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北女南嫁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224 2005.02.28 10:57

    新的一年,对于高宠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陆缇的话打开了高宠心中的一个结,要实现目标,牺牲是不可避免的,身为庇护这一方子民的父母官,高宠要做的除了对抗窥伺来犯的强敌外,还有就是好好的怃恤阵亡将士的遗孤,只有这样做了,将士们才会更加努力的去奋勇搏杀。

  怃恤事项,看似不起眼,却事关重大,能担此任的,除了元叹,没有旁人了!通过这次与刘勋的斗智斗勇,使得高宠更看清了顾雍的能力,仅让顾雍担任学府的祭酒从事和功曹的职务,实在是曲才了。

  自华歆走后,许靖、许邵、刘基这些人的才能虽是不错,但要统御全郡各方面的内政,他们还没有这个能力。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顾雍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在军事上取得战果的同时,早先实行的屯田安民政策在实施了大半年时间后,成效正在逐渐显现出来,而大量两淮流民的到来使得豫章紧缺的劳动力得到了保证,百姓的生活虽然说不上富庶,但维持一个温饱是不成问题的。

  就是这样,豫章与其它州郡相比,已是人间天堂了,不仅普通民众携家相向,便是汝南、颖川、两淮一带的许多豪族大户也纷纷举族南迁。

  事实上,要一个家族放弃故土,迁居别处是很不容易的,除非是遭遇到了极大的变故,两淮的诸多豪族南迁,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其中豫章的繁荣、高宠的军事实力以及袁术的暴政都是原因之一。

  而汝南、颖川一带有何仪、刘辟的黄巾余寇频频作乱,为避兵祸,那里的大户也只得举家迁移,就在短短的这一个月时间里,来到豫章的便有颖川定陵人杜袭、繁钦,汝南西平人和洽,陈国何夔等一大批名士。

  就在高宠为扩充自已的实力而积极延揽人才时,远在千里之外的许都郊外,却有另外一个人在为他的婚事而精心谋划。

  建安三年正月初八,乙酉,微雨。

  在许都通往宛城的大道上,一面刺绣的“镇东将军,司空曹”的大旗猎猎起舞。

  就在这一面旌旗下,好几员身材魁梧的贯甲大将个个趾高气扬,显然是打了胜仗方回,而在他们中间,一个五短身材的矮壮男子被促拥着,这男子生得是一张国字脸宠,口鼻方正,两道眉毛斜插入鬓,额下几根稀疏的长须漆黑油亮。

  而映衬着这一副面容的,是一对精光闪动、将人一眼看穿的眸子。

  这人粗粗一看,相貌倒也并无出奇之处,只是配上那一副威严端正的面容和炯炯有神的眼睛,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前方,尘头大起。

  “明公,是夏侯将军到了!”说话的谋士年纪甚轻,身体单薄,骑在马上显得有些弱不禁风,瞧他脸色腊黄,隐隐中竟显出些许病容来。

  “奉孝,瞧妙才这风驰电挚般的速度,我度那邓济必已成擒矣!”说话之人不是旁人,正是镇东将军,大司空曹操,这一次他从去岁十一月开始,领兵复攻张绣,是要报去岁在宛城被张绣偷袭丧子之痛。建安二年十二月,曹操大军攻取湖阳,现在夏侯渊又取了舞阴城,也算是稍稍令曹操出了一口恶气。

  曹操话音方落,当先一员大将便已赶到,只见战马长嘶,一员顶盔贯甲的虬须大将飞身下马,大声道:“禀明公,渊已取下舞阴城,生擒了守将邓济。”

  曹操听罢,一阵哈哈大笑,大喜道:“妙才牛刀小试,一仗取胜,当是首功!”

  “全仗明公妙算,渊不肯居功,那张绣遭我重创,现已退回宛城老巢,我等何不一鼓作气,乘胜追击灭了张绣。”夏侯渊话虽说得谦虚,但眼神中却透着旁若无人的自信。

  在曹操身旁的平虏校尉于禁见夏侯渊抢了风头,谏道:“明公,兵久战必疲,疲则再战无益,如今我军拔了湖阳、舞阴,使得许都得保安定,莫如暂且回师许都,待时机成熟再征张绣不迟。”

  曹操点了点头,道:“益寿亭侯说的是,此番虽是取了两城,但刘表、张绣互为倚角,连成一气,若要破之,还须从长计议方好!”

  许都,大司空,镇东将军曹操府邸。

  曹操脱下一身的戎装,换了平常穿戴的文士儒袍,他正在运笔如飞,在身前的绸帛之上,一首“嵩里行”一挥而就。而在曹操的身旁,正站着一老一少两个谋士,正是曹操的两大智囊,那年纪大一点的是荀彧,年轻的正是郭奉。

  而在稍远一点两厢,还候立着留守在许都的曹洪、于禁、许攸、程昱等众文臣武将。

  “明公之才智豪情世无俱匹,文若佩服矣。”荀彧脱口赞道。

  “文若、奉孝及诸位,可曾看出我这诗中的真意?”曹操象是没有听见荀彧的称赞,待最后一笔写完,手腕一翻投笔于筒中,然后缚手背着众人而立。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都猜不透曹操此时的心思,只得相互在底下窃窃私语,却不敢大声说出来。

  郭嘉想了想,上前道:“明公,是还在为破张绣之事而烦心吗?”

  曹操转身面对众人,长叹一声,道:“被奉孝言中了,那宛城张绣不除,许都终是不安呐!”

  郭嘉沉声道:“张绣之强,乃背倚刘表而致,两军相合,故数战而不能下,今彼可合纵,明主何不也照此行事,以纵破纵?”

  “奉孝有何计策,可直言!”曹操听郭嘉话中有话,追问道。

  郭嘉从怀中掏出一张自绘的地图,指着图上的一点道:“要破刘、张合纵,关健就在这里。”

  曹操依着郭嘉手指的地方看去,却是地处长江以南的偏远小郡——豫章。

  郭嘉继续道:“明主可还记得豫章太守高宠呼?”

  曹操问道:“可是那个让华歆带着礼物朝见天子的高宠吗?”

  “正是此人。明公可知:就在我军与张绣激战之时,这高宠与孙策在皖城一带也是连番大战,十一月十八日,高宠出奇兵取下皖城,抄了庐江太守刘勋的后路,那刘勋二万人马只得困守江南,粮草无继,部众溃散。十二月七日,高宠在皖水设下伏兵,斩吕蒙,败孙权,让所向无敌的孙策军吃了个暗亏。三日后,高宠裹胁二万余皖城百姓退守松兹,其在白崖山与孙策主力激战一昼夜,仅凭着不到一千人的兵力便挡住了孙策、周瑜二万精锐。同时,其麾下大将甘宁更是在小孤山将孙策的水师打得落花流水,几乎是全军覆没,此一战后,江左形势已呈现孙策居东、高宠居西的对抗格局。”郭嘉将这些话一口气说完,脸上现出一片病态的红潮。

  曹操知道郭嘉叙述向来不带一丝的个人感情,但这一次郭嘉竟用了这么多的数字来概括高宠与孙策之间的争斗,足以说明他内心的震动。

  曹操听完,脸色微变,假如事情正如郭嘉所说,那前些日自已攻湖阳、舞阴的军事举动相比之下,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炫耀的,高宠是以弱抗强取得了满意的战果,而自已以强击弱却收效甚微。

  一旁的曹洪有些不信,道:“以孙策之勇,竟敌不过区区高宠?”

  郭嘉摇头道:“那高宠在短短一年间,崛起豫章,先是破孙贲入侵,后又取下荆南二郡,便是刘表出动五万大军攻长沙,也不过落了个各自退兵的和局,由此可见高宠之能力。”

  曹操眯起眼睛,细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道:“奉孝的意思,是不是要联合高宠,共同对抗刘表、张绣。”

  郭嘉的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大步上前道:“明公督智,奉孝的心思瞒不过,明公若能与高宠联合,则我军在攻宛城之前,可先令高宠在江夏、长沙两处出兵牵制,使得刘表不敢冒然倾荆州兵北上,如此则我军再强攻宛城,张绣见刘表救援不力,必生离叛之心,如此则刘、张合纵可破矣。”

  曹操大喜道:“奉孝真乃吾之子房也。”

  这时,荀攸上前谏道:“江左局势虽如奉孝所言,呈两边之局,但以实力而论,孙策占据了富庶的吴郡、会稽和丹杨三郡,无疑是占了上风,高宠所处之豫章地僻偏远,人烟稀少,征兵不易,且其在与孙策数番大战后,已势成水火,彼此早视为劲敌,现在要他冒两面为敌的危险与刘表决裂,恐无可能!”

  众人听荀攸分析得也是很有道理,本已落下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许久未曾出声的荀彧轻咳了一声,道:“明公忘了高宠前番遣华歆来许都说项之事吗,那高宠心中既有朝廷,明公何不以天子名义下一道诏书,表高宠为扬州刺史,奋威将军,如何则联合之事可成!”

  曹操眉头一皱,沉吟了片刻,道:“表高宠为扬州刺史——,好虽是好,只不过这样一来,孙策那边恐又会横生间隙!”

  荀彧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道:“这个好办,明公在向天子表高宠为扬州刺史时,可同表孙策为讨逆将军,吴侯,如此则孙策纵有意见,亦无话可说!另外,彧听闻那高宠年不过二十,尚未取有妻室,明公何不在内室中选一合适女子南嫁,以婚事来进一步巩固与高宠的联合,这样一来高宠必心存感激,舍力相助!”

  郭嘉抚掌大赞道:“若合纵事成,明公在北、高宠在南,既可牵制刘表北上,又能扼制孙策的迅速壮大,此为一举两得之策耳!”

  “好,就依了文若、奉孝之计!”荀彧的话打消了曹操最后的顾虑,毕竟与当前急迫的征讨宛城战事相比,远在江东的孙策一时还威胁不到曹操的安危。

  至于挑选哪一个女子南嫁的问题,在众人眼里,是根本不用在议事大厅讨论的,回到府中由内眷去指定就可以了。

  最终那个被选定了南嫁的女子,落到了夏侯渊的堂侄女——夏侯云身上。

  豫章与许都是根本不能比的,这一次远嫁在大多数人看来,与汉室遣公主到匈奴和亲也没什么两样,所以,曹操的亲属中,虽然合适的女子有好几个,但选来选去,也只剩下了夏侯云才是唯一合适的人选。

  寄靠在夏侯府上的夏侯云是夏侯渊的堂侄女,虽然也是夏侯家成员,但毕竟关系远了,加之其父母早亡,又无兄弟姐妹,也没有显要的亲戚来为她说项。

  这一切,就这么定下了。

  若能用一个女子的婚姻来达到自已的政治目的,曹操当然会去做,至于那个女子的终生幸福,根本就不值得去费心思考虑。

  许都,奋武校尉夏侯渊府上,后室。

  夏侯云静坐在梳妆台前,一脸的平静,前二日,听府中的家人传言,堂伯父已向司空大人应允了亲事,将自已许佩给了远在豫章的一个郡守,过不了几天,自已就要出门远嫁了。

  对于这一次完全未经自已同意的亲事,夏侯云没有去哭闹,没有去反抗,而是异常平静的接受了,或许对于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来说,既然不能反抗,也就只能坦然去承受。

  无论如何,能够离开这个囚禁了自已十七年的地方,总是一件开心的事。

  听说,外面战祸连绵。

  司隶一带还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

  这一切都遮挡不住夏侯云那颗渴求自由的心。

  虽然在许都很多的官宦人家的眼中,豫章虽偏又贫,但对于夏侯云来说,感觉上总比现在寄人篱下的生活要强一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