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关门打虎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447 2005.04.18 08:07

    “主公——!”吕范望着颓然坐下的孙策,看到孙策从未有过的沮丧神色。

  “子衡,江东本已是我孙家之天下,奈何又出了高宠这般人物!”孙策紧紧的握住腰间的古绽刀,一双坚实有力的大手因激动而抖动。

  吕范默然无言,孙策此刻复杂的心情不是简单的一、二句安慰的话就能抚平的,自从在寿春相遇以来,孙策的豪侠仗义、雄才伟略让吕范折服,以孙策的能力,莫说平定群龙无首的江东,就是争霸中原也不在话下。

  但现在,强中更有强中手,高宠的突然出现,改变了一切。

  江东由孙策独霸天下演变为高宠、孙策两雄相争,在皖城的初次正面交锋后,卧薪尝胆半年之久的孙策好不容易寻觅到一举破敌的良机,却不料又突生意外的变故,先是上缭攻城的受阻,现在又是当利口、秣陵的失守,本来稳占上风的孙策转眼之间反被高宠逼入了危急的境地中。

  倏然,孙策大喝一声,猛的拔刀出鞘,奋力劈下,顿时将硬木的锦案斫成两截。

  随后,孙策弃刀仰天大笑:“哈—哈—,天不佑我孙策,又能如何?高宠,你要是个英雄,就不要躲躲藏藏,出来堂堂正正的与我斗上一回。”

  面临内忧外困的窘境,孙策无愧乃父孙坚的赫赫威名,将门虎子,在气魄和魅力上犹胜孙坚一筹的孙策很快又恢复了无敌的霸气。

  吕范的眼中包含崇拜与敬畏,孙策身上这一种宁折不弯的阳刚之气是他最心仪的,江东的男儿,往往儒雅气多些、刚烈劲不足,在孙策身上却正好相反。

  这也许就是孙策能够领袖群豪的原因之一。

  只不知,那高宠又是何等人物?

  那高宠出身卑贱,起事行伍,声望与孙策比起来,相差甚多,开始时不过是借着刘繇的一点残部起家,实力连严白虎、王朗都比不上,想不到短短二、三年间,竟然隐然发展成了能与孙策相抗衡的力量。

  带着这一股好奇,吕范禁不住有了一种想见识一下高宠这个人的冲动。

  第一次神亭岭对决时,吕范留在后阵,没有直接与高宠打上照面,但从陈武、韩当两人狂怒的神情中,吕范知道他们都没讨到好去,第二次在皖城白崖山的恶斗,吕范留在海西与陈瑀激战,也没有能一睹高宠模样。

  “子衡,速速传我将令,让泾县的仲谋、幼平尽快出兵抢占曲阿,防备高宠切断后路,同时——,全军回师东进!”孙策脸上青筋突露,艰难的一字一句说道。

  吕范犹豫了一下,躬声应道:“遵令!”

  面对上缭坚城和高宠的反击,孙策大军已没有选择的权利了,迅速的退兵是最明智的决定,从理智上讲,吕范对于孙策的决定是赞许的,但是同时,他也有一点点的忧虑,就是军中那些脾气暴烈的将领是否会心甘情愿的执行这个命令。

  经过昨天的弹压事件后,军中将领和士卒的精神几近崩溃,在这个时候,要说服他们放弃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攻城力战无果之后,面对上缭城内弱于已方的高宠守军,孙策的信心已经动摇,即便是李术渡江的好消息,也无法改变一切。

  既然这样,早早的退兵挡住高宠的进攻,就是最迫切的事了。否则的话,一旦高宠再次出兵占据要地曲阿,那么孙策的二万西征大军将完全的陷入窘境。

  阴陵道上。

  一支军队星夜狂奔。

  “曲阿,绝不能落到高宠的手里!”就在孙策作出退兵的决定时,阴陵的孙权已提前一步率麾下四千兵卒日夜兼程回师曲阿。

  担任先锋的,是孙权最器重的大将周泰。

  一直以来,曲阿都是承蔽在秣陵之后,没有成为一处要地的可能,它的城垣几乎无险可守,但随着战局的演变,曾经无足轻重的曲阿却显得重要起来。

  与此同时,在秣陵往曲阿的道上,奉了高宠的命令抱有同样目的的朱桓也在马不停蹄的赶路中,谁先到达曲阿,谁就占得了先机。

  战争的烽火随着高宠与孙策的撕杀在江东的土地上漫延,谁都知道这将是一场决定江东今后归属的大战。

  秣陵城内。

  又是另一番不同的景象。

  夺下秣陵的高宠一扫多日的阴霾,兴致勃勃的陪着刚刚渡江的广陵太守陈登叙话。

  陈登穿着一身崭新的官服,蜡黄消瘦的脸上依旧显着病态,唯有一双眼睛灵活的转动,显示出主人顽强的生命力。

  “元龙兄脸色不太好,身体是否有恙?”连上豫章那一次,高宠和陈登已算是熟人了,而且又结成了共同对抗孙策的同盟,称呼上也亲热了不少。

  陈登低下头,细细的品味着手中的茶,孙策垄断江东后,陈氏在南方的势力就一天不如一天,连这产于太湖之中的好茶已经好几年没有尝到了。

  好在这一次,陈登看到了翻盘的希望。

  陈登的父亲陈珪曾任沛国相,与赵昱齐名,乃是徐州士族豪门的代表人物之一,自赵昱被笮融杀害后,陈登父子已隐然成为徐州众士族的领袖。凭着多年在官场上打磨的眼力,陈登看得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或许沉积在心底的那一个辅佐明君、济民扶世的梦想会因为这个人而实现。

  陈登的心“卟卟”的跳动着,两颊也因为激动而显出一片嫣红,他抬起头,答道:“让将军挂心了,我这病连名医华佗先生都说难治,如今也只能拖一时是一时了!”

  高宠的心一动,脱口问道:“华佗,可是沛国谯县人华元芳?”从陆缇的口中,高宠曾听到过救太史慈非华佗不可,便暗暗的记在心头,不想这么快就有了华佗的消息。

  陈登道:“正是此人。”

  高宠大喜,道:“元龙兄可否代为引见,宠有急事求于华先生!”

  “将军可是为子义将军之事相求,前日刘子扬到广陵时,已和华佗见了面,现在大概已在赶往历阳的途中了吧!”陈登笑答道。

  听到太史慈终于有了彻底治痊的希望,高宠的心情如拔开乌云见到大晴天一般,分外的亮堂和畅快。

  “元龙兄说的可是真的?”高宠问道。

  陈登笑道:“元芳曾受吾父举孝廉之恩,为治吾病而留驻在府上,宠帅若是不信,可问过广陵军中诸人。”

  高宠听陈登如此一说,自是喜不自禁,连声道:“元龙兄多虑了,你的话我自然信得过。”

  正说之时,随军参谋和洽急急的跑了进来,禀道:“宠帅,据斥候探报,阴陵的孙权、周泰军现去向不明,以洽之见,恐怕是往曲阿去了。”

  “令梅乾速速探明孙权的去向,另遣人将这一情况报与休穆。”闻知敌情有变,高宠略为一沉吟,吩咐道,朱桓军现正在赶往曲阿的路上,倘若真与孙权遭遇,结果实难意料。

  秣陵原孙静的府邸,已临时被作为了高宠议事的场所,现在,除了刘晔外,军师徐庶也在旁陪着,鲁肃则向高宠暂告了个假,携着族中的百余名子弟往东城祭祀祖母去了。

  临行之时,高宠再度问计于鲁肃,鲁肃笑了笑,眼望滚滚东下的奔腾江水,道:“上古之时,

  洪水肆虐,帝尧令鲧治伏水患,鲧造堤筑坝九年而徒劳无功,后帝舜即位,别遣大禹治水,禹疏河渠入海,十三年乃成。”

  高宠一边揣摸着鲁肃的话,一边看了镇定自若的陈登,试探道:“秣陵下后,曲阿为联系吴郡、会稽与孙策军的唯一通道,现敌情有变,我意再遣一军助朱桓兵取曲阿,切断孙策的归路,今我诸军疲惫,不知元龙兄肯否?”

  陈登干咳了两声,脸上露出一丝摸测的笑意,道:“将军以为,登之广陵军能担此重任乎?”

  就在高宠与陈登唇剑相向时,站在高宠身后的徐庶擦了一把额上沁出的细汗,诘问道:““素闻元龙兄结交遍布五湖四海,见多识广,名扬徐淮,以兄之见,孙策会如何应对?”

  高宠会意的朝着徐庶点了一下头,徐庶的这一句话也是高宠要问的,眼下陈登现在虽然已是高宠的盟友,但出于保存实力的目的,陈登的婉拒并不出乎意外。不过,陈登父子能够经历徐州三任州牧(陶谦、刘备、吕布)交替而不倒,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对于眼下的战事,陈登的意见是值得一听的。

  陈登听徐庶相问,干咳两声之后,长身而起,缓缓说道:“吴越两郡,盛产鱼米,民殷府丰,乃孙策之根本也,必不肯失,将军遣朱桓军占曲阿,意切断孙策东归之路,进而陷其大军于孤立无助之境地,孙策何许人也,焉不知将军之企图。故以登愚见,孙策退兵在即,而决战则方始。”

  高宠心念一动,陈登见识果然不同反响,联及鲁肃临别前说的大禹治水的故事,高宠忽然间明白了鲁肃话中包含的深意,孙策的西征大军就好比奔涌的洪水,如果简单的封堵效果不彰,而最好的办法是效仿大禹疏流入海。

  当然,这个“疏”字的含义绝不会是让孙策舒舒服服毫发无伤的逃回吴郡、会稽,而是以歼灭孙策军精锐为主的战役。

  以自已目前的实力,妄想一口吞下孙策是不现实的,在得知秣陵失守的消息后,孙策必然会迅速的回援,而高宠麾下虽有三万军,但精锐之师经过逍遥津、当利口、秣陵连续的征战,已经非常的疲劳,而不谙水战的淮南新卒要训练为伍,还需要一段的时间。

  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陈登凭着敏锐的判断能力,清醒的指出了高宠面临的危险,单凭着这一份见识,已让高宠不得不刮目相看。

  想到此处,高宠又转身对徐庶道:“军师,传令甘宁,立即率三千精锐接应朱桓,同时,命令各军加强秣陵守备,不得稍有松懈。”

  陈登看着高宠那张年轻自信、从容镇定的脸宠,心头一阵恍惚,身逢乱世之际,陈登知道自已不具备争霸天下的能力,以公来说,辅佐明主、济世安民是他的理想,以私来说,保住陈氏在徐州的既得利益,是他的责任。

  而要做到这一切,寻找到一个合适的靠山是必须的,自从陶谦做了徐州牧以来,刘备、吕布先后轮换着掌控徐州的实权,但在陈登的心中,他们充其量不过是一时的豪杰,还当不得真正的王者,唯有许昌的曹操才是最适合投靠对象。

  但现在,高宠的表现动摇了陈登本以为坚定的信心,当豫章、零陵、桂阳三郡被高宠取下时,陈登虽然惊异,但并不以为无权无势白手起家的高宠会有多大的作为,而时隔不到一年,高宠败孙策、灭刘勋,破袁术,渡长江,不仅席卷淮南,更是屡屡以弱胜强,就是兵多将广的孙策也奈何不了他。

  或许有一天,这汉家的天下也会掌握在高宠的手中!

  或许我的选择应该改变?

  陈登的心头忽阴忽睛,反复不定,而在他那张蜡黄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的变化。

  这病成了陈登掩饰内心的伪装。

  重新踏上江东的土地,闻着夏日里青涩的稻香,朱桓有一种想要狂喊的冲动,自从建安二年离开江东以来,朱桓无时无刻不挂念着故土家乡。

  朱桓的胸口被沸腾的欲念所充斥:“这一次顺利拿下曲阿后,孙策的数万兵卒将悉数被兜入包围之中,命运可想而知。相信此战过后,江东就再无敌手与宠帅争锋了,到时候,再挥师北上,挺进中原——。”

  “将军,前方离曲阿城已不到三里了,是否先派斥候打探一下城中敌情?”当先开路的兵卒策马回来禀道。

  朱桓收回狂想的思绪,抬头看了看西落的斜阳,道:“曲阿不过一空城耳,兵贵神速,令全军加快速度,务必在天黑之前入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