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窈窕佳人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267 2005.04.14 08:49

    “扬我天威,永镇我邦!”陆逊军属下的各级军候、屯长、什长、伍长多出自天威军校,此时战得性起,呼喝声在上缭城头此起彼伏。

  过午时分,陆逊率部替下已疲战了一天的徐盛军,与他直接对阵的是程普、孙翎两部。

  经验老到的程普沿着陈武军攻击的路线,集中精锐,试图撕开几个口子,而孙翎则手持利刃,避开最激烈的攻城正面,领一支精兵沿着左侧城墙攀爬而上,在城楼上的慕沙居高临下,瞧得真切,槌点骤急,高潮汹涌击来,直让听者血液贲张,不能自持。正在紧要关头,鼓声倏然绝音,陆逊回身观瞧,却是鼓皮在连番的重击之下,已然破毁。

  陆逊见慕沙眼望左前方,露出焦虑之色,心知必有危情,遂不假思索,大喊一声率身旁的兵卒赶奔左城墙。

  胶着的战事从清晨一直持续到傍晚,孙策依靠着几倍于守军的兵力轮番冲击,陈武、程普诸将皆是身上挂彩。孙策面容阴郁,曾经自信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欢欣,进攻上缭的恶战已整整持续了一天,面对眼前的这座坚城,孙策第一次感到了无奈和绝望。

  “大哥——!”撤退下来的孙翎一脸的血污,神色灰暗,身上甲衣褪去处皮肉翻卷,巨大的创口已使得年轻的孙翎也无法支撑。

  “主公,明日我便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将这杆旌旗插到上缭城上!”程普略有些花白的须然微微颤动,在他的手中,紧握着的是一面残破的“孙”军战旗。

  孙策面色阴沉,一双锐利的鹰眼死死的盯着远处的城垣,道:“收兵!”

  孙策的声音沙哑低沉,前面士卒撕杀正紧,在后观战的孙策也是一样的紧张,这第一天攻战的时间是如此的漫长,仿佛阳光停滞不动了似的。

  夏日晚上,荧火闪烁,衬着孙策军中点点的亮光。

  在孙策军后营,负了轻伤的士卒正在接受军医的治疗,而那些重伤或战死的士卒则被分批运送到后方的番阳。

  周瑜营帐设在离中军帐不远的地方。

  这里的防守是最严密的。

  陈武的宿卫环绕在四周,任何一个可疑的身影都逃不过巡哨的盘查。

  周瑜卸下一身的铠甲,换上平日里穿着的冠巾葛袍,手中一把羽扇轻轻摇动。军帐之中,难得的还有爽滑柔软的绸缎、干净整齐的锦案和摆放有的七弦古琴,将这个本来匆忙布置的地方烘染的顿生些许情趣,显示出主人不苟于俗的风骨和傲气。

  在这个别具一格的军帐中,此刻正是琴声悠扬,如小桥流水一般娓娓听来,和白日两军对战时的激扬战鼓相比,实有天壤之别。

  弹琴之人不是周瑜,而是一个年轻小卒,身材瘦削,瞧那一身装束,估摸着是刚刚新入伍的,抚在琴弦之上的一双手光洁细嫩,纤细娇柔,却又不象是一个男子所有。

  周瑜斜靠在锦案边,侧耳倾听着古琴弹出的曲子,那琴弦被层层拔动,在抑扬顿挫之间弹奏出轻柔曼妙的音律来,琴音如一条潺潺奔流的小溪,由小至大,由浅至深,由简单的音阶变化为复杂的旋律。

  “嫱儿,这一声却是弱了一些!”周瑜支起身,对着弹琴之人道。

  背对着周瑜的弹琴人慢慢起身,解开束在头上的那缕发带,顿时如瀑般的青丝垂下直达腰际,再看青丝之下,又是一张美丽无暇的女子面容。挺拔灵秀的俏鼻、可爱闪动的眼眸,还有嘴角两腮的浅浅酒窝,无不在昭示着这个女子的与众不同。

  这个女子正是当日被夏侯衡掳走的小乔,嫱字是她的乳名。

  乔嫱回眸对着周瑜一笑,轻声道:“公谨,这新谱的曲子好是好,不过还只是适合男儿弹的,什么时候能谱一个女儿曲就好了!”

  周瑜折起扇子,大笑道:“嫱儿如今着一身戎装,如何还羞作女儿之态?”

  乔嫱凑近周瑜跟前,俏鼻一翘,道:“嫱儿本来就是女的,若不是为了公谨,才不肯来这个鬼地方呢!”

  周瑜伸手拧住俏鼻,一把将眼前的人儿拢在怀中,轻声道:“嫱儿的心我怎能不知,当日在秣陵城外初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生一世的缘份原来是老天早就注定了的,我们两个谁都无法躲避过去!”

  “唉,要是不打仗该有多好,我们就可以日日琴瑟相合,也用不着象现在这般的辛苦了,最可恨的是我还要穿着这一身厚重的皮甲,与外面的一帮子臭男人整天的呆在一起。”乔嫱嘴角弯成一弧浅月,两腮的酒窝刹是可爱。

  周瑜望着怀中的心爱女子,有些情不自禁,那日在秣陵城外行猎之时,正遇上夏侯衡这个淫徒掳掠了小乔父女从豫章逃来,在柴桑口饱喝了一满肚江水的夏侯衡眼睁睁的放跑了大乔,又急急的逃过梅乾追兵的围剿,好不容易到了秣陵地界,如何还能忍得住长久压抑在心头的欲火。

  一路东逃,跟随南来的送行仆众已逃亡殆尽,夏侯衡的身边只剩下了寥寥几人。

  夏侯衡的心情糟到了极点。

  他需要发泄。

  他需要另一种证明自已的机会。

  当再一次看到小乔眼中投来的不屑鄙夷目光时,夏侯衡已是狂怒不堪。

  霸王硬上弓!

  对于夏侯衡这样的花花公子来说,怜香惜玉这类的念头是不会有的。

  摧残与破坏,满足与喧泄,才是蔽护于父亲夏侯渊威武光环下的他的生存理想。

  身为长子,夏侯衡决不是一个承继的表率。

  而不过是堕落的一块腐肉。

  也许这样的腐肉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多。

  夏侯家族是如此,曹氏家族也是如此。

  真正继承了夏侯渊的衣钵的,也许倒是那个还不过十余岁的夏侯家四子——夏侯霸。

  不过,夏侯衡这块腐肉最终也没有得逞一快,因为他选择的地方是秣陵,更因为他适巧碰上了一个人。

  一个终结他生命的人——周瑜。

  在惊鸿一瞥中,小乔惊惶的眼神是如此的动人心魄,她被撕扯赤裸的雪白肌肤透着一道道被抓破的血痕,那是夏侯衡欲行不轨的罪证。

  在这一瞬间,周瑜没有丝毫的犹豫,在他的心中夏侯衡与小乔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决不能让这般美丽绝色的少女受辱于一个无耻淫徒。周瑜的刀飞快的旋过夏侯衡青筋暴露的颈项,割破贲张的血管,将那个幻想着卑鄙荒淫的头颅生生的切下。

  当周瑜带着小乔父女离去的时候,一只豺狼“汪、汪、汪”的叨着夏侯衡的发髻飞奔入丛林,在它的后面,跟着的是数十只闻着血腥而来的饿极了的秃鹫。

  “公谨,你在想什么?”小乔依偎在周瑜的怀中,低声轻问。

  周瑜低头瞧见怀中人见人爱的俏人,搂着的双手一紧,叹道:“嫱儿,生逢乱世,又怎么可能不打仗,我们与高宠的这一仗迟早都是要打的,眼见着形势一天天的紧急,高宠的势力一天天的壮大,再等下去就是坐以待毙了。”

  小乔轻摇臻首,道:“我只盼着这战事能马上的结束,无论是哪一方,我都不希望再象今天这般,要死这么多的人。”

  “是因为你姐姐吗?放心吧,有我在呢!”周瑜道。

  大乔现在是高宠御婚的夫人,两军交战,若是孙策方胜利,大乔就会被作为敌酋的家眷论处,其结果将是十分的可悲。

  “不是因为我姐姐。我只是——,只是不想看到无辜的百姓因为战争而不得不离开家园,流离失所!”体味过被迫逃亡苦楚的小乔对于战争,从心底里有一种厌恶。同时,虽然周瑜救了自已,但高宠也曾弃了战马从孙策追兵下救过自已一家。

  这两方孰好孰坏,一介弱女的小乔纵是天生丽质,聪慧过人,也是一般的取舍不下。

  “嫱儿,你说那高宠究竟是何等的人物?”周瑜不甘的问。

  对于高宠奇迹般的崛起,周瑜心头始终感到困惑,与自已一起为伴的孙策能力如何,周瑜是知道的,以孙策的资历和能力,加上孙坚的旧部程普、黄盖等人相助,才好不容易打下江东三郡这一块地盘,那高宠初始不过一小卒,虽源出于寒门,但却曾沦落为奴,充其量不过一武夫耳,在有才有识的士族名士眼中,实是个瞧不上的角色,如何又能吸引那么多的人才跟随。

  小乔微启朱唇,点了点头,道:“他与公谨一般,皆是世上难得的大英雄,若没有他,我们一家可能早就死在乱军之中了,若没有他,皖城的百姓只怕还生活在刘勋的残酷盘削之下,死去的人决不会比现在少。”

  周瑜说罢,脸上神情若有所思,许久不语。

  锦案上的松油灯火苗跳动,映着帐中两个人影慢慢的合而为一,不知过了多久,周瑜轻声喃道:“嫱儿,你想你姐姐吗?”

  小乔臻首道:“当然想了,姐姐被夏侯贼子带到豫章去后,我和父亲都还没见过她呢,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正说话间,忽听到帐外有脚步声响,周瑜神色微变,忙扶着小乔,帮着束好头带,带上头巾,将不整皱揉的衣衫整理一番。

  脚步声渐近,帐门挑开,却是孙策和孙翎大跨步走了进来。

  小乔惊得花容失色,忙躬身低头侍立一旁,孙策治军军纪甚严,是不允许私带着女眷的,若是自已的身份暴露,按照军纪将领带头违令,是要严惩的,到时即便孙策碍于情面不以追究,但周瑜的威信无疑会大受影响。

  “公谨,好生的情致,老远就听到你的曲音了?”孙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环顾帐中,却见周瑜端坐在琴前,脸上神情自若,从容不迫。

  周瑜慢慢的站起身,向一旁侍立的小乔使了个眼色,小乔会意,行了个礼后低首退出帐外,在孙策后面的孙翎眼尖,见这小卒皮甲下衣衫不整,且神色惊慌,孙翎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窥破别人隐情的笑意。

  “伯符兄这么晚来,不知有何要事?”周瑜问道。

  孙策笑道:“告诉公谨一个好消息,皖城李术已率军突破彭泽,现正朝着上缭而来,这豫章的大片沃土马上都将属于我孙家的领土了。”

  “恭喜伯符!”听到这个消息,周瑜的心情也如孙策一般欣喜。

  让皖城李术部与孙策西征大军会合,本就是周瑜的谏议,在上缭攻城陷入僵持的情况下,能够唾手得到豫章北部的大片沃野,对于士气受挫的孙策军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明日,公谨且看我如何拿下上缭城!”恢复了信心的孙策脸上神采飞扬,白天的疲惫也被这个好消息驱赶到九霄云外。

  寒喧许久,孙策与孙翎告辞出门,孙翎见四下无人,轻笑道:“大哥,想不到公谨兄如此风liu人物,还会有孪童的癖好?”

  孙策闻言,惊怒道:“叔弼,此等妄言怎可随便乱语,若是传将出去,岂不是毁了公谨的名声?”

  孙翎见大哥喝斥,知道周瑜与大哥情同手足,若不说个明白,不会相信自已,遂又辩道:“大哥,我可不是瞎说,你不觉得方才退出去的那个小卒神情可疑吗?”

  “如何可疑?”孙策道。

  孙翎压低声音,道:“那小卒出去时,一直低着头,脸上神情惊惶,而且我瞧着他身材瘦小,皮甲下的衣衫皱起,分明是匆忙中未及整理,这些疑点不正好可以证明周瑜有孪童的癖好,大哥若是再不信,小弟差人将那小卒拿来,我们一问便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