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半渡而击

新三国策 晶晶亮 5339 2005.02.03 07:52

    虽然是一母所生的兄弟,孙权与孙策的脾性却是截然不同,孙策那一股与生俱来独有的豪侠仗义胸襟使得江东聚集了众多的杰出人材,同样是一个“孙”字,张昭、周瑜、吕范这些个声望名士多半是冲了孙策来的,而不是孙权。

  其实凭心而论,孙权也并不是那种坐享其成的纨裤子弟,论文韬武略,论智谋心计,比起一味勇力的三弟孙翊实要强过甚多。

  但唯因如此,他才更渴望能有一个证明自已的机会。

  有时候,一个吒咤风云名声显赫的哥哥并不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对于心中存着大志向的孙权而言,感受犹深。财富与血统可以代代承继,但权力与尊敬却不能。

  街市人来人往,江东藏龙卧虎,认识孙权的虽然很多,但多是带着“这便是大名鼎鼎的孙策之胞弟。”这样的陈见,真正能引为知已的只吕蒙等寥寥几个。

  顶着孙坚的威名,孙策早已不再是屈身袁术门下的黄口稚儿,他用席卷江东的一连串胜利证明了自已,现在,孙权同样需要一场证明自已的胜仗。

  所以这一次出征皖城,孙权志在必得,而孙策麾下众将此时也心知肚明,双方实力如此悬殊,加之敌方又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袭破皖城已是指日可待的事了,这等便宜的馅饼不留与孙权,还能给谁?

  在江东孙家的地盘上,要是得罪了爱才若渴的孙策,还不打紧,但要得罪了孙权,那你在江东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有些排挤或者暗算的的手段是说不出口的,或许有一天你突然发现在主公面前说不上话了,或许你的家人行走在大街上,生生的被刺客给伤了,或者在你一觉睡去的某一天,你的大好头颅被人挂在寒风瑟瑟的枝头。

  在雪地里刨挖着野菜的少年惊恐的站在原地,面对着这样一支气势慑人的庞大军队,莫说是寻常百姓,便是见识过黄巾乱起的豪杰也不禁会生出些许害怕。

  象乌云压城一般,军阵越来越近,只见有一骑飞出,飞快的掠到少年的身旁,马上之将伸手猛然一抄,便将少年挟于身下,一个圈马打回,便已又到了帅旗跟前,姿势端是漂亮之极,一旁的吕蒙部军士见主将逞威,顿时叫喝了起来。

  “子明,身手又敏捷了不少,待这一仗后我们比试一番如何?”孙权见吕蒙这一手使得队伍士气陡升,心下也暗自高兴。

  “仲谋过誉了!待我问过此人,便知前面情况。”吕蒙说罢,将少年重重的摔于马下。

  “待会问你的话,必须如实回答,不然的话……。”吕蒙拔出佩剑,在少年身上来回比划了几下。

  那少年本是一普通农家子弟,哪里见过这等仗势,顿时吓了面如土色,身体也不住的打抖,道:“将军有话尽管问,小的……小的一定句句讲实话。”

  “好,那我问你,此处离皖城还有多远?”孙权还透着年轻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慑人的光芒。

  “回将军,不到三十里,但是……。”少年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快说,不然!”兵贵神速,孙权可没有耐心将时间耗在这里,吕蒙见孙权脸上神色不对,忙厉声问道。

  “但前面不远有皖水阻了道路,两天前的大雪又将唯一的桥给压垮了。要到皖城去的话,必须向上绕行一段路方可涉水通过。”少年这一回再不敢迟疑,一口气说道。

  听罢,孙权脸色稍缓,骄傲的脸上露出自信的表情,摆了摆手示意士卒将那少年带下去。

  稍停,孙权对吕蒙道:“子明,汝速带五百兵士为前队,寻找可涉水渡河的地方,吾率大军随后跟进。”

  “且慢,少将军,此人来路不明,说的话不可轻信,不如等大将军的水陆人马赶到,大军一起行进为好。”邓当谏道。

  “今飘雪漫天,天寒地冻,那高宠小贼不会虑及我们到来,皖城的防守必然松懈,所以现在进军正是其时。”孙权狠狠的瞪了邓当一眼,总还顾及吕蒙的面子,没有再说什么让邓当下不来台的话。

  “出发!”吕蒙令军士将那少年掳上马背,驱军踏雪前行而去。在***的驱使下,无论是孙权还是吕蒙,都被即将到来的胜利冲得有些飘飘然了,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已成为了阶下之囚的少年眼中闪过的一抹得意之色。

  “哎!”邓当叹了口气,再不多言,他的心里已有了悔意,这一次大将军让自已做这监军实是错了。

  随着令旗的挥动,大军如长蛇般在雪地里前行。在行过的大道旁,在方才少年驻足的雪地旁,却有一个鲜血凝结成的箭头指向远方。

  ……

  道旁的积雪堆忽然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然后是一个人从雪堆里爬了出来,接着又是一个,抖落身上的雪,他们的穿着打扮与方才的行乞少年别无二致,唯一有差别的是,先爬出来的一人身长有八尺余,生得极是雄壮威猛,后出来则更瘦削些,两人并站在一起,后者不由得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只见得那高个子抹了一把眉毛上残留的冬雪,大声道:“果如军师所料,陈兰,你我速抄近道禀报宠帅:猎物已入笼了!”

  “可是,雷绪,梅老大还在敌人手里……。”被唤作陈兰的小个子还有些犹豫。

  “不用担心,老大行事向来谨慎,这一次定是有了脱身之策才会这么做的!” 高个子手指着雪地上的箭头,自信的道。

  陈兰折服道:“二哥说的是!”

  “夫大丈夫行事,当言而有信,此番我兄弟三人既在宠帅军师面前夸了海口,就算舍了性命也要完成任务,决不能坠了庐江三英的威名。”雷绪声如洪钟,话语句句掷地有声。

  皖水,寒彻的水流夹着冰凌向南而下。

  潜山渡,皖水经此处后便一往无际,故孙权军要涉水至皖城,非此地不可。

  雷绪、陈兰驾着一叶偏舟逆流而上,木浆划过水面,“哗—哗—”作响,虽是天寒地冰的季节,但在河畔枯黄的芦苇遮映下,有几只过冬的野鸭受惊飞起,尖叫了几声飞快的掠过河面,向对面的密林遁去,间或见四下没什么动静,又飞回了筑巢的原处。

  数艘蒙冲的轻舟藏于苇间,就在这表面上万籁寂静的黄昏,在依稀月色的映衬下,丛丛枯黄的芦苇间却有点点寒光闪过。

  高宠一身戎装站立船头,脸上神采奕奕,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在他的对面,徐庶端酒对酬,甚是相欢,旁边的船舱内,已有了好几个空空如也的酒囊,大战将临难得两人还有如此的闲情逸致。

  “——集百骸以茔封,一寸山河,一寸血泪。震吾族之国殄,永怀壮烈,永奠英魂!——”酒到酣时情方醉,合着这寒风冷雪的呼啸,高宠低沉沙哑的嗓音是如此的憾人心魄,逐渐将人带回到那个金戈铁马的大汉天朝中,待吟至最后永奠英魂的“魂”字时,周遭将士已是热血沸腾,不能自已,也跟着唱了起来。

  就这么吟唱着,高宠眼前出现了慕沙那俏丽飒爽的绝世倩影,只是这一次出征若能归去,不知慕沙的病是否痊愈,不知还能否再得相见?

  徐庶放下酒杯,面容严峻,大声说道:“一寸山河,一寸血泪,将士们,谁家无有妻儿,哪个不眷恋故土,为了保护家中的亲人,这一仗我们必胜!”

  雷绪赶到时,恰看到这群情激昴的一幕,不觉间已入了神,待醒悟过来,忙上前禀道:“宠帅,雷绪、陈兰有重要军情禀报!”

  “讲!”

  “孙权、吕蒙领三千人马正向此处疾进!”陈兰机灵,抢先道。

  高宠朝着徐庶会心一笑,道:“军师神算!”

  徐庶长身立起,道:“宠帅过誉了,以宠帅之智,当能看破吾之计谋。孙策以阴援待击之计诱刘勋南下,其谋夺皖城之志久矣,岂肯空手而回,今又听得甘宁军南救彭泽、皖城兵力空虚,其必遣精锐之师冒险轻装突进,如此则犯下轻敌冒进之兵家大忌,我军可乘敌首尾不得兼顾之机,集中兵力聚歼敌一部,战若能成,则可敲山震虎,孙策必不敢冒进矣!”

  高宠点头道:“两军对峙,贵在知敌,今天寒地冻,敌又远道而来,士卒困顿,我军只需待敌半渡之时腰击,必能成就大功!”

  时间仿佛象停滞了一般,显得异乎寻常的漫长,雷绪和陈兰摒住了呼吸,圆睁双目紧紧的盯着前方的渡口,在他们的身后,是一支临时招募的一千人的队伍,他们中有许多是梅乾、雷绪和陈兰的族人,正是因为相信了他们三个,这些人成为了庐江第一批加入高宠军的将士。

  其实早在袁术称帝时,梅乾、雷绪、陈兰三人因不堪袁术穷兵黩武、横征暴殓,聚集族人奋起反抗,后袁术遣大将张勋围剿,他们不得已率众南迁,后遇甘宁三人领众遂附,甘宁见他们对庐江情况相当熟悉,便指令负责打探敌军动向。

  梅乾,即是那日向高宠报告孙策举兵攻皖城的少年,高宠早有尝识之意,待到甘宁离开皖城时,便向甘宁要了他们这一部。

  夜近亥时,有一串火光慢慢的向潜山渡移动,越行越近,隐隐约约可看到前面旌旗上有一个斗大的“吕”字。

  “吕蒙来了!”陈兰紧握住手中短刀。

  “军师,雷绪请求一战!”一旁的雷绪早已不耐。

  “勿急。此乃敌军前锋,且放他们过去,我等需待孙权军悉数赶到时,再行出击不迟!传命全军,注意隐蔽,若有出声扰敌者,军法从事!”徐庶年轻的脸上神情严峻,这是他出任军师以来第一次独立指挥作战,不由得不紧张。

  ……

  “少将军,吕司马差人来报,我军前锋已顺利渡过皖水,现正朝皖城进发!”报信的骑卒未等下马便兴奋的喊道。

  “太好了,传令全军,加快速度!”孙权的脸上显出些许疲惫,毕竟连日连夜的行军耗去了他许多的精力,不过在他年轻的躯体里有的是无穷的精力,这样的好消息更令他斗志高昂。

  这一夜,乌云将月亮星星都遮住了,四下里膝黑一片,除了涉水时发出的哗哗流水声,便再无任何的声响,孙权、邓当沿着吕蒙开拓的道路,指挥军队趟过齐腰深的河水,高宠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我孙权会雪夜偷袭吧!待到天明,皖城已是我的囊中之物,孙权的嘴角浮起一丝不意察觉的笑意。

  一拎马缰,跨下战马发出一声嘶鸣,孙权撩起浸湿的征袍,正要下令部队休整片刻,以便养足精神再疾攻皖城。

  “啊——!”一声绝望的惨叫划破夜空。

  接着又是一声。

  嗖——嗖——!仿佛有无数的利箭穿透黑夜射过来,拥挤在河中行动不便的孙权军士卒就象一个个活靶子,敌人根本无须瞄准,就能射中目标。中箭落水的兵士不断发出求救的呼叫,但浸湿的铠甲却又是如此沉重,受伤后的兵士根本再无力站起来了。

  “有敌人!”惊慌失措中,带领的都尉率先醒悟过来,大声召呼着同伴,三五个人背靠着背,迅速集结成一个个战斗的小队。

  随着悲咽的号角突兀响起,一艘艘战船从河流的支叉间出现,船上火把照映得满江通红,手持着武器的高宠军将士已憋闷了许久,现在正如猛虎下山一般,向遭袭的孙权军扑过来。

  受到第一波急骤箭雨召呼,孙权军伤亡四百余人,河水已被浸染的一片血红,更危殆的是全军被截为了二段,孙权一部五百余人已渡过皖水,被阻于西岸,而监军邓当则率领着约二千人的后军仍滞于东岸。

  雷绪、陈兰一早就瞅准了孙权的旗号,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们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战事一开始,两人便瞄上了孙权,对孙权这五百人轮番围攻。

  “少将军,敌人看到帅旗了,我们还是向邓监军靠拢吧!”一名失去左臂、脸色苍白的尉官跑过来道。

  孙权大怒,翻手一刀将此人砍倒,大喝道:“妄言后退者,杀!”

  嘶杀声,呼喊声,响彻了整个夜空,高宠明白此一战宜从速,不宜久,他锐利的目光扫过一场场激斗,终于停留在东岸。

  单从人数上看,邓当部的战斗力自然要比孙权那一边强,但实际上却相反,原因在于孙权的五百人皆其亲卫之士,悍不畏死,骁勇异常,雷绪、陈兰的几次进攻,皆被其击退。

  高宠猛一提插在船头的长枪,跳下战船,大喝一声:“军师,这里交与你了,众将士,随我杀敌去!”

  说罢,高宠几步趟过浅水,翻身上了烈焰,向邓当处杀将了过去,长矟所到之处,顿时敌军士卒人仰马翻,纷纷呼号逃命。此时,邓当正欲指挥军士抢渡皖水,与孙权会合,回头一瞥却见自已的士兵纷纷后退,火光中一员敌将骑着一头火红战马如天神般杀来。

  “高宠!”邓当差一点叫出声来。

  在邓当的心底,番阳一战被高宠一合生擒的羞辱又袭上心头,沦为阶下囚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这辈子他不想再有一次这样的经历。

  “逃!”这是邓当脑子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再顾不得其它,邓当拔转马头,向着来路一路狂奔下去,在他身后,众军士见主将率先逃跑,更是斗志全无,在兵力尽占优势的情况下,邓当部被高宠这一轮猛冲杀了个大败。

  “将军,西岸我军败了!”

  “你说什么?”孙权不肯相信这一事实,没理由的,经过这一阵的接触,他已然发现敌军的战力并不十分强大,若是一对一的拼斗起来,训练有素的孙权军无疑是要占一点点上风的,无奈人数上的劣势明显,他才会被困这里。

  但是,只要东岸邓当的二千人渡河来援,被动即可转为主动,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我的,现在孙权心中刚刚树立起的一点信心被这个消息给摧毁了。

  “将军,敌人又杀过来了!”一名满脸是血的士兵惊恐的叫喊着,在雷绪、陈兰的冲击下,孙权麾下的五百士卒只剩下不到百人了。

  孙权抬眼看去,却见一员熟悉的身影涉水而来,孙权瞳孔一阵收缩,从牙缝里恨恨的挤出两个字:“高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