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新三国策 晶晶亮 5315 2004.12.21 15:02

    昨日刚下过一阵雨夹雪,道路很是泥泞,我下马步行,与将士一起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抬头望去,弯弯折折的山路了无尽头,让人看不到一丝的希望。

  周鲂牵着马跟在我身后,嘟囔道:“这到底是不是通往武陵的路呀,这么难,连鬼都不走?”

  我用力拔出陷在泥浆中的鞋子,道:“要是这条路好走,刘表说不定会派重兵把守武陵,那样,我们这一趟辛苦岂不白吃了?”

  李通紧随中军在我不远处,听见我的话,道:“主公,袭占武陵后,我军可一鼓作气,北上江陵,威胁蒯良蒯越的老巢,江陵若是危急,则文聘必然退兵,到时长沙之围可解!”

  与周鲂相比,李通的此番见识无疑要高出甚多,在我军中,能想到我西袭武陵的目的的武将,除了甘宁、黄忠等人外,也只有这李通了。

  虽然他只想到攻江陵这第一层,未料到我的真实意图。

  李通没有一流的武艺,但他有冷静的头脑,这是十分难得的。

  冲锋陷阵,我需要甘宁、黄忠般的武勇,以慑敌胆,以震敌魄。

  安民守塞,我需要象李通这般心细绵密,冷静处世的将领,在取舍与得失之间,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倘若日后成事,李通或可为重用。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前进的队伍忽然慢了下来,后军压着前军,一条山路上人头攒动,动弹不得,我正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忽见一小校拨开人群急跑过来,大口喘气,道:“黄忠将军报,前军遭到五溪蛮的袭击,受阻于沅水渡口。”

  屋漏偏遭连夜雨,我军现在受困于恶劣的气候,而五溪蛮竟然趁火打劫,我急道:“让甘宁率本部杀退蛮兵,掩护全军前进,命令后军加快行军速度,快速渡河。”

  下完简短的命令,我快步向前面跑去,渡过沅水,就可以直取武陵城下,在这等雨雪交加的天气下,武陵郡的守兵要是看见我军突然出现在城下,一定会惊惶失措,毫无斗志的。

  武陵一战,贵在出奇不意,若是在沅水渡口暴露出我军意图,让武陵守军有了准备,则我整个荆南作战的全盘计划都将落空了。

  待我赶到渡口,黄忠正指挥着队伍渡河,须臾,甘宁引兵回来,看将士们个个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知定是打胜仗,我欲问究竟,甘宁却笑而不答。

  我一把抓过一名士卒,细问之下,才知详情,原来甘宁本是巴郡人氏,少时随郡守曾征讨过五溪蛮,斩敌无数,甘宁熟谙蛮族作战之法,知若不给予厉害,不能熄其贪念。

  却说蛮族见了甘宁旗帜,知是劲敌,未战已失斗志,再见甘宁率部穷追猛打,凶悍异常,一阵冲锋便将蛮族杀得落荒而逃,这也是五溪蛮只在袭扰之故,没有出全力阻我前进,先前袭我先锋大概是想占些便宜,后见我军势大,甘宁凶猛,遂退回山中。

  前军已渡河许久了,甘宁怕黄忠抢了夺占武陵的头功,一声忽哨,率部下抢渡沅水而去。

  我望着甘宁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知怎得,心头却闪过一丝隐忧,甘宁作战勇则勇矣,但却不知适时进退,日后恐会因此而遭到不测。

  正如我所意料的一样,武陵城的守军根本没想到我军会偷袭这里,当黄忠率部快到达城下时,太守金旋接到城外百姓的禀报,匆忙引兵出城接战。

  两军在城外二里相遇,黄忠威风凛凛,不待金旋站稳阵脚,黄忠大喝一声,浑如巨雷,金旋失色,不敢交锋,拨马便走,黄忠引众军随后掩杀,金旋走至城边,城上却是乱箭射下,金旋惊视之,见从事巩志立于城上,道:“汝不顺天时,自取败亡,吾与百姓自降高宠矣。”言未毕,一箭射中金旋面门,坠于马下,军士割头献于黄忠。

  巩志出城纳降,黄忠就令巩志赍印绶,一同往见于我,我大喜,令巩志暂代武陵太守,安抚民众。

  取下武陵后,我军未作休整,甘宁率水军一千余人为先锋进攻江陵,江陵素为连接荆州南北的桥梁,刘表攻长沙,蒯越的大本营现在就设在江陵,刘表军从襄阳、江夏各地征集来的兵械辎重也是由江陵转运到长沙前线。

  江陵若失,则荆襄震动,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武陵之西,是巍巍叠嶂千里的武陵山脉,那里素为蛮苗聚居之地,汉人俱不往矣。武陵之北,行出百里的黄头山脉,就是松滋河、虎渡河滋润的低矮山丘原野,那里一往平川,几无险可守。

  队伍行进在稍露嫩尖的田间,有一种回暖的春意,每个士卒的腰间都鼓鼓囊囊的,那里我令后军在出武陵时分发的干粮,可备七日之需,这一次出征,不比以前,是深入到敌方背后作战,要想有充足的辎重补给是不可能了。

  出了黄头山脉,我军转道向东,沿洞庭湖畔疾进。

  “松滋河水清,剪影画妆红;虎渡河水浑,隐有舞戟声。”歌声在丘陵间回绕,如丝如缕,若有若无,人行其中,似在世外桃源一般,荆州在刘表的治理下,百姓安定,民殷谷丰,显出一派难得的盛世景象。

  周鲂策马随我骑行,道:“主公,我们不是要到江陵去吗,现在怎往东行军了,这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呀?”

  我回过神来,笑道:“荠州口。”

  周鲂一愣,问道:“荠州口,那是什么地方?”

  李通一旁接道:“荠州口为湘水与洞庭湖的交汇处,连这地理常识都不知,如何领兵征战?”

  “那我们直接从武陵东进岂不近了许多,何必绕个大圈子往北呢?”周鲂年轻,听李通言语中隐有讥讽之意,沉不住气反驳道。

  慕沙策马与我并行,听言笑道:“绕道北行是要造成佯攻江陵的假象,吸引驻防荠州口的荆州水军回援江陵,然后……。”

  荠州口,原为湘水与洞庭湖交汇处的一浅滩荒泽,只因连接湖海水路要冲而备被重视,张羡谋叛之后,刘表在荠州口修筑营寨,以为讨伐长沙之前沿辎重基地。

  文聘攻长沙,后勤辎重由江陵周转后,便悉数屯积于此地。

  我着甘宁佯攻江陵,确实意在迫使驻防荠州口的荆州水军回师江陵,如此则荠州口空虚,我则趁机夺之,如能劫获刘表军的辎重,则文聘大军将不战自溃。

  此计成败之关健,就在于蒯越是否会调荠州口的水军增援江陵。文聘攻长沙已近数月不下,前不久蒯越从江陵增调二万军往长沙,现在留守江陵的部队虽有万人,但多为羸卒,以甘宁之威名,再夹攻占武陵之势而去,刘表军必然震动。

  而且刘表军中能征善战之将本就不多,文聘在长沙前线,蔡瑁镇守襄阳,霍峻驻扎在新野北线,蒯越其人虽善于谋略,然终究是谋士出身,我观其攻张羡的布防,沉稳有余,冒险不足,此番我以险计应对,蒯越决想不到我军意图是取荠州口,而非江陵。

  虽然武陵太守金旋被杀,从事巩志归降,但民心未附,保不准我军离开后,会有人向刘表通风报信,为了不被刘表军察觉,我先引军从武陵北门而出,过黄头山脉,虚往江陵进军,然后折向东行,过松滋河、虎渡河,直取荠州口。

  我军一路之上马不离鞍,星夜兼程,三日行数百里,终于三月四日凌晨赶到了荠州口外。

  昨日,佯攻的甘宁派斥候报来消息,江陵附近的长江中出现一支船队,不出意外的话,原先驻防于荠州口的荆州水军已经往江陵增援去了。

  现在驻守这里的是刘表偏将张虎、陈生,其部下共有约三千人,这两人原为襄阳宗帅,刘表平荆州时,两人归降于刘表。

  荠州口的刘表军有水陆两寨,互为犄重,陆寨由张虎把守,水寨由陈生守卫,那水寨设在荠州口外的磊石山上,原为洞庭湖中一小岛而已,若破磊石山之刘表军,由长沙之围不攻即解。

  我与黄忠一起爬上土丘,向不远处的张虎军营寨观望,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倒春寒的冷风直灌进单薄的衣衫,我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将士,他们一个个肩靠着肩,背倚着背,低头倦缩着坐在草地上,连续的行军已使得他们神情疲惫,困顿不堪,若不休整恐无再战之力,但若休整的话,万一蒯良文聘识破我之意图,回军救援,则战机尽失,悔之晚矣,想到此处,我不自禁的皱紧了双眉。

  “区区张虎、陈生之流,如跳梁之鼓蚤,捕之只在须臾,主公何虑?”黄忠看我神色,以为我担虑眼前战事,遂道。

  黄忠虽年迈,但话语中确是中气十足,听不出一点疲态,真是老当益壮,我暗暗称赞。

  “忠愿以本部为先锋,取张虎陈生的头颅于帐前!”黄忠大声请令。

  “通愿为副将,策应黄老将军。”李通道。

  见两将概然请战,我心中也是豪气顿生,大声道:“既如此,周鲂,传我将令:拔三千军于两位将军,宠就偷个懒,在此处观敌僚阵,静待佳音了。”

  清晨,正是守卫最容易困倦的时候了,营寨中的刘表军大多尚在沉沉的睡梦中,完全没有防备我军的袭击,黄忠与李通引军杀入敌营,一时间喊声震天。

  “日生辉兮照四方,英杰年少兮夺其芒。问君志兮何往?引雕弓兮射天狼。” 我望着不远处冲天的火光和刘表军倾倒的旗幡,多日的积闷一扫而去,我不禁意气风发,放声歌道。

  敌营的混乱仍在持续,这说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片刻之后,李通策马率部奔回,我身旁将士欢呼声沸腾一片,我也不禁有些陶醉,这一次的胜利来得是如此的轻易,几乎让人不敢相信。

  李通近前,飞身下马,大声道:“主公,张虎首级在此!”

  借着晨光,我远远可见李通马颈处挂有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细问李通战况,知那张虎正在帐中歇息,闻喊杀声奔出,正遇李通杀到,不一回即被砍翻在地,余众见主将如此轻易就被斩杀,更是惊慌。

  我道:“文达辛苦了,周鲂,给李将军记上一功,待得胜之日再行封赏。”

  李通率众投效于我,除了被黄祖所迫以外,也有想追随于我建功立业的念头,今日他立下头功,若不行赏赐,他心中必有不忿,今日我当众许下诺言,奖赐李通其心必服。

  李通闻言大喜,道:“谢过主公!”

  慕沙这时上前,问道:“李将军可知黄老将军何在?”

  李通道:“破张虎营后,黄忠将军已径杀往陈生营中去了!”

  原来黄忠在张虎营中来往冲杀,撕杀一阵,见无人可挡其锋,便将这一群残兵败将交与李通,自引得胜之兵夺船往磊石山杀去。

  我细看那张虎首级,却是血污一片看不真切,瞧脸色是狰狞不堪,张虎的两只眼睛象死鱼一般突出并圆睁着,不知是在控诉死的不甘心还是其它什么。

  磊石山那边已传来喊杀之声,看来黄忠已顺利登岸了,陈生的结局也会和张虎一样,这里的战局已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我长出了一口气,击破荠州口的张虎、陈生军后,长沙前线的文聘近五万大军将陷入无粮为继的困境,不得不后退待援,如此则长沙之围可解。

  火光,冲天的大火,已将磊石山映成血红一片。

  那是黄忠在焚烧刘表军屯积的粮草辎重,磊石山的军粮一失,蒯越要攻长沙,须再从江陵调运粮草,如此则大费周章,非三四个月不能成。

  以我现在的实力,能延缓刘表军的攻势,已然是尽了最大的努力。

  只是这胜利是不是来得太容易了?我的心不知怎得剧烈的跳动起来。

  我努力的想压住心中的狂跳,却怎么也压不下来。

  我向四下里看去,连树木都在摇晃着,把枯黄的叶子一片片的震落于地。

  不,这是大地的颤动!

  是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的征兆。

  难道是甘宁军赶过来会合吗?

  不可能,我军大多是步卒,且甘宁只一千人马,何来如此声势?

  是文聘大军!

  我的心如同象突然掉进冰窖里一样,从滚烫火热一下到了刺骨的寒冷之中,人算不如天算,我为取荠州口,处处布下疑兵诱使刘表水军增援江陵,但却忽略了文聘大军的回援,我本以为文聘疾攻长沙正急,眼见着城池指日可下必不肯分兵,现在想来却是我太高估自已的判断了。

  听这震动的颤音,文聘的援兵应该不会少于五千骑,而且离此处已不远了,这些骑兵原本应是在回援荠州口的路上,恐是看到了这里冲天的大火才急驰而来的吧。

  以我长途奔袭的这些步卒,要挡住文聘的骑兵无异是痴人说梦,在这之前的那些所谓的奇思妙计,原来都不过是小孩子玩的把戏而已,战场之上,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想到此处,我脸上冷汗淋淋,头皮一阵阵的发炸,喉间更是有一股热流正冲上来。

  正这时,忽听到不远处马蹄声响,一名斥候兵不等驰近,便已滚下马背,同时失声喊道:“敌兵,五千骑兵!”

  话音未落,这名士卒便一头栽向地面,仆倒身亡,我急忙下马到近前察看,却见箭枝依旧在他的背上微微抖动,鲜血不断从口中喷涌而出,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恐惧和绝望。往长沙方向,昨晚我一共派出了二队共二十余名斥候兵,现在回来报讯的却只剩下了他一人。

  其他的人,我不用问就已知结局如何了!

  战场上的荣誉,是属于热血男儿的。

  然而,每一次战斗又有多少的好男儿埋骨荒野,客死异乡,在得到胜利的欢呼之前,牺牲和失败无可无刻不伴随着我们。

  即便是再好的谋略,也无法预知将来会发生什么。在生与死的决择面前,我看到的是一张张惊恐不安的脸庞。

  “五千骑兵算什么,宠帅一定会击败敌人的!”

  周鲂信心十足,大声叫道:“强大的敌人算得了什么,以前那么多胜仗哪一次敌人不强大,最后我们不多赢了吗?”

  “是啊,当初番阳一战时孙贲兵比我们多了几十倍,最后还不是给杀败了,只要有宠帅在,我们一定会胜利的?”说话的是追随我从泾县起兵的老卒。

  将士们在私语着,他们的斗志也在慢慢点燃,尽管疲惫,尽管已经历了一场撕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