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少年陆逊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562 2004.11.15 07:45

    “小绩,你这家伙不是最喜欢懒床了吗,今日怎改了性子了!”我笑道。

  陆绩弯腰抓了一把雪,搓成一团向我扔了过来,道:“哼,阿姐把我的耳朵都快拎掉了,我能不来吗?”

  “是陆姑娘找我吗?”我问道,陆府的仆众丫鬟虽然不多,但有他们相跟着,我与陆缇见面说话远不如在船上时那么方便,这一次陆缇找我不知是为何事。

  陆绩撅了个嘴,道:“阿姐说了,让你快赶到祠堂去!”说罢,便一溜烟的先跑了开去。

  祠堂,那就是祭祀陆氏先祖的地方,陆缇让我一个外人去干什么!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还是要作重大的决定。我匆匆收拾好衣着,边走边猜测着。

  祠堂的大门前,供案上早已摆好了水果、菱角等祭祀的物品,堂内烟香僚侥,陆缇领着一众族人跪在先祖的灵位前,见我进来,陆缇点了点头,示意我先站在一旁。

  片刻礼毕,陆缇进得内眷里间,竟换了身黑白格相间的道装出来,不意想这简朴的道装一穿,映衬着她那张清秀的脸庞,更显出几分天生丽质、楚楚动人来。

  陆缇上前,携过陆仪的手,持香朝着祖先跪倒,大声说道:“历祖历宗在上,不孝子嫡陆缇领陆绩、陆仪及族中诸人敬上:陆氏自桓帝本初元年南迁以来,世居吴郡已历五代,前吾父康为庐江太守,族长以之为首,昔兴平元年孙策兴兵没庐江,吾父亦生死不明,至今已二年矣!绩儿年幼,我以一介女流,独撑迄今,见家道日落,实惶恐之至,今仪儿年将弱冠,且性情稳重,办事可靠,正可纲纪门户,待绩儿成年之后,再行礼数自立门楣。”

  听陆缇这么一说,我才明白她是要把陆家交由陆仪来掌管,着陆绩请我这个外人来,意思大概是作个见证,另外,依着吴中一带特有的习俗,一个男子年到十五,便要举行加冠之礼,正其名,赐表字,这样的礼会一般由家中长辈主持,再请一族外之人为其梳发结冠,此为全数。

  当下,陆仪按照祖先规矩,向灵位上的各位先人一一行过礼数,随后正式从陆缇手中接过象征族中权力的家尺,然后正式更名为逊,赐字伯言,代陆绩持撑门户纲纪。

  待家中帐薄、钱粮、收支等一应事务交接完毕,陆缇将我唤到一旁,道:“少冲可知我要你来此的目的?”

  我道:“陆仪的辈份要小上一辈,持撑门户与族规稍有冲突,这一次是让我作个见证吧。”

  陆缇道袍飘飘,黑色与白色间现在她身上,是如此的和谐,恍然中如若天外仙子降临凡间,再衬着她那一张素雅清绝的面容,一双亮丽灵动的双眸,我一时心神激荡,几无适从。

  陆缇道:“此其一也,按理说小仪要到年里才正式满十五岁,现在举行礼数早了些,只是我明日便要随师父云游去了,到时行踪不定,家中之事还是早作安排为上,此为其二。”

  我一时无语,这些日子来,陆缇的一颦一笑和她的每一句话早已深刻在我的心里,对于我来说,陆缇已不只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与我心灵相通的红颜知已。

  我犹记得,那日行舟湖上,当我将神亭岭上的千般战事、万般危险说与她听时,她脸上的神情也为我身处的绝境而紧张动容,她的目光中更流露出赞许的神色。待讲到我为了让诸军士脱困,假扮太史慈径取孙策时,陆缇亦不自禁击掌赞道:“少年任侠气,一诺千金重,是男儿当如此!”

  我黯然道:“姑娘这一去,真不知何日我们才能再见?”

  陆缇说道:“家师原乃琅琊宫道士,顺帝年曾入山采药,得神书于阳曲泉水上,号曰《太平青领道》,凡百余卷,皆治人疾病方术。前两日,师父着人来信,言会稽以南一带大水肆虐,疫乱流行,死人甚多,我等身为布道之人,学一身医术,便当普施符水、救人万病,此为急所,岂可推辞。”

  陆绩听见我们的谈话,忙赶过来拉住陆缇的手,不肯松开半刻,哭咽道:“阿姐,小绩也舍不得你走呀!”

  陆缇轻抚着陆绩的头,似亦有些不舍,许久方道:“小绩不哭好吗?阿姐身为道宫传人,救民于水火乃是代天宣化的义举,就如同那天我们救起高宠哥哥一样,都是上天要求我们必须去做的。人生一世,有些事你必须勇敢面对,必须坚决的去做,这样才不负大好年华,才无愧堂堂七尺之躯。”

  陆缇的最后一句话似是在对我说,是啊,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匆匆而已,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安逸舒适的生活终不是我所向往的,属于我的地方应该是那个激荡热血、浑洒豪情的战场。

  雪没了行路,陆缇的身影渐渐已在白雪中不见,我的眼神却仍定定的看着她消失的方向,仿佛她纤手仍在轻绕垂在耳边的一缕青丝,而那青丝缠绕在她的指间,却象是在我心头打了一个结。

  情人结。

  风吹起衣衫的一角,把这个冬夜所有的阴冷都灌进我的身躯,我却丝毫都感觉不到寒冷。在我胸中,有一团火在燃烧。

  只为她。

  雪珠落在脸上,有种沁入心脾的冰冷,在这一瞬之间,我终于明白,陆缇在临行之前与我见面,就是为了说出那最后的一句话,其实她早就看穿了我是怎么样的人,她知道我是不会甘心窝居人下,碌碌无为的。

  好男儿,当志在千里,率万马千军杀敌于阵前,立百世功,建万丈业。

  ……

  兴平二年十二月冬末,孙策在取得神亭岭大捷后,率大军入曲阿,采纳长史彭城张昭谏议,张榜安民告谕诸县:有刘繇、笮融等故乡部曲来降首者,不问以前所做的事情,有乐意加入军队的,一个人参军,免除全家的赋役,不乐意加入的也不勉强。

  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四乡民众纷纷响应,聚拢起来使得孙策军总数达到二万余众,战马千余匹,声势威震江东。

  与此同时,孙策遣丹杨都尉朱治从钱唐领兵攻伐吴郡。

  吴郡太守许贡檄会“吴中四姓”及江东各路强豪会盟于虎丘山剑池,共商御敌大计。吴中四姓:即是顾、张、朱、陆四大门阀,其实,就吴中士族大豪的实力而言,四姓的叫法并不贴切,更实际的称谓应是三大家:即“一顾一朱二张”。

  自从陆康失了庐江后,陆氏一族便开始走向式衰,而顾、朱二家却是蒸蒸日上,撑起“顾”氏门面的是顾雍,雍字元叹,为大名士蔡邕弟子,从学琴书,冠绝江南,经州郡表荐,弱冠即为合肥长,甚有治迹。而朱氏更有轻财贵义的朱桓,桓字休穆,以强识名,与人一面,数年不忘,往遇疫疠,必隐亲医药,餮粥相继,士民感戴之。张家也有名士张允、张温父子撑着场面,比只剩下妇孺儿童的陆氏要强过许多。

  而实际上,无论是三家还是四姓,随着时间的推移,“顾、张、朱、陆”所代表的士族阶层的影响和地位早已沉积在历史的记忆中了,无论是谁成为吴郡的统治者,他都无法回避这一问题,许贡也是一样。

  我看过陆逊递过来的檄书,说道:“孙策大军已进抵由拳,许贡此番邀会必是商讨御敌方略,只是以许贡之力,岂能挡得住孙策精锐之师,这剑池之会伯言或可不去。”

  “少冲兄,剑池龙腾虎跃,英豪聚集一堂,方才我已差人问过顾公、张公和休穆兄,介时我四姓将共同进退,想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那许贡也不敢有所放肆。”陆逊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渴望,我知道再劝也是无益,新掌门户的他需要有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已。

  我叹了口气,道:“既如此,请允许我与之同往。”

  陆逊大喜道:“伯言正有此意。”

  虎丘——剑池。

  遥想那个诸侯逐鹿、争霸中原的年代,吴越檇李之战,阖闾战伤而死;夫差迎丧以归,卜葬于破楚门外之海涌山。据传殉葬剑甲六千余副,其中更有鱼肠、干将、莫邪等利器,金玉之玩,充牣其中,更不知其数。既葬,尽杀工人以殉。

  “阖闾之葬,穿土为山,积壤为丘,发五都之士十万人,共治千里,使象运土凿池,四周广六十里,水深一丈,铜椁三重,倾水银为池六尺,黄金珍玉为凫雁。”这个地方最后的辉煌已和那些陪葬的珍宝一起尘封于地下。

  现在,这一处胜迹又迎来了一群后来者,吴越一带的各路强豪纷纷打着自家的旗帜,遍插到虎丘这座小山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如何,这一次聚会都是显示实力的最佳机会,谁也不会轻易错过。

  吴郡太守许贡是这次檄讨大会的主角,平日只读圣贤书简不通武艺的他这一回竟也顶盔贯甲,弃了笔墨摆出一副要上阵撕杀的样子,只不过厚重的铠甲压着他那一身弱不禁风的身板,尤如小小幼童穿着大人的衣服,实在是有些个滑稽的很。

  从某种意义上说,刘繇的速败让这些个割据一方的强豪们发热的脑子开始清醒起来,这一次由许贡召集的聚会,强豪们慑于孙策势如破竹般的攻势,终于意识到单个的抵抗将是以卵击石,吴郡严白虎、乌程邹佗等纷纷遣来使者寻求合纵以抗强敌。

  而吴中四姓中,除了陆氏一方仅仅二人到场外,顾、张、朱三家都带了本族的私兵而来,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看得出多是挑选出来可以一挡十的精锐。

  许贡见众人悉数来齐,急步登台,连咳了几声后,竭尽力气大声道:“蒙诸位英雄豪杰看得起许某,不辞辛苦来赴此会,实乃吴郡之幸也。今孙策、朱治举兵来犯,扰我乡民,杀我百姓,许贡不才,愿撒尽家中粮财,邀诸位豪杰同举仁义之师,共抗强敌!”

  许贡话音未落,便见身旁一持刀大汉立身而起,喝道:“我严舆受叔父之托,愿率人马追随太守征讨孙贼。”

  严舆的叔父便是吴郡群寇中最大的一股首领严白虎,许贡在上任之初,为平民忿,还出兵征讨过严白虎,现在孙策进攻吴郡,严白虎与许贡的地盘首当其冲,他们抛弃前嫌联合起来也不足为怪。

  严舆这一领头,乌程、嘉兴等地强豪代表纷纷表示结盟抗敌,不过多是乘乱占据一方为王之徒,而士族门阀出场发言拥护者,只在寥寥,象吴中四大家族中的顾雍、张允、朱桓、陆逊都还一个都没出声。

  会场上叫喝声日渐稀落,许贡本就瘦削的马脸上拉得越来越长很显然如果“顾、张、朱、陆”四姓为首的士族不参与,这一次会盟的号召力就有限的很。

  许贡阴冷的目光扫过四大姓聚拢的这一边,投向我们身后的山下,在他的眼神中我似乎看到了一种穷凶极恶的疯狂,我顺着许贡的目光看去,竟发现在茂密的树梢间有数条黑影晃动,映着阳光更有点点利器的寒光折射过来。

  我心头一凛,暗道不好,许贡与严白虎如此一唱一合,恐怕早已联合起来了,这一次大会对于顾、张、朱、陆四姓来说,可能就是一场鸿门宴。

  正僵持着,一个家丁模样满脸血污的汉子从山脚下快步跑了上来,见到朱桓忙抢到跟前,随即在朱桓耳边说了几句,朱桓顿时脸色倏变。

  “休穆,出了什么事?”顾雍问道。

  朱桓满脸通红,嗔目激愤,怒道:“顾公、张公,现在通往虎丘山脚的各个路口,不少身着黑衣、手持武器的家伙封锁住了路口,凡是要下山去的,都被他们挡了回来,这些人武艺甚是高强,有好几个强行闯关的,都被他们一刀剁了,我怀疑其中一些人很可能是许贡府上豢养的食客。”

  顾雍听罢神情凝重,沉吟许久说道:“休穆怀疑可有证据?”

  此时,朱桓的脸已涨得象紫茄子一般,他闻言答道:“试问顾公,吴郡除了许贡府中有喋血的江湖客外,更复有其它?”

  一直在闭目养神的张允睁开眼睛,须发俱张,大声道:“许贡他敢,难不成还反了他了?”当年许贡之所以能成功将前任吴郡太守盛宪赶跑,得到张氏的支持也是一大助力,现在张允听到许贡竟然以武力相胁迫,不禁倚老卖老喝斥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