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悬疑侦探 消失的第六个死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个死者(十一)

消失的第六个死者 怎敌回眸一笑 2040 2019.02.11 21:10

  中午时分的时候夏飞一个人到了金麒麟酒店。他站在808号房间门口犹豫着,此刻他有些激动,门里面或许就是谜底,又或许门里面是另外一个谜面,但无论是什么都让夏飞觉得莫名的兴奋。

  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请进!”

  夏飞慢慢的走了进去,他看见一个有些消瘦的中年男子。

  “听说你到处在打听我?”中年男子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挥手示意夏飞坐,然后淡淡的说。

  “你就是王胜吧?”夏飞坐下后也淡淡的说。

  “是我,请问你到处找我有何贵干?”王胜继续发问到。

  “你好,我叫夏飞,我是一个协警,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你认识一个叫唐瑾的打工妹吗?你认识一个叫刘立新的送外卖的吗?”夏飞开门见山的问到。

  王胜听完夏飞的话后微微的皱了皱眉说到“从未听过这两个人。”

  “本市一个外来打工妹被人杀害,嫌疑犯是一个送外卖的,打工妹叫唐瑾,嫌疑犯是被害者的男朋友,叫刘立新。还有,你见过这个东西吗?”夏飞拿出手机把那尊雕像的图片给了王胜看。

  王胜在看到图片的一霎那间表情突然凝固,但是瞬间又露出笑容的对夏飞说“这个雕像的确是与我有关,那是家师留给我的。”

  “既然你知道这尊雕像,那请问先生,还有谁有这种雕像?”夏飞继续问到。

  “天下没有别人有了,家师是世上唯一供奉这尊雕像的人。”王胜也不推脱,他照实说出了真话。

  “这个雕像是在嫌疑犯家里找到的。”夏飞死死的盯着王胜说到。

  “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王胜微微一笑说到。

  夏飞看着王胜的表情非常轻松,他不明白,王胜到底想对他说什么。

  “嫌疑犯根本不可能拥有的东西却出现了在他的家里,而这样东西却是你所拥有的东西,难道你不想为自己辩解一下么?”夏飞也微笑着说出这话。

  “我不需要辩解什么,我有航班记录,刚好最近三个月我不在这里。”王胜淡淡的回答。

  “也许你三个月前坐飞机离开后自己又悄悄的回到这里呢?”夏飞说出了一种可能。

  “这段时间我都在北京,我有证人证明。”王胜脸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的确,你一定有证据证明你的清白,我来找你的目的只是想知道这尊雕像的事。”夏飞此刻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今天请你来也是为了这个。”王胜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一边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一样东西一边对夏飞说。

  “你看,这样的雕像我还有,这是家师留下来法门,这尊雕像叫做封灵。”王胜又从行李中拿出了一尊同样的雕像。

  “能给我讲讲这尊雕像么?”夏飞客气的请教着。

  “说来话长,大约是明朝永乐年间,朱棣派兵攻打现在的越南,最后明军胜了,当时的领兵元帅叫做张辅,他手下有一个将军立功无数,张辅为了稳定才攻打下来的地方便留下这个将军镇守广西,这尊雕像就是家师在这位将军的墓地里所得。”王胜慢慢的讲出了这尊雕像的来历。

  “那这尊雕像有什么意义么?”夏飞继续的追问着。

  “那个将军墓非常邪乎,墓碑被深埋在地底,按风水来说,这位将军应该是杀人无数,但凡生前杀戮太多便不可留碑在世,必须将墓碑深埋在棺木之下,家师下到此墓发现了这一点觉得邪乎便想退出,但是为时已晚,那墓里杀戮太重尽是冤屈,家师遭了道被困在墓里出不来了,于是横下心来往死路而求生。”说到这里王胜停了下来,他看着夏飞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你是在想我到底信不信你这些封建迷信么?”夏飞看出来王胜在想什么便说到。

  “的确,这件事太过不可思议,我也是听家师所讲并非亲眼所见,我怕你不相信我所说的。”王胜摇了摇头说到。

  “信与不信我也不清楚,但这也许有关案件,还请告知。”夏飞客气的说到。

  “那好,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吧。”王胜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继续讲了下去“家师当时被困墓地,便决定继续向下挖出墓碑,那上面或许记载有脱困之法。最后的结果就是,墓碑上记载了将军墓的主人生前杀戮太多,怕冤魂索命便请来了这尊雕像。这尊雕像是当时广西和越南交界处一个巫师所养的恶鬼,将军用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鬼来威慑那些冤魂让自己不至于被那些冤魂索命。家师取到这尊雕像后才顺利出了墓地,后来家师说,遇见了一次这样的事,以后便再下不得墓地了,于是家师便带着这尊雕像退隐江湖了。”王胜语气有些颤抖的说到。

  “那这尊雕像应该和刘立新无关才是,为何会出现在他家里?”夏飞还是非常疑惑。

  “年轻人,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只能说一点我的看法,杀人之后惧怕冤魂报复便用此雕像镇压被害者的冤魂也不无奇怪,至于你说的这个嫌疑犯为何会有属于我的雕像,我也许可以这么解释,你怎么知道这尊雕像是属于我的?怕是旁人所说,若有一个旁人知晓就不排除有其他旁人知晓。这尊雕像恰巧是可以佐证嫌疑犯是凶手的证据,不然为何他会有镇压冤魂的物件呢?”王胜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谢谢,我想我已经有些眉目了,我要告辞了,在走之前可否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夏飞起身准备离开,在走之前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但说无妨!”王胜也起身准备送送夏飞,听见夏飞还有问题,便开口说到。

  “那晚在公安局门口应该是您吧?”夏飞突然表情严肃的死死地盯着王胜说到。

  “是我与否依然不重要,年轻人,还是回去好好审查那个送外卖的才是啊。”王胜突然笑了。

  “先生说的是,多谢先生赐教,后会有期。”夏飞也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