到一个百丈方圆的大广场,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子,不事还有剑光亮起,人声鼎沸。

  王培玉看他奇怪,解释道:“那里就是演武场,今日是长老们收徒的日子,拜山门的人很多,但能成功的十不存一。”

  张远山疑惑道:“是灵根的缘故吗?”

  王培玉点头:“人人都有仙缘,但不是人人都有灵根,灵根是大道之根,是修真者吸纳天地灵气筑基的根本,此物玄之又玄,有人生来就有五行灵根,金丹大道探手可得,有人虽然有灵根,却五行有缺,虽然筑基有望,但要想五行圆满,成就金丹大道可谓是难上加难。”

  说着王培玉还看了张远山一眼:“师兄你天生水火土三属性的灵根,成就金丹几乎是写在脸上的了,不像小弟只有土灵根,前路漫漫啊!”

  张远山看着眼前的白净少年老气横秋的叹气样哑然失笑。

  王培玉:“师兄你笑什么?”

  张远山:“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王培玉:“你分明是在嘲笑我!”

  张远山:“没有,我们是受到过专业训练的!”

  王培玉仔细想想确实这样,于是指着前面的一座四五层的高塔说:“前面就是传功堂了。”

  那塔外面看不过就四五丈方圆,一进去却是个百丈大小的空间,张远山虽然有乘过飞剑的仙家体验,还是被这芥子藏须弥的手断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传功堂此时人影稀少,这会儿估计都去了演武场,只有一个老头在打盹,王培玉径直走到老头身边拍拍桌子,“沈老头,我来拿灵石了!”

  那老头打起精神,抬眼一看是王培玉,懒洋洋道:“去去去,小培玉你昨天才来骗过我的灵石,今天可没有了!”

  王培玉抬高了声调:“沈老头,我今日是带真传弟子张师兄来取灵石,你那昏花老眼已经这么不顶用了吗?”周围几人听到都投来目光。

  沈老头一听睡意全无,昏花老眼到处乱扫,最终定格到张远山身上。

  张远山被这老头直视,只觉得一股压力迎面而来,连忙调动丹田灵气抵挡,压力越来越大,他血液流速加快,眉心蓦然出现一点红色圆印。

  王培玉看张远山如临深渊的模样,怒骂道:“沈远老头真不知羞,仗着金丹修为欺压小辈,回头我告诉师祖让他收拾你!”

  沈远面色不变:“牙尖嘴利的小子!你说真传弟子来,却为何不见腰牌?没有腰牌拿来,宗主过来也不给灵石。”

  张远山猛然想起真传弟子的衣物都在屋中,正要回头沈远又叫住了他。

  “慢着,张老弟,刚才多有冒犯,昨日听宗主说千华峰收了个天师血脉的弟子,我这是心中好奇才试探。”

  沈远说着说着似乎老脸还红了起来,搞得张远山都有点不好意思,“没事没事,我这就去拿了腰牌过来。”

  沈远一把拉住张远山:“张兄弟先坐,老哥我虚长了几岁,忝居传功堂堂主一职,师兄昨日托我给你带点丹药。”说着右手一翻拿出一瓶丹药。

  张远山接过丹药道:“麻烦沈堂主替我谢过宗主。”

  沈远直接无视了王培玉,“好说好说,这丹药本就是你师父要的,对了沈老弟,你应该还要些剑法吧,沈玉书,你去把石老宗主的《甲子习剑录》取来给你张师兄。”

  说完就见大堂角落站起一名青年不情不愿地去了二楼取来功法。

  沈玉书交了功法看都不看张远山一眼,闷声走了。

  沈远见状脸色有点难看,“张老弟别在意,这些后学末进总是不知天高地厚。”说完又拿了一个小袋子交给张远山。

  “这乾坤袋品类不高,但好在灵视期也能使用,里面是几块灵石和丹药,张老弟收好了。”

  张远山本想拒绝,但沈远硬塞给他,还道:“沈老弟明日把腰牌拿来证明就是,这些都是真传弟子该有的。”王培玉听的直生闷气,又不好发作。

  张远山这才收下,随后沈远又带他去找到了真传弟子居所,王培玉见天色已晚也道了别。

  沈远站在传功堂前默默看着张远山的背影,口中喃喃道:“天师血脉,希望这次没有下错注,东华宗已经等不起第三次机会了。”

  张远山回到破房子拿了腰牌衣物和坤渊剑放进乾坤袋,又赶回居所,经过演武场之时,却被一个背着包袱的红少女拦了路。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现在才上山来,测试都快结束了,还不赶紧过去。”

  张远山有点莫名其妙,“我叫张远山,测过灵根了。”

  红衣少女傲然道:“那正好,我叫岳希然,是东华宗沈堂主的入室弟子,你帮我背一下包袱,以后我罩着你!”

  张远山看了一下他身上的包袱,似乎不怎么重,于是点头应下,反正他也要经过沈堂主那边。

  那少女见他点头,摘下包袱交给张远山,张远山伸手接过,却被那包袱差点带的一个趔趄摔倒。

  好重!这就是女生的包袱吗?

  张远山投去怀疑的目光,岳希然开怀大笑:“这几年是一些金精玄铁,是家族给我铸剑的材料,不过我当了东华宗的入室弟子,怕是学不了剑了。只能和师兄们换点灵石用用了。”

  张远山跟在他后面问道:“为什么?”

  岳希然有点惊讶,“你来石剑山拜师竟然不知道东华宗和石剑山的关系吗?东华宗主修木系功法,丹师众多,与剑修众多的石剑山组成联盟,共同对抗天裂妖谷的妖魔,我是木系灵根,所以被东华宗收为弟子。”

  张远山确实不知道,下意识看了一眼千丈高的石剑峰,“原来是这样,妖魔之祸这么严重啊。”

  “咦,你不是大建国的人吗?”岳希然有些奇怪。

  张远山心说好名字,建国,想了想又回答:“不是,我是从夜郎国来的,路上遇到妖魔被师兄救了一命才来到的石剑山。”

  “难怪,不过我还以为你是走着过来的,看你这身破烂衣服就和走了几万里路差不多,话说夜郎国离这里的确近万里了。哎快走了,天快黑了。”

  ……

  石剑山百万里之外,妙心正在以天师五德神印感应天师血脉,结果一无所得。

  “师父果然不知道那小子在哪个方向了,还打肿脸充胖子骗我!”妙心一脸悲愤,不过想到自己终于可以在外边耍几年,又笑出了声。

  妙心收束心神,吹响海螺,骑上一条庞大的冰蓝色魔龙,往一个凡人国度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