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02 2005.04.01 08:32

    火,将坚硬如铁的檀木炼成一堆木炭。

  石印山上,熊熊大火已将岩石灼烧得发烫。

  黄越紧紧的倚靠在霹雳车粗大的木臂上,他的全身都已染红,这殷红的血人与背后冲天的火焰相映衬,呈现在孙策军卒面前的是一张宁死不屈的无惧面容。

  在他的左胁下,一支利箭斜插进躯体,将黄越牢牢的盯在木臂上,在他的身旁,二百九十八个高宠军士卒的尸体躺倒在地上,在经历了最后的拼死抵抗后,守卫霹雳车的黄越部已全军覆没。

  祖郎一脸的惊悸,持刀慢慢靠近,他用刀挑了一下黄越低垂的头颅,看到黄越的嘴角竟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他在笑什么?

  是在嘲笑,还是在自怜?

  祖郎揣摸不出。

  等了一会,祖郎见黄越始终没有什么动静,方自转头对着孙策道:“快死了!”

  孙策没有答话,他本以为有了祖郎的接应,石印山会唾手可得,却没有想到在这山上太史慈还留下了这三百死士,更想不到这三百士卒面对不止十倍于已的对手,竟然扼守在关隘直至最后一刻,而带领这些人的,便是眼前这个只剩下一口气了的黄越。

  高宠军中,还不知道会有多少这样的铁血硬汉?孙策只觉得击败高宠的信心在动摇。

  在他的眼前,重又浮现出神亭岭上那个绝地反击的少年的身影,就是那一种始终不肯屈服的眼神,今天在石印山却又一次的看见了。

  一身银甲襦袍的周瑜格外的精神,为了这一战,他已谋划了很久,能够击败高宠这样一个强劲的对手,周瑜心头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瞧着一脸谄媚模样的祖郎,周瑜心中涌起一阵鄙夷,若不是还用得着这个家伙,周瑜早就谏言孙策顺手一刀剐了祖郎。

  周瑜冷冷的笑道:“祖将军,这贼酋实在可恶之至,这最后一刀将军可千万不能手软!”

  祖郎脸色一变,支吾道:“这个——,这!”

  周瑜话里的意思很是明白,就是要由祖郎来送黄越最后一程,祖郎知道这一刀下去,就等于是将自已推上了高宠军大仇人的位置,以高宠的个性和能力,岂能放过自已!

  正迟疑时,周瑜面容一肃,沉声道:“将军可莫要迟延了,那太史慈可能快要回来了,我们还要早些守御才是!”

  祖郎求援似的向孙策看了一眼,见孙策面无表情,似是默许了周瑜的话,祖郎狠一狠心,这反叛的事情既然做了,那高宠也侥不了自已。

  想到这里,祖郎一咬牙,猛拔出刀,向着黄越的腹部猛扎了下去。

  “兄弟,到了那边可别怪我!”祖郎低声道。

  濒临死亡的黄越被剧烈的痛楚刺激得再一次从昏迷中醒过来,他目睚呲裂,“哇——”的一口鲜血直喷向祖郎的面门,祖郎由于凑得过近,未料想黄越会有如此动作,顿时一张惨白的脸庞上被鲜血图染成一片血红。

  祖郎大怒,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恶声道:“妈的,不想好好死的话,祖爷成全你!”说罢,祖郎将插入黄越腹腔的刀使劲一拧,顿时将黄越的肠子绞的根根尽断,断裂的肠子从刀口处迸出,其状惨不忍睹。

  黄越在喷出方才那一口血后,已是用尽了最后一分精神,眼中的神采也黯了下来,在祖郎这最后一击之前,黄越已是气绝身亡。

  也幸好黄越早走了一步,不然的话活着遭祖郎这一番ling辱,结局更惨。

  在孙策身后的士卒虽然早已视生死如无物,但眼见着一个人死的如此凄惨恐怖,皆不禁低下了头,有几个新卒更是用手臂遮住了眼睛,不忍观看。

  孙策脸色阴沉,对于祖郎的表演,他没有兴致。

  他之所以对这个地方感兴趣,主要是为了霹雳车而来,在皖城之战后,孙策便听说高宠凭着这霹雳车,愣是将刘勋的上万大军阻挡在上缭城下,既然这霹雳车的名头如此响亮,孙策也不禁动了好奇之心。

  再说了,若是这霹雳车真的是神兵利器,孙策也可以着江东的工匠照着样子造出来,到时不也可以照样风光。

  而现在,孙策却想不到看到的是一具具被点燃的战车,高宠军的三百守卫兵卒拼死抗争无果后,竟然选择了与车同亡。

  火越烧越大,在山风的吹拂下,送到面前有一点尸臭的灼热感觉。

  “祖将军,还要快差你的人扑火!”周瑜一掩鼻,道。

  祖郎瞧着周瑜眼中不屑的神色,心底忽然有一丝懊悔,周瑜先前对自已可不是这个态度,如果自已还在太史慈的麾下,断不至于象现在这般被人瞧不起。

  当然,这一念转瞬即过,祖郎知道既然做了反叛的事,就不得不做下去,这年头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

  “是!”祖郎躬身应道。

  孙策与诸将回到石印山上议事厅,这里原先是太史慈的中军帐,现在改成了孙策与周瑜等人议事的地方。

  孙策坐定,打量了一下两厢众将,大声道:“黄盖、凌操、董袭,汝三人各率本部出关隘,向番阳一带进军,徐琨,你领一军镇守关隘,切不可让高宠再夺了去。”

  “遵令!”黄盖诸将大声应道。

  “公谨,你随我大军明日出发,兵发豫章!”孙策重又恢复了自信。

  周瑜点了点头,虑道:“伯符,那祖郎留在山上,终究碍事,莫如让他率部随黄将军出战,如此也不怕他再有什么想法!”

  孙策赞许道:“公谨虑得是!祖郎心志不坚,品性恶劣,让他去当头阵正可一举两得,一可解除后患,二可借刀杀人,剪其羽翼。”

  “大哥,那我怎么办?”说话的是孙翎,虽然还只有十五岁,但孙翎却生得虎背熊腰,骁悍果烈,深得长兄孙策的喜爱,这是孙翎第一次随军出征。

  孙策露出一丝微笑,道:“嗯,叔弼就随我一道出征吧,相信对付太史慈有你二哥就可以了!”

  孙翎喜道:“二哥也来了吗?”

  孙策笑道:“与高宠军一战,你二哥怎会错过雪耻的机会。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等到太史慈了吧。”

  泾水,蜿蜒曲折的从崇山峻岭中奔腾而出,两岸千嶂壁立,翠岫凌空,奇秀多姿,这一幅极美的自然画卷却因为两支队伍的撕杀而变得支离破碎。

  残破的高宠军旌旗斜倒在溪流边,殷红的鲜血已染红了半条江水,使得原本清澈的泾水出现了一红一青两种不同的颜色。

  面对陈武、程普、吕范三军的夹击,太史慈率领一千三百名将士拼死突围,但在孙策军有准备的密集箭雨下,伤亡巨大。

  太史慈持戟数度冲杀,身中六箭,战马换过二匹,发髻散乱,头盔也被陈武一刀削落,差一点就削到太史慈的额头,当然陈武也没讨到什么好去,右胸处被太史慈横起一戟拍在心口,顿时气血翻涌,倒提大刀败下阵去。

  正是由于太史慈的不懈努力,孙策合三军之力也未能擒下太史慈来。青弋江畔,太史慈勒马悲叹,回顾身后,追随的将士只不到二百人,在惨烈异常的战斗中,一千三百名士卒大部折在役中。

  “将军,士卒们都已经人困马乏,是否在此江边稍作停留,也好歇一口气再走!”黄楚浑身浴血,血染征袍。

  太史慈叹了口气,道:“好罢。”

  虽然知道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但瞧着已经东倒西歪的疲惫士卒,太史慈鼓不起勇气再说一个“不”字,这些将士一路随自已逃亡至此,他们没有半句的怨言,与那些埋尸荒野的死去的同伴相比,他们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

  幸运的是他们还活着,不幸的是他们还要继续战斗下去。

  “这是什么地方?”太史慈咬牙拔出一支插入背上的箭枝,问道。

  黄楚向四周打量了一下,见歇脚之处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山峦起伏,碧水湍流,风景倒刹是好看。

  “这大概是一处山坳,具体何名尚不清楚,待我去问问。”黄楚道。

  太史慈摆手止住黄楚,费力的说道:“我也只是顺便问问,此处乃是荒野之地,何有人烟,你到哪里去打探,就莫再费那个气力了,好好养养精神,我们稍停一会就走!”

  “可是此处山势险恶,万一敌人出现——。”黄楚道。

  太史慈苦笑道:“你以为凭我们这百余人还有一战的力量吗?”

  黄楚大声道:“有将军在,我们一定血战到底!”

  瞧着黄楚年轻的脸上充满了崇敬,太史慈只感到一阵的心痛,这一路突围出来,有多少象黄楚一般的忠勇将士血洒沙场,长眠荒野,身为他们的统领,太史慈深为自已的失责而锥心,正是由于自已的轻信,才导致了一连串的败仗。

  “将军,看那是什么?”一名士卒惊叫起来。

  太史慈寻声看去,越过江上朦胧的雾气,隐隐瞳瞳间,对岸的密林中,手持武器的孙策军正在一步步的逼近,这些人显然早有防备,因为头盔上的露水正一缕缕的垂下,他们早已守候在这里多时了。

  在队伍中间,一面“孙”字的绣边旌旗猎猎作响。

  “是孙策来了?”黄楚惊叫道。

  太史慈脸色阴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不是孙策,是孙权。”

  太史慈猜的没错,率领士卒埋伏在这里的正是孙权,在他的身边,是已经成了他的贴身护卫的“虎胆”周泰。

  “涩滩鸣嘈嘈,两山足猿猱。白波若卷雪,侧石不容刁。渔子与舟人,撑折万张篙。太史慈,汝已成瓮中之鳖,何必再作无谓的挣扎呢?”孙权意气风发,随口大声吟道。

  太史慈闷哼一声,看着从密林中不断涌出的孙策军,他知道自已已深陷死局。

  “好——,能够死在这般风景如画的地方,我太史慈也算是值了!”太史慈持起大戟,厉声大笑道。

  孙权目光如炬,神情森然道:“你还不配死在云岭这个地方,等会到你咽气的时候,我会差兵卒将你的尸体抬到云岭的高处,那里盘旋的苍鹰会好好招待你的。”

  太史慈不怒反笑道:“久闻孙家二公子疾恶如仇,睚眦必报,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也好,这天祭的荣幸我先替宠帅受了!”

  周泰一脸的杀气,大喝道:“太史慈,还不快快过来送死!”

  “婢奴,也敢鼓噪!”太史慈断喝一声,持戟欲出。

  黄楚一把拉住太史慈,急道:“将军,你快快离开,这里由我断后!”

  太史慈惨笑道:“我已身负重伤,何能走远,莫如乘着还有一股锐气,上前抵挡一阵,黄楚,你快领着众将士撤退!”

  黄楚瞪视着太史慈,大声道:“楚虽年幼,也闻将军与宠帅之交,每听得神亭旧事,只恨不能身逢其时,今日有幸与将军并肩而战,楚心足矣,死何所惧!”

  太史慈大笑道:“不知世间群豪闻你我事,作何感想?”

  说罢,挺戟趟过江水,向着对岸的敌阵杀了过去,在他身后,仅有的二百余名士卒一个个站起身,抓起身旁的武器,跟着太史慈冲了过来,他们之中,竟没有一个退缩逃避。黄楚热血沸腾,迸裂的伤口虽然还在不时的剧痛,但所有的一切都阻挡不了他前进的脚步。

  在孙策军士卒惊异的目光中,太史慈领着最后的一批将士冲向敌阵——。

  注:在若干年后,又有一支铁血之师在云岭一带遭到重重围困,九千将士尽没于此,特此记念。另:崔琰兄,无为以报支持,只能在远方默默祝好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