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叛敌者死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66 2005.04.13 08:39

    上缭城头,百余名手持利刃的兵士将祖郎团团围困,后面攻城的士卒被守在城垛口的兵士阻隔在城下,一时无法救援。

  “祖郎,今日就拿你的一条贱命来祭典我辎重营的三百壮士。”陆逊仰望苍天,眼中浮起一股薄雾般的悲色。

  城外,一直观望战局进展的黄盖见祖郎已登上城头,久经战阵的他不禁心中狂喜,急急喝令所有部队投入战斗,只要能够顺着祖郎打开的缺口往里冲,拿下城池就有可能。

  在号角与战鼓的齐鸣声中,如潮般蜂拥而上的孙策军兵卒践踏着同伴的尸体,吆喝着向城头迫近。

  听到身后喊杀之声渐近,祖郎伸出舌头添了一把刀锋上的鲜血,拧笑道:“祖某的命就在这里,你陆逊有本事的话,就自已过来取吧!”

  陆逊淡淡一笑,道:“对付汝等卑鄙莽夫,何用脏了我的衣衫?”

  祖郎听出陆逊语气中流露出的轻蔑,不禁勃然变色,但他又不甘心失败,他一边挥舞长刀,一边环顾四周,只见除了围住自已的数百名士卒外,守御城垣的部队并不是很多。

  祖郎大笑道:“哈——,原来你陆逊的兵力不够。”

  陆逊冷冷的瞧了祖郎一眼,道:“不错。上缭城中守军其实不过一千五百人,其余的部队都在路上,这些兵卒对付你已经足够了。”

  说罢,右手猛然拔出佩剑,作了一个下斩的手势,随后,包围祖郎的陆逊军士卒射出一阵绵密不透风的箭雨,连续的击中目瞪口呆的祖郎,强劲的余力将祖郎的身躯高高扬起,荡飞出城垣丈余远,方自沉重的砸落到城头。

  转眼之间,祖郎已成一具箭猪!

  “将这厮剁了,为兄弟们报仇!”早已杀红了眼睛的兵士一拥而上,将祖郎的尸体剁成一堆肉泥。

  面对陆逊的奇谋,悍勇奸诈的祖郎也只能落得个横死沙场的结局,作为一个背叛者,他的死没有人会感到痛心,即便是现在与他处在同一战线的黄盖也是一样,祖郎部的覆没消耗的是上缭守军的箭矢,他的死不过是除掉了自已身旁的一个隐患。

  在发觉城中守军兵力不足的弱点后,黄盖毫不犹豫的发动了全面的猛攻。

  城上,激战惨烈异常。

  为数不多的守军奋力将一座座云梯用长木推到城下,已经身负重伤的士卒则拖着残缺不全的身体扑向登城的敌人,在凄厉的叫喊声中朝着城下纵身跳下。

  上缭这座不破坚城的每一座城垛,都在上演着一个又一个震撼人心的英勇事迹,黄盖的部队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到几乎无法负担的代价,这是一场比拼斗志和毅力的恶战,谁支撑的久,谁就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

  接近中午时分,黄盖部终于不支溃败,除了祖郎的一千人马覆没外,黄盖的二千所部精锐亦有一千三百人战死城头,被鲜血淹没的上缭城墙再一次成了埋葬孙策军的坟场,与此同时,参与守城的陆逊部一千五百名士卒也是伤亡惨重,一战过后只剩下了不到四百人。

  如果孙策随后引大军杀到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好在陆逊知道,慕沙正率领着三千精兵从豫章赶来,而徐盛的援军现在也应已在路上。

  在番阳至上缭的道上,一支大军逶延西行,在如林的旌旗下,孙策盛怒的面容峥然若现,黄盖的败讯是如此的突兀,让士气高涨的孙策军上下都感到难以接受。

  “传令全军将士,谁第一个拿下上缭,记首功!”孙策大声怒喝。

  “伯符,是否多留一支兵在泾县驻守,万一高宠强渡长江,也能够及时救援!”对于黄盖受挫上缭城下,周瑜虽然感到惊讶,但也不象孙策一般毫无心理准备。

  孙策策马扬鞭,脸上神情坚定,说道:“我意已决,公谨休再多言,此番若不能取下上缭,一雪往昔之辱,我又有何颜面再服众人,高宠那里有韩当在当利口、孙静在秣陵镇守着,要渡江岂是容易的,即便是过了江,泾县一带还有二弟接应,不会有事的。”

  周瑜闻言悚然动容,孙策的话没有错,为将者需要的是有决断的勇气,要想挽回黄盖失利的影响,拿下上缭是必须的,如果因为顾虑后路而踌躇不行,就有可能失去取胜的机会。

  建安三年七月六日,黄昏。

  孙策率主力精锐进抵上缭城下,随同他一起出征的,除了败归的黄盖部外,还有程普、陈武、吕范、孙翎诸将。

  在这二天的时间里,上缭城中也聚集起了豫章几乎所有的力量,慕沙顾不得病体初愈,亲临上缭指挥作战,接到紧急求援的徐盛所部也及时赶到。

  对敌双方的兵力是:六千对二万。

  数量上守军劣势并没有根本的改变。

  唯有在士气上,籍着陆逊斩杀祖郎、击败黄盖的一战成名,失去统帅之后的高宠军将士再一次看到了引领胜利的领袖。

  年轻的陆逊责无旁贷的成为了这支六千守军的统帅。

  他所面临的形势并不比二年前的高宠好多少。

  而他面临的对手,则更加的强大。

  立于上缭城楼之上远眺孙策那连绵的营寨,夜风之中的陆逊一身白衣飘然欲飞,他伸出手掌轻轻触摸轻送而来的东南风,心中一阵激动,他知道无论这一战的结果如何,陆逊这个名字都将为世人所提及。

  “伯言,我与文响将军都将听候你的调遣!”慕沙火红的战袍象一团炽烈的火焰,燃起每一个守城兵卒必胜的信心。

  高宠不在,身为主母的慕沙的话就是命令。

  “明日,徐盛请求出战!”满面风尘的徐盛豪气不减。

  陆逊微笑道:“文响兄乃是上缭城中唯一可与敌撕杀的勇将,逊正需仰仗甚多!”

  徐盛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沉声道:“有公主和伯言在,上缭永不陷落!”

  陆逊注视着徐盛热切的眼神,大声道:“逊定不负公主与将军之托,上缭城头高高飘扬的旌旗会等着宠帅回来!”

  慕沙的眼睛已然湿润,此时此际陆逊的样子象极了一个人。

  恍然中,慕沙眼前浮现的是那个一心想着戎马征战、建功立业的男子,那个日思夜想、占据了自已全部心灵的可恨又可爱的叫高宠的人。

  “少冲,你在哪里?知不知道有人在为你牵肠挂肚?”慕沙眼眸中一片朦胧。

  斗转星稀。

  地上点点的火光衬着天下的星辰。

  晚风轻轻吹动,拂动孙策掌中的一缕发丝,那本应乌黑的头发竟然添了一抹银色,孙策松开紧握的拳头,喃喃自语道:“莫非我真的破不了那个宿命吗?不,不会的,我孙伯符从不相信鬼神,那鬼神也一样奈何不了我。”

  宿命——,不知什么时候,也许是在皖城归师的时候,江东开始流传一句民谚:“宠去盖头,龙飞九天,符有数种,虎纹为最,龙争虎斗,相生相克。”高宠的“宠”字,去掉上面的宝盖,正是一个龙字,而自已伯符两字中的“符”字,适与战国先秦时的军令——虎符相合,一龙一虎,争斗不休,在某些妄意猜测的人眼里,这一种巧合除了天意之外,再没有其它的缘由可以解释。

  “伯符,派出打探敌情的斥候回来了,最新的消息是彭泽的徐盛已出兵上缭了,以瑜之见,我们正可籍敌兵力不足的时机,一面对上缭围而不打,一面遣精兵拿下彭泽,争取以皖城李术部合而为一。”周瑜从帐中走出,一双眼睛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孙策凝视远方若隐若现的城垣,然后回转身,看着周瑜的眼睛道:“公谨,你说——,除了拿下面前的这座城,我还有别的选择吗?龙虎相斗,呵——,我孙策是虎,那高宠却未必是龙。”

  周瑜看着孙策眼眸中跳动的复仇火焰,心中一凛,那个龙与虎的谚语虽然只不过是无端妄言,但却已在孙策心底留下了阴影。

  建安三年七月七日。

  上缭城,阳光早早的普照大地,似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大战铺垫场面,城外的孙策军两万雄兵排成漫山遍野的散兵阵,上百架云梯被排在了中阵。

  在阵前各有一千人的骑兵队伍看住左右两翼,这两千骑兵在缺少马匹的江东绝对够得上奢侈,他们是孙策为以后挺进中原下的赌本,现在孤注一掷的孙策把他们悉数带到了上缭,在骑兵的后面,是两千名臂力过人的盾牌手,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中阵的一千五百名云梯手安全抵达城下。

  而在云梯阵之后,是一万五千余名穿着皮甲,手持长刀的彪悍勇士,刀锋光芒耀眼。攻城的勇士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发出震天动地的整齐呼喝,一排一排的声浪如波涛般沖击着城墙,彷彿要把上缭整个都吞没。

  首先担任进攻的是云梯手和盾牌手,孙策士卒冒着滔天箭雨,锲而不舍地向城墙靠近,虽然不时有战死的同伴倒下,但这些最底层的士卒却仍然前赴后继,奋勇向前。

  “冲——!”当看到云梯渡过沟壕,孙策一声令下,蓄势待发的陈武三千精锐如出弦的利箭,直向已经残破的城垣冲去。

  面对三面环山,仅有一面可以通过的上缭坚城,孙策知道除了强攻,还是强攻,所以,他派出的是已方的精锐——陈武部曲。

  迎击陈武的是琅琊徐盛的二千彭泽子弟,今晨,徐盛率领所部换下伤亡惨重的守城部队,面对血迹斑斑的城墙,徐盛斗志昴扬。

  “守住垛口,不要让一个敌卒上来!”徐盛的声音沉稳坚定。

  上缭城头响起了守军整齐而高亢的喊声,其中夹杂着浓重的彭泽腔音,在“吆哦—喝!”的

  呼喊声中,数十根涂满牛油的巨型檑木被抬上城墙垛,朝着城下架起云梯准备攻城的陈武兵卒砸去。

  在飞速下坠的过程中,巨大的檑木又被城下射落的数枝火箭点燃,遂卷动着滔天的烈焰,势不可挡地将刚刚竖起的云梯砸碎,来不及躲闪的陈武兵卒躲避不及,惨叫声中被檑木压在城根下,顿时刻出一道道鲜血狰狞的痕迹。

  “妈的,琅琊佬,有种下来与爷爷单挑!”陈武看着溃败下来的兵卒,气极败坏的怒骂道。

  见陈武进攻受挫,孙策的脸也渐渐的难看,他目光闪动,对着身旁的程普道:“德谋,你去替下子烈!”

  话音未落,身后早有一人催马而出,大呼道:“大哥,且让我与程将军同去!”

  孙策闻声看去,却是四弟孙翎。

  “大哥,弟此去誓取了陆逊的人头来见你!”孙翎傲然嘶声道。

  孙策沉默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孙翎大喜,并驾与程普冲出已阵。

  程普持刀斩落一名后退的陈武军卒,怒骂道:“胆小鬼,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冲!”

  在又一波冲锋中,程普与孙翎的七千士卒投入了战斗。

  浴血鏊战中的上缭城墙终于承受不住檑木、云梯、刀枪的重击,有好几处城垣濒临倒塌,在这几个缺口处,徐盛部与突入的程普、孙翎两部来回拉踞,双方都是伤亡无数。

  担负后援的陆逊见情况紧急,率领全部的留守兵力增援城头,胜败的结果就在这最后的搏杀中出现。

  鼓声响起。

  槌点准确而有力。

  兼合着刚劲与绵柔。

  城楼上,慕沙如同一尊屹立的女神,红妆素裹,分外妖娆,在她的身畔,是两面牛皮蒙着的战鼓,在喊杀声中,慕沙的鼓点如洪亮凄厉,绵密如夏日雨前的电闪雷鸣,令人不禁神为之夺。

  守军的士气在这鼓声之中渐渐高涨,一腔热血在胸中流趟,一股豪气在一次次劈杀中喧泄,在大家眼前,出现的是敌人溃败、敌将授首的壮景,随后是大军追逐败兵、战马踏过敌尸的阵阵快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